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騎刃王之聖獸麒麟
騎刃王之聖獸麒麟 連載中

騎刃王之聖獸麒麟

來源:google 作者:永遠的沙灘亡者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永遠的沙灘亡者 遊戲動漫 雷鳴一閃

陳鳴,作為在一個在魔都打工的普通上班族,無意中穿越到了騎刃王的世界,在這裡他的名字叫雷鳴一閃騎刃王世界,在甲蟲王國,作為具觀賞性與競技於一體的騎刃王比賽擁有着上百年的歷史,就在十六年前,由麒麟、龍、鳳、獅鷲、白虎五聖獸組成的聖獸隊過關斬將一舉拿下職業賽的冠軍,一切的故事都從這裡開始……展開

《騎刃王之聖獸麒麟》章節試讀:

傍晚,雷鳴一閃和赤焰七星兩人開着剩餘能量不多的墾泥車往赤焰家宅駛去。

一路上,天空中飛滿了綠色的光點。

「山茶村真是世外桃源吶。」雷鳴一閃感嘆道,「真想一輩子都生活在這裡。」

「閃閃,我們會和爺爺一起永遠的在這生活下去,享受日出和日落。」赤焰七星附和了一聲。

「那可不一定,命運的輪盤總是在轉動,不是嗎?」

待二人將墾泥車駛入車庫,雷鳴一閃催促着赤焰七星,「星仔,趁爺爺在睡覺,咱們趕快進房間。」

「哼!」

二人想都不用想,身後的絕對是魔鬼爺爺——赤焰塵風。

雷鳴一閃賠笑轉過身,星仔則是兩根觸角下垂一臉委屈的看着面前身形枯瘦,但眼睛中帶着精光拄着拐杖的白須瓢蟲老者。

「爺爺!」

赤焰塵風向二人的墾泥車走去,拆下了兩輛車上的能量棒。看到手中兩根散發黯淡光芒的能量棒,白眉一豎,皺起眉頭,「一閃、星仔,今天你倆的能量棒怎麼用完了?你們倆是不是開墾泥車打架了?」

「這個嘛,爺爺您不要生氣,我可以解釋……」雷鳴一閃解釋道。

赤焰塵風打斷了雷鳴一閃的話,「解釋?我跟你們說過什麼?不許打架!」

「我們……沒有。」赤焰七星委屈道。

赤焰塵風一聽二人的狡辯,白眉更豎,「罰你們今晚把明前茶全部挑出來。」

「靠,會累死人的。」雷鳴一閃心想。

「不挑完不許睡覺,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赤焰塵風說完,拄着拐杖轉身回內屋。

「呼!」二人長舒一口氣,他們倆誰都不怕,就是怕爺爺。

「還有,不管今天做到多晚,明天黎明前都要繼續上山墾泥,你們聽到沒有?」赤焰塵風回頭吩咐道。

「知道了……」

另一邊,在白虎車隊基地。

天牛開着藍色騎刃王停了下來,一臉悶悶不樂地飛出駕駛艙。

一藍色法布爾鋸鍬向天牛走來,他頭上長着一雙巨大鋸齒狀角,暗黃色劍眉,面容冷峻,身上散發著寒氣。

鋸鍬見天牛一臉不快,問道:「怎麼了?天牛,今天不痛快了。」作為天牛的隊長,鋸鍬很清楚自己隊員的實力,天牛去和鐵甲龍比拼應該是輕鬆獲勝,為何一臉不快。

天牛面前的藍色法布爾鋸鍬正是白虎車隊的隊長——鎧甲神。年紀輕輕就已經熟練的掌握騎刃王的各種技巧,不僅天賦極佳,每天不落的高強度訓練,使他的實力增長極快,是有名的努力型天才。

「隊長,我今天被人欺負了。」天牛低下頭。

鎧甲神難以置信天牛竟然敗在了鐵甲龍手下,但在自己隊員的面前必須維持自己冷酷隊長的形象,喜怒不形於色:「什麼?是誰欺負你了?」

「我今天去山茶村找鐵甲龍決鬥。」

「哼!別告訴我,你連鐵甲龍都鬥不過。那你就趁早退出我們白虎車隊。」鎧甲神說著,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親手**出來的白虎車隊二號人物——天牛竟然會輸給實力平平的獅鷲隊隊員——鐵甲龍。

天牛聞言說道:「不,隊長,打敗我的不是鐵甲龍。」

「哦?」

「我在山茶村碰到兩個神秘高手,結果對決其中一個高手輸的很徹底。還有一位沒有出手,不知道是不是。」

鎧甲神聞言頓時來了興趣,能打敗他們白虎車隊的二號人物,實力應該不會差。鎧甲神是個好鬥的人,這也造就他本人光明磊落的性格。

「能讓你輸得這麼慘,這個人絕對不簡單。說,他用的是什麼型號的騎刃王,還有另外一位沒出手的人。」

天牛嘆一口氣:「唉,別提了,隊長。他們駕駛的不是騎刃王,是兩輛墾泥車。」

「什麼?墾泥車。」這句話震碎了鎧甲神的三觀。要知道每一輛騎刃王,就算是最普通的騎刃王都不是墾泥車能比的,二者的刀刃材質、轉速和車輛的輸出功率都不是在一個水平線上的。別看墾泥車和騎刃王都有四個輪子和一個會轉動的刀刃,二者可不是同一個車種。墾泥車碰上騎刃王,立馬被撞散架都不為過。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以常識來判斷的鎧甲神自然以為天牛在開玩笑。

但鎧甲神見到天牛的臉色,自然知道他沒在開玩笑。

……

午夜,山茶村,赤焰家宅,客廳。

雷鳴一閃和赤焰七星坐在地上一臉疲憊地挑着茶葉。

「這挑茶葉,什麼時候是個頭,」看着面前滿滿兩簍的茶葉,雷鳴一閃感覺生活無望了,雖然以前也熬夜挑過明前茶茶葉,但今天的量格外的多,黎明前絕對挑不完。

……

白虎車隊基地。鎧甲神撫摸了一下藍色騎刃王刀刃的凹陷和車側身上的平滑劃痕,腦中已經浮現出了墾泥車與藍色騎刃王對決時的場景。

接着他又看向騎刃王輪胎上磨損的痕迹,心裏已經有了底。

鎧甲神不禁讚歎:「高手,果然是高手。」

「隊長,你看出來了?」

「嗯,第一回合,你向他發動了絕招,對手不但沒有被你擊中,反而快速抖動車身,繞到你車身側邊輕鬆躲開了你的絕招,撞擊了你的騎刃王。」

「隊長,我第一回合實在太過輕敵了。」

「不不不!」鎧甲神搖頭,「如果說第一回合是你輕敵,想要直接用絕招結束比賽,那第二回合,你輸得更慘。」

「哦?」

鎧甲神指着藍色騎刃王的刀刃間的凹陷處,「第二回合你是自己收不住力衝出決鬥台的吧。」

「大哥你怎麼知道?」

「看這裡,普通騎刃王之間的對決是刀刃之間的碰撞,難免會出現劃痕,而你的刀刃上沒有劃痕卻有一處凹陷,這說明什麼?」

「是什麼?」

鎧甲神想了想說:「說明對手知道墾泥車與騎刃王之間的差距,想以巧致勝。他停下刀刃,經過精確的計算,刀刃正好卡在你刀刃的空隙處,借你刀刃的力將他甩飛出去,而你的騎刃王則因為受力不均導致車身難以控制,導致沖向決鬥場外。能如此精準的把握對手刀刃旋轉的速度和角度,這人絕對是個高手。」

天牛恍然大悟,「難怪我開絕招的時候他停止旋轉刀刃,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他已經認輸了呢?」

「不過有一點我不明白的是到底是哪種質地的刀刃才能使你的騎刃王刀刃造成如此程度的凹陷。」鎧甲神又陷入了沉思,「按理說墾泥車不會裝備如此堅硬的刀刃,而且不僅堅硬還能施展氣浪。」鎧甲神又瞟了一眼騎刃王車身側的平滑劃痕。

「可是他只是一輛普通的墾泥車而已呀。」

「不不不,結論就是,它不是一輛墾泥車,它是一輛騎刃王。」

「(●—●)?!」天牛一聽,大吃一驚。

「它是一輛刀刃極其堅硬且攻防兼備的超級騎刃王。」鎧甲神眯起他的大眼睛。

「看來,我鎧甲神終於碰上對手了。」轉頭對天牛說,「天牛,我們明天去山茶村看看,去會會這個高手。至於另一位未出手的高手,也去會一會,說不定是雙倍驚喜。」

……

清晨,山茶村,赤焰家宅。

陽光照射在雷鳴一閃和赤焰七星身上

雷鳴一閃和赤焰七星一臉坐在地上正打盹。

照射進來的陽光將二人驚醒。

「**,屮,早上了。」雷鳴一閃伸了一個懶腰,全身的關節怎麼傳來清脆的響聲。

赤焰七星輕拍雷鳴一閃的肩膀,「可是閃閃,我們還剩半簍茶葉沒挑完呢?」

「是哦,這半簍最少還得要一個小時才能挑完呢,不過看太陽的位置,現在已經過了黎明了,今天的時間很緊啊。」

二人皺眉想到一半,就聽到屋外有人在呼喊他們,「閃閃,星仔/星仔哥!」

星仔很疑惑,他自然知道外面呼喊他們的是誰,正是苗紋紋和烏甲威龍。現在還是清晨,苗紋紋倒能理解畢竟人家的作息時間很規律,這麼早起來很正常,至於烏甲威龍,他平時可是不睡到太陽曬屁股不起床的人。

「你們怎麼來的這麼早?」

「閃閃星仔,你們是不是一晚沒睡?」烏甲威龍問。

「稍微打了個小盹吧。」二人一臉萎靡地說。

「看看你們倆的熊貓眼,」烏甲威龍捏了捏二人的臉頰。

「我喜歡女生,我的性取向很正常。」雷鳴一閃拍開了烏甲威龍的手,嫌棄道。

烏甲威龍大大咧咧的,自然不會在意,看了地上的茶葉簍自然知道了什麼,「你們看赤焰爺爺罰你們挑了一晚上茶葉,你們等一下又要去墾泥,肯定很累吧,你們爺爺也太不厚道了。從小就不停地壓榨你們的勞動力。」

「習慣了。」雷鳴一閃說,赤焰七星也點點頭。雷鳴一閃接著說:「只不過我們現在還沒有挑完,現在大概還有一個小時的工作量,等下又要墾泥,該如何是好,感覺又會被罵了。」

苗紋紋上前說道:「別擔心,閃閃星仔哥,我們就是來幫你們的。」

「哦?」

烏甲威龍做了一個自以為很帥的pose:「這還不簡單,我們來幫你們墾泥。」

「你?行不行啊?」看着看起來一點都不靠譜的烏甲威龍,赤焰七星擔憂道。

「哼!就像閃閃說的,你不能質疑一個男人不行!還有別忘了,我可是山茶村首富的兒子,種茶也是我的強項。」烏甲威龍習慣性地挺起胸膛。

「不……」赤焰七星剛想拒絕,就被雷鳴一閃制止了。

雷鳴一閃說道:「威龍那墾泥的任務就交給你們兩個了。」

「閃閃還是你像個爺們,」隨即掏出四根能量棒,「放心,這是我從家裡偷來……啊不,拿出來的四根能量棒,就算我開車技術再low,也我不會浪費你們家的能量棒的。這樣你們吝嗇的爺爺就不會發現了。」

在苗紋紋和烏甲威龍開走墾泥車後,赤焰七星問雷鳴一閃:「閃閃,這樣會不會不好?」

「我們四個是朋友嘛,互幫互助不是很正常嗎?」

雷鳴一閃都這麼說了,赤焰七星也沒再說什麼。

半個小時後,茶田傳來一聲巨響。

「發生什麼事了?」赤焰七星擔憂地看着聲音傳來的方向,那個方向,是他們家的茶田。

「哼!」熟悉的聲音,二人的身體瞬間僵住了。

站在他們面前的是赤焰塵風。

「爺爺!」二人立馬從地板上蹦了起來。

赤焰塵風拄着拐杖走過來,「墾泥車呢?」

「那個,爺爺,您聽我狡辯……不解釋。」

「我問你們,墾泥車為什麼不在車庫裡。」赤焰塵風又問,眉頭皺起。

赤焰七星兩根觸角耷拉下來,老實交代:「墾泥車被威龍和紋紋開走了,他們幫我們墾泥去了。」

赤焰塵風一聽言語間變得更加嚴厲,對着赤焰七星怒道:「我對你們說過什麼?我們家的墾泥車絕對不能給別人開,而且不能讓墾泥車有任何損傷。」

「爺爺,您不要怪星仔了,是我讓威龍他們開走的。」雷鳴一閃上前道。

「一閃,你呀你,就你最慣着星仔,你們倆還不快去吧墾泥車開回來?」赤焰塵風的拐杖在地板上重敲了一下。

「是!爺爺!」

……

赤焰家茶田。

赤焰七星和雷鳴一閃看到被墾泥車壓在下面的烏甲威龍,趕忙跑過去把他拉出來。

「威龍,你沒事吧?」兩人擔憂地看着烏甲威龍。

烏甲威龍立馬蹦了起來,大笑:「當然沒事,我可是練過Chinese Kongfu的,絕對沒問題,讓我繼續戰鬥。」

遠處一以黑白為主色以鳥類動物的攻守平衡均勢型騎刃王駕駛艙門打開了,從裏面飛出一隻黑色鍬形蟲少年,身高約在一米七左右,面容俊美,神情懶散,嘴裏叼着一根棒棒糖。他就是獅鷲山莊的第一高手駕駛着獅鷲騎的——鋼千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