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意動:傅少寵入骨
情深意動:傅少寵入骨 連載中

情深意動:傅少寵入骨

來源:google 作者:顧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彥城 現代言情 顧念

低調奢華的酒店套房裡,只開了一盞小小的落地燈顧念孤零零站在房間中央艷紅的紗裙已經抓皺了一遍又一遍,她在不安,甚至恐懼門被推開的聲音突兀的響起,顧念....展開

《情深意動:傅少寵入骨》章節試讀: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氣息包圍着自己,顧念呼吸猛地滯住了。

手下意識地將鋒利的玻璃鬆開,血滴滴落在地板上,像寒夜裡開出的臘梅。

下一秒,她用力地將身後的人推開,寒着聲道:「你都已經有未婚妻了,幹嘛還要招惹我?」

電視里傳來主播字正腔圓的嗓音,依然還是關於兩人訂婚的消息。

傅彥城聞聲,陰鷙的眸子里又滑過一絲寒芒。

「我有未婚妻又與你何干?你別忘了自己如今到底是什麼樣的身份!」

他大手猛地將顧念扯了回來,眸光停留在她流着血的雙手上,冷峻的臉上布滿了陰沉,另一隻手搶過了遙控器關掉了電視里讓人反感的內容。

「以為自殘就可以讓我心疼你嗎,顧念,你的手段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低俗了。」低啞暗沉的嗓音依舊如同魔音一般在顧念的耳畔回蕩着。

顧念被迫靠在他的胸膛,迫人的壓力、冷情的話語都讓她覺得無地自容。

是啊,在他眼中自己只是被玩弄的情人,不,或許這都算不上,就是一個用於發泄的物品。

顧念蒼白的臉色刺了傅彥城的眼,骨節分明的手用力地掰起她的下巴,顧念被迫迎視着這一雙布滿了冰天雪地的眼眸。

「怎麼,現在知道後悔了?是不是覺得傅太太的位置被人搶了特別不甘心?」

她緊咬着唇沒有說話,她是後悔,卻不是因為做不了傅太太,她後悔的是當初差點讓他喪命。

所以她願意承受傅彥城帶給她的折磨。

「說話,啞巴了?」傅彥城有些失控地將她推開,臉色陰沉的難看。

從他再次見到她那一刻起,這女人就如同一個沒有靈魂的傀儡一般,無論他怎麼做,得到的都是她漠然又寡淡的態度,讓他覺得自己像個笑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傻子!

顧念趔趄後退兩步才堪堪穩住,深吸了一口氣,「我沒什麼好說的。」

傅彥城本就冷冽的神情更冷,沉下來的眸子看起來想要直接把顧念剮死。

顧念不想看見傅彥城這樣的眼神,撇開眼,「當年的事,你問我多少次,我都是那個答案。」

清冷的話似乎和傅彥城的一樣無情,清秀的臉上毫無感情,麻木的凝在一個虛空的點。

傅彥城再次用力的扣過她的下巴,緊緊盯着她,氣急反笑,「好,顧念,你很好!」

那麼咬牙切齒的聲音讓顧念的心顫了顫,在她印象中的傅彥城,永遠是沉穩冷酷,帶着高高在上的矜貴,她也不明白他的憤怒。

他那麼恨她,只要能羞辱她,不是應該很快活嗎?

顧念抬起那雙淡色的眸子,怔怔的盯着傅彥城出神。

恍惚間,手腕被大力地拉了起來,然後重心不穩地轉身朝外撲去。

「你幹什麼!」她差點摔倒在地上,用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指尖疼得發顫。

「去醫院。」

傅彥城撂下三個字,直接打橫將她抱了起來,態度依舊是那麼霸道蠻橫。

「放我下來,我不去醫院!不去!」顧念掙扎着,帶血的手掌畫花了他一絲不苟的白襯衫。

除了每周去看媽媽和晨曦,顧念從不敢靠近醫院,有時候生病也寧願生生熬着。

傅彥城大步地走出了別墅,徑直地將她摔在了車上,低沉地威脅道:「再鬧我讓你在醫院一直待下去!」

顧念身子顫了一下,傅彥城對她的威壓太深,就算過了五年,她還是沒有膽子真的惹怒傅彥城。

顧念閉上嘴不再說話。

傅彥城坐進駕駛座,加速朝醫院駛去,臉上依然冷硬。

車裡的氛圍有些奇怪,顧念抿緊了唇,垂頭看着自己鮮血淋漓的手掌,爾後又將視線挪到傅彥城的身上。

他的衣服上都是她的血,恍惚間想到五年前的畫面,她趕緊移開視線。

已經錯了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顧念垂下了眸子,這落寞的樣子看進傅彥城眼裡,動作有一瞬間的停頓,臉色卻立刻冷下來。

曾幾何時,他就是被這樣的顧念騙了的?

念及此,他便迅速地毀掉了那一點不該有的惻隱之心。

醫院裏獨特的消毒水味讓顧念忍不住地想要嘔吐,儘管她來了這麼多次了,她依舊是不習慣這裡的味道,也不願去習慣。

傅彥城攬着她的腰朝會診室走去,注意到她臉色蒼白,俊眉有些陰沉地蹙了起來。

「很疼?」平淡到聽不出任何情感的話出口,像是沒說一般。

顧念心微不可察地悸動了一下,爾後亦如他的態度,若無其事地回答道:「還好。」

她的平靜讓傅彥城眼眸驀地幽深,冷嘲道:「顧念,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蠢了?你的身體就是你的本錢,沒了它,你怎麼取悅我獲得利益?」

顧念背脊僵直地聽着,到頭來傅彥城還是此般不給顏面地嘲諷。

她自嘲一笑,抬眼看着他清冷道:「有失才有得,若是以往,傅大總裁能在這個時候陪我出來看病嗎?」

她明明說得雲淡風輕,甚至沒有一點嘲諷的意味,卻還是讓傅彥城冷下了臉。

「陪你看病?呵,顧念,你全身上下都是屬於我的,你再敢不經過我的允許糟踐自己的身體,你的那些要求我也全當什麼都沒聽見!」他冷冷地說道,將顧念摟在懷裡的力度又增大了兩分。

很痛,充滿威脅。

顧念倒吸一口涼氣,因為他的突然用力,她的手下意識地摁在了他的腰帶上,冰冷堅硬的感覺刺激得她的傷口疼得都要麻木了。

傅彥城看她一眼,幫她把手從尖角處移開。

顧念微征,還沒從這點點溫柔中回過神來,手已經毫無停頓的被甩了出去,耳邊是他冰冷的話語,「別弄髒了。」

她唇瓣輕顫了一下,果然,是她想多了。

再看過去時,傅彥城正陰沉着臉擦着腰間的血跡,隨後又順便動作惡劣地給她擦拭着手心的血。

粗糙的紙面滑過掌心的傷口處,傳來更加強烈的疼痛感,顧念強忍着眼中的淚,貝齒將下唇咬到發白。

《情深意動:傅少寵入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