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暖婚獨寵:秦少的神秘嬌妻
暖婚獨寵:秦少的神秘嬌妻 連載中

暖婚獨寵:秦少的神秘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暖小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玉琪 現代言情 秦洛

安向暖愛秦洛城整整十年年少時她暗戀他,年長時她如願以償嫁給他人人都說她個落魄千金命好能嫁給這麼優秀的男人,可沒人知道他不愛她,連婚夜都沒碰過她一下她想過用三年等他回心轉意,他卻逼她離婚簽字,凈身出戶,讓她成為了全城的笑柄和悲哀終於她清醒了,知道他永遠不會記得那天雪夜他們的相遇,而十年前保護小姑娘的溫潤少年也回不來了直到她死後,她都不知道了一個秘密,原來她一直情深錯愛了人而更悲傷的事,她該愛的那人恰好等她,愛她,只是他們有緣無分展開

《暖婚獨寵:秦少的神秘嬌妻》章節試讀:

「向暖!」

啊!

碰!

安向暖用手臂擋住了臉,可那灼燒的感覺自她手臂傳來,像是要了她的命一般,疼的難受。

她摔倒在地上,被燙傷的手臂也砸在了地上,又一次鑽心的痛從手臂傳來。

「阿城,她是殺人犯,她是殺人犯……啊!」

李玉琪見秦洛城要去將安向暖扶起,像是發瘋了一樣,還要朝着倒在地上的安向暖撲去。

「玉琪,別怕……沒事了,有我在……沒事了,別怕!」

秦洛城抱住了李玉琪,將她緊緊的護在了懷裡。

躺在冰冷地面上的安向暖,忍着手臂上被燙熟了一樣的疼痛,見秦洛城緊緊護着李玉琪,這一刻,她的心壓抑的難以呼吸。

哪怕手臂再痛,也不如他給她帶來的這種內心沉悶的痛。

她從地上撐着雙臂坐起,又扶着旁邊的牆才站起,看了眼燙的醜陋不堪的手臂,她咬了咬牙忍着疼,讓自己清醒一些。

他不是喜歡李玉琪的單純,善良嗎?她不是他心目中白月光的存在嗎?好啊,那她就讓他知道她的真面目。

「洛城,你聽好了!」

安向暖將剛才的手機錄音聲音調到最大,播放給了秦洛城聽。

李玉琪還在那裝像是被侵犯的女人神經病一樣的又喊又叫,還想繼續博得秦洛城的同情,但手機里的錄音就是她剛才和那兩個男人說過的話。

她曾經做過卑鄙的事,也沒辦法逃脫了。

「阿城,你看過那段視頻的,是她……她想要找認**我,這都是她一手策劃的,我有視頻,我給你看……」

李玉琪也要去找手機,想要將視頻放給秦洛城看。

安向暖挑眉笑了笑,「在那種情況下,你還有時間拍視頻啊?還是這一手策劃的人是你?只要誰不傻,就能看明白這一切!」

李玉琪剛摸到手機,聽到安向南的手動作一頓,覺得要是將視頻給秦洛城看,這不是自欺欺人了嗎?

安向暖也看到了她的猶豫和尷尬,本以為這會坐實了李玉琪的自編自演,是個心腸惡毒的女人,並非真正的白月光。

她還帶着些許希望的目光看向秦洛城,只一眼,她突然發現,是她錯了,錯的離譜。

「玉琪,我相信你……你在這裡等我,我跟她說幾句話,說完就來找你!」

「好的洛城,你可不要丟下我!你要保護我!」

「放心!」

秦洛城用手寵溺的摸了摸李玉琪的頭髮,還在她的額頭輕輕落下一吻。

安向暖看到這裡,眼睛被刺痛了,勾了勾唇角自嘲的笑了笑,看來是她自欺欺人了,不是嗎?

「跟我出去!」

沒等她緩過神,秦洛城像是拖着死狗一樣,抓住她被燙傷的手臂出了病房。

「秦洛城……你鬆手,疼……好疼!」

「你也知道疼?」

秦洛城將安向暖推進了樓梯拐角,手掌按住她的肩膀,將她抵在冰冷的牆面上,讓她掙扎不開。

「你是不是告訴爺爺,玉琪回來的事了?」

「難道還用我告訴他嗎?」

安向暖手臂的燙傷被他抓傷了,生疼,可一想到剛才他袒護一個作惡多端的女人,心瞎了一樣,只覺得現在的自己多麼的可悲,也可笑,心裏一片荒涼。

「我有沒有警告過你,如果你敢碰她,會要你的命?」

他大手突然掐住她的脖頸,將她提起,按在了牆上,「你還是傷害了她,我現在就想讓你死!」

他的手越來越用力,恨不得將她的脖頸骨捏的粉碎。

安向暖倔強的不讓眼淚流下來,勾起唇角,「那你現在殺了我?殺了我……你就能擺脫我?」她緩緩的闔上雙眼,窒息和黑暗感一併襲來。

《暖婚獨寵:秦少的神秘嬌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