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瓊玉緣
瓊玉緣 連載中

瓊玉緣

來源:google 作者:知言不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祁夢曉 肖厝

若沒有她,或許他將一輩子在黑暗與廝殺中瑀瑀獨行;若沒有他,或者她將承擔更多的困難愁苦然而,他們彼此遇見,自此他的人生被她照亮變得溫暖;而她亦能在面對人生的悲歡離合後堅強面對……展開

《瓊玉緣》章節試讀:

肖厝冷笑道:「災情已如此嚴重,可有些人還是把手伸向了這些賑災之物,真不知覆巢之下,那些卵是否能苟活?」祁年亦是心中喟嘆,這貪墨之事,哪個朝代都是屢禁不止,只不過,把手伸向賑災銀子的,才是真的喪了天良之輩。那貪的不是銀子,是人命,是社稷江山吶!祁年輕嘆一聲,舉起酒杯,肖厝相陪,淺啄了一口,繼續道:「往年不說,今年據我所知,朝廷所播銀糧是夠地方撐到秋收的,等到秋天稅賦報上來,再下撥一筆,就解了今年這困頓之局 ,可是您看,這裡依舊大量災民流離失所,從今日我們所遇之事看,這災民已被逼成何種模樣了。」肖厝說到此,頓了頓又道:「在下有個不情之請,看大人是否方便?」「但說無妨」「具體情況請恕在下不方便透露,大人海涵,在下所辦之事,牽扯甚廣,若住客棧,行跡往來怕打草驚蛇,敢問大人是否方便,讓在下客居您府上,對外只稱隨您赴任來遊玩的親戚,您看可否?若是不方便,絕不給大人添麻煩。」

肖厝一口氣說完,便見祁年皺眉沉思,「恕在下唐突了,祁大人若不便,肖某再想其他辦法就是。」肖厝知道,自己若在此居住,被京里那人洞悉,祁年是如何都脫不了干係。只不過,誰讓他們如此趕巧一早一晚進了城,況且祁年背後是榮郡王府和將軍府,也是不能小覷的。那些人總會投鼠忌器些。因此思前慮後,只有住在這裡,才不會打草驚蛇,又能讓上面那些人有所顧忌。以後,若這祁年真是堪當大任的,自己儘力保着他的平安又何妨,因此才有此一說。

可見這祁年如此怕是不願的,肖厝心思百轉,暗嘆一聲,剛要借口告辭,便聽見祁年道:「大人所說,皆發自肺腑為黎民百姓籌謀,祁某也是讀聖賢書長大的,焉能不應?忠君為國,死而後已,大丈夫豈只是說說而已,不過唯一所慮的是,此次赴任,夫人和小女亦隨行至此,內宅婦人,未經過兇險之事,還望大人周全。」肖厝看着祁年鄭重地應道:「請大人放心,肖某會約束屬下,不驚擾夫人小姐,亦會派人保護府上周全。」聽見肖厝如此鄭重承諾,祈年總算略放下心中隱憂,二人天高海闊的暢談,誰知肖厝二十左右的年紀,倒是學識深厚、閱歷豐富,不管是經史子集還是地方逸事,都能談上幾句,這讓祈年很是刮目相看,二人相談甚歡,直到掌燈酒席方罷。

祈年是被小廝扶回正院的,今日雖然受了驚嚇,可沒想到遇到一少年知己,談吐盡興,一不小心就喝的大了,榮鄢看丈夫這個樣子趕緊叫人傳水梳洗,梳洗完畢,扶到床上祈年便沉沉睡了過去,曉曉在自己屋裡聽得丫鬟來稟前院酒席散了,忙帶着木雲趕到正院,在門外遇見端水過來的碧珠,聽碧珠說父親醉了,母親正在給梳洗,也不方便進去,就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