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契約成婚,總裁寵妻30天
契約成婚,總裁寵妻30天 連載中

契約成婚,總裁寵妻30天

來源:google 作者:霍黎辰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了言 武俠修真 霍黎辰

「女人,我不會娶你」這是他對她說的第一句話她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本分的充當他的假「未婚妻」,和他保持着足夠安全的距離而某一天,他卻突然將她逼到角落她大驚,「霍先生,你說好的我們只是協議關係」「我違約了」他邪肆一笑,得知她就是他苦苦尋找的女人,他又怎麼會放手?「作為賠償,我是你的了」...展開

《契約成婚,總裁寵妻30天》章節試讀:

  她緊張往後挪了挪,「霍先生,我們只是協議關係。」

  「放心,我對你沒興趣,再啰嗦,我就親自把你丟進浴室。」

  霍黎辰沒了耐心,邁開長腿就朝着言晚走來。

  沒有興趣?那剛剛在她身上摸來摸去,現在還逼着她去洗澡……

  可看着他逼近而來的高大身軀,言晚心慌的跳下床。

  「我、我自己去。」

  說著,她急匆匆的跑進浴室,立即將門反鎖了。

  她貼着門,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可心跳仍舊一次快過一次。

  霍黎辰今晚太邪性了,她都不敢再出去面對他。

  可是他就在外面等着的……

  言晚焦躁的直抓頭髮,她今晚可怎麼辦?

  「咚咚咚」

  沒過一會兒,房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霍黎辰坐在沙發上,眼也沒抬,「進來。」

  衛七打開門,就聽見了浴室的水聲,他驚的愣住,感到不可思議極了。

  先生向來潔身自好,不喜歡女人離他太近,怎麼會允許言晚在這裡洗澡的?

  但他很快就收斂了情緒,規規矩矩的走到霍黎辰的面前。

  「先生,有點狀況,要你過去處理下。」

  不是緊急的事情,衛七也不會找到這裡來。

  霍黎辰沉默了幾秒,站起身,卻沒有立刻往外走,而是看向了浴室方向。

  他沉聲開口,語帶命令。

  「言晚,在房間里等我。」

  霍黎辰要走?

  言晚來了精神,連忙答應,「好。」

  隨後,她就聽到了往外走的腳步聲,直到聽見關門聲,她才走出浴室,到達門口。

  輕輕將門推開一條縫,小心翼翼的往外掃。

  空蕩蕩的走廊毫無人影,她繃緊的神經總算放鬆,連忙快速往外跑去。

  言晚剛下了樓,就看見了顧梓菲的車,她似乎正要離開。

  「梓菲,等等我。」

  言晚跑過去,拉開駕駛座就坐了上去。

  顧梓菲詫異的看着她,「你怎麼下來了?你被霍先生抱走,竟然沒發生點什麼?」

  想着和霍黎辰在房間里的曖昧畫面,言晚耳根子不由自主的紅了。

  她沒啥底氣的說道:「能發生什麼啊,我和他只是單純的協議關係。」

  「真沒什麼?那你臉紅什麼?」

  顧梓菲狐疑的盯着言晚,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言晚被看的心虛,抬手將車窗按下來。

  「這天氣好熱啊,你快點開車,順路送我回家吧。」

  「哇,你這話題轉移的好明顯啊。」

  顧梓菲直截了當的揭穿,卻也啟動車,往前開了。

  她沒有繼續追問,而是開口問道:「你的設計稿弄得這麼樣了?明天就是交稿時間了,要不要我幫你?」

  這幾天言晚發生了這麼些事,顧梓菲擔心她根本沒有弄完。

  「早就做好了,這次要是能被選中,我就有設計總裁服裝的資格了,我的資歷就不再是新人菜鳥了。」

  言晚眼裡滿是熱切,這次的總裁服裝設計師的競選,對她來說非常的重要。

  「你的設計天賦是我見過最好的,一定會被選中,加油。」

  顧梓菲笑着給言晚打氣。

  言晚也笑了笑,「恩恩,選中了請你吃大餐。」

  參加競選的設計師在會議大廳集合,由總監統一收集稿子,再讓高層評判,最終總裁決策。

  言晚到的時候,大廳里已經來了好些人了。

  她和附近的同事打了招呼,剛找地方坐下,就聽見了沈柏梅嘲諷的笑聲。

  「言晚,你還真好意思來啊?今天參加競爭的都是公司知名的、有資歷的設計師,你一個連作品都沒有的小新人,來給我們秀丟臉姿勢的?」

  沈柏梅端着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站在人群前,趾高氣揚的盯着言晚。

  她是知名的設計師,在公司地位也算是高,說的上話,這次競選也是實力人物之一。

  同時她也是歐諾雅的閨蜜,從言晚進公司以來,就各種找機會欺辱、打壓她。

  言晚現在還沒有完整的設計作品,也和沈柏梅脫不了關係。

  「這次競選讓新人參加,也就是意味着公平,只看實力說話。」

  言晚毫不示弱,「沈前輩,你可得小心了,要是被我這個新人給擠下去,才丟大臉了。」

  「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我還不信你這垃圾水平能設計出作品來。」

  沈柏梅傲慢的諷刺,幾步走到言晚的面前,一把將她桌上的設計稿拿了起來。

  可看到設計稿,她卻驚的愣住。

  這個稿子簡單而又驚艷,充滿了靈性,甚至比她這次拼盡全力設計出來的都還要好。

  「還給我!」

  言晚懊惱的將設計稿搶過來,雖然馬上就要上交設計稿了,可這時候被競爭者看到,也絕不是什麼好事。

  她不想再和沈柏梅糾纏,就要換個地方坐。

  沈柏梅感到了強烈的危機感,她幾乎可以確定,言晚這次的設計稿亮出來,有很大機會得到這次競選的第一。

  但這種事情,她絕對不允許發生。

  「前輩的話還沒有說完,誰讓你走了的?給我站住。」

  沈柏梅怒氣沖沖的抓住言晚,將她拉住的同時,故意將手裡的咖啡往前一潑。

  「嘶!」

  滾燙的咖啡潑在手上,言晚的手背上一陣尖銳的疼。

  她卻顧不得手,連忙去看設計稿,只見稿子已經被咖啡潤**一半,上面的線條色彩都糊了。

  言晚頓時白了臉,背心發冷。

  「讓你不要走,你走什麼?看吧,咖啡都被你扯灑了。」

  沈柏梅做作的嚷嚷,看着糊了大半的設計稿,滿意的笑了。

  她湊近言晚,說的無比嘚瑟,「言晚,設計稿都沒了,這下看你怎麼和我爭?」

  「沈柏梅!」

  言晚氣的渾身發抖,恨不得掐死沈柏梅。

  沈柏梅往後退了兩步,惡意的提醒。

  「總監來了,該去交稿了。」

  言晚扭頭朝着門口看去,只見總監穿着職業裝,踩着高跟鞋,氣勢十足的走了進來。

  其他的設計師們也都立即站好,依次排隊將設計稿親手交給總監。

  收完稿子,總監看向了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