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執總裁的罪妻
偏執總裁的罪妻 連載中

偏執總裁的罪妻

來源:google 作者:相約青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顏 陸之舟

陸之舟的哥哥和白月光死了,而蘇顏卻被當成兇手,送進監獄,五年的牢獄,把蘇顏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眼瞎,耳聾,坡腳一切都是拜陸之舟所賜,如果不是那個信念支持着她,她早就不活了陸之舟「死的那個人怎麼不是你,可當蘇顏死了,他卻抱着她的屍體哭暈了過去展開

《偏執總裁的罪妻》章節試讀:

陸之舟的聲音帶着一絲冰冷,熟悉的聲音,聽在蘇顏心裏,好像催命符一般

一股懼意從心裏蔓延,慢慢的蔓延到四肢百骸,蘇顏彷彿被釘在了原地,動彈不得,她猛然回過神來,一心只想着趕快逃離這個地方,

陸之舟滿含冰霜的眸子,看着眼前滿身驚恐的女人」,「蘇顏,看見我很吃驚嗎」

五年的時光,蘇顏把這種恐懼刻在骨子裡,以至於聽到他的聲音都條件反射的發抖起來

她心臟好像被人生生撕裂一樣,她不敢抬頭看陸之舟,她可不會忘記自己的一身傷痛都是拜他所賜,五年的牢獄,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和活在地獄沒什麼區別,

「把頭抬起來」,陸之舟極有耐心的,等着蘇顏的動作

陸之舟尊貴的猶如帝王,一身的貴氣,慵懶的靠着背,雙臂自然的放在椅子兩側,手指在輕輕的敲打,只是那敲打的聲音,聽在蘇顏的耳朵里好像催命的音符

而陸之舟那雙犀利的眼睛盯着她看,好像來自地獄的判官,而她是等着審判的小鬼,

」蘇顏,我再說一遍,抬頭抬起來」,陸之舟命令着

蘇顏知道她不能再忤逆陸之舟了,只是不知道下面,會怎麼懲罰她,一想到她所受的那些折磨,不由的心慌了起來

蘇顏緩緩抬起頭來,她瞥了一眼陸之舟,又連忙低下頭,盯着自己的腳尖看,

眼前的這個男人,不是她能肖想的,她對他的愛意早就在對她的折磨中消磨殆盡,餘生只想離他遠遠的

陸之舟一臉寒光,譏笑道「怎麼不會說話了,老朋友見面理應打聲招呼啊」

蘇顏克制住內心的恐慌,努力的保持平靜,顫抖着聲音說道「陸總好「

陸之舟剛才在嘈雜的人群中,只看了大概,現在仔細的看,五年沒見,她的變化很大,和之前那個張揚的蘇顏簡直判若兩人,要不是楚蕭揚的一句「你是蘇顏」,他根本不會把二人聯想到一起,

」什麼時候出獄的」,陸之舟不厭其煩的問道

蘇顏臉色蒼白,手指揪住自己的衣服,結結巴巴的說道「出來兩個月了」,

「哦,陸之舟拉着長音,把蘇顏的動作盡收眼底,

蘇顏看着陸之舟一臉的笑意,像一個笑面虎一樣,不由的害怕起來,

「過來」,不要讓我說第二遍」,陸之舟緩緩開口,

蘇顏臉色煞白起來,她害怕,她抗拒,她不想靠近陸之舟,這會讓她想起那些她曾經受過的恥辱,都是面前的男人給她帶來的,

但她又不能把陸之舟惹火了,要不然又不知道會怎麼報復她,

她穩定心神慢吞吞的向前走去,

陸之舟看着蘇顏,一臉的冷笑,指着面前倒滿酒的杯子,「陪我喝一杯」

蘇顏看着面前的杯子,頓時臉上血色全無,她不是不喝,而是不能喝,在監獄的時候,她有時兩三天吃不上一口飯,硬生生的餓出了胃病,最嚴重的一次還了吐血,

陸之舟看着蘇顏煞白的臉,一臉戲謔,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怎麼蘇小姐不願意陪我喝酒」,

「我,不會喝酒」,

蘇顏剛說完,一道冰涼的視線投射在她身上,她只覺得渾身冰冷,頭髮感覺都豎起來了,她咬緊嘴唇,直直的站在,等待着她最終的審判,

」呵,陸之舟發出一聲冷笑

「我的耐心有限,而你最好不要忤逆我」,

陸之舟態度強硬,一臉危險的盯着她,彷彿她就是一隻待宰的羔羊,而他卻化身一頭兇惡的狼,時刻等着把她拆骨入腹

陸之舟不由分說的把酒杯塞進蘇顏手裡,「喝了她」

蘇顏手裡的酒杯,就像一個燙手山芋,她雙手止不住的顫抖起來,酒也隨着杯子的晃動,灑了出來

她的腳剛才被女人踩的生疼,此刻更是疼的站立不住

她腿一軟,朝着陸之舟「嘭」的一聲跪下

酒杯也隨之摔在地上,酒漬飛濺,而她的手,也被飛濺的酒杯碎渣,划出了清晰可見的血痕,

「陸總,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把我當一個屁放了吧」,蘇顏趴在地上不停的磕頭

她要活着,她必須活着,活着才能對的死去的大姐,她還要幫大姐找到孩子,撫養他長大

陸之舟看着跪在地上不停磕頭的女人,眸子內閃過一道難以置信的詫異,不過很快就消失了,

隨即一副笑面虎的模樣,「蘇顏,我可真是有些小看你了,只是打碎了一杯酒而已,而你毫不猶豫的就下跪,你的膝蓋怎麼會那麼軟,你的尊嚴與骨氣呢,你的張揚與自信呢?

蘇顏扯了扯嘴唇,自嘲一笑,我的尊嚴與骨氣,張揚與自信,不是全都被你親手摔碎了,埋在那個叫監獄的地方,

她現在只想活着,她是為了大姐而活,

本來該死的是她蘇顏,是大姐保護了她,為她而死,而大姐的生命卻永遠定格在那個陰暗潮濕的地方,這一切都是因為她,這是她欠大姐的,

蘇顏彷彿又看到了死去的大姐,渾身開始打顫,大姐渾身是血,蘇顏用手去堵住出血的傷口,可是怎麼也堵不住,血越流越多,她只有緊緊的抱住她,給她溫暖,

大姐彌留之際,用世上最好聽的聲音,叫着她的名字

「阿顏,我得了癌症,活不了多久了,我救你是因為你值得救,我相信你是無辜的,但現在我快不行了,大姐求求你,等你出獄以後能不能幫我找到我的兒子,然後撫養他長大,告訴他媽媽是愛他的」,

而大姐在她懷裡漸漸的失去溫度,而她不斷的用手,去捂發涼的身體,可怎麼也捂不熱,

但她永遠也不會忘記,大姐死前懇求的眼神,她一定會好好活着,幫她守護着那個孩子,

回憶是傷,眼淚模糊了眼睛,她擦乾眼淚,摸向失去光明的右眼,眼睛雖在,但比正常人失去了一樣東西,正因為這樣,她才不能喝酒,她要贖罪,必須留着這條命,才能去報答大姐

「陸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求你饒了我吧」,蘇顏顫抖着聲音,卑微的趴在地上不停的求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