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偏偏失控
偏偏失控 連載中

偏偏失控

來源:google 作者:卿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司扶傾 郁夕珩 霸道總裁

他面上清矜寡慾,卻在人後,對她夜夜折磨縱情慾海陳怡霖和顧南蕭的婚姻,是她算計來的在顧南蕭眼裡,陳怡霖卑賤又下賤,給他的白月光提鞋都不配「顧南蕭,你能不能放過我?」她淚眼朦朧,低聲祈求他毫不憐惜地,往死里折磨着她:「既然嫁給我,就該乖乖聽我的話,我讓你跪着,你就絕不能趴着!」後來陳怡霖大婚,顧南蕭將她抵在門上,輕咬着她的耳垂,聲音沙啞:「不要嫁給他,好不好?」她伸手將他推開,高挑眉梢,勾起唇角:「顧總,朋友妻,不可戲,您越界了!」展開

《偏偏失控》章節試讀:

001 蘇醒【今日爆料】:左老爺子今夜十點於中心醫院因心臟病去世,左家風雲變動,各派爭奪不休,大家不如也猜一猜,左老爺子這麼一走,司扶傾這個靠着左家才進了娛樂圈當明星的資源咖,以後還能生存得下去嗎?
砰」的一聲,一個手機重重地甩在了司扶傾的面前。
上面是今天的新聞,才發出去兩分鐘,底下已經討論得熱火朝天。
司扶傾,你應該知道你不是我們左家人,你也根本不姓左。」
開口的是左夫人,她聲音冰冷,現在老爺子也走了,你該離開左家了吧?」
你還想進去看老爺子的遺體?
我今天就把話放這兒了,你沒資格!」
大廳里,左家所有人都聚在一起。
他們沒怎麼理這邊的動靜,正在嚴肅商討遺產劃分的事情。
而這個時候,左老爺子的屍體才被推到太平間。
再看看網上的人是怎麼說你的,你覺得你在娛樂圈名氣很大是不是?」
左夫人嗤笑,左家養你十三年,你是怎麼回報的?
一天到晚只知道抹黑。」
司扶傾低下頭,腦海中陌生的記憶在劇烈翻滾着,疼痛蔓延至全身。
她舌尖抵着牙,壓下喉嚨里泛起的腥甜,拿起旁邊紗布纏在滴血的手腕上後,這才瞥了一眼手機屏幕。
新聞下面的評論已經過千,全是罵聲。
【雖然有些話不厚道,但我還是要說,左老爺子這一沒,我看司扶傾還怎麼在娛樂圈混。
】【好啊好啊,大喜事,司扶傾終於可以滾出《青春少年》了,一個不會唱也不會跳的人憑什麼來當男團選秀的舞蹈導師啊?
】【臉也天天畫著濃妝,不知道素顏得有多見不得人,什麼時候滾出娛樂圈!
】左夫人見她不理不睬,聲調拔高:聾了?
!」
司扶傾這才抬起頭,唇邊還沾染着血色,喉嚨微微低啞的發音:嗯?」
她今天沒有帶任何妝容,是純素顏。
女孩的皮相和骨相都極美。
肌膚瓷白,長發溫軟。
朦朦朧朧得像是描摹的古畫,瑰姿艷逸。
偏生她還長了一雙勾人的狐狸眼,眉目斂情,含辭未吐,平添了幾分艷色,確實是三百六十度都挑不出任何瑕疵的神顏。
左夫人卻最討厭這張臉。
這些年她一直提心弔膽,生怕司扶傾勾引她兒子。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出了問題,自從司扶傾進娛樂圈之後,就一直畫的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大濃妝。
這倒讓左夫人少了點憂慮。
她看着這張太過絕麗的臉,想起很久之前的事情。
十三年前,左老爺子去四九城出差,回來之後,身邊就多了一個五歲的小姑娘。
不可否認,司扶傾從小就是一個美人胚子,左家的幾個小姐沒一個能比得上。
左老爺子力排眾議,簽了收養協議,將她接進左家。
在他的照拂下,司扶傾的待遇和左家嫡系沒什麼區別,甚至還要更好。
三年前,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司扶傾要進娛樂圈,左老爺子也應下了,還專門送她出國進修。
但司扶傾的業務能力很差,妝容也不堪入目。
雖然成功在國外出道又回國發展,還是當紅女團星空少女組合的成員,網上卻全是她的黑粉,連帶着左家都被多次嘲諷。
左夫人出去和貴婦們聚會,頻頻被問到此事,心中慪氣不已。
要不是左老爺子,她怎麼會接受司扶傾待在左家?
司扶傾靠在沙發上,手支着頭,頭部的疼痛慢慢平息了下來。
幾秒後,她最終還是接受她做實驗出了錯誤引發了爆炸不幸身亡,又成為了一個負面新聞纏身的女明星。
這件事情告訴她,在製作反重力裝甲的時候,絕對不要喝可樂。
女明星和她同名。
五歲之前的記憶都很模糊,記事開始,她就在左家生活。
左家唯一關心她的只有將她帶回來的左老爺子,他說她父母雙亡,所以由他照顧她。
但左老爺子生意忙,經常不回家。
她一直被左家幾個兄弟姐妹欺負,這一次更是在與左家長孫爭執之前被他割了腕,差點因此送命。
司扶傾長睫垂下,眸底浮起了幾分戾色。
前世的她也是孤兒,有幸被姐姐撿了回去悉心照顧,後來她又拜入了師門,有了一群黑心的師兄師姐們。
結果還沒享受享受生活,她嘭」的一下把她給炸死了。
這樣的成就估計整個師門無人能敵,她倒也無愧於她的鬼見哭」名頭。
行了,別說了。」
左天峰象徵性地攔了攔,先解決遺產的事情。」
左夫人恨恨:你看她這樣子,怕不是要賴上咱們。」
收養協議是左老爺子簽的,誰都無權破壞。
眼下司扶傾也成年了,如果她不同意,收養協議就無法解除。
司扶傾起身,目光終於落在了左夫人的身上。
她手腕上還纏着紗布,鮮血一點一點地滲出。
看得人觸目驚心,可她本人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狐狸眼彎着,一轉一動,瀲灧生姿。
司扶傾唇勾起,緩緩地笑:滾。」
……」大廳有瞬間的寂靜。
左家幾十個人也紛紛停止了交談,目光詫異地望了過來。
司扶傾平常在左家是什麼樣子,他們都挺清楚。
她一向唯唯諾諾,頭都不敢抬,更別說跟左夫人放狠話。
左夫人氣得眼梢通紅,她上前兩步,就要去抓女孩的手:司扶傾,你是要反了!」
司扶傾側頭,唇邊笑意冰涼,居高臨下的,還是那個字:滾。」
左夫人一時收力不慎,踩着高跟鞋後跌了幾步。
左天峰及時扶住她,也厲聲:司扶傾!」
司扶傾披上外衣,頭也沒回,徑直下樓。
她還來脾氣了?」
左夫人胸口起伏,顯然氣得不輕,等她滾出左家,我看她以後怎麼笑得出來,今天這賬,我也記住了!」
左天峰倒是回頭多看了一眼,皺了皺眉。
今天的司扶傾很不對勁,難不成是被刺激瘋了?
不過這也與他無關,司扶傾馬上就要從左家滾蛋了,他沒功夫也沒心情去教導一個外人。
**三樓,急診部。
值班的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女醫生,她皺眉:手伸出來。」
司扶傾斂眸,伸出手,很是乖巧。
怎麼傷成這樣?」
女醫生解開紗布,倒吸了一口氣,有什麼事不能跟家裡人商量,非要傷害自己?」
小姑娘好好的一副皮囊,怎麼不懂得珍惜?」
司扶傾狐狸眼眨了眨,知錯就改:姐姐,我錯了。」
女孩眼眸深黑,剔透明亮,睫羽翩長濃密,像是蝴蝶薄翼輕輕拍打臉頰而過。
幾縷碎發垂落,襯着她瓷白的肌膚如玉雕琢。
誰也無法拒絕司扶傾這張臉。
女醫生的心一下子就軟了:我每周三周五急診都在,以後你要是遇到什麼棘手的事找不到人,就來找我,」司扶傾眼神一動,人乖嘴甜:謝謝姐姐。」
女醫生低頭給她縫傷口,沒好氣:別叫姐姐,我年齡都夠當你媽了,坐好,別亂動。」
司扶傾:……」馬屁拍到了驢背上。
那阿姨,有針嗎?
在這裡給我扎一下吧。」
司扶傾說了個穴位,笑,止血快。」
女醫生這下意外了:小姑娘會醫?」
能夠輕易地說出止血的穴位,怎麼也對中醫有些研究。
司扶傾半點都不謙虛,玩世不恭: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女醫生:……」跟她女兒一樣得了中二病。
女醫生給司扶傾縫好傷口,又消了毒,叮囑:千萬不要碰水,也不要用左手做劇烈運動,一周後來換藥,直接找我,這是一些內服的葯。」
司扶傾頷首致謝,接過藥單,下樓取葯。
她慢騰騰地點開微信錢包,低下頭一看。
餘額250。
……」很好,連數字都在嘲笑她這個把自己炸死的憨批。
司扶傾揣好手機,面無表情去藥房門口。
她什麼時候這麼窮過。
**早春的天還有些冷,晚上風更大。
司扶傾裹了裹身上的外衣,走到醫院後門。
那裡停着一輛黑色轎車,轎車傷痕斑駁,很老舊,至少也是十年前的產品了。
她記得這輛車。
她去年成年,左老爺子送了她一輛車當成人禮,卻在後來被左家三小姐搶了去,淘汰了一輛舊車給她。
司扶傾無所謂地推開車門,坐在駕駛座上。
車前放着一個小日曆,上面的日期清晰分明。
夏曆2025年。
她握着日曆,嘖了聲:2025年了……」她已經死了三年。
沒想到她借屍還魂就算了,還穿到了三年後。
這三年發生的事情對她來說是一片空白,時間說長不長,卻足夠物是人非。
眼下她在大夏帝國,離師門太遠,回都回不去。
就算回去了,誰又會信她沒死。
司扶傾擰開了一瓶剛從自動售貨機買的可樂,笑意加深:死也喝你,生也喝你,我真是對你愛的深沉。」
凌晨兩點,周圍寂然無聲,漆黑的夜空連星月的光也無。
有晚風吹拂,越窗而來,司扶傾眸光一動。
是鮮血的味道,很輕很淡,又夾雜若有若無的淺香,遮掩了去。
但她常年打打殺殺,對這種氣味很是敏感。
司扶傾又喝了一口可樂,擰上蓋子。
她現在是一個窮鬼,並不想浪費可樂。
而另一隻手,已經摸到了車裡放着的一把螺絲刀。
也只是一瞬的功夫,上了鎖的車門無聲無息地被打開。
有冰涼清冽的氣息侵襲進來,血腥味陡然加重。
這是一個男人。
他身姿高大挺拔,肩膀寬闊,腰身曲線完美,雙腿結實修長。
恰如金漆神像,不可褻瀆,不可攀附。
黑夜無光,這具身體也還沒有經過夜視訓練,司扶傾並不能看清他的模樣。
她眼尾里含了幾分笑,就這麼撐頭看着他,一隻手拋着可樂瓶子。
女孩無畏無懼的神情,讓男人的動作也是一停。
但他沒有忘記緊要的事情,長背稍稍傾下。
噓。」
他修長的手指,輕輕地虛壓在她的唇上。
同時,另一隻手關上了車門。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偏偏失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