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奇書詭影
奇書詭影 連載中

奇書詭影

來源:google 作者:九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佑李軍 張天佑 現代言情

我拖着疲倦的身體回到了家,一邊把玩着父親辦公室那個玉佩,一邊回想着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腦子裡如同亂麻一般交織在一起,不禁......展開

《奇書詭影》章節試讀:

《奇書詭影》這部小說的主角是張天佑李軍,《奇書詭影》故事情節經典蕩氣迴腸下面是章節試讀,內容情節極度舒適。
主要講的是:...一輛閃爍着警燈的警車上下來兩名**,匆匆忙忙地走進我家。
你是孫曉梅的兒子吧?
我們是刑警隊的。
你好警官,我就是孫曉梅的兒子張天佑。
你好,我是金水分局刑偵隊的李軍,我和李軍互相握了握手。
小張,你母親的死我們很遺憾,希望你能振作起來。
關於你母親的死因,我們技術科正在進行技術鑒定,我相信結果很快就會水落石出。
至於你上次描述的案發現場的情況,我們依然覺得還是因為你產生幻覺造成的。
我今天來主要是來再了解下情況。
李軍頓了頓,接著說:平時你父親和你母親關係怎麼樣?
我思索了一下說道:我父母平時關係很好的,他們基本沒紅過臉,也沒聽說有什麼矛盾。
我們了解到就在你母親去世的前幾天,還和你父親吵過架,而且吵得很激烈,好像和你的爺爺張老幺有關。
你最近發現你父親有什麼不正常的行為嗎?
李軍用一雙深邃的眼睛注視着我問道。
嗯,這是聽鄰居說的吧,我有時候不在家,他們吵架的事情我還真不清楚,難道你們懷疑我爸?
我一臉驚訝地看着李軍。
沒有沒有,這只是辦案程序需要而已,所有有關聯的人,我們都會了解下情況。
希望你將知道的都能如實地告訴我們公安機關。
李軍解釋道。
李軍這麼一說,我也忽然想起了什麼:自從母親去世,我父親確實好像變了個人,經常說自己加班,總是很晚才回家,每次回來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哦?
那你還發現什麼沒有?
李軍說著踩滅了地上的煙頭。
我想了想說:他好像在畫什麼東西,別的倒沒有什麼了。
那好吧,我們再去走訪下別的人,你有什麼發現可以隨時聯繫我,這是我的傳呼號。
說完李軍遞給我一張名片。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你看看見過這個嗎?
李軍從手提包里拿出了一張紙。
只見紙上畫著一副奇怪的圓形圖案,圖案的中間似乎是個小島一樣的地方,而島上卻長着一顆樹,樹上結滿了像人一樣的果實。
最古怪的是,這棵樹沒有在地上,而是懸在半空。
這是什麼?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怪異的東西。
我驚訝地問道。
我們最近在偵破兩起殺人案,受害人屍體上都出現了這個圖案。
這次出來順便走訪下,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們就先走了。
李軍說完就與我握了握手,坐上警車離開了。
自從母親詭異地死去,我用了整整半個月的時間才慢慢恢復過來,母親臨死的那一幕時常還會出現在腦海,那個詭異而又惡毒的聲音也會在夢魘中響起,每每從噩夢中醒來,我都會出上一身的冷汗。
儘管**都認為我當時產生了幻覺,覺得我是在胡言亂語,但是我知道,那一切都曾真實發生過。
而父親自從母親出事以後,就變得越來越沉默,一夜之間人似乎蒼老了許多,下班後總是一個人呆在房間里抽着悶煙,偶爾與我打個招呼,也是隻言片語。
當他端詳我的時候,卻總會洋溢起一種難以言表而又充滿憐愛的複雜表情。
父親在母親去世十幾天後就到巫溪出差了,據說去那裡考察一個建築遺址,算來已經去了三天。
那個時候是沒有手機的,傳呼機也是剛剛興起,大部分通信還是依靠固定電話和信件往來,而父親竟然一個電話都沒有來過。
我不禁想起李軍說的話,又聯想起父親最近的怪異表現,內心徒然出現了無數個疑問。
而我卻忽然想起,作為同事的父親從來不讓我進他的辦公室,難道他辦公室藏着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看了看錶,已經快晚上九點了,古建築研究所的大門應該還沒關,於是我騎上單車向研究所走去。
王大爺,開門啊,我是天佑。
是天佑啊,你怎麼現在過來了?
我爸不是出差了嗎,他把我家戶口本放他辦公室了,我來他辦公室拿下戶口本,對了王大爺,你能不能幫我開下我爸辦公室的門。
我偷偷地瞄了王大爺一眼,生怕他看出我在說謊。
行啊天佑,我馬上給你開。
王大爺殷勤地說著,手裡拿着一大串鑰匙,叮叮噹噹地從門衛室走出來。
父親的辦公室很近,進了辦公樓左拐就到了。
天佑啊,你媽那事現在有啥眉目了嗎?
王大爺關心地問道。
看到我臉色不對勁,連忙又說道:咳,看我真多嘴。
王大爺邊說邊打開了父親辦公室的大門,你拿完東西把門關上啊,張所長最近出差,你檢查下他窗戶關好沒有,我走了啊。
王大爺說完,衝著我笑了笑就離開了。
來研究所工作一年,我還是第一次來到父親辦公室。
辦公室不算大,只有一張辦公桌和一個不算很新的書架,書架上擺滿了和古建築有關的書籍,而辦公桌上的煙灰缸里堆滿了煙頭。
顯然,父親最近的煙癮很大。
我四處打量着房間里的角角落落,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忽然,我發現書架上擺放着一個特別的紅木盒子,紅木盒子在書架上顯得有些突兀。
我小心翼翼地把紅木盒子打開,一塊玉佩赫然映入我的眼帘。
這是一塊泰山墨玉做的玉佩,質地緊密細潤,色黑而晶瑩,在燈光下隱隱顯出淡淡的墨綠色。
玉佩上雕刻着一把惟妙惟肖的木鋸,木鋸下隱隱約約地刻着一行篆體小字:吾徒魯幻之。
咦?
這個魯幻之是誰?
我父親怎麼會有他的玉佩?
正在我仔細端詳這塊玉佩的時候,卻忽然發紅木盒子里還放着一本牛皮筆記本。
這顯然是父親寫的筆記。
今天我沒有想到,這個事情還是發生了。
大弟小妹當初也是這樣蹊蹺地死去。
今天看到曉梅的慘狀,我痛苦萬分,誰知道算命先生說的天劫會不會發生在天佑身上。
當初給天佑取名,就是為了保佑他這一生可以平安健康。
曉梅,也請你原諒我,原諒我們張家。
看到這裡,我才明白父親是如此地愛我,而我卻在懷疑他,一種愧疚感油然而生,眼睛也漸漸地變得失潤。
我用顫抖的手繼續翻看着父親的日記.筆記中這樣寫道:我查閱了很多資料,《魯班書》確是一本陰毒無比的書,所有學它的人都要承受鰥寡孤獨殘的命運,這個詛咒現在看來是真的。
父親當初為了生計學了它,而今我們張家世代卻要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看來只有毀掉它,天佑才不會受到傷害,那個天劫才能解除。
原來是這本《魯班書》造的孽,怪不得我們張家接二連三的死人,這個曾經的巨匠,木匠的祖師爺怎麼會留下這麼陰毒的詛咒?
我繼續翻着父親的日記,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線索,然而後面大部分都是空白頁。
忽然一個神秘的圖案出現在筆記本的最後一頁。
這不正是李軍今天給我看的那個圖案嗎?
難道父親和李軍說的凶殺案有關?
或者他又知道些什麼?
一連串的疑問在我的腦海中湧現出來。

《奇書詭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