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偏寵飼養:戾王的小嬌包會砍鬼
偏寵飼養:戾王的小嬌包會砍鬼 連載中

偏寵飼養:戾王的小嬌包會砍鬼

來源:google 作者:嗷大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小小 謝潯

(偏執+玄學+救贖)玄門大師姜小小有個致命弱點,每逢月圓之夜就會縮水,變成三寸高的小人兒師祖說她十六歲那年會遇貴人,貴人身上的紫金龍氣能為她解咒從沒下過山的姜小小天然呆,初見貴人卻語出驚人,「你就是那位打小被奪了氣運的先後嫡子謝潯?噢,我是來給你當媳婦兒的」謝潯瞅着站在他掌心裏的小東西,又呆又萌可愛到爆,好想一把捏死後來,他摁她入懷,眼角猩紅,「小小,以後不可以看別的男人,男鬼也不行」展開

《偏寵飼養:戾王的小嬌包會砍鬼》章節試讀:

聽到姜小小的解釋,陳四喜抖得更厲害了。

「那如果我沒有回家,而是一直待在鋪子里,是不是……」

知道他想問什麼,姜小小頷首。

「你們倆都會出事。」

「爹,您快帶他們去西郊吧,我不想死。」

陳四喜聲音都是顫的。

他本來就膽小,又是頭回碰到這種事,魂兒都快嚇沒了。

陳老頭看得出來,謝潯帶來的這丫頭不簡單。

能憑藉馬六的死亡時辰就推算出出事的方位,是位高人無疑了。

他對姜小小的態度,多了幾分恭敬。

回頭對兒子道:「那你好好待在家裡,不準到處亂跑,我們去去就來。」

陳四喜打小就沒娘,家裡也沒個僕從下人。

待會兒他爹帶着謝潯二人離開,就只剩他一個了。

「要不,我還是跟着去吧?」

比起一個人待在空無一人的屋子裡,他更願意跟着他們一塊兒去西郊。

陳老頭皺起眉。

「爹……」

陳四喜最怕他爹黑臉,趕緊解釋。

「萬一大師待會兒要用到我也方便,您說對吧?」

這種事,陳老頭哪敢擅自做主,回頭看了姜小小一眼。

姜小小道:「讓他跟着去吧。」

眼瞅着時辰不早,一行人沒再耽誤。

陳老頭套上騾車,一路朝着縣城西郊方向駛去。

陳四喜偷偷打量了姜小小一眼。

小姑娘模樣生得格外嬌美。

尤其是那雙眼睛,乾淨得不諳世事。

是個讓人看她第一眼就容易生出保護欲的嬌軟小美人。

可是!

誰能想到她竟然是個世外高人!

這怎麼瞅都不像啊!

陳四喜滿心納悶,厚着臉道:「大師,我能冒昧問一句您在哪兒清修嗎?」

姜小小正要開口,謝潯先一步出聲,「在我家。」

陳四喜:「???」

姜小小看了看謝潯。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撒謊,但是他開心就好。

面對陳四喜難以置信的目光,姜小小順勢點頭。

「嗯,我是去給謝潯當媳婦兒的。」

陳四喜:「!!!」

出家人都這麼粗暴直接的嗎!

陳四喜覺得自己受到了暴擊傷害。

謝潯要娶個高人當媳婦兒,不用想,指定是因為他那倒霉的體質,娶個高人好辟邪。

可為什麼同樣是娶道姑,謝潯能娶個又好看又溫柔又厲害的。

他就得娶個舉着菜刀砍鬼的悍婦!

「那什麼……」

陳四喜小聲問:「大師,您有沒有同門師妹什麼的,師姐也行,再不濟,女師父我也可以……」

話還沒說完,就被陳老頭一鞭子甩在屁股上。

陳四喜頓時疼得捂着屁股嗷嗷叫。

——

西郊樹林茂密,騾車到山腳就停了。

車上不去,又不能把騾子拴在山下,怕被人順走。

陳老頭只能卸了車,將車留下,牽着騾子,帶着謝潯和姜小小往山上走。

林子里時不時傳來的鷓鴣聲聽得陳四喜頭皮發麻。

他不敢走前面,也不敢殿後,央求了謝潯一番,走在中間。

陳老頭根據馬六的描述,順利找到了那家人埋人的地方。

之前什麼都沒有,現在壘了個墳包,外面用荊棘圍了一圈,荊棘上全是符紙。

周圍有鞭炮碎屑和沒燒完的紙錢。

一眼瞧上去,說不出的瘮人。

陳四喜小腿在抖,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姜小小走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

「站在那兒別動!」姜小小回頭,勒令道。

陳四喜咽了咽口水,馬上停了腳步,大氣不敢喘。

陳老頭開了這麼多年棺材鋪,多少是懂點兒風水的。

才一看到那個墳包,他就覺得說不出的邪門兒。

這會兒更是,他們一過來,林子里突然就颳起了陰風,冷嗖嗖地擦過人皮膚,讓人全身汗毛直立。

騾子不安地嘶鳴着,蹄子在地上刨。

陳老頭走到姜小小身邊,小聲問:「大師,您看怎麼著才好?需不需要我準備啥東西?」

他之所以這麼問,主要還是留意到姜小小兩手空空,什麼都沒帶。

這跟他見過的道士一點兒都不一樣。

姜小小已經繞着墳包走了一圈,聽到陳老頭問話,搖頭道:「不用。」

陳老頭心裏七上八下。

說好了來鎮煞的,結果畫符的硃砂,黃紙和筆,一樣都沒有。

這叫什麼事兒?

「你們往後退。」

姜小小突然道。

陳老頭只得往後退了退。

等他再抬頭,就看到姜小小伸出食指在虛空中快速畫了一陣,口中低聲念着什麼。

不多會兒,一張閃着金光的符直直朝着墳包鎮了下去。

「徒徒徒……徒手畫符?!」

陳四喜這會兒的表情,比見了鬼還震撼。

陳老頭的反應沒比陳四喜好多少。

他曾聽人說過,術士到了一定境界,畫符就不再需要尋常工具了。

而且,普通術士一張符都得設壇花上很長時間,通常需要提前準備。

但對於真正的高人而言,不僅不需要動筆畫符,還能在極短時間內畫出來,現畫現用。

這樣的高人,哪怕是名動天下的道門聖地蒼梧山也只有一位。

那便是現任老天師張鼎。

可今天,他竟然看到了!

對方還只是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

如果說先前陳老頭還對姜小小存着一絲疑慮,那麼此時此刻,他只剩下滿心敬畏。

這絕對是高人,真正的高人!

那張閃着金光的符鎮下去以後就消失不見了,彷彿姜小小什麼都沒做過。

然而四周的陰風卻突然停了下來,枝葉間篩下斑斑點點的陽光,一派風和日麗。

陳四喜有些不確定,「大、大師,這就完事兒了嗎?」

他的確是感覺到一直涼颼颼的後背不涼了,但還是不太放心。

「你安全了。」姜小小道:「以後碰到這種事,最好是第一時間請人看一看。」

「我……我能請你看嗎?」

見到了徒手畫符的高人,陳四喜哪還肯信街上擺攤的江湖神棍?

謝潯眉心微蹙,看着陳四喜,「你就那麼盼着自己下一次再出事?」

陳四喜頓時反應過來,「啊呸呸呸,我這烏鴉嘴!」

說完又雙手合十對着四處拜了拜,「各位,小弟我開玩笑呢,你們可別當真啊,在這兒吃好喝好就行,拜拜了您嘞!」

說完一溜煙跑沒了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