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
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 連載中

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

來源:google 作者:鷺點楠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雁 鷺點楠溪

【穿越種田萌寶1v1】一個鬍子拉碴不知真容的當兵丈夫,一個勤懇善良卻被誘騙賣身務農的二弟,一個長相正太聰明機靈卻心機深沉的三弟,還有一個昏迷不醒的婆婆,以及強佔房子田地的舅舅……蘇雁一朝穿越,竟成了一個額上長了胎記受人欺負的農婦,一夜間有了丈夫有了弟弟……可她已不是原來那個蘇雁大鬧救二弟,智斗舅舅,奪回房子田地,賺錢養家……待她富甲一方,即可收租度日!展開

《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章節試讀:

「長姐,不好了!」

「快醒醒,長姐,你不要再睡了!」

「裏面躺着一個人!」

蘇雁被驚叫聲吵醒。就不能讓她好好靜靜嗎?

「有人叫我幹什麼?」皺了皺眉,覺得這個弟弟十分煩躁,連眼睛都懶得睜開。

陳錦見長姐沒有動,以為她又睡著了,小手拚命搖晃她的身體,在她耳邊大喊。

「長姐,長姐,快醒醒!」

蘇雁被搖晃得頭更疼,正要發怒,陳錦又大聲說:「裏面,裏面有一個死人!」

死人?

蘇雁漸漸睜開眼睛,慢慢從石頭上站起來,身上蓋着的衣服滑落在地。凌亂的長髮披散及腰,她看了一眼地上的衣服,然後視線朝向驚慌的陳錦,冷淡地問:「在哪裡?」

「在石屋裡……」

小手指了指中間的石屋,不敢再進屋。

蘇雁神情平靜地走進屋,陳錦沒想到長姐竟然毫無猶豫地進去了,以前的她可是最膽小的,忍不住好奇,於是小心翼翼地跟着跑進去。

一進門,蘇雁看到的是滿地的泥石土塊,夾雜着新舊的野草。

木桌上滿是灰塵,椅子雜亂無章地擺放,一看就是常年不打掃不整理。

蘇雁最討厭的就是不愛乾淨,東西亂放的男人,屋裡髒亂的一切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她那粗野丈夫的日常生活。

現在她稍微感嘆一下自己還沒倒霉到極點,粗野丈夫去當兵了,至少自己不用和他一起生活。

推開屋裡另一個小門,裏面還有一間屋子。這間屋子和外面完全不同,地上有灰塵,可明顯能看出有打掃的痕迹。屋裡有衣櫃,梳妝台,還有一張床,床上躺着一個女人。

看到女人臉的同時蘇雁的面色一怔。

陳錦一進屋,看到蘇雁正把手伸向女人的鼻子,然後又把手搭在女人的手腕處。

「是死了嗎?」陳錦小心謹慎地問,大氣都不敢喘。

「沒死,就是呼吸微弱。」蘇雁收回手。

鬆口氣,才驚訝地抬眼問:「長姐,你怎麼會把脈?」

「一個男孩子一驚一乍的,像個什麼樣子。」蘇雁看他一眼,畢竟還是一個孩子,「剛剛是怕了?」

「誰說我怕了,我才不怕!我,我擔心長姐在石頭上睡太久着涼,我就是想讓長姐起來不要再睡了!」被當面揭穿,陳錦漲紅了臉,眼睛機靈一轉,立馬倔強地仰着腦袋,聲音洪亮,振振有詞。

蘇雁沒理他,而是盯着床上的女人看,第一眼見到女人的時候,蘇雁覺得和她得白血病離世的媽媽眉眼間有些相似,現在再細看,好像又不怎麼像了。

女人三十五六歲的樣子,五官精細,面容和藹,皮膚沒有血絲,神情卻很慈祥,身上乾乾淨淨的,屋裡也沒有難聞的異味,一看就是被人照顧的很好。

剛靈魂穿越的時候,她的腦袋昏昏沉沉,身體也僵硬沉重,總以為自己在做夢,一覺醒來,才發現那都是真實發生的。

蘇雁想起昨晚那個身材高大,肌肉結實的男人,頭髮蓬亂,鬍子拉碴,只有一雙黑眼珠在昏暗的燈光下一閃一閃。

他的動作粗魯,毫無柔情。

他說:「你是我花了十兩銀子買的娘子,你已經是我的人,以後不能再逃了,如果再逃,就把你丟到山裡喂狼!」

「我不在家,你要照顧我娘,我娘只是睡著了,她還活着,她能聽到我們說話的。我已經和她說你是我娘子,以後你照顧她,如果你不好好照顧她,她會知道的,她知道了會不高興的。」

「如果我回來發現你惹娘不高興了,就,就……」

……

「她是誰呀?」陳錦來到蘇雁身邊,扯了扯她的衣袖。

「她是,她是我婆婆。」蘇雁回神,床上躺着的婦女應該就是丈夫嘴裏那個睡着的娘。

「婆婆?是大高個的娘嗎?」

「嗯,現在也是我娘了。」站得有些累,蘇雁直接坐在了床邊。

「她怎麼了?怎麼一直躺着不動?」陳錦奇怪地問。

蘇雁也不知道,原主記憶里對此是一片空白。

於是含糊地說:「可能是生病了。需要睡很長時間才能醒來。」

「原來她是睡著了。那她要睡多長時間啊?會不會肚子餓?要不要喝水?」

「這個我也不知道。」蘇雁扶了扶額頭,小孩問題就是多,本來就一個問題被他又引申出三個問題,讓人頭疼。

「長姐,她睡了多久了?得的什麼病?長姐,你又是怎麼知道她要睡很長時間的……」

蘇雁開口打斷他的話,「她現在是我娘,雖然睡着,你一個晚輩也要有禮貌地稱呼一聲。」

「婆婆好,晚輩陳錦,是您媳婦的弟弟,之前沒和您打招呼,是晚輩失禮了。」

陳錦恭恭敬敬地朝床的方向鞠一躬,語氣稚嫩真誠,這才像個真正的十一歲孩子。

蘇雁又扶額,想到原主記憶里陳錦做的那些事,真是令人咬牙切齒,怎麼也不能把他和眼前這個恭順有禮的孩子想到一起。

如今眼前的男孩是她同母異父的弟弟了,在這個世界上與她血脈相連,可她該怎麼與他相處呢?

「長姐?」陳錦擔憂地問,「長姐,是傷口疼了嗎?」

蘇雁摸到了額上的傷口,已經被人上了葯。

在這裡,除了眼前的男孩,還有誰能給她上藥。

望着陳錦孩童般的臉,那早於同齡人的過分機靈反應以及察言觀色下做出的表情,不知是真擔憂還是演戲。

「沒事,是頭疼。」

「那我給長姐揉揉,這樣就不疼了。」

蘇雁起身避開陳錦過分的親近,神情冷淡。

「不必了。」

陳錦愣了一下,之前長姐最喜歡自己粘着她了,只要和長姐撒撒嬌,長姐什麼都給,只要他開口,長姐什麼都願意做。

現在的長姐竟然一臉冷漠地躲開他,回來那麼長時間,連笑都沒對他笑過。

長姐到底怎麼了?

變得他都不認識。

「出來吧,不要打擾我娘休息。」她對陳錦說。

這聲娘喊得有些拗口,不過蘇雁要開始適應這裡的一切,接受她不能改變已成為**的事實,畢竟她要在這裡以原主的身份生活下去。

「好的。」

陳錦立即仰起笑臉,乖乖跟着蘇雁,待她轉身後,笑容不見,眼眸中透露出不符合年齡的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