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女配要進階
女配要進階 連載中

女配要進階

來源:google 作者:穆沉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穆沉栩 薛靈芸

「師父,你嘗嘗嘛,好吃的,天底下可沒有比這更好吃的了」她拿着一塊咬過的白色糕點朝穆雲生嘴邊喂去,穆雲生拿着書,眉眼間帶着淡淡的無奈,卻並未阻止,那咬過半邊的糕點幾乎碰上了他的唇瓣「師父不愛吃甜的」我忍不住開口提醒道展開

《女配要進階》章節試讀:

主人公叫穆沉栩薛靈芸的小說是《女配要進階》,它的作者是穆沉栩,書中講述了:我想到薛靈芸和系統說的話,他們說我是女主,寥寥數語便概括了我的半生,滿門被滅,與三位仙君糾纏半世。
好像主角不受點磋磨,便不能稱為主角。
可如果可以,我不想做女主,我只想要他們活着。
...我聽着這道聲音,垂下眼睛,那種無力的感覺又上來了。
我皺了皺眉,他抱着懷裡的人回身,與我的目光對上。
他身體僵硬,抱着的人摔在雪裡,發出砰的撞擊聲。
「阿栩,你聽我說,不是你看見的那樣。
」我朝他搖搖頭:「不用解釋,我看見了。
」沈淵笑了笑,忽然道:「反正你也不在意是不是?
」我有些疑惑,而後道:「我知那是個意外。
」他抱起地上醉得一塌糊塗的人,走時看了我一眼:「阿栩,你對感情一事,總是這麼不放在心上。
」我愣了愣,站在原地。
我躲在思過崖的山洞裏,卻沒有修鍊,我想到了沈淵。
他是凌霄峰的大師兄,又生了一副好皮囊,在凌霄峰外也是很受人追捧。
我們的婚約是三位尊長訂下的,猶記得沈淵當時很是高興,看着我道:「能與阿栩結成道侶,是我三生有幸。
」婚事訂下那日他準備了很多糖,用光了他身上所有的靈石,見人便分了一塊。
我記得那日沈淵笑着湊到我面前,將滿滿一袋的糖塞在我的懷裡,聲音是藏不住的歡喜:「阿栩,過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成親了。
」那日少年與今日冷冰冰的沈淵重合,我便愈發覺得心煩意亂。
自那日後,我似乎和凌霄峰的人產生了淡淡的隔閡。
薛靈芸每日同他們一起打鬧,笑聲都傳到了我的承歡殿,可我一來,他們又止住了笑,對我依舊恭敬,卻又有哪裡不同。
我去找了沈淵,給他帶了幾壺我釀的酒,到底是朋友,我下意識想修復我們之前的關係。
沈淵看着我的眉眼鬆動了下,表情依舊冷冷的,我皺着眉,分不清他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不喜歡嗎?
」我於是開口問。
「阿栩,你真的在意我嗎?
你除了修鍊,你還會幹別的事嗎?
」我愣了愣,看着他的眉眼,覺得有些陌生。
近日繃緊的神經忽然斷裂,我奪過他手裡的酒壺,砸在地上。
「是,我除了修鍊,一無是處。
」沈淵愣了愣,似是沒料到我的動作,我轉身離開,甩開了他拉住我的手。
這樣的情緒一直持續到了比試那天,那日薛靈芸展現了驚人的實力。
築基初期的她打敗了金丹中期的我,比試時,我又聽見了那奇怪的聲音。
「宿主積分是否兌換……」我一直跪在宗門口哭,哭了三天三夜。
穆雲生便是那個時候出現的,他問:「你要不要拜我為師。
」我哭着磕頭,我忘了當時的場景,只記得他悲憫的眉眼,以及,他牽住我手時說的話。
「修道者之心,不可被仇恨覆蓋,萬事向善,除魔衛道,保護蒼生。
」我想到薛靈芸和系統說的話,他們說我是女主,寥寥數語便概括了我的半生,滿門被滅,與三位仙君糾纏半世。
好像主角不受點磋磨,便不能稱為主角。
可如果可以,我不想做女主,我只想要他們活着。
我看着沈淵,笑了笑:「他們都說我嚴苛,沒有人情味,一心只想着修鍊。
「可是你知道嗎?
山下每天都有人死於魔族利爪之下,他們甚至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普通人想修道,真的太難太難了。
「日後這些弟子,便交給你了,他們資質平庸,若有朝一日碰見魔族,我希望他們可以自保。
」沈淵拉着我的手:「阿栩,我可以和你一起……」我退還他送我的項鏈,那象徵姻緣的紅光閃了一閃,而後熄滅。
沈淵眼裡的光也滅了。
薛靈芸贏了我的那刻,沈淵對她的好感值達到了百分之五十。
他素來愛強者,我知道,誠如我所說,我與他的道心不同。
我離開凌霄峰,只同穆雲生告別了。
早年我便一直想去山下歷練,只是大師姐的擔子壓着,叫我出門,對他們總是放不下。
他看着我沒說什麼,只叮囑了兩句。
他對我素來話少,我離開那日,他卻罕見地說起了我剛來時候的事情。
我看不懂書,常常來鬧他,他也是手把手地教。
可是不知從何時起,我再也沒有鬧過他了,就算自己不懂,也會想辦法自己琢磨,他這個師父的用處,好像越來越少了。
我垂下眼睛,緩慢地眨了兩下,心臟驟然一緊。
「你太聽話,也不愛表達,所以受了委屈,總是不說。
」穆雲生垂下眼睛,「師父每次看見阿芸,就像看見了剛入山門的你」他話頓住,又道,「師父就在這,等你回來。
」我下山第一件事,便是回望月宗。
望月宗被草木覆蓋,不仔細找,已經找不到了,山門被綠色藤蔓覆蓋,顯得無比荒涼。
這曾經是我的家,如今天大地大,無處可去時,第一個想到的地方便是這裡。
後山的天池還在,我整個人沒入水裡,忍不住紅了眼眶,多日來不知名的委屈傾瀉而出。
我想到穆雲生,想到沈淵和陸敘,甚至想到那些師弟,心臟傳來針扎般的痛意。
忽地,一個有些不知所措的嗓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