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農家樂事:丫鬟逆襲成誥命
農家樂事:丫鬟逆襲成誥命 連載中

農家樂事:丫鬟逆襲成誥命

來源:google 作者:雪煙飛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宋嬸子 宋小楓

穿越成一個小丫鬟財產被霸佔,臉上長膿瘡,還被人敗壞名聲看她如何逆襲,懲治惡人,奪回財產,嫁給良人發家致富渣男、渣女過來巴結,羞辱過她的人過來討好改過自新,給個機會,包藏禍心,斬草除根一不小心幫夫君在朝堂站穩腳跟,還混了個誥命,人生走上巔峰展開

《農家樂事:丫鬟逆襲成誥命》章節試讀:

宋小月在心裏嘀咕,莫不是宋小楓發現了什麼?
對上宋小楓那凌冽的眼神,不敢再開口。
但那七兩銀子她已經花了,去哪找七兩銀子還給她?
「誰身敗名裂還不一定呢。」
宋小月鼓起勇氣道,目光在他們二人身上徘徊,「你真以為你能平平安安嫁給二狗子?
告訴你,祖母準備去縣衙告你,到時候看你還如何威風。
夫子雖不嫌棄你毀容,但他絕對不會娶一個上過公堂的女人過門。」
「哦?」
宋小楓疑惑的望着她,佯裝出害怕的模樣,「祖母憑什麼告我?」
「告你不孝,未經父母同意,擅自與人婚配。」
宋小月一臉得意,「不過你若肯求我,我可以回去替你求情,讓祖母不去衙門告你。」
「要告就告吧,我不在乎。」
宋小楓一臉雲淡風輕,
宋小月拿捏不准她在想什麼,本想嚇唬嚇唬她,沒想到她根本不在乎。
宋小楓手扶着二狗子,頭依偎在他肩膀上,「我有點累了,你扶我回去休息。」
「姦夫**。」
宋小月朝他們吐了口吐沫,憤憤道,「宋小楓,你給我等着,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
二狗子將她放在床上,床上簡單鋪了一層稻草,被褥用的時間長了,裏面的棉花結成一個一個小球,蓋在身上冷冰冰的。
忽然宋小楓胳膊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她急忙掀開被子,上面有一根小小的銀針。
針尖從被子里露出來,呈黑色,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二狗子顯然也被裏面的銀針嚇到,向宋小楓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我……」
這是二狗子經常貼身蓋的被子,肯定不是他自己放進去的。
宋小楓沒有任何責怪他的意思,從床上下來,仔細檢查了一下被子。
發現褥子裏面也有,隱隱約約,不是很明顯。
最恐怖的是枕頭上也有。
她拍拍驚魂未定的胸脯,還好她只是在床上坐了坐,若是躺下,針扎入腦袋,後果不堪設想。
二狗子完全被驚呆了,手握成拳,眼中滿是壓制不住的怒意。
宋小楓首先想到的人是江秀才。
二狗子為人謙遜善良,待人和善,在村中口碑不錯,從來不會與任何人結仇。
若非如此,宋嬸子也不會如此費盡心思的替二狗子向自己提親。
這麼一來,被褥全部都不能用了,宋小楓提議二狗子先住到自己家,正好自己要給他治腿,二人住在一起方便照顧。
「不行,不行……」二狗子連連搖頭,「你我還未成婚,貿然住在一起,會落人口舌。」
宋小楓歷經兩世,從未遇到一個如此真心對待自己之人,她想好好珍惜。
「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何況我現在住在破廟裡,又不是我家,沒有人規定破廟我能住,別人不能住。」
宋小楓就是要讓村民知道她與二狗子在一起了。
二狗子依舊搖頭,「不妥,這樣不妥。」
古代人性子保守,二狗子又一心為她着想,不同意與她住在一起,理所應當。
宋小楓腦中靈光一閃,道:「要不咱們先拜堂,等你腿好了再正式娶我為妻。」
「這……我……」二狗子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轉身將枕頭下面的稻草掀開,露出一個洞穴,他從裏面拿出一個小盒子。
盒子打開,裏面稀稀拉拉的有幾個銅板。
「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抗,又沒有錢財傍身。
如今你容貌恢復,可以找個更好的歸宿,何必將時間浪費在我身上。」
「二狗……」宋小楓氣的直呼他姓名,發現如此稱呼一個人不太對,便將後面一個字給咽回去,「對了,你大名叫什麼?」
村子裏有給孩子起賤名當小名的習慣,為的是好養活。
但也就是孩子小的時候這麼叫,長大了也就沒人再會直呼別人的小名。
「沐遠。」
二狗子吐出這兩個字。
宋小楓沒有聽清楚,又道:「是哪兩個字?」
「沐浴的沐,遠方的遠。」
「人生慕高遠,風雲事躋攀。」
宋小楓忍不住讚歎道:「真是好名字。」
沐遠似乎並不想過多提及自己的身世,轉移話題,「天色不早了,該吃晚飯了,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做。」
宋小楓進來的時候,掃了一眼院子,水缸是滿的,米缸卻空空如也,灶台前面乾乾淨淨,沒有任何做飯的痕迹。
不等宋小楓開口,沐遠轉身出去。
待他回來的時候,手中多了一個竹簍,裏面有兩條魚,還有一些泥乎乎的小龍蝦。
二狗子一臉歉意,「只有這些了,你能吃得慣嗎?」
村子裏的人幾乎不吃魚,魚處理不好,腥味很重,而小龍蝦生活在淤泥里,大家只是偶爾抓幾個回去哄孩子玩,並不會吃。
宋小楓最喜歡吃魚和蝦,在現代她雖廚藝不精,但做魚和蝦卻是他的拿手菜。
心中蠢蠢欲動,躍躍欲試。
穿越到這之後,她吃的一直很清淡,勉強填飽肚子,如今看到這樣的好東西,口水都忍不住自己流了下來。
她將魚和蝦從二狗子手中接過來,「你別管了,我來做。」
宋小楓進去之後發現,柴米油鹽醬醋茶,沐遠的廚房只有「柴」和「鹽」兩樣。
她掏出一些銀錢讓沐遠去村頭屠戶家買一塊肥肉回來煉油,如此好的食材,不能浪費。
處理好魚和龍蝦之後,她坐在門口等。
快要睡着的時候,沐遠空着手回來,臉上還有一塊淤青。
宋小楓猛得站起來,關切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回來路上遇到你二叔,他說我向你提親,還未出彩禮,便將肉奪去當彩禮用。」
沐遠一邊說一邊觀察宋小楓的反應,像個犯了錯的孩子。
原主對她們家的那一群吸血鬼無條件滿足,不管有什麼好東西只要他們一個眼神,原主都會乖乖奉上。
最氣人的是原主護短,不管那群吸血鬼如何對她,但凡有人敢說那群吸血鬼一句壞話,原主必然翻臉。
沐遠生怕宋小楓會為此生氣,急忙解釋,「你別生氣,我沒跟他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