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歐先生的十世小嬌妻
歐先生的十世小嬌妻 連載中

歐先生的十世小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白巧甜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歐慕隴 現代言情 落筱月

雙潔+輕鬆文人人都笑A國金家回來了一位鄉野村姑孰不知是歐少追了十世才追到的的掌心寵白月光「月月,我對你的愛自天地伊始起,情深愈厚」「哎呀,公子,是誰一開始可討厭我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花仙了!」「有嗎?那不是我,我沒說過」「呵,家法伺候」「欸」歐少拿出梅花棒,哭唧唧道:「娘子,為夫還要和你要二胎呢!」「不影響,我只打後面」「好的,娘子,我們去舒服的地方慢慢打」…說書人說:長情是故事獨有的荒謬,我願用十世向你證明愛從無虛構!展開

《歐先生的十世小嬌妻》章節試讀:

歐慕隴靜靜的躺在床上,現在估計是黑夜了,因為示巢熄了燈,一派黑暗。

小十四早在吃晚飯前就離開了,神神秘秘的,還不和自己說。

切,臭丫頭,他還不關心呢。

歐慕隴翻來覆去,腦海中過濾了一遍又一遍和小十四對話的信息。他大致知道了這個地方在進行一項大型實驗,實驗體是一個個孩子,最大估計不超過十八歲,也就是說,成年人無法對這項實驗提供任何幫助。

歐慕隴一個激靈坐了起來,或者說,這個地方不是在進行人體實驗,而是在進行人體訓練,所以那些可惡的組織者只要小孩子,因為小孩子還沒有發育成熟,還有可培養的空間。歐慕隴越想越覺得接近真相,又倒在床上,繼續捋思路。

小十四說從記憶起就在這示巢里了,肯定是剛出生就被抓走了,真可憐,哼,不想那丫頭;和小十四差不多情況的小孩原本有十幾個,後面大部分人都消失不見了,最後只剩下加上小十四一共三個人,歐慕隴盤算着,那些消失的人肯定是實驗失敗了,死了。

雖然不知實驗具體研究方向,但可以肯定的是,這項實驗非常費孩子,歐慕隴又想起前段時間爸爸總是早出晚歸,在外忙得團團轉,有時候還會幾日未歸,惹得媽媽以為爸爸有外遇了,氣的跑回娘家住了好幾日,最後爸爸又出錢又出力地把媽媽哄回了家;也許那時候爸爸正在調查大批孩子失蹤的事情吧,只是這些人販子做事很縝密,估計連爸爸也很難查出來。

歐慕隴的心又沉了幾分,如果難以調查,那自己還得在這裡呆上好幾日,以自己微薄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從裏面出去的,何況小十四在這裡住了這麼久也不知道出去的路,這小十四可真呆,那些壞人說什麼信什麼,算了,畢竟是從小沒父母的,沒人教,傻也是有原因的。

歐慕隴又翻了個身,剛揀了個舒服的睡姿,突然對上一張黑髮白臉, ”啊—— ”,他短促地尖叫一聲,滑落到地板上。

”哈哈哈,哈哈哈! ”十四捧腹大笑。

”是你,你個臭丫頭,大晚上嚇唬人耍做什麼! ”歐慕隴覺得丟臉極了,氣的在枕頭上捶了好幾下。

剛才還可憐這丫頭傻,背地裡卻蔫壞蔫壞的,再也不同情她了。

”哥哥,你生氣了? ”十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我怕哥哥害怕,來陪哥哥的。 ”

十四打開小夜燈,歐慕隴看見小小的人穿着不合身的大睡裙,走一步路都要被絆一下,籠子外面整整齊齊地鋪好了一床棉被,看來這丫頭真的打算陪自己睡覺。

”你什麼時候來的,我怎麼一點兒都沒聽到動靜? ”

”就在哥哥你坐着睡覺的時候,我動作很輕的。 ”

”誰坐着睡覺了,我那叫,那叫運氣,明白么,強身健體的。 ”

”嗯。 ”

歐慕隴看着十四一貫如常的小笑眼,冷不丁冒出一句: ”你只會笑,不會哭嘛? ”

十四瞪圓了眼睛,緊接着垂下眸子,長長的睫毛掩蓋住小女孩的滿腹心事,她沉默不語,登登登,跑回到自己的被窩,把自己團的圓滾滾的。

小夜燈熄了光,示巢里又重歸黑暗。

”哥哥,睡了。 ”

歐慕隴聽着女孩細弱的呼吸,心裏堵的慌,他好像說錯話了。

黑暗總是激起官感豐富的想像,以安謐沉靜的毒汁使希望紊亂。

”哥哥,哭的小朋友最後都不見了。 ”

十四沙啞的嗓音低沉響起。

歐慕隴拽緊床單,轉頭看向女孩睡覺的方向: ”十四,你想見自己的爸爸媽媽嗎? ”

”我沒有爸爸媽媽。 ”

”你有。 ”

”我沒有。 ”十四忍住眼淚, ”有的話,他們會像別的小朋友的爸爸媽媽,早就來找我了。 ”

”也許,我是說可能,他們不知道你在這個世界上。 ”

”你是說他們都沒見過我? ”

”嗯。 ”

”那他們也不是我的爸爸媽媽了。他們會有新的孩子,新的寶貝。 ”

”又是你糖姐姐告訴你的? ”

”不是。 ”

”那是誰?瞎說。 ”

十四沉默了。她不知道這件事能不能和漂亮哥哥說,這件事是糖姐姐和楊叔叔的大秘密,而這個大秘密會給人帶來大麻煩。

十四很糾結: ”反正,我就是知道。 ”

”呵,你才3歲,你知道什麼! ”

”3歲!我才3歲,可是我是最厲害的! ”十四氣呼呼地從被窩裡躥出,打開夜燈,叉着小腰,狠瞪着歐慕隴。

”哦?你怎麼厲害了? ”歐慕隴翻身下床,坐在地面上,和十四平視着挑了挑眉, ”瞧,你都還沒有我坐着長得高。 ”

”我······ ”十四皺巴整張小臉,微黃的臉頰,漲起憤怒的粉紅。

很糾結,說了會給漂亮哥哥帶來麻煩,不說又不能證明自己的厲害。

十四覺得自己遇到了出生以來最大的難題。

”不可說? ”歐慕隴看出了小十四苦惱的心事, ”太晚了,我們睡覺吧,早點睡,小朋友才能長得高。 ”

嘖嘖,瞧瞧這小身板,還沒自己膝蓋高呢,可惡的人販子,都不好好喂飯。

十四眨巴了幾下眼睛,乖乖地躺回到被窩裡,關閉小夜燈,重新團成一顆球。

”哥哥,晚安。

女孩綿長的呼吸有節奏的在黑暗裡響起。

”十四,來我家吧,我願意把爸爸媽媽共享給你。 ”

歐慕隴朝着睡熟的女孩,默默嘆道。

嘖,就當本少爺做慈善了,嗯,3年了,估計她爸媽也很難找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