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清穿太子妃:論文,我來了!
清穿太子妃:論文,我來了! 連載中

清穿太子妃:論文,我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幻紫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爽 胤礽

大二新生林爽,因為選課機制被迫選修清朝歷史!奈何自己不喜歡,從未認真聽課期末論文是要在清朝歷史中,選擇一人進行研究許多人因為爭着搶着要雍正,最後老師決定抓鬮選擇可她抓鬮抓到了清朝那位悲催的太子爺!!!林爽簡直要哭死了,什麼清朝、什麼太子爺,她連清宮劇都沒看過的好不好,哪裡知道這些嘛!只不過睡前說了句:要是我能到清朝見一見這位太子爺就好了,這樣我的論文就有救了!哪知她真的穿到了清朝,還是這位太子爺未來的嫡妻,蒼了個天了,咱就是說,好不容易完成九年義務教育,考上大學的她,一朝穿越,竟然穿到了一個才一歲半的小女娃身上!林爽想了半天才被迫接受了這個現實,安慰着自己:既來之,則安之!那就讓她親眼看看這位太子爺叭~【非歷史,不要太細究啦~】展開

《清穿太子妃:論文,我來了!》章節試讀:

趁着今日沒有學規矩,舒窈又啃了這麼個難吃的草藥,現下只想吃甜的,舒窈下了床,走到外頭問,「孫嬤嬤有沒有什麼甜口的點心或者喝的?」

「桂花糕、綠豆糕、馬蹄糕……」孫嬤嬤說的認真,舒窈直接說:「嬤嬤,有牛乳嗎?」

清朝的牛奶應該這麼叫吧?舒窈在心裏吐槽着。

「格格怎麼想起牛乳來了?咱們府里每日都有送來的,格格若是要喝,奴婢讓小廚房那邊做好了送來。」孫嬤嬤笑着說。

舒窈擺了擺手,對着孫嬤嬤說:「我想喝甜的。」

「有,牛乳茶就是甜的,格格。」

舒窈皺了皺眉,心裏不住地哀怨,T﹏T我想喝珍珠奶茶……

「那我說了,嬤嬤讓小廚房給我做吧。」舒窈道。

孫嬤嬤點點頭,表示自己有在認真聽。

「咱們府里有木薯粉嗎?沒有這個糯米粉也可以。」舒窈眨了眨眼睛問。

「格格說的這個都有,不知格格想怎麼食用?」孫嬤嬤笑着說。

舒窈滿意地點點頭,緊接着把她知道的簡易的珍珠奶茶做法告訴了孫嬤嬤。

孫嬤嬤越聽越覺得這玩意不怎麼好吃,試探着問舒窈,「格格,您確定要讓小廚房這麼做嗎?奴婢怕格格您說的這個……」

舒窈攤了攤手,好吧這裡都是古代人,永遠也體會不到現代的我們是多麼快樂!

「嬤嬤放心,保證好喝。」舒窈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說。

「那奴婢先去吩咐小廚房做着,奴婢再給格格拿幾樣點心回來。」

見舒窈點點頭,孫嬤嬤福了福身子轉身離開了。

……

孫嬤嬤拿回來的栗子酥,舒窈正小口小口地吃着,靜等着小廚房那邊做的珍珠奶茶。

小廚房

孫嬤嬤一來,這小廚房的張大廚倒是很激動,一般小主子都不怎麼點菜,這次他可得拿出看家的本事,好好做一席菜。

可孫嬤嬤說完舒窈這些要求後,張大廚直接傻眼了。

「嬤嬤,您確定小主子是這麼吩咐的?」張大廚當了這麼多年的廚子,就沒聽說有這樣吃的,這玩意能好吃?

孫嬤嬤見張大廚也這麼驚訝,自個心裏也舒坦多了,總算不止她一人覺得怪異了。

嗯,心裏平衡多了。

「格格確實是這麼吩咐的。」孫嬤嬤丟下這句話,帶着幾碟子糕點就離開了。

只留張大廚一人在風中凌亂……

「師傅,這差事是不是不大好辦?」張大廚的徒弟問。

張大廚嘆了口氣說:「這個你師傅我也沒見過,先試試吧。」

說干就干!

考慮到舒窈說的啥珍珠不好弄,張大廚決定先開始弄這個。

準備好的木薯粉拿紅糖水和好面,之後放點熟粉防止它們粘住,再搓成長條,切成小小的塊。

「師傅,您還真弄出來了!真厲害!」徒弟阿毛說。

張大廚輕哼一聲,「少拍馬屁,先把那生牛乳的腥味給去了。」

阿毛麻利地去幹活,張大廚繼續切他的『珍珠』。

把生牛乳的腥味給去除後,張大廚再按着舒窈說的那些一步步地操作。

阿毛看着眼前的成品,「聞着也挺香的,師傅?您嘗着味道如何?」

阿毛咽了口口水,其實他也想喝來着。

「味道不錯,剩下的歸你了,嘗嘗吧,我再給小主子做一份,咱們小主子愛吃甜的,可我嘗着太甜了容易膩,還是適中些吧。」張大廚自言自語着。

阿毛哪裡還顧得上師傅說話,抱起那個碗就喝了起來,一邊喝一邊感嘆,「也不知道小主子是怎麼想出來的,主子不愧是主子,小主子也一樣。」

張大廚做好後,有些緊張地等待孫嬤嬤傳話的評價。

舒窈一直盼着這奶茶的到來,待她嘗過後,很是滿意地點點頭。

對着孫嬤嬤說:「嬤嬤讓張大廚再做些,給瑪法、瑪嬤、阿瑪、額娘、叔叔、嬸嬸還有哥哥們送去,嬤嬤也別忘了嘗一嘗。」

孫嬤嬤一聽便知道這做的合主子的胃口,當下就再去了小廚房傳話。

張大廚正盼着孫嬤嬤,知道還要再做時,張大廚便知道今日的賞錢上不了。

果不出他所料,石夫人和兩位少夫人紛紛賞了銀錢。

張大廚美滋滋地看着三份賞錢,自己的徒弟來了句,「要是小主子以後還有什麼新花樣,那師傅的賞錢會越來越多。」

「傻小子,讓你多嘴。有話要藏在心裏,不要全說出來。」張大廚直接給了阿毛一捶。

阿毛一臉認真地點點頭,表示自己不會再多話。

……

翌日

舒窈趁着孫嬤嬤沒叫醒她前,又啃了一株草藥,喝了好幾口靈泉水才緩過氣來。

用過早膳,舒窈就來了花廳,二位少夫人正等着她呢。

「皎皎給額娘和嬸嬸請安。」舒窈福了福身子說。

二少夫人笑着說:「皎皎快起來吧,昨日嬸嬸有口福,咱們皎皎想出來的東西還挺好吃的。」

舒窈站在一邊繼續笑着。

「咳咳~弟妹,先說正事。」大少夫人使了個眼色說。

二少夫人會意地說:「那大嫂先說,我在一旁聽着。」

「咱們今日先學走路,明日再學請安。」大少夫人先安排了兩天要學習的內容。

舒窈點點頭,表示沒問題。

舒窈:不就是走路嘛,誰還不會呢!請安這個也簡單啊,不就蹲一下的事嘛!

不得不說想像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舒窈的額娘用實際行動告訴了她,是她想簡單了!

舒窈看着她額娘給她示範的走路,那真真是絕了。

身上掛着那麼多飾品,竟然沒響幾下,佩服佩服!

大少夫人見舒窈傻愣着,對着女兒道,「看明白了嗎?走路要輕,步伐要穩,姿態要輕盈……」

舒窈苦笑,「好像很複雜的樣子…」

二少夫人一副你看,我就說了你就是在為難咱們皎皎的樣子。

大少夫人用眼神回話,要不你去教?我還不想當惡人呢!

二少夫人直接沒了脾氣,您是大嫂,您說了算,您來,請~

舒窈苦笑着走了一段路,回過頭看她們時,發現她們一個正在使眼色,一個正笑着……

「額娘,皎皎剛剛走得對不對啊!」舒窈撅了撅嘴說。

《清穿太子妃:論文,我來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