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七絕神劍
七絕神劍 連載中

七絕神劍

來源:google 作者:寧勿缺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寧勿缺 武俠修真 瓶兒

春秋吳越爭霸,賢臣文種忠而被誅,絕世奇冤,終釀成千年後武林驚世之爭范蠡設下一局國破山河在,以悼亡友,卻為武林留下了千古奇謎寧勿缺一介文弱,卻以滿腹經綸,贏得絕世武學與奇物血蟬幾番山窮水盡,幾番柳暗花明,終洞悉驚天陰謀,在功盡人廢之時,憑其天賦奇稟,臨陣悟出至高武學,力挽狂瀾此書在手,自可笑看風起雲湧,風花雪月,在寧靜中天馬行空,逍遙蒼穹展開

《七絕神劍》章節試讀:

「無雙書生」大笑不止。半晌方止住笑容道:「就憑一味蛇頭王,一味龍鬚草,一味芙蓉花?真是痴人說夢!」
少年正色道:「眼見為實,何況我們是要賭一賭,既然是賭,自然是有輸有贏,有勝有負,等到你勝了之後,再嘲笑我的無知愚昧也不遲!」
「無雙書生」聽他說得義正辭嚴,不由暗叫一聲好,心道:「這小娃娃倒頗像我當年少年時的爭強好勝。」
當下,他便道:「你且說說如何個賭法。」
少年道:「很簡單,只要有一個二寸長半寸深的刀劍傷,我便以我簍中之葯去醫治,以一刻鐘為限,一刻鐘過後,如果傷口已經痊癒,便是我勝了,如果沒有痊癒,就算是你贏了。」
「無雙書生」爽快地道:「便依你所說的,你再說一說輸了又如何,贏了又如何?」
少年道:「如果我輸了,你可吩咐我做任何事,但如果你輸了……」他沉思了片刻,突然指着「無雙書生」手中的千年血蟬道:「你輸了便將這隻小蟲送給我吧?」
「無雙書生」不由向後退了一大步,似乎現在便要把千年血蟬給少年似的,他說話也有些磕巴了:「你……你為何要……要我這隻……這隻蟲子?」
少年道:「我看你身上也沒有什麼我用得着的東西,而這隻蟲子長得十分好看,拿着玩玩倒挺不錯,玩膩了,我家中還養了一隻八哥,這隻蟲子個頭還不小,也可讓它美餐一頓。」
「無雙書生」臉色都變了,道:「你要……你要拿它喂八哥?」
少年笑道:「當然,這得在我勝了之後,怎麼?你也知道自己是必輸無疑了?」
「無雙書生」一怔,方明白自己的失態,暗叫一聲:「慚愧。」心道:「這少年小小年紀,卻如此從容,竟說若是輸了可以任我擺布,而我自己反倒先亂了陣腳!」
他心中對這位少年不由又添了一些好感,便道:「我怎會輸呢?只是沒想到你會要這隻蟲子有些驚訝罷了。不過你下的賭注可以改一改,若是我讓你去死,你該怎麼辦?」
少年道:「若我輸了,當然依言而行,可是我精通醫理,又怎麼會輸呢?」
「無雙書生」心中暗嘆:「真倔,真狂,比我當年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下便道:「我建議改一下賭注,如果你輸了,你便叫我三聲師祖,我教你幾手認葯的方法。」
他說是叫「師祖」,而沒說師父,自然是怕被江湖人知道自己有一個不會武功的徒弟,而折了他的名聲。何況他此時並不想真的收對方為徒,只是見他性子剛烈再加面目俊朗,心中有些好感而已。
少年想了想,點頭應允,但又補充道:「如何叫做傷愈總得有個標準,就以傷口無血裂、無結痂、無凹陷之跡象,便算是痊癒了,如何?」
「無雙書生」道:「便依你所說。」
少年伸出了一個小手指,「無雙書生」先是一愣,接着便明白過來,忙伸出自己的手指,與少年勾在一起。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變!——」
一老一少,都說得那麼鄭重其事。
少年突然皺起了眉頭,道:「這傷口劃在哪兒?」想了想,道:「就劃我身上吧,我年輕些,你的劍借我一用。」
「無雙書生」大笑道:「哪有人把刀劍往自己身上劃的?你等上片刻,我去去就回。」
言罷,也未見他如何作勢,身子已突然憑空飛起,如一抹淡煙般飛了出去,轉身消失於樹叢中!
少年眼中有了驚訝、興奮之色,他狡黠地笑了。
只過了一會兒,便見不遠處有一個人影衝天而起,凌空斗折,已向這邊飄射過來,身勢快得驚人。
「無雙書生」落地時,手中竟然多了一隻活蹦亂跳的灰兔。
少年驚訝地道:「前輩是用手抓住它的么?」
「無雙書生」道:「不用手難道還用腳不成?」
少年佩服地嘆道:「你真行,我就做不到。」
「無雙書生」不由暗道:「如果連你也有這本事,那麼我這一大把年紀不是白活了?」
口中卻道:「現在我們可以把傷口劃在這隻兔子身上了。」頓了一頓,又道:「不過可別十天半個月也好不了,那麼它就慘了!」
少年道:「很快便可見分曉的。」
「無雙書生」拔出了他的劍,倒提着那隻灰兔,劍鋒一揚,兔子的腿上便多了一道傷口,殷紅的血便流出了,兔子負痛掙扎着。
少年接過那隻兔子,看了看,道:「好準的手法,剛好二寸長、半寸深!」
雖然他是讚揚「無雙書生」,可「無雙書生」聽起來還是不太順耳,覺得這少年太老氣橫秋,說話總是一副大人的腔調。
只見少年從葯簍子里將蛇頭王的莖、龍鬚草的葉、芙蓉花的花瓣各取出少許,揉捏成一團,然後放入口中,用力地嚼動。
少頃,他從口中取出已被嚼成一團的草藥,照準兔子腿上的傷口便敷將下去。
兔子身子一顫,然後便安靜了。
「無雙書生」笑道:「我還道你會有不少繁瑣的過程呢,沒想到你倒乾脆利落得很。」
少年沒有說話,只是用手輕輕地撫摸着兔子的背。
片刻,「無雙書生」又忍不住開口道:「今天即使是你輸了也是你的造化,能得到我的指點,許多人做夢都想不到呢!」
少年仍然沒有說話,只是淡淡一笑,笑得極為自信。
「無雙書生」只好又沉默了。一老一少便這樣靜靜地坐在山樑上,慢慢地等待。
過了一陣子,少年突然開口道:「一刻鐘差不多到了吧?」
「無雙書生」道:「當然差不多了,不過你可以再等上一陣子,反正我不急。」他的言下之意是說反正你總是要輸的,就讓你多等上一陣子,輸個心服口服。
少年道:「不必了,現在便可見分曉了。」他低下頭去,小心地揭去那團藥草,看了看,臉上有了滿意的笑容。
「無雙書生」見了他的神情,心中不由一陣嘀咕,不明白為何少年到了這時還如此沉得住氣。
「無雙書生」倒有些緊張了,暗想:「他該不會耍了什麼小手腳吧?」可一想少年的一切動作都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做的,連兔子也是自己抓來的,他哪有機會做手腳?
少年將灰兔向「無雙書生」遞來,道:「請前輩過目。」
他說得頗為客氣,可他越客氣,「無雙書生」心中就越沒底。
他不明白自己怎麼連這樣的賭注也會在心裏沒底,大概是被少年的自信與胸有成竹所打動了吧。
「無雙書生」接過那隻兔子,笑道:「讓我看一看奇蹟吧。」語氣是輕描淡寫的。
倏地,他的笑容無影無蹤了,嘴張在那兒,一時已合不攏。
少年臉帶微笑望着他。
「無雙書生」終於回過神來,他有些發懵地道:「不可能,這不可能!」
那道二寸長、半寸深的傷口已在如此短的時間裏竟然全部癒合!如果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傷在何處。「無雙書生」又用手去摸了摸那一條淡淡的紅印,無論如何,他也無法相信這就是剛才那一道殷紅的傷口!
無血裂、無結痂、無凹陷!
「無雙書生」顯然是敗了,敗得如此不可思議,敗在了芙蓉花、蛇頭王、龍鬚草這樣三味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藥材之下,敗在一個年僅十三四歲的少年手中。
少年道:「前輩,勝負如何?」
沉默了好一陣子,「無雙書生」才從口中擠出幾個字來:「你——勝——了!」
少年哈哈一笑,將葯簍收拾好,往肩上一背,又從「無雙書生」手中接過灰兔,輕輕地把它放在地上,一鬆手,兔子便如離弦之箭而逃。
然後,少年對「無雙書生」道:「既然我勝了,那麼我便不用稱你師祖了,前輩,告辭!」
「無雙書生」一驚,叫道:「小娃娃,你為何不向我要這隻……這隻蟲子?」
少年道:「我知道你很珍惜它,而我根本不會武功,更無法與前輩相比,而且這深山老林中,只有你我兩個人……」
「無雙書生」大叫一聲:「住口!」他陰着臉道:「你的意思是斷定我一定會言而無信、出爾反爾、仗勢欺人,對不對?」
少年道:「我不敢如此說。」不敢說,就是說本來是想說的。
「無雙書生」臉色更為難看了,他看了看手中的千年血蟬,又看了看少年,似乎在極度的矛盾中徘徊。
少年靜靜地望着他,眼神一片清明。
「無雙書生」的鬍子已開始顫抖,終於他一咬牙,緩緩地道:「給——你!」
他說得那麼慢,似乎擔心一不小心說到一半時突然會說錯了字一般,因為慢,因為神情凝重,才使這二個字顯得格外的沉重!
他將手中的千年血蟬遞了過去。
其實,「無雙書生」本來的確打算想個辦法把這事賴過去,如果少年伸手向他要千年血蟬的話。可沒想到這少年竟然不向他要千年血蟬,似乎早已看出了他「無雙書生」是個言而無信之人。「無雙書生」又怎能被一個小小年紀的娃娃如此輕視?所以,他反而一橫心,把千年血蟬交給了少年。
當然,他的內心是極為不舍的。
在少年伸手接過千年血蟬的時候,「無雙書生」心中一動,突然明白過來:少年用的是激將之法。可話已說出口了,千年血蟬也已到了少年的手中,難道他能強行奪回來不成?「無雙書生」雖然言行乖張怪僻,卻還從來沒有做過有違江湖道義的事。
「無雙書生」只好在心中暗暗祈禱,希望千年血蟬能夠找個機會從少年手中溜回到自己身上,那時少年也無話可說了。否則,少年如把千年血蟬拿去餵了八哥,那「無雙書生」不發瘋才怪呢!
可那少年在接過千年血蟬後,突然做了一個奇怪的動作,將自己的右手中指伸入口中,用力一咬,竟咬出一點殷紅的鮮血,然後,他的左臂兩隻手指在千年血蟬腹部一捏,千年血蟬便張開了嘴,少年將右手的一滴血湊上灌之進去,那滴血立即被千年血蟬吞下了。
「無雙書生」驚訝地看着少年的這一連串動作,頓時變得目瞪口呆。
便見千年血蟬的尾部突然流出一股碧綠如玉的液體,少年竟將自己的嘴伸將過去,那滴碧綠的液體立即消失在少年的口中,少年這才放開自己的左手。
但見千年血蟬一振翅,已飛在了少年肩上,在上面左蹦右跳,似乎頗為興奮。
「無雙書生」見千年血蟬在掙脫束縛之後,竟不是飛向自己,而是落在少年的肩頭,不由得驚住了。
終於,他明白過來,這位少年不但熟知這隻千年血蟬是絕世神物,而且他懂得比自己似乎還要多,否則,少年怎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讓這隻千年血蟬歸順他?
而且,少年的一連串古怪的動作也足以說明此少年絕對不簡單!
「無雙書生」失聲道:「你……你認得它?」
少年笑道:「如此神物如果見了面還不認識,那豈不是天大的遺憾?」
頓了一頓,他接着道:「前輩能得到這隻千年血蟬,說明前輩修為已是不凡,只是前輩對此千年血蟬還有不知之處。」
「無雙書生」自恃眷養了這隻千年血蟬已二十五年,認為天下不可能再有第二個人能如他這樣了解血蟬了,哪知現在竟然有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說他尚有不知之處!當下便忘了失蟬之痛,驚詫地道:「是么?願聞其詳!」
少年道:「千年血蟬在世間已存活了千年,自然是遍嘗千血萬味,但有一樣東西,它一定是未嘗試過的。」
「無雙書生」有些明白過來了,他道:「人血?」
少年道:「不錯,千年血蟬雖然已是極富靈氣,尋常鳥獸根本傷它不着,但人為百靈之長,即使千年血蟬也沒有機會從人的身上取得血液。所以,它的體內始終沒有這一種極為重要的精氣!而一旦連人的血液中的精氣也為它所擁有的話,那千年血蟬就變得更為神奇非凡!」
說到這兒,他抓住千年血蟬,置於地上,突然一腳踩了上去!
「無雙書生」覺得自己的呼吸已在剎那間停頓了!腦中「嗡」地一震,本想一掌把這個可惡的小子打飛,但不知為何居然是動彈不得!
巨大的震驚和憤怒已讓他的靈魂與他的肉體在剎那間脫節了!他實在不明白這少年既然知道這千年血蟬是一種神物,為何還要害死它!
等他反應過來,卻見少年指着地上的千年血蟬道:「前輩請看!」
「無雙書生」哪忍心去看?想到千年血蟬一定已是碎作一團了,他不由一陣陣地心痛,恨不得把少年也一把扔到地上,再將他踩碎!
可見少年心平氣和的神情,「無雙書生」又覺得也許事實並不像他想像的那樣。
「無雙書生」終於狠狠心,向地上看去,這麼一看,他呆住了,一個勁地用力地揉着自己的眼睛。
地上的千年血蟬居然完好無損,仍在地上歡快地打着轉。
「無雙書生」指着地上的千年血蟬結結巴巴地道:「它……它……它……」
少年一笑,道:「它的身體已經發生了質變,即使把它壓得再扁,它仍是可以完好如初!」他看了「無雙書生」一眼,接着道:「要不要再試一遍?」
「無雙書生」忙不迭地道:「不用不用,我信了。」雖然此時千年血蟬已是屬於少年的了,可他仍是牽掛着這隻伴隨了他二十五年的千年血蟬。
少年忽然道:「前輩,你可知道你為什麼會輸給我嗎?」
「無雙書生」有些尷尬地搖了搖頭。
少年得意地道:「前輩說的不錯,蛇頭王、龍鬚草、芙蓉花三種藥草的確是平凡之極,蛇頭王性苦溫,龍鬚草性甘涼,芙蓉花性辛平,三者幾乎是風馬牛不相及,所主治的病症也各不相同。」
「無雙書生」聽他如此一說,就更為驚訝了。這些「無雙書生」全知道,也正因為如此,他才不明白為何三種藥物一合,便可以達到匪夷所思的療效!
一刻鐘之內使一道傷口愈復如初,這簡直是奇蹟!
少年道:「但是前輩忽視了一件事,那就是我所用的葯全是剛採摘來的,與晒乾、切碎之後的藥效又是略有區別,而且,我是和着唾液,嚼碎了的……」
「無雙書生」失聲道:「莫非唾液在這裡邊也起了作用?」
少年點頭道:「不錯!但如果換成前輩來做這件事,卻是又無達到這個效果的!」
「無雙書生」不悅地道:「為什麼?」
少年道:「前輩別介意,這與醫術無關。至於原因么,就是因為我是一個少年,而你是一個成年人!」
「無雙書生」迷惑地道:「少年?成年人?」突然他笑了起來:「不錯不錯,我做這件事也許的確達不到此種效果!」因為他想到了少年乃純真之人,他的唾液與自己已經歷過魚水之歡的老頭自然是不同的。這一點,不少醫者都明白,只是「無雙書生」一時沒想到而已。
「無雙書生」道:「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已有如此修為,也是不容易了!」說完,他又嘆了一口氣,他是在心疼自己的千年血蟬。
少年道:「不過我還是不敢稱什麼無雙!」
「無雙書生」臉色不由一變,心中道:「好小子,佔了便宜還敢賣乖!你這不是在罵我嗎?」
當下,便有些慍怒地道:「小娃兒,老夫僥倖讓你贏了一次,便口出狂言了,你是說我在欺世盜名嗎?」
少年道:「不敢!不過我覺得天下之大,有誰能咬定自己在某一方面就一定是天下第一呢?前輩所說的無雙,除了葯無雙之外,還有什麼是無雙的?」
「無雙書生」道:「劍無雙、棋無雙、畫無雙、琴無雙、人無雙、書無雙。」
少年道:「人無雙是什麼意思?」
「無雙書生」道:「就是沒有女人的意思。」
少年忍不住笑了,笑罷方道:「我不會用劍,便與你再比一局棋,讓你明白,『無雙』不是那麼好稱的!」
「無雙書生」氣極反笑:「你與我比棋?」
少年點點頭道:「正是如此,一局定勝負!不過我需趕回家去,不能陪前輩廝殺太久。所以便布下一局殘局,只要前輩在十五天之內能破了這局殘局,便算我輸!」
「無雙書生」失聲道:「十五天?破一局殘棋居然要我用十五天?你知不知道我當年殺得棋瘋子片甲不留只用了多少時間?」
少年道:「不知道。不但不知道你贏棋瘋子用了多少時間,甚至連棋瘋子是誰我也不知道!」
「無雙書生」呆了一呆,半晌方道:「你連棋瘋子都不知道,居然也敢要與我下棋?棋瘋子,棋瘋人不瘋,人瘋棋不瘋,棋路變幻詭異,不可以常理論之,生後而死,死而後生……當年,南七省北六省,多少成名高手在他手下一敗塗地,而我與他苦殺一日一夜,最後逼得他推棋而物收,一時轟動天下。」
少年道:「我相信你所說的全是真話,可這又能說明什麼呢?棋瘋子敗給你了,可我並不是棋瘋子!」
少年說得慷慨激昂,雖然年少,卻仍具一種浩然大氣!
「無雙書生」看着這位少年,竟沉思了良久,他的神色間開始有了一種奇怪的表情。
「無雙書生」大聲道:「好!初生牛犢不怕虎,我便與你賭上一場!如果我輸了,便任你在我這兒選上一物,如果你輸了,就讓你連升一級,拜我為師!」
少年道:「如果你能贏我,說明你的本事比我大,我拜你為師有何不可?我答應這個條件,不過,你贏的機會很小。」
「無雙書生」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聽錯了,在他的記憶中,已有幾十年沒人敢當面對他說這一類的話了,他覺得有些刺耳,卻又覺得有意思。
不過,自從已輸了一次給這位少年之後,他就不再如以前那樣認為少年是極端的狂妄無知了。
這位少年的確不簡單。也許,用「不簡單」來說他也已不太合適了,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少年!「無雙書生」暗暗告誡自己要保持冷靜與清醒,不能再一次陰溝裡翻船。
少年道:「好在這一局殘棋剩子不多,我們可以在地上畫上一局,用石子代替一下,我想前輩應該能記清各個石子所代表的棋子吧?如果不行,我便刻上符號。」
「無雙書生」今天算是窩囊到家了,倒好像是這位少年處處讓着他一些。
「無雙書生」心中氣極,一言不發,在懷中一摸,手中已多了一副棋!棋盤只有巴掌大小,奇怪的是綠豆大的棋子附於其上,竟不掉下來。
少年一看,便道:「好一副棋!棋盤是西域的烏石打磨而成,而棋子由象牙製成,尤為難得的是在象牙中嵌進了細細的鐵絲,鐵絲外表鍍以金漆,如此一來,既保證了外觀的大方風雅,又使棋子因為有鐵絲在裡邊,從而能夠吸附於烏石之上。難得的是,烏石材質極脆,用力略有不均,便會破碎,而前輩這副棋盤如此之薄,更是不易打磨了!」
他把「無雙書生」的棋盤棋子讚美了一番,實際上卻在暗中露了一手,表現了他的見多識廣。
「無雙書生」雖然對他這麼大的口氣心中不滿,可也的確佩服他小小年紀已具有如此淵博的知識,其他的還好說,這烏石卻是西域特產的一種石材,這種石材極為古怪,能夠憑空將鐵制之物吸住。
在盛產烏石的地區,不知有多少不知情的外地高手常常因為身上有太多鐵制之物,在經過這種烏石密集地方時,突然被烏石之神奇力量吸住,寸步難行,最後不得不把身上馬匹上行李中的鐵物全部卸去,才得以脫身。
此去西域何止千里!沒想到這少年也能一眼看出棋盤的材料!
當下,「無雙書生」不由的更提聚了些心神,要認真應付少年。
少年接過這副精巧玲瓏的棋盤棋子,端詳片刻後,開始用上邊的棋子布局,每布上一子,思索片刻,等布到一半之時,以後的棋子便極為順手地到位了。
布完棋局之後,少年將棋盤遞給「無雙書生」道:「前輩,這便是我布下的棋局,只要你能在十五天之內解開,便去南陵西南側的龍堆庄找我,我自會拜前輩為師;若是前輩解不開,那麼到時我也會向前輩索要一物,前輩看如此規矩是否公平?」
「無雙書生」道:「公平之極!」當然公平,甚至可以說是有利於「無雙書生」的,因為少年留給他的時間有十五天。
在這十五天內,他可以自己思索,可以與別人探討,可以查閱古書……
所以,「無雙書生」實在沒有理由說不公平。
只是,他覺得以自己的身分與這一個毛頭小孩做如此鄭重的賭注,實在有失面子,可事到如今,他也不好再後悔說不賭了。
他從少年手中接過了棋局,開始細細看了起來。
少年道:「前輩,莫忘了十五日之約。」
「無雙書生」道:「小娃娃,到了龍堆庄便能找到你嗎?」
少年道:「你只要說找寧家的寧勿缺,便可以找到。」言罷,便順着山樑往下走去。
「無雙書生」暗道:「寧勿缺?好怪的名字!」
他靜下心來,慢慢思索,突然他對着已走出了一段路程的少年叫道:「小娃娃,且莫急着走!如此殘局,我現在便可以破了它,哪需要什麼十五日之約!」
寧勿缺回過頭來,道:「真的么?」
「無雙書生」道:「我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難道還能哄你不成?你回來,我殺給你看!哈哈,這種不入流的殘局放在牆角上,讓那些老頭練練倒還差不多!」
少年不緊不慢地道:「不用回走,我便站在這兒與你下。」
「無雙書生」道:「下盲棋?」
少年道:「正是,前輩不必自認佔了我的便宜,因為你是初次見過這種局棋,而我卻是已爛熟於胸了,前輩請吧。」一副成竹在胸的語氣。
「無雙書生」道:「好,老夫便先走一步,紅子先使個順水炮。」
少年沉着應道:「我躍馬河口。」
「無雙書生」見他招式不出自己所料,不由哈哈一笑,道:「我單車直**的腹心,卡住你的象腰!」
「我挺進中卒!」
「無雙書生」吃了一驚,大叫道:「小子,這個時候,你還挺進中卒?你的中炮還要不要?」
少年緩緩地道:「不要了!」
「無雙書生」一愣,道:「沒了這威力不凡的中炮,你還有什麼可以支撐局面的?」
少年道:「我說不要就不要!」
「無雙書生」聽他說得斬釘截鐵,不由暗暗納悶,忙低下頭來,再細細看了看局面。
這麼一看,他臉色大變,因為他發現如果少年的黑子少了中炮之後,局面已是大變!
少年的黑子從此便少了累贅,一活百活。
「無雙書生」知道自己大意了。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這局棋,終於發現這的確是一局玄奧無比的殘局。
他的思維開始漸漸地陷入這一殘局之中了,似乎聽到了戰馬的悲嘶聲,戰炮的轟轟聲,旌旗飛揚,金戈鐵馬!
恍惚間,「無雙書生」似乎聽到了少年寧勿缺的話語:「我吃了你的順水炮,再以雙馬直撲帥府,你的士左支右絀,挖肉補瘡,卻仍是無濟於事了……」
「無雙書生」喃喃自語道:「挖肉補瘡,無濟於事……」
少年寧勿缺又道:「如果按此路走,二十步之內,你的老帥就會被我逼上城頭,死於望寧台了……」
他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遠,顯然是邊走邊說的。
「無雙書生」卻渾如未覺,他的思路已完全被這一局棋所佔有了,只是他隱隱約約記得少年寧勿缺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是:「這一局殘局名為『國破山河在』。」
「無雙書生」的額角不知不覺中見汗了,他輕輕地重複着:「國破山河在……國破山河在……」
良久,良久。
當「無雙書生」突然回過神來時,已是殘陽如血了。
「無雙書生」竟在這一局棋上沉思了三個時辰。
少年寧勿缺早已不知所蹤。
聽「無雙書生」說完之後,好好和尚與苦道人都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好好和尚道:「酸老鬼,沒想到你也會栽到一個少年手中!十五日之約,有沒有到期?」
「無雙書生」道:「便是明日!」
苦道人冷冷地道:「我就不信一個黃毛小子能有那麼大的能耐!也許你一時走進了暈路上也未可知!」
「無雙書生」慍怒道:「就算我走進了暈路,也不可能在這十五天之中皆是暈招吧?這十五天內,我食無味睡不香,腦中所布過的棋局何止千盤?可卻無一招能破了這個殘局!」
好好和尚奇怪地道:「國破山河在?……你能將棋擺上讓我們看一看么?」
「無雙書生」無精打采地道:「看了也是白看,你們二人什麼時候贏過我?」
苦道人冷聲道:「這麼說來你讓我們兩人來你的『嘆息穀』,真的就是讓我們來聽你嘆息么?」
「無雙書生」嘆了一氣道:「當然不是,我是要讓你們替我拿個主意,要是你們也想不出來有什麼好招式,那麼便替我看看是當和尚好還是當道士好。」
頓了一頓,他又沮喪地道:「我這麼大一把鬍子的人了,如果在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子手上連栽二個跟斗,那我還不如出家算了。」
好好和尚道:「好,好,以後我們三人都是出家人了,也免得有個你高我低的。」
苦道人道:「酸老鬼,你不把棋局擺給我們看,又怎知我們破不了呢?常言道:三個臭和尚,抵上一個諸葛亮……」
好好和尚道:「好,好,把臭皮匠說成臭和尚了!你什麼時候也不會忘了把我給捎上。」
「無雙書生」抹了一把臉,就將手探進懷裡,掏出他一向視為珍寶的棋盤來。
棋盤上的棋子已是布好了的,看得出「無雙書生」果真是窮思竭慮不曾停歇了。
「無雙書生」把棋盤往桌上一放,道:「你們慢慢看吧,諒你們也是瞪眼乾着急!」
好好和尚與苦道人的頭便往一起偏了。
剛看了幾眼,好好和尚便「嘿嘿」地笑了一聲,有些不以為然的樣子。
但很快便再也聽不到他的聲音了,只見他一個勁地用手揣摸着自己的光頭,口中「嘖嘖」有聲。
終於,好好和尚抬起頭來了,大圓鼻子上竟已出現了汗珠,他道:「阿彌陀佛,不能再看下去了,若再看下去,我就要進入魔境啦,佛祖不會饒恕我的!」
少頃,苦道人也抬起頭來,他的那對倒喪眉這時更是糾成一團了,一副深深沉思的樣子。
「無雙書生」道:「二位高見?」
好好和尚一個勁地搖頭:「奇哉怪也,奇哉怪也!」
「無雙書生」嘆道:「看來今天的肉你們又白吃了。」
好好和尚叫道:「好啊,幾塊爛肉便要讓我為你賣命!如果能破這局棋,我豈不是要成了『棋無雙』?」
三人爭爭吵吵,不知不覺中又一頭扎進了這一局殘棋之中。
看這黑子,只有寥寥數子,其中以兵卒為多,後方老將孤獨地獃著,只有一 ”士 ”相伴,好像是陪着帝王聊天的貼身侍衛。
紅方卻氣勢洶洶,兵臨城下,紅兵的帥營里兵員尚多,老帥似乎在等着前方將士得勝歸朝。又似乎隱隱有人已在伺候酒宴,點起尺把長的紅燭,也有人在悄悄地調整着管弦,只等有人來帥營跪傳捷報,只等鼓樂齊鳴!
但黑棋卻總是隱隱有一股不屈的力量隱於其中,無論倒下了多少人,都將有更多的豪氣被激起。
然後,紅方的棋便會被黑方的無畏卒兵所困住,黑子雖然成片成片地死亡,但與此同時,它卻已控制了越來越多的地盤。
好好和尚又一次從棋盤中探出頭來,輕輕地道:「好苦的棋子!」
三個人的心都因為這一句話而變得沉甸甸了。
的確是一局很悲壯的棋,黑方總是以鮮血換來了艱難的勝利。
「無雙書生」喃喃地道:「國破山河在……國破山河在!」
苦道人道:「恐怕我們真的是破不了這一局棋了。如此一來,酸老鬼明日去赴約,豈不是必敗無疑?如果敗了,損了名聲事小,就怕這個寧勿缺提出刁鑽古怪的要求。」
「無雙書生」喟然道:「如果真的輸給了他,那麼我自然得遵循諾言,莫非要我戚無雙還對一個小娃娃耍賴不成?不過我真不明白為何一個如此年少之人,竟然會有如此驚人的醫術棋技!我這一輩子看過多少名局,會過多少高手,還從來沒有碰過如此束手無策的情況!」
好好和尚道:「也許你可以不去赴約,只要不赴約,那麼這輸與贏便無所謂了,從而也就可以不用答應他什麼條件了。」
「無雙書生」不屑地道:「如果我與他一戰,也許還有一些取勝的機會,如果我不赴約便等於說已是輸了,而且輸得一塌糊塗,那樣若傳到江湖人耳中,才真的是丟人現眼!」
他端起酒杯,慢慢地啜了一口,然後放下杯,緩緩地道:「離明天還有一個晚上,但願這一個夜晚能有奇蹟出現!」
△△△ △△△ △△△
南陵是一個多山的郡縣,但西南方向倒是頗為平緩。
龍堆是一個頗大的莊子,每逢初一、十五,四面的山農便會趕至龍堆趕集會。或是將山貨之類的東西換些銀兩,或是為家中添些必要的物品,所以龍堆人的商賈之風頗濃。而莊子上買賣做得最好的便是寧家。
龍堆庄大多數人都姓曹,「寧」是小姓,只有一戶人家,但寧家在龍堆庄卻從來不會低聲下氣,因為他們的「財」大,「氣」自然也粗了些。
寧老爺子是龍堆庄惟一一個可算得上是真正老爺子的人,莊上的人說他的家產已不在傳說中的大富豪楊林嘯之下。
楊林嘯是龍堆乃至整個南陵中流傳極廣的傳奇人物,關於他如何如何富有的故事,在南陵人口中的傳說很多很多。
寧家當然不會僅僅靠做莊上的小買賣掙錢,如果那樣的話,就算每個月兩次集會上的銀兩全讓寧家掙,也掙不了這份家產!寧家在外頭還做着大生意,只不過對於外面的事,龍堆的人總是懂得極少,所以他們也不明白為什麼在外面做買賣可以掙來如此大的家產。
他們只知道有時連縣太爺也會由幾個人抬着大轎,吱呀吱呀地來到寧家。
寧老爺子有三個兒子,大兒子、二兒子都已繼承父業,而且買賣也是做得有聲有色,已可獨當一面。惟有三兒子寧有語卻生性不喜商賈,倒有一股書卷氣。整天吟吟詩,作作畫,生活過得很自在。
寧家有諾大的一份家業,少了一個三兒子出力,家中仍是一樣的興旺,所以寧老爺子也沒有逼着他的三兒子一定要與他兩個哥哥那樣。不過在潛意識中,寧老爺子對這個與自己「道不同」的兒子還是略略有些反感,他不明白那麼厚厚的書又不能當飯吃,為何就有人痴迷於它?
之後,他的三兒子也有了兒子,也就是說寧老爺又添了孫子,這個孫子便是寧勿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