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前妻有約,總裁要娶請排隊
前妻有約,總裁要娶請排隊 連載中

前妻有約,總裁要娶請排隊

來源:google 作者:芹菜火鍋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沈一言 聶沁 霸道總裁

她閉眼不想看他,道:「你走開,我不想跟你有關係」他低頭吻上她的唇:「你是我的,包括你的一切,這輩子逃不掉了」人眯起危險狂野的眸,唇角帶笑,格外好看聲音沙啞得嚇人:「有你在真好」她一腳踹飛了他:「你聽不懂人話,腦子有病?我不想跟你在一起,要點臉行不?」他微微一笑,又貼着臉皮上來,「老婆有臉就行,老公要什麼臉啊!」展開

《前妻有約,總裁要娶請排隊》章節試讀:

 這句話一出來,檸溪就愣住了。
  他,要打掉她的孩子?
  「不,你不能這麼做!」
檸溪幾乎是想都沒想就拒絕了,同時看着沈一眼根本不帶任何感情的眼神,她就覺得渾身入墜冰窖。
  她根本沒想過沈一言竟然會這麼殘忍,竟然不假思索的就要打掉這個孩子。
  這可是他親生的孩子啊!
  「你覺得你現在有選擇的餘地嗎?」
沈一眼眼神冰冷的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樣:「你既然說是我的孩子,那我能給他生命也可以親手拿走!」
  說完,根本不管檸溪的意見,轉身對醫生冷漠的說:「速度快,準備手術!」
  醫生隱晦的看了檸溪一眼,然後點頭就準備離開。
  檸溪跑過去張開雙手攔住醫生,朝着沈一言大吼:「今天無論說什麼,我都不准你碰我肚子里的孩子!」
  「檸溪,我倒是沒想到你還這麼有心機啊!」
沈一言嘴角掀起一抹諷刺,說出來的每一個字卻是實打實的深深刺進了檸溪的心裏。
  醫生被攔着,有些為難的朝沈一言看過去,沈一言揮了揮手,然後走到檸溪面前。
  檸溪比他矮了小半個頭,沈一言走過來的時候,那居高臨下的樣子還有眼底深深的厭棄都讓她感到渾身顫抖。
  他說:「說吧,這次你想要多少錢?」
  檸溪臉上的表情微微僵住:「你……」
  「你苦心積慮的懷上這個孩子,不就是想要錢嗎?」
  沈一言眼底儘是嘲諷:「我現在就可以滿足你,我可以給你足夠的錢,打掉這個孩子,然後你永遠的消失在我的視線!」
  檸溪感覺心就像是被車子給攆過一樣,被壓的支離破碎。
跟着心同樣破碎的,還有她那份對着沈一言深情卻卑微的愛情。
  到了現在,他還覺得自己嫁給他是為了沈家的錢。
可她從嫁進沈家就從來沒有用過沈家的一分錢。
  「我不是為了錢。」
檸溪平靜的澄清,沒有解釋太多。
因為她知道,她再怎麼解釋沈一言也不會相信的。
  「你覺得我會相信?」
  果然,沈一言嘲諷的說道:「檸溪,你別再給我耍花招,這個孩子我不會要,同樣的,如果你現在就打掉這個孩子,再給夏沁輸血,我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
不然……」
  「不然怎樣?」
檸溪抬起頭,冷笑的看着沈一言。
  不知為何,看着檸溪眼底那倔強卻又心灰意冷的眼神,沈一言感覺胸口悶悶的,就好像被什麼堵住了一樣。
  他定下神,覺得肯定是太過於擔心夏沁了,便冷下臉來,聲音是那樣的殘忍:「不然,我就會讓你知道,比死更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這已經不是檸溪第一次聽到這句話了,果然,他的心裏從來都沒有她的位置,她就算做任何事,在他眼裡都會變成處心積慮。
  她就是一個心機深沉的女人。
  檸溪忽然覺得自己這麼多年的感情都給了狗,她那麼深深的愛着他,到頭來,得到的卻是要被逼着打掉孩子。
  「呵。」
到現在,檸溪已經看破了,她冷笑了一聲,然後一雙灼灼生輝的眸子就這麼豪不退縮的迎上了沈一言的目光:「既然這樣,那你就隨便怎麼做好了。
但是請你記住,你的夏沁可還在大出血,若是沒有我的血給她……」
  檸溪的話還沒有說完,給夏沁做手術的醫生就着急忙慌的跑了過來:「沈總,夏小姐出血太多了,若再不輸血,不僅小孩保不住,連大人都有生命危險!」
  「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夏沁平安無事!」
沈一言緊緊攥住了雙手,指甲都快陷入肉里去了,面色也同樣的焦急。
  檸溪從來沒有見過沈一言對她有這種表情過。
呵,也是,她算什麼,她不過是一個貪圖錢財的心機女罷了。
  他愛的,始終是夏沁,或者說,是那個救了他的女人。
  可實際上,救他的,是她檸溪。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沒有什麼用了,她也不想再說什麼。
  破碎了的心,再怎麼也補不回來。
再說,也根本沒有彌補的機會。
  「可是……沒有熊貓血,我也無計可施啊!」
醫生也是一臉的無奈。
  熊貓血,在場的只有檸溪擁有。
  下一刻,沈一言就將目光投向了她,語氣里是那一貫的命令:「現在,立刻給夏沁輸血!」
  將蔓延到全身的寒意壓下去,檸溪嘴角扯出一抹笑,盯着沈一言一字一句道:「想要熊貓血可以,但我有條件。」
  「檸溪!
你還有什麼資格跟我提條件?」
沈一言發狠的看着她,就像是一頭隨時會發動攻擊的獅子一般。
  若是之前,檸溪或許還會為他這樣對自己而傷心,但現在,心都已經碎成了渣子,還有什麼可痛的。
  「我有沒有資格,就看你對夏沁的關心程度!」
檸溪毫不畏懼的對上沈一言發狠的眼神,堅定道:「如果你答應我的條件,我就可以輸血,但你若是不答應…沈一言,我檸溪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得到一滴血!
我檸溪說到做到!」
  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檸溪也沒有想太多了,大不了破罐子破摔,一起同歸於盡罷了。
  或許,這樣的結局也很不錯,她可以徹底解脫。
  只不過,委屈了肚子里的孩子,還沒來得及見這個世界一面。
  面對這樣的檸溪,沈一言忽然覺得站在他面前的這個很陌生。
這種感覺讓他感到很煩躁。
  檸溪的性格他清楚,平時在他面前很是軟弱,但她骨子裡卻是有着一股倔強,這個倔強讓他不得不相信她這番話。
  四周安靜的可怕,醫生護士還有保鏢在沈一言狠厲的氣勢下,根本不敢開口說一個字。
  沒過多久,沈一言緊緊的盯着檸溪,給出了答案:「你想要提什麼條件?」
  聽到這句話,檸溪微微的鬆了一口氣,至少現在她有一條出路了。
  「我可以給夏沁輸血,但是,我要我的孩子安全。」
說這話的時候,檸溪將手輕輕的放在了小腹上,雖然肚子里的孩子還小,甚至都還沒有完全成型,但她卻能感覺到,那個小小的生命,正在她的肚子里慢慢的成長。
  
  第六章 救救我的孩子
  沈一言盯着檸溪手放的位置,眼神晦暗不明。
當他知道檸溪懷了他的孩子後,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打掉。
這個孩子的出現讓他感覺到極度的噁心。
  「沈總,夏小姐是真的耽誤不得了。」
這時候醫生沒忍住插了一句話。
  沈一言狠厲的眸子盯着檸溪,檸溪毫不畏懼的迎上他的目光。
  「好。」
片刻後,沈一言給出了決定:「這個孩子你可以留下,但你別忘了答應我的事!」
  「我知道。」
檸溪心下一喜,微微鬆了一口氣,這個孩子,她算是保住了。
  平復下情緒,檸溪轉身對旁邊的護士主動伸出了胳膊:「開始抽血吧。」
  得了沈一言的指令,護士醫生動作都很麻利。
  看着針管刺進自己的皮膚,一管管的血液被抽走,檸溪沒多久就覺得頭暈的厲害。
她身子本來就不是很好,再加上懷了孩子,更加的需要謹慎。
  可她也知道,這點血的救不了夏沁的命的,為了救夏沁,也為了肚子里的孩子,檸溪咬着牙,任憑護士將血抽走。
  抽完血,檸溪臉色已經慘白的嚇人,就連剛才還對着她翻白眼的護士都有些心疼。
  抽出來的血很快被醫生拿到了手術室,看着血液被送走,沈一言轉身走了出去。
  從頭到尾,一個眼神都沒有給檸溪。
  檸溪苦笑了一聲,不過她也沒有奢求沈一言會對她表現出那麼一丁點的關心。
  他的溫柔,關心,所有美好的一切,都給了夏沁。
  坐在凳子上恢復了一下,檸溪覺得頭不是那麼暈了之後便打算起身回家。
  可還沒等站起來,一陣的眩暈就猛烈的突襲了上來,檸溪眼前一黑,腳下趔趄就要摔倒。
  好在不放心一直觀察她的護士看到及時扶住了她:「你失血過多,還是在這裡好好休息一下吧,不要亂動。」
  檸溪沒逞強,點了點頭,面色間一片慘白,可儘管這樣,她還是開口問到:「我的孩子,不會出什麼事吧?」
  護士看她這情況,有些不放心:「這樣吧我讓醫生給你看看。」
  說完,護士轉身就走了出去,片刻後,醫生進來,做了一個檢查。
  「放心吧。」
醫生笑了笑,算了給了她一顆定心丸:「雖然你被抽走了太多的血,但是孩子好在還沒事。
不過身體很是虛弱,建議近段時間好好的休息,不要太勞心勞力。
過一陣子就可以穩定下來。」
  知道孩子沒事,檸溪才狠狠的松出了一口氣:「謝謝醫生。」
  檸溪沒在醫院待太久,覺得沒什麼問題後就回了家。
  從嫁進來後,這個家雖然也稱為家,但檸溪卻沒有在這裡感受到過一點的溫暖。
  房間開了暖氣,但檸溪卻依然覺得渾身遍布涼意。
加之今天抽血過多,身子提不上勁兒頭也有些暈,檸溪便回到房間打算好好的睡一覺。
  至於夏沁的情況,她現在也沒有精力去管了。
  這一睡就從下午睡到了晚上。
  半夜,檸溪在睡夢中忽然覺得小腹傳來一陣陣的絞痛,不到片刻檸溪就被疼醒了。
  自從得知自己懷孕後,檸溪就變得很是敏感,生怕出了一點事導致傷到了孩子。
  感受着小腹傳來的痛意,檸溪心底湧起一陣強烈的不安。
她一邊又一邊呢喃着沒事的,然後快速的起床,想要去喝些熱水。
  起身出門,可還沒等走到樓下,檸溪就忽然感覺到下身有什麼液體順着大腿根流了出來,同時那股鑽心疼痛如潮水般涌了上來。
  檸溪難受的悶哼了一聲,腳步虛浮沒站穩滑落在了地上。
  片刻不到的時間,檸溪低頭便看到從雙腿間漸漸流出來刺眼的,鮮紅的血……
  「孩子!
孩子!」
  檸溪心慌了,她連忙拿起手機,翻出那串熟的不能再熟的好嗎,撥了過去。
  此時的醫院裏,夏沁在有檸溪的熊貓血供應後,從生死邊緣撿回了一條命,但孩子卻是沒保住。
  此時夏沁躺在醫院的vip病房裡沉睡着,而沈一言則是一直守在一旁不增離開過半分。
  醫院的夜晚是寂靜的,但一陣不適宜的手機鈴聲卻是突兀的將這片寂靜打破了。
  好在鈴聲並沒有對病床上的夏沁造成任何影響,但沈一言還是狠皺了下眉頭,拿出手機在看到來電聯繫人之後,眉頭更是皺的深了。
  為了不打擾到夏沁休息,沈一言出門,來到走廊上,冰冷的聲音不帶絲毫的感情:「檸溪,你還想幹什麼?」
  聽到電話里冰冷無情的話,檸溪並沒有管那麼多,她咬着牙忍着疼,叫道:「沈一言,救……救救我的孩子……」
  因為疼痛,還有心底那急劇上升的怕失去孩子的恐懼,檸溪的聲音顫抖的不像話,但沈一言卻好像是沒聽到一般,吐出來的話卻是那樣的狠厲無情:「檸溪,你又想耍什麼花招。」
 在他眼底,檸溪就是個心機女,她當初接近他就不懷好意,在加上夏沁的孩子沒保住,沈一言就一直在氣頭上。
而這一切,他都將之加在了檸溪身上。
  自然的,聽到檸溪的聲音,沈一言就以為她又在耍什麼花樣。
  檸溪灘坐在冰涼的地板上,下身傳來的疼痛機會讓她說不出話來了:「沈一言,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他……」
  檸溪話還沒有說完,沈一言已經不耐煩了,他厲喝道:「檸溪我告訴你,我沒有親自將這個孩子打掉已經算我仁慈,你若是還想藉著這個孩子來耍什麼花招,別再妄想我會放過你!」
  說完這句話,沈一言便將電話掛斷了。
  電話另一頭,檸溪看着被掛斷的電話,心底的絕望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將她最後的一點希望徹底的湮滅掉了。
  「孩子……我的孩子……」
  檸溪死死的咬着牙,看着地上越積越多的鮮紅血液,心宛如刀絞。
  她絕對不能讓這個孩子出聲,絕對不允許。
  忍着疼,檸溪手撐在桌角上,一點點的站起來,然後艱難的打開房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