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空間:下鄉知青嫁糙漢成團寵
七零空間:下鄉知青嫁糙漢成團寵 連載中

七零空間:下鄉知青嫁糙漢成團寵

來源:google 作者:十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十依 周映越 現代言情

【年代+雙潔+空間+甜寵+發家致富】喬十依一朝穿到吃不飽穿不暖的七零年代,本想靠着隨身空間,安定生活沒想響應國家號召,下了鄉,卻被暖心體貼的糙漢周映越看上了周家暖心,一大家子把她捧在掌心為了改變周家眾人的命運,喬十依靠着隨身空間里的物資,擼起袖子加油干!斗極品,虐渣渣,打臉眾人,發家致富在喬十依帶領下,奔着改革之風,周家過上了幸福的生活,聞名鄉里起初:這知青除了那張好看的臉,肚子里一點兒墨水,沒什麼本事,可憐周家那小子,多了一個祖宗後來:這知青不僅人美學問高,還有出息啊周家那小子真是祖上積德,才娶到這麼好的媳婦……喬十依:你是我的太陽,我的希望周映越:你是我命運的救贖,未來的光展開

《七零空間:下鄉知青嫁糙漢成團寵》章節試讀:

周映越說著這話,紅着臉,悶悶地走在前面,嘴角的愜意透露了他的心聲。

喬十依感慨萬千,自己把撩人的手段都用上了,吃塊肉,還得等洞房花燭。

這真是艱難。

按道理來說,雙向奔赴的愛情更容易得逞,可看樣子,並不容易。

「等等我。」

白文知青發生的事兒,在大隊傳得沸沸揚揚,也是因為白文,和她同住宿舍的幾個女知青,也被鄉下的社員針對了。

大家看見她們,都會躲得遠遠的。

跟她們在一起下地幹活賺工分的喬十依也沒有逃過。

畢竟喬十依能找人護送白文知青去省城,可見和白文知青關係很好,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大家也就理所當然的認為她有同樣的作風問題了。

雲輕知青平素就看不慣喬十依,握着把鋤頭,在那裡揶揄嘲諷:「你跟那作風有問題的人關係好沒什麼,不過你把周幹事牽扯進去,也就過分了。」

喬十依抬頭看了她一眼,跟着懟:「他樂意幫忙的,我也沒辦法啊。」

言外之意,周映越主動幫忙,是她魅力大。

李紅站在旁邊神補刀:「人家周幹事自己願意的,你怎麼怪起十依了,有本事,你也讓周幹事主動一個唄。」

雲輕知青氣呼呼的瞪了李紅一眼:「神氣什麼啊,你又不是周幹事的什麼人。」

李紅不依不饒:「我長得就這樣,沒人看上很正常。不像某些人,長得不行就算了,還自欺欺人就可笑了。」

「李紅!」雲輕怒的甩臉。

李紅不怕,頂上:「雲輕!」

兩個女知青又劍拔弩張,兇悍嚇人了。

喬十依坐在旁邊,真擔心被她們倆給帶進田裡。

「李紅,別吵了。」她起身,拉了李紅到一邊,「有理不在聲高,咱們過去說。」

知青們下鄉,條件艱苦,要是不認真種地,也賺不到多少工分,來之前,帶的口糧什麼的,就吃完了,就供不上。

這樣悲慘了,還在吵架,沒意義。

李紅把鋤頭放地,看了喬十依說:「嗯,聽你的,不跟這傢伙吵。」

地里的路明和唐波兩位男知青,瞧見李紅和喬十依,紛紛打招呼。

他們對白文知青的事兒也聽了個大概,並不覺得哪裡有錯,何況……那支書的女兒李萍萍,沒了解事情情況,就去鬧,還以作風問題,毀了別人的前程,實屬過分了。

「喬十依同志,你真是一個好人。」那名叫唐波的知青同志,衝著喬十依笑,「聽說要不是你,白文同志就沒命了。」

喬十依不好意思的搖頭:「不不不,其實……多虧了周幹事才對。」

唐波本來就對喬十依有想法,此刻聽到她主動提起周映越,臉色一下子就變了,顯然心情不好。

「喬十依同志跟周幹事關係很好么?」

擱在現在,喬十依肯定說,那是自己男朋友,可這七零年代,男女大防,凡事有避諱。

所以她只用害臊偷笑的表情來形容自己和周映越的關係了。

李紅在旁邊幫襯:「這還用問么,人家處着呢。」

唐波一聽,瞬間覺得自己沒有機會了。

不過早前他同一個宿舍里的社員們就提到過,下鄉的女知青們,沒有幾個能受得了天天幹活的,就算哭過幾回,最後咬牙挺住了,終究會因為沒有糧食,找農戶處對象。

只要找個差不多的,就願意嫁出去。

如此有了人分擔,她們就會覺得,多了一絲希望。

「是這樣啊。」唐波苦笑着,提着鋤頭,就悶悶得挖地,停了一瞬,「希望喬十依同志能獲得幸福。」

「謝謝。」喬十依會心一笑,沒有多嘴,「好了,努力幹活賺工分。」

李紅站着唉聲嘆氣:「我們來的時候,還好,有菜吃,這要是冬天,可怎麼辦啊?」

喬十依想都沒想,脫口而出:「很簡單啊,總有野菜什麼的。」

她這個現代人,小時候農村長大,對野菜什麼的相當了解。

李紅抿着唇,淡笑:「說得也是,任何時候都不能自暴自棄。」

日光爍爍,像個蒸籠,烤着人,幹活的知青們和其他農戶社員們,汗流浹背。

「要不然我們唱首歌吧。」李紅站在旁邊,激動人心的說,「哪,這樣挖地除草也有力氣些。」

男同志們紛紛應和:「好,你起一個。」

「學習雷鋒好榜樣,忠於革命忠於黨,愛憎分明不忘本,立場堅定鬥志強……」

「唱支山歌給黨聽,我把黨來比母親,母親只生了我的身,黨的光輝照我心……」

喬十依捂住嘴,差一點兒,她就唱上學歌了。

在地里幹完活,一直到下午,全部下工,知青們才在槐樹下休息閑聊。

喬十依不知道說什麼,一個人靠着樹身,在吹風,旁邊的社員們,嘰嘰喳喳的鬧個不停。

「十依姐姐,這是大哥哥讓我給你帶的。」

天真清脆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喬十依一睜開眼,就看到周映越的小妹周密一臉天真地盯着自己,手裡拿着束紫色的野花。

她穿的衣服上打了好幾個補丁,腳下一雙棉布鞋壞得不能穿了,連腳趾都漏了出來。

但肉嘟嘟的臉頰上滿是紅暈。

「小密,你怎麼來了?」

「十依姐姐,我跟哥哥他們在那邊玩呢。」

周密是周家的小妹妹,才上小學三年級,妹妹乖巧懂事,下了學回家,就會幫忙做家務。

喬十依第一天去周家住的時候,這個妹妹就幫自己打了洗臉水,還把自己不捨得吃的糖果給了她。

每次看到這個妹妹,喬十依就會被她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莫名吸引,比之山林還有青翠,比之泉水還有清澈。

「這鞋……」喬十依盯着小密腳上的鞋子,好幾次都想進入空間,給妹妹拿一雙新的,但是……又擔心拿的不是這個年代該穿的,被人懷疑。

想着拿錢買一雙,可她只有錢,沒有票。

「十依姐姐,我這鞋子好着呢,還能穿。」小密把腳趾頭縮回去,將野花塞到喬十依手心,「姐姐,大哥哥讓我給你摘的哦。」

喬十依接過野花,輕嗅了下,「很香,謝謝。」

「不客氣哦,十依姐姐,我過去玩了。」周密揮揮小手,就跑到山坡上去玩了。

看着手裡的鮮花,想到妹妹手裡那雙千瘡百孔的鞋,她十分心疼。

「李紅,你有鞋票么,能不能賣給我?」

李紅剛才就注意到了那孩子,她無奈:「我也沒有票,但是……其他社員肯定有。」她拽着喬十依的手腕站起,「哪,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