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空間,嬌甜知青撩寵糙漢哥哥
七零空間,嬌甜知青撩寵糙漢哥哥 連載中

七零空間,嬌甜知青撩寵糙漢哥哥

來源:google 作者:狗爪半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芯恬 現代言情 陸灝

{重生+空間物資+嬌甜知青+悶騷糙漢}沈芯恬上輩子活的如提線木偶,守寡的婚姻不過是重重算計,被陸灝所救,被男人疼寵成了真正的小公主,可時光卻是短暫……開啟重生,退親、與後母鬥法,攜百億物資下鄉去找陸灝,誓必要給他頓頓飽餐還有濃濃的愛前世冷麵羅剎般的大男人年輕時候居然是個糙漢沈芯恬表示,撩!撩到手就是自己的私有財產照片中的人兒出落得越加嬌美,更是出現在了自己面前,陸灝就是再自卑也不想放手所以……她這是在撩自己?心中被好可愛,好可愛刷滿,陸灝反手接過了主動權婚後…沈芯恬揉着小腰後悔了,前世的男人同樣孟浪,可畢竟上了年紀也更穩重現在!身強體壯的糙漢加上氣血方剛的年紀,還是個大悶騷!遭不住了~「媳婦兒乖,咱們繼續生二胎」「現在是白天!!」門一關,簾一拉「寶寶,天黑了」展開

《七零空間,嬌甜知青撩寵糙漢哥哥》章節試讀:

「7個月的胎兒,這次幸虧送來的及時保住了,不過見了紅,一直到生產為止這腳都不能沾地……」

醫生臉色沉重,嘴上叮囑了幾句後便轉身離開了病房。

「居然沒掉嗎?」

倒是個命大的,不過也好,這個孩子不生下來的話怕是抓不到他們早有通姦的證據。

看着床上還昏迷着的徐燕,沈芯恬的眼神變得冷漠。

「真是晦氣,結個婚當天都整醫院來了,說你是個掃把星還真是……」

聽着聲響,沈芯恬扭頭看了過去。

普通樣貌兩頰還有粒粒雀斑,短粗的身材,肌膚暗黃卻還穿着一身的粉色,看上去就是倆字「忒俗」。

沈芯恬親生母親是個孤女,沈父和沈奶奶的離世,眼前的這個女人在血緣關係上便是目前她唯一的親人,即是沈父最小的妹妹,她的小姑姑,沈如意。

24歲的沈如意和沈奶奶年輕時長得是一個模樣,所以也更是受得老人家的寵愛,在她嫁人之前雖然沒怎麼在實際上欺負過沈芯恬,但嘴上對其卻是十足的刻薄。

沈如意其實一直都十分嫉妒徐燕,但為了她手指縫間流出的那點好處,屁顛顛的跟在她身後極盡討好,而徐燕則是對其不冷不熱。

但是在差不多半年以前,沈父還沒被抬回來的時候,兩人的態度像是對了個調,徐燕不但想着法子把她弄進去了棉花廠做臨時女工,平日里更是經常買東西給她家的那個小子。

這麼想來,就像是沈如意握住了她的什麼把柄一樣,但關鍵再後來兩人又開始變得疏離……

她們二人之間的相處很是不同尋常。

所以那個把柄是什麼?會跟自己的父親有關嗎?

平日里這丫頭就是人人可欺負的麵糰,同樣是那張臉,可現在她盯着自己的眼神卻讓沈如意跳動的心瞬間漏了半拍。

梗着脖子,扯開嗓子給自己壯膽,「看什麼看,你這掃把星,剋死了我大哥,還剋死我老娘,現在你後娘肚子里那個小的都差點沒了……」

現在的病房可不是單人間,攏共有八張病床。

同病房的人不乏有年紀大的,在聽見了她這話後個個都忍不住皺起了眉。

壯實的年長女人和瘦弱沒幾兩肉的女孩,心中的天平自然歪向了弱者。

有嘴利的直接回懟了去,「這裡是病房,請你安靜點,要吵鬧就出去,盡對小輩撒氣,倒是要點臉。」

「你!」

沈如意氣得哆嗦,正要衝上去跟那人辯論。

「小姑,我昨天夜裡夢見了我爸,他說……」

一番話將沈如意的氣性打斷,轉眼看向了臉上帶着淺笑的沈芯恬。

突然覺得背後一寒,心裏有些發毛,潛意識裡覺得她接下來的話不是自己想聽到的,於是便打起了岔子。

「我也來看過了,既然嫂子她沒事,那我就先走了。「

「我爹他說,他最疼你這個小妹了,可你居然心裏藏着一個……」

「芯恬!」

秘密二字還未說出口,徐燕這時候卻是清醒過來打斷了她的話。

就見着沈如意神色不明地看了一眼床上的徐燕,在接觸到她的眼神後明顯閃躲了一下,然後便慌忙地離開了病房。

沈芯恬閉上了嘴,垂下眼眸神情淡漠,心裏已經有了數。

怕是兩人互相握有對方的把柄,但就是不知道自己這個小姑在自己父親的這件事中又知道多少,扮演了什麼角色。

「芯恬,下鄉的事情你看……」

不知怎的,徐燕的心中有些慌,看着面前的沈芯恬突然有了一絲陌生。

不行,既然這婚事也黃了,得趕緊想個法子把她送走,越遠越好。

「可是徐姨,醫生說你到生產前都不能下床,我要是走了,家裡沒人,你怎麼辦?」

「不如我先在家呆到三個月後你生產了再說,還有……」

「不行!」

女人的聲音異常尖銳,劃破空氣刺入了人的耳膜。

見病房內其他人看過來的探尋眼神,徐燕頓覺自己的失態,立馬堆起了溫婉的笑。

「芯恬你不用擔心,我讓我娘趕過來,你的事……」

徐燕說著嘆了口氣,欲言又止,但隨即又像是為她着想一般開了口,「你今天都進了江家門,臨時悔婚也是壞了名聲,這鄰里街坊的怕是閑言碎語少不了,我這也是怕你心裏承受不住。」

怕她拒絕,好話說盡,哄騙道:「最多不過一年,先去避避風頭,到時候徐姨想法子再給你弄回來,路上錢票吃穿你放心保證管夠,再怎麼樣也不會讓你過苦日子。」

嘴上說的好聽,但徐燕已經想好了,先把人哄出去,到時候寄不寄的又是另一碼事,想回來更是不可能。

沈芯恬心知肚明,這女人是個能裝的,雖然自己確實是要下鄉去找陸灝,但也不想就這麼稱了她的心。

要不是當初從陸灝口中得知他家中發生的大事剛好就在差不多這個時間點,自己趕着過去看能不能挽救,否則自己定要留下跟這對狗男女鬥鬥法。

不過自己就是走之前也必不會讓他們好過。

「可是徐姨你到生產然後坐月子都不能下地,到時候這錢票怕是……」

徐燕磨了磨牙,「家裡就剩下一百來塊,一百都給了你,算是未來半年的花銷,等徐姨能下地了再給你每月寄過去。」

沈芯恬還有些猶豫,「家裡的票能不能都給我,畢竟有錢沒票也不成,我在鄉下弄不上票。」

「行!都,給,你!」

為了讓她心甘情願的走人,想想撫恤金,想想老首長的恩情,徐燕滴血的心也算是得到了安撫,但看向沈芯恬的眼神不由得帶了怨念。

突然,沈芯恬的臉色一白變得尤為害怕和軟弱,猛地一下站起身,連帶凳子發出了刺耳的拖地聲,成功吸引了病房內其他人的注意。

他們在停止交談看了過來的時候,沈芯恬明顯顫抖着的身體還有要哭出來的模樣勾起了大家八卦的心。

同時,聲音在安靜的病房內顯得格外清晰。

「徐姨您放心,我聽您的下鄉,馬上就去報名,父親的撫恤金就要批下來了,我在鄉下也花不到錢,您和肚子里的寶寶都要好好的,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說完深深看了她一眼後便委屈地跑了出去。

這一出整的徐燕愣了住,直到病房內爆出了議論聲她才回過了神。

「我就知道,這自古後娘就沒有一個好的,聽着這丫頭意思是被逼着下鄉呢,我瞅這女人穿的好,模樣身板更不像是吃不飽飯的,再看看那丫頭瘦的喲,這是凈顧着自己了。」

「沒聽說撫恤金嗎,怕是人丫頭親爹沒了,肚子里又有了自己的娃,這是眼裡容不下便宜閨女兒了唄。」

「嗨,這撫恤金沒下來就逼着人走,怕是……」

徐燕氣狠了,肚子都隱隱抽痛了起來,暗罵幾聲死丫頭後,一臉虛弱地裝作無辜模樣開始跟眾人解釋了起來。

不過人們只相信一開始聽到的,何況沈芯恬那身板和她的模樣對比慘烈,再加上後母一貫刻薄的思想,更是對自己腦補出來的結論深信不疑。

見他們面上敷衍和變得不耐的口氣,徐燕轉回了頭,不想再跟他們這群人浪費口舌,反正等出了院,江城這麼大誰都不認識誰。

孰料,躺在隔壁病床上的大肚子年輕女人一驚一乍的開了口。

「啊!你是不是棉花廠的,我家嫂子也在,我去找她的時候好像見到過你!」

徐燕瞪大了雙眼,心裏暗叫了聲糟。

「嘩,棉花廠的?」

「對,我從小記性就好,我記得我當時看到她的時候還問過我嫂子呢,因為她那次穿的裙子可漂亮,聽說老貴了……」

女人跟隔壁幾個床位的聊了開,對於家裡有在廠子當正式工人感到很是驕傲。

話趕話聊得起勁,女人更是側身看向了徐燕,「哎,你丈夫是不是個軍人?聽說還是小隊長。」

「嘖嘖,又是廠子員工,男人還是軍人,家裡條件這麼好,那丫頭怎麼的一副營養不良的模樣。」

「這麼好的條件還要下鄉,就是男人死了還有撫恤金,小隊長怕是錢不少吧,嗤。」

「哦喲,別說了,就那麼點子事兒,誰不知道呢。」

……

徐燕閉上了眼不為所動,但房間內眾人的不屑嘲弄以及那不懷好意的眼神簡直就是將她放在火上烤。

心裏對隔壁床的大肚子女人記上了一筆,更是對沈芯恬生出了怨毒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