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農門嬌娘會旺夫
農門嬌娘會旺夫 連載中

農門嬌娘會旺夫

來源:google 作者:紫苑朵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三斤 現代言情 白花兒

村長有些可憐的看了蘇翎一眼,掉頭對着蘇貴和唐翠劈頭蓋臉的一陣罵蘇貴!翎丫頭可是老二夫婦唯一的獨苗,你們是瞞着老二夫婦......展開

《農門嬌娘會旺夫》章節試讀:

《農門嬌娘會旺夫》的主角是蘇翎劉譽,小說《農門嬌娘會旺夫》的作者紫苑朵朵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
精彩章節節選:...劉譽臉色微沉,也不知他在想什麼。
外間聽得窸窸窣窣的腳步聲,一個老婦的辱罵聲傳來。
蘇翎,死丫頭片子,你給我滾出來!
不要臉的小娼婦,我今日就打死你這個不要臉的賠錢貨!
聲落,緊閉的門被人從外面踢開。
天菩薩喂,我蘇家是造了什麼孽啊。
竟然養了這麼個不知廉恥的小娼婦,天菩薩啊,你收走這個不要臉小畜生吧。
唐翠,也就是原主的親奶奶。
在看到蘇翎躺在劉譽的床上時,表情瞬間變換。
雙手一抬,兩腿一軟,癱坐在地上狼嚎。
蘇翎頓覺天打雷劈,萬分不妙!
跟着唐翠身後的是蘇翎的爺爺蘇貴,以及卧龍村看熱鬧的鄉鄰。
翎丫頭,原先我還不信,以為你在山裡迷了路,舉家上下上山找了你一宿。
卻不想你這麼不要臉,跑來夜會情郎,真是恬不知恥......我蘇家沒有你這樣的孫女!
蘇貴老臉一沉,怒意森森。
各位鄉鄰翹首觀望。
只見那蘇翎的確是睡在劉譽的床上。
頓時就炸開了鍋,一時議論紛紛起來。
這翎丫頭向來唯唯諾諾的,看着規規矩矩的啊,膽子小的很,怎麼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來啊?
眼下事情已經發生了,說這些有什麼用?
是啊是啊,我看你們不若就把翎丫頭嫁給劉小子吧。
對,劉家父子雖是外來人員,也不善與村裡人來往,可好歹也是打獵的能手,也算知根知底的,起碼吃穿不愁。
好是好,可這劉譽虎背熊腰的,我看着就怕......主要是臉上那刀疤太過於猙獰。
蘇翎不自覺的看向劉譽,男人看起來挺拔偉岸,略微粗狂,就是性子冷了點。
就因為臉上的疤,就被人覺得凶神惡煞了。
這多爺們啊!
這時,唐翠已經起來,大步走到床前,見劉譽擋着,預備推開他,卻被劉譽讓開。
劉小子,這是我蘇家的家事!
你一個外人管不着!
唐翠心裏還是忌憚,怕劉譽突然發狠揍人。
劉譽往旁邊挪了一步,這是蘇家的家事,他的確沒理由干涉。
只是那蘇翎一雙眼睛求救的看着他,讓他有些莫名的心煩。
奶奶,你要幹什麼?
幹什麼?
唐翠咬牙切齒,直接把蘇翎從床上拽下來,痛得她齜牙咧嘴,要暈厥過去一般。
好個老巫婆這筆賬先記着!
蘇翎被拖到門外,唐翠唾棄將她扔在地上。
呸,幹什麼,你這小娼婦不要臉,我們還要臉,你給我起來,等回去我再收拾你!
我說老蘇家,人贓並獲,就應該依我們卧龍村的規矩沉塘!
誰那麼缺德。
沉塘?
蘇翎心跳都漏了一拍,只見唐翠老臉慌張。
這賠錢貨雖不知廉恥,可好歹是條命,我這個做奶奶的再怎麼心狠,也不想讓她死啊!
要不是老娘重傷在身,能給你干費!
往她身上潑髒水,沒門!
打定主意,蘇翎忍着劇痛,眼淚說來就來。
各位叔叔嬸嬸們,昨天下那麼大的暴雨,奶奶非逼着我上山砍柴,我才踩滑了從山上摔下來。
要不是劉大叔救了我,我現在怕是已經到了閻王殿了,你們誰會讓孩子冒着暴雨去砍柴的?
她抬起頭,看着一眾村民。
一雙星眸暈染開來,眼淚撲簌簌的落,跟珍珠似的滴在地面,濺起水花。
咦!
人群一陣唏噓,看向唐翠和蘇貴的眼神越發鄙夷。
蘇翎撩開了裙擺、褲管,一大片的新傷舊傷,縱橫交錯,慘不忍睹。
我腿都斷了,腰也划了好大一個口子,有這麼大。
她比划著,像手掌那樣長。
我和劉大叔是清清白白的,真的沒有奶奶說的偷人啊。
她摸着腰的地方,再把沾染血跡的粗布衣角攤手給各位看。
血跡斑斑的,整個外衣已經看不出原本的顏色了。
劉譽也走到了門關處,淡然道:蘇姑娘所言屬實,我昨兒上山打獵,突遇暴雨。
返回時遇到奄奄一息的蘇翎,送回蘇家,蘇家卻沒有人,這才帶回家來了。
這麼一說,大家就明白了。
蘇家發現人不見了都去找人了,劉譽帶人回來剛好錯開。
唐老婆子,你也太狠心了吧,大下雨的我們大老爺們都不幹活呢,你怎麼忍心叫翎丫頭去幹活呢?
就是啊,翎丫頭看起來瘦瘦弱弱的,你怎麼忍心的。
到底是人言可畏,唐翠臉上一陣青紅皂白。
哪有的事,這丫頭好吃懶做的,到底是我親孫女。
我不過是嚇唬嚇唬她的,誰知道她就真的上山去了啊?
不是這樣的,我在家從來沒吃飽過,也從不偷懶的呀。
就是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們的衣服,從來都是我拿到河邊洗的啊,大家都看得到的呀。
蘇翎柔柔弱弱的,矮矮瘦瘦的惹人心疼。
分明是你們嫌棄我是女娃兒,稍不高興就拿竹根條打我,叔叔嬸嬸們,我真的沒有說假話啊。
任誰看了,都心生憐意。
怪不得翎丫頭看起來面黑肌瘦啊,原來飯都不讓人家吃飽。
你們家老二夫婦天天下地勞作,養着一大家子人,你們怎麼好意思虐待他們唯一的女兒啊?
就是啊,心太黑了!
你家老大老三怕都沒有老二夫婦孝順。
其他孫子孫女也精貴着從不下地,一個個養的白白壯壯的。
就翎丫頭曬的黑秋秋,瘦得咬人,為人父母爺奶,你們偏心偏成這樣,真是喪良心!
輿論之風吹的唐翠和蘇貴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蘇貴睨了一眼唐翠:你都背着我幹了什麼?
把孩子打成這樣。
趕緊甩鍋!
我,不是,我沒有呀。
唐翠哪裡能認?
還說沒有,人孩子身上打得體無完膚的,下暴雨讓人去砍柴,你自己怎麼不去呢?
群眾里有人回她。
我......唐翠這會是氣急敗壞,又不知如何反駁。
忽的居然看到蘇翎嘲弄的笑她,定晴一看,又沒有。
你個不要臉的小娼婦,胡亂說什麼,我什麼時候虐待你了,我撕爛你的嘴!
唐翠解釋不清,乾脆撲過去撕打蘇翎。
救命啊,唐老婆子要殺人了!
住手住手!

《農門嬌娘會旺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