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配劇本不好演
女配劇本不好演 連載中

女配劇本不好演

來源:google 作者:穆沉栩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穆沉栩 薛靈芸

她拿着一塊咬過的白色糕點朝穆雲生嘴邊喂去,穆雲生拿着書,眉眼間帶着淡淡的無奈,卻並未阻止,那咬過半邊的糕點幾乎碰上了他的唇瓣「師父不愛吃甜的」我忍不住開口提醒道薛靈芸輕輕「噢」了一聲,手卻依舊不饒地舉着,小聲嘟囔:「真的很好吃,師父你嘗嘗」展開

《女配劇本不好演》章節試讀:

《女配劇本不好演》這部小說的主角是穆沉栩薛靈芸,故事內容經典蕩氣迴腸,是屬於言情小說。
主要講的是:我叫穆沉栩,是雲生尊上唯一的徒弟,凌霄峰的大師姐,十五歲築基的天才。
那日師父歷練帶回來了個小姑娘,她裹着師父的白色長袍,執意牽着師父的手,而後師父縱容又無奈地看了她一眼,卻沒有說什麼。
我看了他們相交的手,回神。
...直到師父帶回來了個小師妹。
小師妹嬌憨可愛,來了不過一月,一下子吸引了凌霄峰眾人的目光。
而我,逐漸成了邊緣人。
我叫穆沉栩,是雲生尊上唯一的徒弟,凌霄峰的大師姐,十五歲築基的天才。
那日師父歷練帶回來了個小姑娘,她裹着師父的白色長袍,執意牽着師父的手,而後師父縱容又無奈地看了她一眼,卻沒有說什麼。
我看了他們相交的手,回神。
「師父回來了。
」穆雲生愣了愣,然後對我道:「這是 阿芸,日後便是你的師妹。
」薛靈芸聞言脆生生地喊我師姐。
薛靈芸進山門那刻,我聽見一道奇怪的聲音。
「女配逆襲系統提示您,攻略清冷仙尊穆雲生,進度百分之十,系統獎勵 10 點,宿主可任意加在你需要的地方。
」「加在武力值吧,女主不是天才么,總不能我比她差吧。
」薛靈芸脆生生的聲音響起。
小師妹很討人喜歡,整個凌霄峰不論男女都喜歡她。
自然也包括穆雲生,我奉在神壇上的師父。
那日我收集山間新雪,為穆雲生沏好了茶。
我知他素來愛我釀的酒,喝我沏的茶,多年來,我便也一直留着這個習慣。
雲生殿內小師妹嬌俏的聲音很是靈動好聽,帶着些許撒嬌的意味。
「師父,你嘗嘗嘛,好吃的,天底下可沒有比這更好吃的了。
」她拿着一塊咬過的白色糕點朝穆雲生嘴邊喂去,穆雲生拿着書,眉眼間帶着淡淡的無奈,卻並未阻止,那咬過半邊的糕點幾乎碰上了他的唇瓣。
「師父不愛吃甜的。
」我忍不住開口提醒道。
薛靈芸輕輕「噢」了一聲,手卻依舊不饒地舉着,小聲嘟囔:「真的很好吃,師父你嘗嘗。
」他最終還是耐不住薛靈芸,吃了那半塊糕點。
我想說些什麼,穆雲生只淡淡看了我一眼。
「偶爾吃一塊無妨。
」我於是不再說話,離開時,我聽見門內嬌俏的聲音又響起。
「嗚嗚師姐的茶好苦,師父你怎麼愛喝這種,難怪師父都不愛笑的,師父你笑笑,師父笑起來可好看了。
」然後便傳來穆雲生的聲音:「別鬧。
」話雖這樣說,言語中卻並沒有責怪的意味。
我腳步一頓,似乎能想到說這話時薛靈芸的神態,整個人貼在穆雲生的身上,手指胡亂擺弄着他的臉,而後我又聽見了那道奇怪的聲音。
「攻略穆雲生進度百分之二十……」或許是我平日不會做人,看不清旁人對我的積怨已久。
那日我進練功場,便聽見眾人的議論。
「大師姐平日嚴苛,非得要求別人和她一樣,以為人人都有她這樣的天賦。
「反正這修鍊我是一天都練不下去了,誰愛練誰練吧。
」說話的人是 陸敘,我自小護着長大的師弟。
薛靈芸笑着安撫道:「師姐只是不懂我等平庸之輩的苦惱。
」說話的人是陸敘,我自小護着長大的師弟。
她嘿嘿一笑,陸敘被她吸引,兩人腦袋幾乎湊在一起。
「你想啊,這修仙的歲月無邊無際,要是天天修鍊那多沒意思啊,我們自己給自己放幾日假,想幹嗎就幹嗎,那多好啊,難不成你們修鍊就是對着這些枯燥的功法嘛。
」周圍 苦大仇深的人彷彿一下子就精神起來了,圍在一起嘀嘀咕咕。
他們一言一語地說著我平日的事情,說我平日不愛笑,看着讓人發怵,說我平日嚴苛,比萬獸山的母老虎還可怕……我知道他們平日說我古板無趣,可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我在他們眼裡,如此可惡。
我忽然覺得心寒,看向陸敘,對他們道:「凡人修仙需踏過 鬼門山,攝魂陣,鎖妖塔,還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塊階梯,才有萬分之一困難得到這個機會。
」想了想,我又道,「修仙歲月的確漫長,但修仙就是為了長生,那才是最沒意思的事。
」陸敘看着我,訥訥息了聲,小聲道了句:「師姐。
」我冷着臉,看着人群躁動的模樣,只淡淡對他道:「自己去思過崖領罰。
」我目光落在薛靈芸身上:「你們今日修鍊的功法,落不到我身上,所以若是你們誰今日不想修鍊,我也管不着。
」薛靈芸看着我,滿臉倔強:「師姐,你不覺得你對陸敘過於嚴苛了嗎?
「剛剛那麼多人說話,你為何偏偏只罰陸敘,你不覺得你有失公允嗎?
」「系統提示攻略人物陸敘好感度百分之二十。
」冰冷的聲音響起,我驟然回身,看向陸敘。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然後開口問道:「師姐,為何只有我一人要去思過崖。
」我驀然感覺到一陣無力。
「陸敘……」我抿了抿唇,不知如何開口。
於是我垂下眼睛:「你不想去,那就不去吧,日後我也不會管你了。
」我看向對面的人群,他們的目光或敬畏,或躲藏,還有暗藏的一些厭惡。
我輕易捕捉到他們的情緒,唯有陸敘,他滿臉驚慌。
陸敘自入山門便一直由我照看,我教他修鍊,帶他打妖獸,他根基不穩初入築基時,我甚至替他挨落下的天雷。
如今旁人不過為他說了幾句話,便輕易獲得了他的好感。
他急急忙忙上前,拉住我的手,聲音依舊是往日的撒嬌姿態。
「師姐,我錯了。
」我甩開他的手,眼裡的厭惡不加掩飾。
又是這套,犯了錯永遠都是這套。
「你不是小孩子了。
」他怔愣了兩秒,眼裡的受傷一閃而過。
他在我的承歡殿外跪了一宿,薛靈芸就撐着傘陪了一宿。
見我開了門,陸敘站起身,想要靠過來,許是跪了太久,他腳步有些不穩,摔在我的跟前。
我往回退一步,皺了皺眉,他伸手拉住我的裙子,聲音微弱又可憐。
「師姐,別不管我,我去 思過崖領過罰了,別不管我好不好。
」我扯回裙子,垂眼看着他。
薛靈芸扶住陸敘,開口帶着控訴與指責:「大師姐,陸敘跪了一晚上,這麼冷的天,他沒有使用術法,修士雖身體強健,但是總歸是會難受的,你修為這麼高深,明明就知道他跪在外面,卻不理不問,難道你就這麼不近人情嗎。
」此時那聲音又響起。
「系統提示攻略人物陸敘好感度百分之三十。
」我看着她和陸敘,忽然覺得有些嘲諷。
我敬重的師父,自幼護着長大的師弟,都對這個來山門不足一月的姑娘青睞有加。
與她接觸下來,我也逐漸摸清了一些事情,比如,薛靈芸不屬於這片大陸,她綁定了一個女配逆襲系統,而他們口中的女主,便是我。
我精通各類修鍊術法,可不精人情世故,不精猜測人心。
所以我不懂為什麼朝夕相處的付出與情誼,比不過他們相處的短短一月。
人心難猜,那我便不猜了。
我看着陸敘:「日後別再來這一套了,也別再來找我了。
」陸敘眼裡的光暗淡下來,昏迷過去,我轉身離開。
陸敘與我自幼一起長大,我一直拿他當成我的親人來看,只是他着實讓我傷心。
旁人說我冷血無情也罷,嚴厲苛責也罷,可唯獨陸敘說不得。
我對他那樣好,他得了好,不記得也就罷了,可總要他明白,沒人該對他這樣好。
近日發生的事情讓我心煩意亂,我想着陸敘,思緒被一陣帶着笑意的聲音打斷,我下意識朝聲音那邊看去。
沈淵的聲音懶洋洋的。
「偷喝了酒,我告訴你師父去。
」少女帶着醉意的嬌哼響起:「大師兄,求求你,別告訴我師父好不好……」她抱着沈淵的腿,臉頰紅紅,我聞到了空氣里桃花酒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