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全家穿越後,我爹做尚書我做鹹魚
全家穿越後,我爹做尚書我做鹹魚 連載中

全家穿越後,我爹做尚書我做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無顏安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初 董溫暖

董溫暖一點也沒想到,當初她媽逼着她考公務員她說人家趕潮流的都穿越了,結果在她考上公務員後穿越了,小學畢業的爹硬是直接圓了當官的夢,董溫暖心裏想着,還好還好,穿成了官家小姐,這下我終於可以不用奮鬥直接鹹魚了到了她爹當官的地方,看着那打眼過去的一片蠻煙之地,還有那堪比變形計房屋還破的衙門,她那億萬富豪爹穿過去後全身上下只有五十兩銀子,董溫暖傻眼了,說好的官家小姐呢,就這?展開

《全家穿越後,我爹做尚書我做鹹魚》章節試讀:

兩天後。

商船三樓最東邊是東家的房間,這是整艘船上最大最豪華的房間。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林清遠對管事說道。

「那董大人那一手人工呼吸急救法真的挺厲害,不知道回頭請他教一教我們船上的大夫可行,我們船上每年落水的人也多。」管事又斟酌着道,他不知道那位董大人能否屈尊教他們的大夫,知道林清遠跟董大人說的上話,便提了出來。

「董兄為人謙和,有愛民之心,我聽小廝說那天在外面救了人,他也是不藏私的教給了前來搭救的大夫,想來也是樂意的。行了,你去備下酒菜,請董大人過來喝一杯。」林清遠話音一落小廝進來稟報說董大人來了。

「董兄來得正好,我正要讓小廝去請你,這幾日有些忙,許久不曾同董兄共飲了。」林清遠率先爽朗的說道。

「在船上多有打擾賢弟了,回頭為兄在嘉州安頓好後,定好好回請賢弟。」董建明笑道。

「不打擾不打擾,與董兄交談,是清遠收益良多。」林清遠有點不解董建明一個做官的,在於經商一道上卻又那麼多獨到的見解,每次交談都讓他受益匪淺。

董建明要是知道他在想什麼,肯定會說,那是你沒經過現代狂轟亂炸的各種商業營銷。他們現代隨便拉一個沒做過生意的人都能講出個二三四五的營銷手段,何況是他,做到資產上億的上市公司老總,腦袋裡沒點東西怎麼行。

「哪裡哪裡,清遠弟確實是個商業奇才。」董建明追捧道。

不一會兒船上的下人便端了飯菜和酒來。

談笑間林清遠說起了請董建明教船上大夫人工呼吸急救法的事情,董建明痛快的答應了,他心裏有大愛,巴不得更多的人知道這個急救法呢。

「這酒喝起來跟上次不一樣啊?」董建明早就注意到了,他們每次都是喝的林家酒坊自己釀造的酒,結果這連着幾次喝出來味道都不如前頭的好,想來應該是釀酒工藝上出了什麼問題。

「董兄也喝出來了?」林清遠有點苦澀道。

「味道雖有七八分相似,喝起來卻沒有原來那麼醇厚。」董建明還是實話實說。

「不瞞董兄,確實是家中酒坊那邊出了岔子」林清遠倒是不覺得董建明會釀酒,他知道董建明家境貧寒,如果家中會釀酒倒是不至於如此清貧,就是最近心中憋屈得緊,想找個人宣洩下心中苦悶罷了。

林家原來是有自己的釀酒作坊的,不過他們的釀酒方子釀不出高端的酒,這幾年他們家高端的酒玉壺春一直是由敘州的一家酒坊跟他們酒鋪供酒,兩月前那邊突然斷了他們的供應,原來是他們林家的死對頭為了打壓他們不惜高價收購了給他們供應酒的酒坊。

他們這邊的釀酒師傅也一直在模仿玉壺春的味道,結果還是不如意,十天前他們這邊玉壺春的存貨已經沒有了,現在喝的就是他們仿製玉壺春的酒。但是這假的就是假的,隨他們師傅如何仿製,始終不得其精髓,他這次本就是去敘州看看能不能再找一個供應商,代替他們的玉壺春,不然他們林家各大酒樓斷了這高端酒怕是難以生存。

董建明聽完林清遠的傾述,心裏暗道,好一招釜底抽薪,酒樓酒樓,要是沒了好酒還能稱為酒樓嗎?

「為兄倒是偶得幾張釀酒方子,苦於家中無人釀酒,清遠弟要不看看?」董建明說著便從懷裡掏了幾張紙,遞了一張給林清遠。

這是他讓董溫暖花了十萬兩從商城兌換出來的高級釀酒技術。從前幾天他們喝的酒變了,時常看到林清遠眉頭緊鎖之後他便猜到了他們應該在釀酒工藝上出了問題,不過當時沒有抖幣兌換。那天救了人後有了抖幣他就想到賣配方給林清遠。

「果真?」

林清遠沒有太大的驚喜,他也是懂些釀酒的,這兩個月來下面的人給他找了上百張釀酒的配方。他一看都還不如他們自家仿製的玉壺春。他想着若是還可以就適當出點錢給他收了,畢竟董兄兩袖清風,估計實在是囊中羞澀了才找到他的。

林清遠接過紙往下看,越看越驚喜,原本的幾分醉意一下就去了大半。看到最後竟然站起身來哈哈大笑「天不亡我啊,哈哈」。

「董兄真是清遠的貴人」林清遠掩飾不住的激動,隨即走到董建明的身邊長揖了一個大禮。

「清遠弟不必如此,我家中無人精通此道,在那放着也是放着。」董建明上前扶起林清遠。

「董兄是想買斷還是合作?」林清遠微微收起激動道。

「買斷吧,一萬兩」董建明雖然想賺錢,但是他不能和林清遠扯上太大的關係,否則於他仕途不利。

「這~這會不會太低了?」林清遠覺得這個方子價值十萬兩都不止了。

「無妨,你我的交情,多少銀子都是買不來的。」董建明當然知道他拿出的方子價值十萬兩都不止了。但是他想得很開,銀子沒有是能賺的,但是人情債是沒有那麼容易還的,他現在少收幾萬兩銀子,換林清遠一個恩情,說不準哪天能用上。

「董兄。。。」林清遠都有點哽咽了,商人逐利,他最開始是想着董建明是嘉州縣令,本着能不得罪最好的心態與之相交。後來他看董建明在商業上面也有着很獨到的見解,對他啟發頗多,他也有了點交往深些的想法,所以主動的吩咐管事給他們換了房間。他沒想到,董兄確實真真的把他當兄弟,看他愁苦為他解了燃眉之急不說,利益當前,卻最先考慮他們的兄弟情義,着實把他感動到了。

「董兄日後但有吩咐,上刀山下火海,兄弟在所不惜。」林清遠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能幫到清遠弟自然是極好的,上刀山下火海就不必了,為兄也不忍。」董建明說得真誠極了,心裏想着就等你這句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