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親親總裁別太壞
親親總裁別太壞 連載中

親親總裁別太壞

來源:google 作者:緣園子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墨兮兮 墨美婷

墨兮兮再一次聚會中遇到了剛回國的嶄襲留,聚會中因為遊戲,墨兮兮被懲罰到指定的房間,對第一個出來的人說,「我愛你」三個字沒想到,出來的人是自己剛剛在外面遇到的美男子帥鍋墨兮兮喝醉被他帶走,第二天一醒來,看見是他、驚呼出了聲「啊……」「別叫了,難道你昨晚沒叫盡興」墨兮兮「……」………………………墨兮兮在心裏暗自,就當自己第一次被狗咬了可這隻狗似乎賴上了她,非要她對他負責任還被他一不小心坑去了民政局展開

《親親總裁別太壞》章節試讀:

  夜間的風涼涼,吹得校園裡的樹枝嘩嘩作響。

  墨兮兮躲在角落裡,看着他的車子在自己的視線里慢慢地,一點一點的變小,直到最後那抹紅點幾乎看不到的時候,她才鬼鬼祟祟地從旁邊的大樹走出來。

  她美眸一閃,咧着嘴笑道:「哼!」她才不會那麼傻乎乎的在學校宿舍睡呢?

「噗嗤,」

真可笑。當她傻嗎?

  想到這,她眼珠子在眼眶裡打轉轉,不行,看來自己得躲躲。

這兩天不能在學校睡了,假如這臭不要臉的男人,明天早早就來學校堵她的話,那她不是得不償失,再說誰知道她要自己等他,是為了什麼事。假如又欺負自己怎麼辦,那她不是虧大了。

  自己會那麼乖乖聽他的話才怪,那樣的話,她不就真像他說的那樣笨死了嗎?她不笨好嗎?她不笨好嗎?她明明還是很聰明的,好嗎?墨兮兮在心裏不服氣的想道:

  她站在那裡眼珠子一直閃着光芒,想着今晚去哪呢?

  墨兮兮站在那裡嘴裏一直念叨着,要不還是回自己跟顧大寶的小窩睡去,可想着剛剛跟顧憐分開的時候,她說她今晚要回家,那她肯定今晚也不會回去了,那不是她回去,就一個在家嗎?

  「嗯,」她嗯了一聲搖頭道:那樣的話,她會有點害怕。

  她想了想最後決定回墨家,一想到回那個家。

墨兮兮的表情瞬間變得黯淡了下來,那是自己的家嗎?是倒是,可沒有一個人歡迎她回去。

  以前媽媽在的時候還好一點,可現在媽媽不在了。

他們也就沒什麼顧慮了,隨她怎麼自生自滅。甚至連自己的學費都不管了,那就更不用說別的了。

還好,媽媽在她十六歲的時候就把美容院過戶給自己,不然她現在成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想到這裡墨兮兮的眼神瞬間暗沉,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對自己,自己又沒做錯什麼,就連自己親爸爸也這樣。

  墨兮兮記得很清楚,從她記事以來媽媽跟爸爸就沒有和睦相處過,甚至兩人一直都是分房睡的,至於為什麼她也不清楚。

  直到她十歲那年爸爸帶回來一個小女孩和一個女人,她才好像懵懵懂懂的明白了一些什麼事。

那個小女孩正是現在的墨美婷和她的媽媽,墨美婷只比自己小一歲,那就是說媽媽在懷着自己的時候爸爸就出軌了。

  一次她放學回家,走到樓梯拐彎處,聽到傭人們正在議論這件事。

  說墨美婷的媽媽凌白是爸爸的青梅竹馬,只是因為門不當戶不對被爺爺拆散的,至於自己的媽媽只是商業聯姻。

  在爸爸媽媽結婚不久,自己的外公家就被招人陷害而落魄,外公也因為此事,心臟病突發猝死。

  自從那以後,她才知道為什麼爸爸一點都不喜歡自己原因,因為自己只不過是他們商業聯姻生下來的孽緣而已,並不是你情我願的愛的結晶。更確切的說,生她出來就是這場聯姻的必經過程,做給爺爺看和外界的人看的。

怪不得從小到大,他一次沒有給過自己笑臉,甚至沒有正眼看過她。

  這些事她從來也沒有問過媽媽,怕她難過。

可自從那母女倆來到這個家裡後,她看媽媽無所謂的樣子,剛開始她不明白媽媽為什麼是這樣的態度,但隨着自己的年齡增長她才慢慢明白,因該是媽媽不在乎爸爸吧!所以媽媽才無所謂!

  一路上她回想着,不知不覺人已經到了墨家門口。

她拍了拍自己煞白的肉臉,抬起纖細的小手,按下了,她久違的門鈴,半天才有人出來給她開門,看到她開門的人,她有那麼一瞬間的發愣。

墨兮兮看着眼前,頭髮有些白了的傭人劉媽,她算是在這個家裡對自己最好的人了。

  劉媽一開門看到是她,雖然先是愣了一下。但後面帶着慈愛的微笑對她說:「大小姐回來了,來…來…來快進來。」

熱情的拉過她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墨先生今晚也在家,現在還在大廳吃水果。」說完對她使了個眼色就往前走去着。

  墨兮兮當然知道她是什麼意思了,跟在她後面來到了客廳,裏面的人,見有人進來都齊刷刷地往她身上看去,好似看另類一樣看着她。

特別是墨美婷在看到是她的時候,表現出來的表情是那麼的鄙視,那麼的看不起她。

看到這,墨兮兮都懶得理了她了,這種鄙視她在這個家裡看得還少嗎?

這裡的很多傭人有時都會以這樣的眼神看她,她已經麻痹了。

她墨美婷算什麼,她不屑於她好嗎?

  她看向離自己只有不到十步路的墨慶生開口叫了聲:「爸爸,我回來了。」

  墨慶生這才抬頭撇了她一眼,但沒有馬上回答她,然後他慢慢起身往樓上走去,再跟她擦肩而過的時候對她點了點頭。墨兮兮看他這樣在心裏輕虛了口氣,還好這次沒開口罵自己。

  墨慶生走後,大廳里就只剩下墨兮兮和墨美婷還有她的那個媽了,其實墨美婷的媽比她要圓滑多了,至少她不會明着對她怎樣。

三人就這樣面面相窺,氣氛變得有點詭異。

看到這裡墨兮兮轉身想要離開,可總有那麼些人,不怕死的要找她茬。

  墨美婷用手攔在她面前,開口就譏諷的說:「不知道是誰,上次說以後都不回來住了,怎麼現在忘記了。」

  「哈哈哈」墨美婷哈哈幾聲在次說道:「今天,天是吹的什麼風啊!把我們墨大小姐給吹回來了。」

  墨兮兮實在聽不下去,從她那張臭嘴裏說出來的話了,美眸死死盯住她。說出來的話帶着點淡淡的譏諷:「這是我的家,我想回就回。難不成像你一樣把別人的男朋友搶去了,還那麼光明正大地要人家的正牌女朋友成全你們。」

「哼哼」墨兮兮在心裏冷哼幾聲,其實她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擺明了說她們母女兩都是破壞人家姻緣的惡人。

  「噗嗤」

「你們也太好笑了吧!太把自己當回事了。」說完,你墨兮兮轉身離開上了樓去,留下那對已經被她氣得鼻子冒煙的母女站在原地直跺腳。

  墨兮兮也不是惹事的人,只要她們不招惹她,她還是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可總有那麼些人,就是那麼不知死活的要去招惹她,那就不要怪她的不客氣啦!

  墨兮兮從來就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善累,但她也不會主動去做什麼越界的事。所以在前提下不要踩到她的底線了。

  她回到自己房間來到床尾坐下,看着這充滿了無數回憶房間,準確地說是她和媽媽的回憶。

想到這一縷縷一絲絲的甜蜜,好似在她腦海里已經浮現出來。

  她很怕想起這些畫面,所以不敢回來,可能是自己還不敢面對事實。

  墨兮兮敲了下自己腦袋,「不想了,不想了。」

她拿出手機點進了微信,進了閨蜜群。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有人在嗎?」

  憐心:「在呀!墨兮兮你怎麼還有時間玩微信啊!」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顧大寶,你什麼意思,別那麼陰陽怪氣,我今天晚上回墨家了,我想明天上午跟你一起去店裡,你早上來接我吧!」

  憐心:「好的,你不是現在因該跟他在一起嗎?怎麼回家了,還有你跟嶄襲留到底怎麼回事,你倆昨晚上真的睡在一起。」

  墨兮兮直接跳過她的前面一個問題說:「你還好意思說我,要不是你把我一個留在那裡。我怎麼會被他帶走,真是個損友?」最後一句她在心裏想道:「還有你也知道我昨晚喝醉了,好多事都不記得了。」

  憐心:「…………..」

  雪兒:「哈哈,你倆個好熱鬧啊!墨兮兮你真跟我的男神嶄襲留搞到一起了呀!嗚嗚…我好傷心。」

  憐心:「雪兒你還有機會的,其實我也看嶄襲留身材棒棒噠!也有點把他當男神標準了。還有反正墨兮兮又不喜歡我們家男神嶄襲留。」顧憐說完還哈哈的笑了兩聲。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是的,統統給你們啦!我在次跟你們說我跟他沒什麼,沒什麼,沒什麼,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雪兒:「別那麼激動墨兮兮,放心我們是不會客氣的。既然你不喜歡那我就收下了,對了,嶄襲留那方面是不是很厲害呀!一夜幾次。」

  憐心:「雪兒,你個小色女。這麼污的問題都問得出來。不過我給你點一百個贊。因為我也好想知道。」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

  雪兒:「顧憐你說墨兮兮怎麼不回了呀!不會嶄襲留是秒射男吧!不好意思說出來了。」

  憐心:「雪兒,你怎麼現在這麼污了,我以前怎麼就沒發現你個小處女知道這些,你在這麼污下去當心沒人敢要你。」

  雪兒:「放心,我就不用你操心了。把自己管好就行了,你不也是個小處女嗎?哈哈。」

  憐心:「…………….」

  墨兮兮看着這兩個損友聊着這麼污的話題,她都不好意思再看下去了,在這看下去估計明天會長針眼。這兩個小處女都聊的是些什麼。

  哎!真是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