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平平無奇的種田小能手
平平無奇的種田小能手 連載中

平平無奇的種田小能手

來源:google 作者:夜色星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銀舒 現代言情 舒子瑜

李銀在附近溜了一圈,回來帶了些草藥,就着靈泉水給男子敷在傷口上一切處理妥當,天色漸暗錦衣男子也由剛才的奄奄一息到......展開

《平平無奇的種田小能手》章節試讀:

《平平無奇的種田小能手》內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平平無奇的種田小能手》,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我的懵懂青春,主角為李銀舒子瑜小說精選:...嘶嘶,疼...李銀睜開眼睛,滿眼冰寒,入眼是一堆雜草把她整個人淹沒在裏面。
她不是死了嗎?
怎麼跑這裡來了?
這是哪裡?
緊接着一陣陣鑽心的疼痛從腦海里傳來。
前世的她執行任務時因為意外踩雷,已經死了。
她的一縷魂魄意外穿越到這個跟她同名同姓的姑娘李銀身上。
這具身體的主人,年方十四,因為幾年前意外丟失,被李楠夫婦撿到。
過了一段無憂無慮的好日子。
但是好日子才沒過兩年,養母就懷孕,喜得一胞龍鳳子,便把養女當丫鬟使,不僅如此,還總是苛待她,打罵更是家常便飯。
加上這幾年天災人禍的,田裡莊稼顆粒無收,他們便存了把她丟棄的想法。
膽小怯弱的李銀哭鬧着不肯離開,一家人在辱罵推搡間,李銀不小心被推倒,頭磕在石頭上,血流不止。
他們以為李銀活不成了,隨後就把她當扔垃圾一樣丟棄在倉山的路途上,十五歲的李銀就這麼輕飄飄的死了。
李銀腦海里的記憶猶如走馬觀花的影視劇,李銀氣得渾身顫抖,這家人簡直不是人,她恨不得手撕了這對衣冠禽/獸。
火辣辣的太陽照射着李銀,干咧的嘴唇火辣辣的難受,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血已經乾涸了。
好幾天沒有進食的她感覺飢腸轆轆,口渴難耐。
突然,感覺右手無名指上的灼/熱,她抬眼看到手上帶着的銀白色的鳳戒,心裏頓時欣喜萬分。
前世她是醫藥世家的鳳戒繼承人,鳳戒就是身份證明。
她只知道這個鳳戒是個寶貝,還沒有細究呢,就死了,難道是鳳戒救的她?
忽然,四周景象瞬間變了,眼前一條清澈的小溪蜿蜒着流向遠處,周圍霧蒙蒙一片,看不真切景象。
李銀這會正渾身疼痛,口渴難耐,顧不上其他,她捧起泉水大口大口喝了起來。
突然感覺渾身輕盈有力,身上的傷口也開始慢慢癒合。
心念一頓,景象瞬移,她又回到了剛才的稻草堆里,她嘴角彎彎,低眸又看了看手指上的鳳戒。
咕嚕嚕.........她摸了摸乾癟的肚子,得找點吃的,她回頭瞅着身後不遠處蒼茫的大山。
這是李家村賴以生存的寶藏倉山,要不是這座山,估計他們李家村也是餓殍遍野了。
原主之前被養父母苛待不給飯吃的時候,她都會偷偷溜上山,找些吃的,比如,野菜、野果子之類的。
這會兒李銀也想上山看看,碰碰運氣。
在進山的小道上,能吃的都被村民們挖完了,光禿禿的,李銀回頭朝着李家村看了一眼,便朝着深山裡走去。
運氣還不錯,剛進山不久,她就找到了很多野菜,野草藥之類的。
前世原主,膽子小,最多是在倉山的邊緣地帶找些吃的。
除了一些野菜和野果,她還採了一些草藥。
李銀前世在爺爺的熏陶下,雖然她最後沒有從醫,而是反其道入了伍,但是對普通的草藥的性能和使用還是很清楚的。
開心之餘,她快速的把草藥和野菜都連根拔起,扔進了鳳戒空間內。
她以前只知道這個鳳戒是個寶貝,就剛才在鳳戒內喝了泉水之後,她腦海里已經對鳳戒的使用和功能有了最基本的了解。
就目前她的身體狀況而言,鳳戒就是一個儲物空間。
李銀正欲轉身離開,嗚嗚~嗚嗚..微弱的聲音引起了李銀的警覺。
她目光如炬,漆黑的眼眸猶如暗夜的星,警惕地環視四周。
她很快鎖定了幾米開外的一個雜草堆,聲音是從那裡發出來的。
瘦小孱弱的身影被雜草淹沒,輕輕撥開雜亂草叢,便看到一個大約兩米的深坑,是獵戶設置的陷阱。
裏面正躺着一隻幼崽野山羊,旁邊還有三隻灰毛野兔子。
運氣還不錯!
李銀嘴角彎彎,此刻她身輕如燕,抄起地上的短木棍,就朝着那些野物掄去。
一刻鐘,過後,她把處理了的山羊肉隨手扔進了空間內。
現成的烤肉,就地就烤,她已經沒有力氣回去再慢慢弄了,此刻餓得發昏,等不及了。
清洗,處理,撿柴火,點火,一氣呵成。
很快,烤得金黃的野兔子散發出誘人的味道,饞得的她口水直流。
一把扯下一根兔腿,大口大口的啃了起來。
李銀向來直覺敏銳,再加上她剛剛喝了鳳戒內的靈泉水,六感更勝常人。
突然發現周圍有輕微的呼吸聲,有人在盯着她。
出來,李銀眼神凌厲地看着不遠處的雜草堆,回答她的是空氣,但她第六感向來很准,她確定那裡藏着人。
等了半響,見草垛里沒有任何動靜。
李銀隨手抄起地上的短棍,一步一步朝着稻草堆走去。
她用棍子扒開雜草,發現這裡躺着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
男子月牙色錦袍上血跡斑駁,衣服的料子一看都不是普通人能穿得起的。
臉上也有不少血痕,看不清楚長相。
男人緊閉着雙眼,嘴唇乾裂。
一看就知道傷勢不清,加上久未進食的原因吧,此刻已昏迷。
可是剛剛有人盯着自己的感覺,確定就是從這裡傳過來的。
李銀黑漆漆的大眼睛一眯。
不對!
只覺眼前一晃,李銀機敏地往後跳出去半米遠。
錦衣男子睜開眼睛,鳳眸里滿是警惕,他已經沒有力氣再對付眼前這個女人了,也不再掙扎。
四目相對,李銀也確定男人沒什麼反抗能力,低頭看了看他身下的那一灘血跡,要是再拖下去,可能性命堪憂。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李銀伸手就把手裡的吃的遞給他。
男人眼神微楞,稍微遲疑了一下,抬手接過去小口小口吃了起來。
李銀也不矯情,轉身欲離開去把剩餘的那些肉都拿過來。
姑娘,且慢。
聽到後面男子微弱的叫聲,李銀回頭,四目相對,有半分鐘的愣神。
此刻,距離這麼近,李銀看清楚了,對面男子長的很俊美。
他面帶窘色,輕聲道:你可否幫我找些止血和消炎的草藥?
說完,他眼神有些許不自然地看了看自己身上血漬。
這難道是他第一次主動請求別人幫忙嗎?
他的窘態都落入李銀看在眼裡。
李銀嘴角不自覺的上浮,都快死了,還在乎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