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家小甜妻:世子爺他好傲嬌
農家小甜妻:世子爺他好傲嬌 連載中

農家小甜妻:世子爺他好傲嬌

來源:google 作者:我愛吃麻椒雞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貝貝 顧寒崢

架空朝代,百姓生活富足林貝貝本想靠家常小菜賺大錢,開鋪子,用現代的營銷手段推銷一下自己的產品,順便簡單的過一下富豪生活但平淡的的日子下暗流涌動,突然有一天邊關戰起,自己的哥哥上了戰場……在哥哥走的那一刻,三個男人紛紛站出來,「放心,你的妹妹我罩了!」林貝貝伸手給其中一個小屁孩一掌,「是姐姐罩你,咱不要男人,咱要銀子!銀子!」展開

《農家小甜妻:世子爺他好傲嬌》章節試讀:

快要走到湖邊的時候,林貝貝突然發覺不對勁。嚇得林貝貝匆忙藏在了草叢裡。

不遠處有兩個身穿黑衣的蒙面人正在追殺一個落荒而逃的少年。

本着不惹事生非的道理,林貝貝並沒有出手相助。

林貝貝不知兩個黑衣人的身手,但看起來不像是自己能夠打得過的樣子。而且她也不知道到底誰才是對的一方錯的一方,貿然出手相救,定會給自己惹來事端。

被追的男人已經跑到了湖邊,沒有退路。看着步步緊逼的兩個人男人竟然開始了洗腦戰術。

「為金氏那樣的人賣命,不值得吧。何不歸我名下,我給的錢比金氏多的很。」

兩黑衣人默不作聲。

「你們明知金氏犯錯,還要為金氏賣命。你們以為我死了,就沒有第二個人來調查這件事嗎?」

……

「到時候你們一個都跑不了!」「金氏作惡多端,如今我也不幸中他的詭計。此人心機重的很,你們為他賣命,日後也不一定有好日子過!」

聽這口氣林貝貝才發覺黑衣人不像是好人啊!

金氏又是誰?

實在是忍不住接着偷聽,怎料腳下一滑,不小心暴露了。

黑衣人終於開口,「誰?」

說著,便朝林貝貝的這個方向走過來。林貝貝自知暴露又心知二人可能不是好人,情急之下射出一箭打中了那人的小腿。

林貝貝也無法確定到底誰是對的,但她知道一件事就是必須保全自己的性命。所以並沒有射中要害。打中腿,已經可以讓他無法移動。

另一個黑衣人見同夥受傷不要追來,但又顧及着要追殺的人,一時竟不知該怎麼辦。

林貝貝射出一箭之後,嚇得倉皇而逃,根本沒有精力再回頭看。林貝貝想着「我可能打不過他們,但這山我都上了幾十遍了,跑你可能跑不過我」。

而被追殺的男人,竟然也追着她跑在了那殺手的前面。林貝貝去哪兒,他就跟着去哪。嚇得林貝貝大喊「你別跟着我啊!」

但那男人好似沒有聽懂,一直在跟着她,這樣跑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林貝貝見那殺手跟的遠了,抄小道躲在了一個山坡的後面。那男人也跟着她一塊躲了起來。

躲了很長時間,殺手都沒有過來。林貝貝估摸着二人已經走了,從山坡後面走了出來,想着趕緊回家。

天已經不早了,林勤估計也快回來了。如果自己偷偷上山被知道,以後肯定不會再被允許上山了。林貝貝現在一心只想着趕緊回去。

看了看身後的「跟屁蟲」又犯了難。

不等林貝貝開口,那人先開口說話「多謝姑娘救命之恩,在下顧寒崢。」

林貝貝這一會兒心裏也是煩躁的很「我管你叫什麼!為什麼要跟着我?」

顧寒崢看出了林貝貝的顧慮。「是在下冒昧了。當時情況緊急,我也是第一次來此山,不知道地形,多虧姑娘出手相救,下意識就跟着姑娘走了。」

林貝貝沒空跟他多說「好吧,沒關係。但我現在必須要走了,這離山下也不遠,你趕緊找個法子下山吧!我先告辭了。」

已近黃昏,金燦燦的陽光打在林貝貝的臉上,顧寒崢一時看出了神。又想起剛才她救自己帶自己跑的過程,臉竟紅了起來。

見林貝貝要走,有些着急,「姑娘慢步!」

林貝貝聽見了他叫自己,但也沒停下來,埋頭走上樓着。

顧寒崢又叫了兩聲,林貝貝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也不生氣,只是默默的跟了上去。

林貝貝回頭,無奈的說「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我不想……雖然這樣說對不起你,但是但是我不想惹禍上身啊!」

顧寒崢微微一笑,繼而說道「姑娘不必擔心,只要姑娘你帶我下山我自有辦法,到時候我定能護你周全。」

林貝貝瞟了他一眼,突然開始大步跑了起來。

顧寒崢吃了一驚,但很快就追了上去。

眼看就快到村子了,林貝貝還沒有甩掉顧寒崢。

不玩了!

林貝貝猛地停下,顧寒崢沒反應過來,猛的撞上了林貝貝。顧寒崢臉又不爭氣的紅了起來,偷偷看了一眼林貝貝,生怕她又生氣。

林貝貝可沒有時間責怪她,這一會的她正扶着一棵樹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你……你怎麼……這麼能跑……累死我了。」

顧寒崢聽林貝貝這樣說,以為在誇他,驕傲的說「小時候調皮,我爹老是要揍我,跑着跑着就這麼快了。」

「……」

「再說了,我要是跑的不快,早被那二人殺了!」

林貝貝不說話,歇了歇,繼續往前走,顧寒崢也是又跟了上來。

不一會,終於到了山腳。

「好了,到山腳了。你順着那河走,不出一里地,能看見路。沿着路走能走到縣城。」

「哦?得走多遠?」

「大概半個多時辰吧。」

「半個多時辰?!怕不是要天黑了。」顧寒崢吃驚道。

林貝貝翻了白眼「大男人還能怕黑不成?你放心,那路安全的很。」

顧寒崢話鋒一轉,「姑娘不請我去你家坐坐?莫不是?怕我是個壞人?」

林貝貝眉頭一皺,「您說笑了,我一女子,邀請陌生男人去家裡,叫人知道了怕不是得被笑話。」

此人說話如此輕佻,怕也不是什麼好人。

林貝貝雙手抱拳,氣鼓鼓的說「顧公子,我也算是仁義盡至了。我們就此別過,後會無期。」

顧寒崢見她這副模樣,覺得有些可愛,笑了笑。

林貝貝要走,顧寒崢也沒再跟上去,大聲問道,「不知姑娘芳名?我日後好感謝您?」

林貝貝心裏鄙夷了一聲,邊走邊喊「在下做好事不留名!再也不見!」

顧寒崢看着林貝貝高高束起的頭髮一甩一甩的,笑道「姑娘,我們以後肯定會再見的——」

林貝貝自動忽略他說的話,快步走了。

到家後發現林勤還沒歸,總算舒了口氣。

顧寒崢這邊,見林貝貝走近一個村子消失不見後,拿出一個信號彈,放了出去。

隨後就坐地上安靜的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