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爺,你夫人又去算命了
七爺,你夫人又去算命了 連載中

七爺,你夫人又去算命了

來源:google 作者:謝辭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涼 現代言情 秦肆

溫涼,京城四大家族溫家的大小姐,聽說生來就是個病秧子,人盡皆知的短命鬼都說溫家大小姐沒有享福的命,被送去窮鄉僻壤的南山養了十多年,誰又知道這位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玄學天才,各種玄術信手拈來,算命看相風水抓鬼樣樣精通剛入京城,一戰成名,在上流社會引起不小影響,甚至是讓相關部門也注意到這位玄學大佬就連秦家那位七爺也對這女子另眼相看,時不時就想着叫小姑娘給他來一卦溫涼,「秦七爺,不要以為你跟我認識就不要臉!」向來溫和淡漠的溫涼時不時被某人氣炸毛,可以說是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都說溫大小姐本事大,我看不過就是胡說八道,忽悠人淡淡東西」溫涼眯起雙眼,「我看這位夫人不出三日會有血光之災」下一秒走到門口的貴夫人就被迎面飄來的籃球砸的頭暈眼花,鼻血直流展開

《七爺,你夫人又去算命了》章節試讀:

京城,博學大樓樓下,少女一件純白的短袖,一條黑色的休閑褲,背着一個不起眼的小包,頭上戴着一頂黑色的鴨舌帽。

溫涼抬頭看了眼十幾層高的大樓,癟癟嘴,伸手將帽子壓低,這群人還真是會挑時候啊。

「小姐,這裡不能進。」

門口,保鏢攔下想要進去的溫涼,最近誰都知道京城出事了,四大家族的老家主都在一夜之間都陷入昏迷,為此找了不少國內外的名醫,也沒見得有好轉。更何況今天這樓上的都是四大家族的人,隨便放一個不知名的人進去,他可做不到。

「我找溫國華。」

少女清涼的眸子瞥了眼黑衣保鏢,「就說溫涼找。」

離開溫家十多年,對於那個記憶里的家還是有些陌生,不過對於京城,她卻一點都不陌生,這麼些年,沒少往京城跑。

保鏢一聽她姓溫,也就想到了那個傳說中的溫家大小姐,連忙給樓上的助理打電話說明原因。

樓上。

「七爺,你說這事該怎麼辦才好?」

坐在主位的年輕男子,半眯着眼,修長的手指有下沒下的敲擊着桌沿。

秦七爺,本名秦肆,排行第七,是京城四大家族排名第一的秦家秦南平的嫡親孫子。

男人低眸沉思,面色凝重,看來這件事遠比面上所見的要嚴重,四大家族本就是京中的台柱,如今陸續出事,這背後的陰謀可想而知….

突然響起敲門聲,葉楓捏着手機走進屋內,靠在溫國華耳邊低語了幾聲,驚得他立馬站起身,就連說話的聲音都沒忍住提高了幾分貝。

「你是說,安安回來了?」

葉楓點點頭,下面確實是這樣傳的,看來來人確實是溫家大小姐。

「那個….七爺,我….」

溫國華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秦肆身邊,看着男人面無波瀾的神色,一時拿不定主意,這要是把人叫上來又怕七爺生氣,若是把自己女兒晾在樓下好像也不行。

「讓人上來。」

「是。」葉楓接了話,自然是通知樓下放人進來。

等在門口的溫涼,靠着玻璃門,看着面前的保鏢,似乎是有話說,但又有些為難。這保鏢面色紅潤,應當是有喜事發生,可眉宇間纏着些黑氣,這喜事稍不注意就會變成白事,她在糾結要不要出手幫他這個忙。

「那個,你有一元錢嗎?」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把保鏢問的一愣,隨即茫然的搖搖頭,又好像想到了什麼,昨天在超市給老婆買東西找了一個硬幣,又點頭掏出來遞給她,只當溫小姐有什麼用。

溫涼接過他的硬幣,放在手裡捏了捏,隨即開口,「你就要當爸爸了吧?」

保鏢點點頭,確實如此,一想到這個他就興奮的睡不着。

「正常來說預產期是在七天後。」溫涼看着他,看在他是個好丈夫好爸爸的份上,終究是沒忍住。保鏢繼續點頭,皺着眉,「你怎麼知道的?」

關於妻子的事情,只有身邊的朋友知道,可這溫小姐不過是第一次見他,怎麼就知道這些事….

「我給你一張符,遇到十分緊急的時候記得將符焚燒即可保母女平安。」

說著她取下背在肩上的包,從裏面翻出一張保胎化煞符遞給保鏢,「我是修行人,講究因果,我剛剛問你要了一枚硬幣,這是因,現在給你提點化解難處這是果。」

保鏢狐疑的接過符,看着眼前也就十來歲的女孩,一時間不知道信還是不信,「溫小姐,你…」

「信不信都把符留着,百無一害。」

從見他第一面就發現這人眉宇間透着几絲黑氣,看着不是自己身上的,只能是從別處沾染的,估計緣由就在這棟樓上的那幾人身上了。若放任不管,那他迎來的可不就是喜事了,而是一屍兩命的噩耗。

思來想去還是幫他一把的好,「好了,我要走了,你記得早點回去陪陪你妻子。」

溫涼拍了拍他的肩膀,驅散了身上的黑氣,抬眸就看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到門口。

「溫小姐,請。」

葉楓做出一個請的動作將人引着坐上了電梯。

叮,十三樓。

剛邁出電梯,溫涼就覺得有幾分悶,不自覺皺起眉頭。來到會議室,葉楓推開門,一股濃厚的死氣撲面而來,比起剛才的悶,這讓她更加煩躁,眉頭也皺的更緊。

「安安!」

最先站起來的是溫國華,他看向在外養了十多年沒見面的女兒,一瞬間鼻子一酸,老淚縱橫。

都知道溫國華有個女兒,只是那都是十六年前的事情了。

溫涼,小名安安,這名字的寓意就是想要她平平安安。溫涼剛出生時就體質不好,更是有道士算過,說這孩子活不過七歲,隨着年齡的增長更是體弱多病,這讓溫家人都不得不把道士的話放在心上。

誰知,她三歲那年大病一場,高燒不退,直接燒的昏死過去,醫院都下了病危通知書,怎的來了一位遊方道士,說將孩子送走自可保她平安。於是在溫家商議之後將孩子送去了南山市,至於交給誰了那位道士倒是沒有透露,只說有緣自會再見,這些年他跟夫人沒少派人去南山打聽,得到的消息的大都是沒有見過那麼一個人,更說沒有什麼被送過去的小孩。

「嗯,父親好。」

少女微微頷首,看了眼對她來說既熟悉又陌生的父親。

這些年雖然沒有同京城這些人打交道,但是她所知道的信息也不比別人少。就好比她知道溫國華夫婦每年都會去南山打聽她的事情,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三歲以後她就再也沒在南山待過,而是跟着老道長到了陝北一帶。

老道長說她托生了個好家,只是與父母緣分淺薄,十八歲之前不宜跟他們生活在一起,這樣只會加速她的離開。將她送往南山只是一個幌子,後面轉到陝北一帶也是為了避免溫國華夫婦去尋她。

林振宇皺眉,實在是沒眼看溫國華那副模樣,忍不住出聲打斷他,「那個,七爺,要不讓溫小姐先去隔壁候着?」

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溫國華一聽,瞬間不樂意了,「怎麼,我們父女剛相見,你就要趕我女兒走?」林家三代都是男丁,這老傢伙一定是羨慕自己有女兒!他可記得溫涼剛出生那會兒,這個老不羞的就慫恿林老爺子跟溫家老爺子談,說要定個娃娃親。

「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面!這個節骨眼上,不得先解決正事!」

溫涼不說話,看向主位上的年輕男子,嘴角微揚,漂亮的眸子一亮。

這人不一般,命格特殊,天生的上位者,明顯的邪魅不侵,百鬼皆消的體質,哪怕是每個人身上都帶有死氣,他都沒有受到一點影響。

男人對上少女打量的眸子,這才發現,這小丫頭還真是同溫夫人長的十分相似,尤其是眉宇間。溫夫人年輕時那是出了名的貌美,哪怕是現在人到中年都留有當年的神韻,如今出落的亭亭玉立的溫家大小姐更是比當年的溫夫人還要貌美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