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前任他叔瘋批偏執,但寵我呀
前任他叔瘋批偏執,但寵我呀 連載中

前任他叔瘋批偏執,但寵我呀

來源:google 作者:笨到家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寒煜 現代言情 白梔

【雙潔雙強➕年齡差十歲➕蘇爽甜寵】帝京有位頂天的爺,江家七爺江寒煜權勢滔天,陰鬱暴戾,不喜女色,不近人情某一天,他身邊出現一個小姑娘,七爺走哪都帶着小丫頭嬌嬌軟軟,在他懷裡興風作浪,咬着他的耳垂,「叔,我要吃糖」江七爺摟着她的腰,旁若無人的低頭吻她的唇瓣:「寶寶,我比糖甜,你試試?」眾人恍然大悟,江七爺原來喜歡小白兔款後來,小白兔徒手奪刀爆錘恐怖分子,眾人驚呼,屁的小白兔,這丫頭明明比七爺還兇殘!你瞅瞅這一拳一個的野蠻勁,七爺到底是咋怎麼受得了的?七爺你倒是管管啊江七爺:「我夫人嬌軟柔弱,你們純屬污衊」白梔隨手把壯漢丟到江寒煜腳下:「叔,他把我手打疼了,揍他!」展開

《前任他叔瘋批偏執,但寵我呀》章節試讀:

吳秀梅和閆小柳趾高氣昂的重複:「給佳佳道歉。」

現在江明修不在,沒人給白梔撐腰,是報復她的最好時機。

「無聊。」白梔不想和她們瞎扯,她昨晚沒睡好,滿腦子都是江寒煜那句「我想娶你」。

她現在只想睡覺。

秦佳佳適當的仰頭,大眼睛霧蒙蒙一片,眸底浮現一層水霧,嘴唇微微抿着,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她什麼話都沒說,但吳秀梅和閆小柳的話非常具有指責性,大家多多少少看白梔的眼神也有些不對。

「都是同學,白梔,算了吧。」

「就是啊白姐,你快坐下,馬上班主任來了。」

幾個人說著就把白梔拉回位置上坐着。

白梔:「……」

她什麼都沒做呀,就離譜。

不過她也懶得掰扯,蓋上校服就開始睡覺。

幾個抓白梔回來的男生又開始嘀咕:「還這麼累?**戰鬥力可以啊,難怪白姐昨天沒來上課。」

「瞎說什麼呢!」白梔猛一下抬頭,長腿在男生椅子上一踢,「別叫我白姐,難聽死了。」

「好的白姐,你先說說**怎麼還沒來上課啊。」

「我哪知道。」白梔翻了個白眼,再次想到她把江明修他叔給睡了的糟心事。

「你是**女朋友,你肯定知道呀。」

白梔抿唇,「不是,分手了。」

正在黯然神傷的秦佳佳心頭一喜,吳秀梅尖酸道:「呦,終於被甩了,難怪脾氣不好呢。」

「不好意思,我甩的他。」白梔滿臉認真的開口。

「你甩的他?哈哈哈,這話你也敢說?」閆小柳笑彎了腰。

笑聲難聽,白梔隨手團了一個衛生紙球隨手一揚,精準的丟進她嘴巴里:「有什麼好笑的,你沒有甩過渣男?」

閆小柳不得不止住笑聲,表情特別難看。

其他同學有些驚訝, 敢說江明修是渣男!

白梔好勇!

江明修這樣家世的少爺,對感情不忠那叫多情,四處留情,那是風流,總之他做什麼都是對的,說一是二都有人點頭。

「你們要是不信就親自去問江明修,我現在要睡覺,不要再吵我!」白梔有些生氣,撂完話重新蓋上衣服睡覺。

同學們:哇,白姐睡眠不足,不會是因為**太那啥,她吃不消吧?

吳秀梅和閆小婷此刻也顧不上和白梔鬥嘴,開心的安慰還有些不開心的秦佳佳:「佳佳你不要不開心了,聽見了嗎,**和她分手了。」

秦佳佳眉間有些擔憂:「明修沒來上課,是不是心情不好?」

「那你打電話問問他唄,剛好安撫他一下。」吳秀梅笑嘻嘻的開口。

秦佳佳眼中閃過一絲嬌羞,拿起手機出門去給江明修打電話。

「真羨慕佳佳,脾氣好家教好,還會關心人,不像某些人,野蠻又粗俗。」

「喂,明修,你……怎麼沒來上課?」秦佳佳給江明修打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她趕緊關心道:「你是不是很難過?你在哪,要不要我去陪你?」

秦佳佳說了一大堆,最後江明修尖銳又囂張的聲音直接打斷她:「你誰?」

秦佳佳表情一變,尷尬的很。

江明修已經掛斷電話。

秦佳佳氣的手指發抖,都怪白梔,不然江明修怎麼可能不認識她!

站在原地緩神後,秦佳佳換上一副略顯羞澀又溢出絲絲縷笑意的的表情走進教室。

吳秀梅立馬嚷嚷:「怎麼樣,**怎麼說?」

「他……哎呀,他什麼也沒說。」秦佳佳扭捏一笑,讓人浮想聯翩。

吳秀梅揚眉吐氣的「哎呦」一聲:「還得是咱們佳佳啊!」

*

白梔睡到放學,伴着放學鈴聲神清氣爽的走出校門。

江寒煜一個閃現出現在她面前,白梔明顯一愣。

這人不會一天都沒有離開吧!

江寒煜眉梢向下,眼瞼沉着,黑眸溢出一絲極其小心翼翼的試探:「你還在生氣?」

「生什麼氣?」白梔茫然。

江寒煜緊張的脊背猛然一送,「沒生氣就好。」

校門口人來人往,江寒煜這張臉又實在矚目,白梔不想引起太多關注,只好率先開口:「江先生,你找我有事嗎?」

「之前有,現在沒了。」江寒煜實話實說。

「沒事我走了,我媽等我回家吃飯。」白梔毫不留情的轉身要走。

今晚她爸媽要回帝京,她着急回去。

「我跟你一起回去見爸媽。」江寒煜攔腰把白梔抱起來,轉頭塞進車裡,冷冰冰的下令:「先開車。」

「好嘞!」許雷神采奕奕的掌控方向盤,視線卻一直往後視鏡上瞟。

這個嬌嬌軟軟的小姑娘是誰呀,哦對,是他昨天查的白梔小姐。

是那個讓江七爺發獃三個小時的小姑娘!

看這情況,十有.八.九是小夫人呀~

不過白梔小姐似乎是江明修小少爺的女朋友……

哎呀不重要,跟着先生輩分還高一截,他家先生比江明修帥比江明修有錢有權,比江明修大,各方面都大,絕對完勝江明修!

「江寒煜你幹什麼,要帶我去哪?」

「去你家。」江寒煜重複:「見爸媽。」

江寒煜抱緊她,聲音很低,但很堅定:「我要娶你。」

白梔心累,她不過是想跳個窗,怎麼就被前任他叔給纏上了?

白梔覺得和江寒煜討論她不想嫁這件事肯定沒有結果,索性另闢蹊徑,順着他往下說:「見我爸媽你就空手去?」

江寒煜意外小丫頭居然沒有反駁和拒絕,那是不是就說明她同意了?

他興奮的低頭去吻白梔的唇瓣,騰出一秒吩咐許雷:「去給岳父岳母買禮物!」

突然被吻的白梔完全懵逼,事情為什麼會發展成現在這樣?

說話就說話,你親什麼!

這麼一親,白梔就想起來前天某些不可描述的細節,當下連推開江寒煜都忘了。

吻閉,江寒煜抱着白梔,「謝謝你這次沒有拋棄我。」

白梔心累:「江七爺,你開心就好。」

她現在在思考是不是要休學跟爸媽回帝京,這個江七爺不僅瘋批,腦迴路還不一樣,她真惹不起。

來到商場,白梔不到三分鐘就把江寒煜甩開,等她哼着小曲回到家的時候,江寒煜正端坐在她家客廳。

白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