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青春,那個不為人知的故事
青春,那個不為人知的故事 連載中

青春,那個不為人知的故事

來源:google 作者:黎蘇蘇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一南 安之夏 現代言情

兩個學霸之間的相遇,就像是一場夢幻的旅行,沉默寡言的女孩兒對除了自己認知的人以外都是冷漠相對,可他是個列外!展開

《青春,那個不為人知的故事》章節試讀:

「嗯,想好了,票我都買好了,明天上午,想着明兒一早去找你辭行的」

「嗯,有想法是好的,那你這鋪子怎麼辦?」

「南哥你這問對了,我把這鋪子租出去了,以後咱倆就等着收租就可以了,這雲城房租這麼貴,夠我兩了,以後南哥你就來收收租,順便看看鋪子的安全」

陳毅把鋪子鑰匙遞給他,接過鑰匙喬一南笑了笑「好,你放心去吧,我等你闖出一片天地,等你回來我們一定會比現在過得更好」

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他們之間是兄弟是親人,

·······

早課

安之夏來到座位上看着桌上擺了好幾份早餐,看了眼前面的兩人,妍妍和嬌嬌一同指向蕭寧的方向,只見他撐着下巴微笑着看着安之夏。

安之夏漠然回頭拎起桌上的早餐當著蕭寧的面丟進了後面的垃圾桶。轉身坐到位置上,而這一幕剛好被進來的喬一南看到,他快速走到位置坐下。拿出課本放在桌上,安之夏拿書的手頓了頓,想起昨晚的事,心下沉了沉。

蕭寧滿不在意又從課桌里拿出一瓶牛奶走過去放在她前面,安之夏再次拿起牛奶丟進了垃圾桶、

「離我遠點,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安之夏抬眼看着蕭寧。

「別呀,我只是想要對你好,你不喜歡吃早餐,那我中午給你買午飯」蕭寧厚臉皮的說。

「不需要,別用你的髒錢來玷污我的眼睛」

班上已經來了許多同學,他們都好奇的看着安之夏和蕭寧,他們奇怪蕭寧怎麼剛來就對安之夏這麼好又是買早餐又是送牛奶的,可看安之夏好像不喜歡蕭寧,難道是蕭寧單相思?

「就是,你能不能別在夏夏眼前晃悠,讓她安安靜靜的生活不好嗎,非要來找晦氣,你們給夏夏帶來的傷害還不夠多嗎?現在還假惺惺的為她好,要真是為他好就不要出現在她眼前」

妍妍看不下去,站起來擋住蕭寧,氣狠狠得說著,

蕭寧低頭,隨後又抬頭笑道「我是不會放棄的」

說完他回到自己的座位,打了個哈欠趴在桌上開始睡覺。

妍妍瞪了他一眼氣呼呼的坐下。

「這人怎麼這樣,真是煩人,趕都趕不走」

「好了,別說了」嬌嬌戳了戳她讓她別說話。安之夏渾身更加冰冷,臉上的冷意也愈漸清晰。妍妍和嬌嬌對視一眼沒再說話。

她們知道這時候安之夏需要獨自冷靜,然而喬一南卻從課桌里拿出一瓶牛奶插好吸管遞給安之夏「養胃的,嘗嘗」

妍妍兩人不可思議的看着他,似乎在看什麼奇怪的生物。

就在她們以為安之夏會拒絕的時候就看到她接過喬一南手裡的牛奶送進嘴裏,還說了句「謝謝」

「我去,什麼情況?」

「我怎麼知道,我今天是不是沒睡醒做夢呢?」

兩人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了,像看到鬼一樣看着兩人。

「你們倆看着我幹嘛?」安之夏問。

「夏夏,你手裡····」嬌嬌指了指她手裡的牛奶。

安之夏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看着喬一南一臉笑意的看着自己。

奇怪的氣氛在驟然上升,這時班主任的出現打破了氣氛,班主任帶着一個男生金凱介紹着說這是班裡新轉來的學生,

少年一臉笑意的介紹着自己,白辰,

蕭寧不解的看着他,白辰坐在了蕭寧旁邊。

「你怎麼來了」

「作為好兄弟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這裡呢,所以我就轉學過來了,夠意思吧」白辰挑眉說著。

兩人說著話蕭寧時不時的往安之夏那邊看去,不知是不是有意的他總覺得喬一南故意擋住了視線,讓他只看到安之夏的後背。

中午安之夏和妍妍她們繞開蕭寧去了餐廳二樓,順帶也叫上了喬一南美名其曰感謝他昨晚仗義相救、

喬一南婉拒了,去了一樓。

妍妍和嬌嬌不明所以,安之夏把昨晚的事說了一遍,兩人才恍然大悟,不過?、、、

「夏夏,以你的武力值,那幾個小混混只有挨打的份,怎麼會被喬一南救呢?」

「沒來得及出手他就折回來了」安之夏解釋。

兩人聳肩,她們可是清楚地知道安之夏的武力值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她。

·····

宇夏集團

「澤宇,這些年我知道委屈你們兄妹了,只是你也知道當初我要是帶着你們我現在的丈夫不會同意的,再說了我不是也給了你們足夠的錢了嗎? 」

「現在只不過讓你拿出百分之五十的股權給寧兒就不樂意了,寧兒也是你的弟弟,你必須讓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給他」

辦公樓里女人精緻的妝容,衣着講究,一身的奢侈品牌顯示着她的高貴,而她對面的男人靠在軟皮沙發上靜靜的看着她,看不出表情。

安澤宇心裏冷笑,是什麼讓她對自己的親兒子說出這樣的話。

安澤宇越發的覺得眼前的女人真的是自己的母親嗎,就算丟棄他們多年也不該說出這樣的話,讓她覺得陌生。

「蕭太太,我想您應該誤會什麼了,安夏集團是我為夏夏一手創辦的,讓我給一個外人一半的股份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嗎,哦!對了還有我只有夏夏一個妹妹,並沒有所謂的弟弟,希望蕭太太記住」

安澤宇叫的是蕭太太可見他是多麼的不想與眼前的人掛上關係。

「你···安澤宇,你別忘了,我還是你的母親!」楊真冷着臉起身看着他呵斥道、

安澤宇冷笑「蕭太太說笑了,我的母親早在十年前就死了,現如今我們兄妹二相依為命!而我有足夠的能力照顧好妹妹,蕭太太看好自己兒子就好了,安家的事不需要您來插手」

楊真看着眼前的兒子只覺得十分失望以前安澤宇不會這樣跟他說話,怎麼才過了十年就變了。

看來還是安家對他們的影響太深了,讓兄妹倆都跟她離了心。

不行她的儘快讓安澤宇接納蕭寧,她是她們的母親他就不信安澤宇能這麼狠心丟着自己的親弟弟不管!

「他是你的親弟弟,如今蕭家有了競爭的的人你只要拿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就能讓你弟弟在蕭家穩定下來,今後蕭寧只要坐上了董事長的位置自然不會忘了你這個哥哥的」

「在說了之夏一個女孩子拿這麼多股份幹什麼。她遲早是要嫁人的,與其留給別人不如了現在就給蕭寧」

楊真篤定安澤宇一定會看在自己是他的母親的份上把股份轉給蕭寧的,可她忘了安澤宇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只聽她話的乖孩子。

「我想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蕭太太!!!!」

安澤宇加重了後面三個字,冷冷的看着她。

「安琪,送蕭太太!」

安澤宇沖一旁的秘書安琪說道。

安琪應聲走到楊真前面面無表情的說「蕭太太請吧」

她在一旁聽着都快吐了,哪兒有母親是這樣對自己的親生孩子的十年不管不問,現在又要讓人家拿出一半的股份給一個毫不相干的人,不知道那兒來的勇氣。

楊真瞪了眼安琪拿起沙發上的包踩着高跟鞋走了,到門口停下腳步回頭說「澤宇,你好好想想,媽媽不會害你們的」

目送着楊真離去安琪氣不打一處來,着母親也太失敗了,回頭看安澤宇疲憊的捏着眉心。

「這件事就別告訴夏夏了,我來處理」

安琪點點頭,安澤宇有多寶貝他的妹妹她是知道的,跟着安澤宇三年,有些事她看的見。

「準備準備下午的會意,晚上有個慈善晚宴,你準備好東西我么們一起去」

安澤宇煩悶的捏着眉心,楊真的到來讓他心裏十分不好受,對於這個母親他是一點都不了解了,以前不管怎麼說他還是念着一絲親情的,可現在聽着她說的話只覺得心口疼厲害,他和夏夏也是他的孩子怎麼就和別人不一樣呢!

下午天空下起了小雨,體育課取消改成了數學課,黃恬嬌和楚清妍撐着下巴打着瞌睡。數學老師深深地吸了口氣繼續講課,他覺得現在這個班級問題學生是越來越多了,有三個問題姐妹花就算了現在又來了兩個個上課打遊戲的學生,雖然兩人沒有影響其他學生但他在講台上看着就覺得氣不打一處來,好幾次提醒都被當做了耳旁風。

他實在是沒辦法,只有努力讓自己不去看這幾個問題學生。

蕭寧抬眼看了眼安之夏想起他在母親卧室外聽到的話,臉色冷了下來,他決不允許那件事情發生,

白辰感受到身邊的空氣冷了幾分從游戲裏抬起頭「阿寧,怎麼了?」

蕭寧回過神「沒事,繼續」

安之夏感受到目光,不悅的皺起眉頭,拿出奧數題做起來。只有讓自己忙碌起來才不會去想那些事,可越是不想腦海中就越是出現小時候被拋棄的畫面,還有那個女人說的話,

「你們倆就是拖油瓶,帶着你們我還怎麼嫁人,走開,我不要你們了」

筆尖停在試題上卻遲遲沒有寫下解題過程,煩躁的把筆丟在一邊乾脆悶頭大睡。

喬一南餘光看着她臉上一會兒青一會白,最後直接煩躁的悶頭睡覺,眼眸動了動迅速在筆記本上寫下黑板上的筆記。

終於挨到了放學,黃恬嬌和楚清妍兩人如釋重放,伸了個懶腰,收拾着課本準備回家,

「夏夏,我先走了,今晚我爸親自來接我我的趕快走了」楚清妍耷拉着腦袋說著,

「我也是,我媽親自來接我,今晚不能去陪你去賽車了」黃恬嬌給她一個委屈巴巴的眼神。

楚清妍她們三人這幾天放縱過度,凌晨兩點還在組隊打遊戲昨晚被三家家長抓個現行,楚清妍和黃恬嬌被勒令看管着,只有安之夏一身輕鬆,倒不是安澤宇不管她只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這個妹妹的德行,偶爾一兩天他是不會說的,因為他得空時也會和安之夏打遊戲,有事還會通宵、

「快去吧,我自己去也是一樣的,明天給你們帶奶糖」安之夏揮揮手,示意他們快走,

等到兩人走遠安之夏背起書包朝外面走去,蕭寧湊到她旁邊「一起回家吧」

安之夏臉色冷下來「不順路!」

蕭寧全當沒看到繼續說道「我沒地方去了,能不能收留我這個可憐的人」

安之夏不為所動「你沒地方住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們是親姐弟啊,咱倆是有血緣關係的姐弟,姐姐,你看我多可憐這幾天都餓瘦了」

蕭寧說著雙手捧着臉嘟着嘴說道。

安之夏停下腳步冷冷的看着他「第一,我只有一個哥哥,第二,我沒有弟弟,第三遠離我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蕭寧暗淡了下隨即又恢復笑臉「好好好,那我不說了,可是我真的沒地方住了」

安之夏不再理會他,朝着校門口走去,蕭寧大步跟上去伸手想要拍安之夏的肩膀,手剛碰到他的肩膀就被一個過肩摔摔在了地上,

蕭寧反應過來時已經躺在了地上,後面白辰瞪着雙眼不可思議的看着安之夏默默地後退了一步,兄弟對不起了!

蕭寧捂着摔疼的後背起來,他怎麼也沒想到平時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力氣這麼大,

「下次就不是摔你了」

安之夏丟下一句話繞開他離開,剩下白辰和蕭寧大眼瞪小眼。

安之夏打了車去了賽車俱樂部,到了進去就有人眼尖的看到她。

「夏夏,這邊」

白色西裝的男人揮了揮手招呼她,安之夏走過去在他面前停下。

「有新項目了?」

安之夏淡淡的開口,

「那必須的,我辦事你放心,咦?那兩個丫頭今天沒來?」說話的白色絮狀的男人叫艾倫,是這個俱樂部的老闆,也是安澤宇的好友。

艾倫長相妖異俊美,中美混血,一雙桃花眼,美得女人還要妖艷。

「估計禁足了吧」

想着黃恬嬌和楚清妍離開時哭喪的臉安之夏揚起嘴角笑了笑,艾倫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趕緊掏出手機拍了張照片發給安澤宇並配上一段話「不得了啊!我竟然看到你妹妹笑了」

安澤宇在宴會上與幾位大資本家敬酒,看着微信上臉龐柔和,笑意甜美的女孩安澤宇露出笑容來,一下午的疲憊一掃而散。

收了手機舉起酒杯與他們談說。

而被看管在家的兩人正在苦悶的做着一張張奧數試題。

「今天來了個新的項目還沒人敢去試試水,你來了正好,去試試吧」艾倫遞給她一頂頭盔。

安之夏接過頭盔朝着**走去那裡停放着一架全新的smuv的賽車,穿戴好頭盔安全服安之夏抬腿坐上賽車,啟動引擎在賽道上飛馳。

幾圈後安之夏停在艾倫面前「不錯我喜歡,下次還來」

把鑰匙丟給艾倫拿起書包轉身出門,艾倫在身後大喊「自己回家小心!有事打電話!」

雖然他知道可能安之夏不需要擔心但還是忍不住多說一句,這麼多年他也習慣了身邊有這麼個小丫頭,安澤宇出差的時候都是他在照顧着安之夏,早就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己的親妹妹,總是忍不住要嘮叨幾句,心裏才算放心,安之夏揚起嘴角往後面揮了揮手,

安之夏過來是替他試車的,試完了人也走了,艾倫看着賽車心裏說不出的激動,終於成功了,這將是他日後在賽車界的扛把子!!!

安之夏在路過商城時又看到了喬一南,他的前面穿着粉色連衣裙的女孩歡快的有些,手裡還拿着冰激凌,他就跟在女孩後面提着起碼十個購物袋。

「快點,磨磨唧唧一會商場都要關門了,要是沒買到心儀的項鏈我就讓我媽把你們從老房子趕出去」

女孩狠狠地推了喬一南一下,推搡着往前走,喬一南深邃的眼眸看向女孩,女孩被嚇得後退一步,

「喬一南你別這樣瞪我,讓你家變成這樣的又不是我,你還得感謝我讓你和你奶奶有一個住的地方,要不是我你們就該睡大街了」

喬一南聽着女孩的話握着購物袋的手緊了緊,女孩叫喬悠悠,是喬一南舅舅家的女兒,喬一南父母出車禍雙雙離世留下喬一南一個人,他的舅舅是個怕老婆的主,平時什麼都聽趙氏的,實實在在的一個軟弱的男人,喬一南父母死後舅媽趙氏就獨吞了賠償款只留了一萬給喬一南,還把喬一南奶奶也趕了出去,讓祖孫兩兒人住在破舊的老房子里。

喬一南舅舅也只能看着,不敢出聲阻止,

喬一南抿着嘴沒說話,喬悠悠心裏還是有些懼怕喬一南的,縮了縮脖子,走進一家高端定製服裝店裡。

安之夏轉身離開,她不是第一次看到喬一南跟着那個女孩了,他的事她也不想插手,只是每次碰見心裏都會有異樣的感覺。

喬一南耐着性子跟在喬悠悠後面,到了喬家住的地方,進去放下東西準備離開,身後傳來舅舅喬遠山的聲音,

「一南來了,吃了晚飯再走吧」

「不用了,奶奶還在家等我回去」

喬一南語氣疏離的拒絕他,看了眼坐在沙發上的趙氏說道「這個月奶奶的生活費」

喬奶奶被趕出去時喬一南還小,喬奶奶又沒有能力養她們兩個人,思索再三直接將兒媳一家告上了法庭,所以才有了趙氏一家沒個月要給喬奶奶三千快錢的生活費。

趙氏不情願的拿出三千塊錢扔給喬一南,而後不敢看他的轉到另一邊,她以前是不怕喬一南可隨着喬一南長大她越害怕這個只有十八歲大少年,渾身透着冷漠,深邃嚴峻的臉上辯不出喜怒,就那樣一言不發的看着她就讓她心裏發怵,

喬一南拿着錢快步走出喬家,深深地吸了口氣,要是自己有足夠的能力也不至於伸手向喬家要錢,

奶奶的病要用藥養着就要用到錢,昂貴的葯錢幾乎壓得他喘不過氣,有好幾次他都想過輟學,但每次只要沒去上課奶奶就會默默地落淚說她拖累了喬一南,讓他不要管她,就這樣讓她死去。

喬一南沒法,只好一邊上學一邊打零工賺取生活費。

回到家喬奶奶已經做好飯菜等着他了,

「我不是說了,做飯不用您來做,冰箱里有吃的,您自己先吃,不用等我」

喬一南走過去扶着腿腳不利索的喬奶奶坐下,

「奶奶一個人在家又不用做活兒不餓,一天什麼都沒做,做做飯還是可以的,南南正在長身體多吃點」

喬一南沒再說什麼,他知道奶奶閑不住,就是讓她養着什麼也不做她也會自己找些事情做,她常說自己不做點活兒感覺自己渾身不自在。

喬一南也就隨她了,只要不是重活兒就可以。

不知為何喬一南竟想起教室里女孩恬靜的睡顏,心裏微微有了些變化!

《青春,那個不為人知的故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