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到深處,無可救藥
情到深處,無可救藥 連載中

情到深處,無可救藥

來源:google 作者:夏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鈺誠 池晚晚 現代言情

在她人生最黑暗的時候,那個人逆光而來,救贖她,守護她,兩人相依為命整整十年十年後,她從溫柔泡沫中抬起頭,一點點接近真相,卻嘗到了誅心之痛!蛻變,成長,似是而非的愛里,池晚晚一直不肯承認,在宋鈺誠這條路上,她早就無法回頭池晚晚有多麼想要殺了宋鈺誠,就有多麼無法自拔地深愛着這個魔鬼一般的男人只是她從來不知道,宋鈺誠心裏有個人,一直都是她展開

《情到深處,無可救藥》章節試讀:

第九章 離開宋宅

「喝杯蜂蜜水解酒吧。」池晚晚避開他的視線,把水杯放在一邊的床頭柜上,俯下身將宋鈺誠扶着坐起來。

距離一近,對方身上的酒氣便肆無忌憚地纏着鼻息,池晚晚皺着眉頭,不悅地抬頭看了他一眼,視線又撞進那漆黑的眸子里。

那雙眼睛不復往日的冷靜深幽,像是暴風雨夜下的大海,隔着雨幕的朦朧,危險難測,又帶給人一種神秘壯闊的震撼。

宋鈺誠看了她一會兒,不疾不緩地抬起手,骨節分明的大手覆著她的臉,大拇指輕輕摩挲着她的唇角。

這個動作看起來倒有些溫情,池晚晚怔了一瞬,宋鈺誠的手已經順着肌膚向下,捏住了她小巧的下巴。

池晚晚正欲偏過頭掙開手指的桎梏,怎料宋鈺誠的手繞到後面,按着她的後腦勺,親吻了她。

「宋鈺誠,你喝醉了!」趁着宋鈺誠鬆懈的時刻,池晚晚一把推開他,眼裡滿是怒氣,「瘋了吧你!」

宋鈺誠腦中一片混沌,動作倒挺快,下意識將她扯了回來,低聲呢喃道:「我喝醉了嗎……」

池晚晚心底升起一股恐慌來,拚命地推搡着他,不住叫道:「你在幹什麼?宋鈺誠!」池晚晚突然覺得有些委屈,喃道,「宋鈺誠,哥……」

她的眼裡迅速凝起濕意,溫涼的淚水順着眼角流下,順勢滑落,沾**鬢邊的發。

宋鈺誠用手指輕柔地拭去她的淚水,醉意讓他的反應遲鈍了一些,片刻後他驀然一震,眸中清明了幾分,下意識地翻身退到了旁邊去。

池晚晚咬着下唇,不住抽泣着,她的眼眶都紅了,眸子里交織着恨、失望以及懼意。

如若她的目光能化作具象,宋鈺誠覺得自己恐怕已經千瘡百孔。

他的道歉哽在喉中無法說出口,最後只能自道出一聲「滾」,冷漠又狼狽。

池晚晚努力平復着情緒,嘴角泛起一抹輕蔑的笑,嘲道:「這宋家……不待也罷。」

終歸是自己住了十年的地方,她沒有表達出更大的難堪,只是失望之情溢於言表。

池晚晚頭也不回地走出房間,一邊往外走,一邊給寧祁打了個電話。

「晚晚。」寧祁很快就接通了電話,急切地問道,「晚餐的時候你怎麼獨自離開了?發生了什麼事?」

「沒事。」池晚晚後知後覺地想起自己之前的不告而辭,接着就發生了今晚的一連串荒唐事,不禁有些頭疼,語氣低迷道,「寧祁哥,訂婚的事情,我答應你。你來接我吧,現在就來。」

寧祁很是驚喜,沒有深究池晚晚的低落,應道:「你等我。」

夜風很涼,池晚晚站在大門口,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她的背後就是宋家的別墅樓,很多房間還點着溫暖的燈光,可她實在是不想回頭了。

寧祁沒有讓她多等,很快就到了,一停車便打開車門迎着她過來。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寧祁關切地問道。

池晚晚抱着手臂,沉默地搖了搖頭,垂下的眼睫微微顫動,看上去單薄又無助。

寧祁脫下外套替她披上,動作突然一頓。他看沉默良久,又抬眸沉沉地望了眼遠處別墅里的燈光。

「怎麼了?」池晚晚低聲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