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帝虐我千百遍
女帝虐我千百遍 連載中

女帝虐我千百遍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下溫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施臨淵 施泠

「皇叔,求您疼疼卿卿」十四歲的施泠在冷宮門口雙手顫抖跪在地上扯住攝政王施煜的一角,雙眼含淚的看着那個人「皇叔,卿卿心中最想嫁的人就是你!」十八歲的施泠穿着粉色衣裙在樹下嬌羞一笑對攝政王施煜說道「皇叔,如今你是不是得喚朕一聲陛下了」二十歲的施泠居高臨下的站在皇位上滿臉笑意的看着攝政王施煜說道展開

《女帝虐我千百遍》章節試讀:

「跪下。」

他聲音極其沉定,除了略微有一點沙啞之外,聽不出任何起伏。

羌禮也猜到是因為何事她也不再多言,沒有半點猶豫直挺挺的便跪在了攝政王面前。

見到情況不對施泠才從皇叔懷裡起來,極其不解又帶着些許不高興的語氣問着皇叔。

「皇叔這是何意?」

施臨淵並未回答施泠的話,只是又對着羌禮說。

「把解藥交出來,看在你主子的面子自己去領二十杖。」

施泠幾步走在還跪在地上的羌禮前面,雙手護住羌禮,用極其堅定的語氣對皇叔說道,「就算是皇叔也不能隨意懲罰阿禮!」

羌禮見狀將護在自己前面的施泠往後拉着,平靜的說道,「是奴婢在匕首上下了毒,導致容將軍中毒,二十杖而已奴婢能承受。」

施泠腦袋裡想到了那日的畫面,容晴的脖子上被羌禮的匕首劃傷了。

施泠冷漠的看向皇叔,半響才開口,「皇叔為了那人便要責罰我身邊的人?且阿禮對於卿卿來說的意義,皇叔你不知道嗎?」

「做錯了事便要罰,正是因為本王知道她對於你來說的意義。」

施臨淵看到了施泠眼中的冷漠,但還是沒鬆口,語氣更加嚴厲了。

正如施臨淵說的那樣,正是因為羌禮於她的意義不淺,所以羌禮更應該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不僅僅是代表着自己,要隨時都要想到施泠。

今日非要懲罰羌禮並非是只是因為容晴中毒,而是他藉由此事敲打羌禮,做任何事之前都應該考慮考慮此事會為施泠帶來的後果。

她還小可以不明其中原由他可以替她來教導下面的人,如今只是羌禮或是不重要,若以後還有更多的人,不是誰都是對她忠心耿耿的。

施泠只是搖頭,顯然不接受他這說詞,反而認為此事皇叔只是因為容晴而要鬧大,「看來容將軍對皇叔來說真的重要。」

施臨淵見到她這個樣子,顯然也不滿意的,就為了一個奴婢受罰便能在目的未達到之前隨意透露出自己內心的不滿,是大忌。

垂眸凌厲的眼神看向她的眼睛說道:「對於本王來說重要的前提是,要有用。」

「那卿卿對於皇叔來說是重要之人還是有用之人?」

此刻施泠心中有一萬種聲音在叫囂,理智告訴她不要問這個問題,可另外一種聲音充斥了她的腦海,要向皇叔問個清楚究竟自己與容晴誰對他更重要。

「卿卿覺得呢?」

施臨淵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低下頭附在她耳邊輕輕的說道。

說完此話眼神再看向羌禮時也是全然的不耐煩了,甚至羌禮都能看得出他是在隱忍,若非是為了帝姬或許自己早就被攝政王給殺了,在此刻羌禮才突然明白過來自己那天衝動的舉動帶給帝姬的後果。

於是趕緊將解藥取出,雙手奉上遞給攝政王。

接過羌禮手中的解藥時,施臨淵也不再去看施泠一眼便直接離開了,他願意留時間去給她想清楚,只是希望她不要讓自己失望了特別是在如此關鍵的時刻。

見攝政王走後,羌禮才起身將臉色有些發白的施泠扶住。

「帝姬,奴婢覺得攝政王責罰得沒錯,那件事是奴婢唐突了。」

在羌禮的攙扶下施泠無力的坐了下來,聲音低落無比:「我知道,可是不知為何我就是不願意見到皇叔如此擔憂容將軍。」

見到帝姬這個樣子羌禮心中也是不忍了的,但是還是開口勸解道:「就算帝姬對容將軍再不喜,心中再不適。可再過不久州安侯便就回京了,若如一切順利咱們就可徹徹底底擺脫冷宮了。」

在施泠面前跪了下來,「小不忍則亂大謀,奴婢還請帝姬好好斟酌其中利弊!」

施泠看向冷宮門外的一條小路,羌禮說得對,如此關鍵的時刻怎麼能因為一個容晴便擾亂了自己的內心。

皇叔今日所說的話也甚是受用,只有對自己有用的人才能稱之為重要。

現在一個小小的容晴都能擾亂自己內心的安定,有何資格去談完成大業。

只是實在是不忍心去看着羌禮被受重罰,羌禮也明白帝姬的擔憂,在被帝姬扶起來之時堅定的說道,「今日羌禮受罰全是因自己自作主張也害了帝姬,所以這十杖羌禮願意也無半句怨言。」

攝政王是半點也沒有留情面的,說了二十杖便是二十杖,一杖不多一杖也不少,是他親自派人來的來施罰。

只不過心裏也是擔憂施泠會擔心,也讓行罰之人帶來金瘡葯給羌禮。

羌禮所受的二十杖聲音一下一下的,施泠都在心中默默數着,也將此聲音牢牢記住。

羌禮也沒有喊過一聲,聽到前院的動靜陳憐雲陪着施言殊來前院一探究竟。

施泠見到兩人來了之後,眼神格外的堅定。

「羌禮今日受罰是因為行事考慮不妥,以此為鑒日後憐雲你也記住做任何事說任何話都要思慮再三,不該做的事半點都不要沾。」

陳憐雲點頭說道,「奴才記住了。」

話說另外一頭,鍾景將攝政王從冷宮帶回來的解藥送過去容晴服下之後,黑紫色的嘴唇也漸漸變淺了,整個人的狀態也是越來越好了。

將軍府中的人也都放下心來,只盼得將軍能早日醒來。

羌禮也是有分寸的,所下之毒不會要其性命只是會讓她不能吃不能喝,嘴唇發紫人也陷入昏迷狀態,也只是嚇嚇她而已。

但是羌禮在受了責罰後細想才嚇出一身冷汗,以容晴的身份現如今紀舒國軍隊攝政王都還需要她,若真的出什麼事肯定會派人詳查,到時候肯定會累及到帝姬。

想到攝政王羌禮也更是迷惑了,這攝政王對帝姬時好時壞,好的時候可以說是事事都依着帝姬,可有時卻又那麼冷酷無情,生人不近的,真的不明白攝政王到底是怎麼想的。

因羌禮之事,整個冷宮都陷入低沉的氛圍,眾人心思各異。

只是這樣的氛圍終於被丞相府的人送來的一封信給打破了。

信中寫到丞相會聯合眾位大臣上書讓帝姬與太子搬出冷宮,現在帝姬要做的事情便是要忍耐,不要在此關鍵時刻惹上亂子,待到州安侯回京之時帝姬身後便有依靠了,再不會像如今這般陷入進退兩難的地步。

施泠讀完之後收好信,想到外祖父和藹可親的樣子,心中便是一暖。

從小到大,外祖父和兩位舅舅都是非常疼愛自己與阿弟的,且兩位舅舅手中是握有兵權的,到時候若一切順利行動起來便不會像現在那麼的被動了,屆時離出冷宮的日子也會更近一步了。

既然事情已經是如此了,這容晴以後肯定也會成為自己皇位之路上的阻礙,只是不知皇叔與她之前究竟是何情況,得想個辦法來打探這其中的虛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