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全家穿越:極品反派一家只想種田
全家穿越:極品反派一家只想種田 連載中

全家穿越:極品反派一家只想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鬼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鯉 鬼球

【全家穿書+空間+種田】唐鯉和爹媽一塊穿了,穿越成了古言甜寵文里作死不斷的極品大反派沒錢,沒田還欠了一屁股的債,被老宅大房三房追着打更多了兩便宜哥哥,一個酸腐書生除了讀書,啥都不會一個問題少年上房揭瓦,偷雞摸狗,屁事樣樣行為此唐鯉實在很愁,要養家糊口,要家族和睦,更要拳打酸腐大哥,腳踹問題二哥,調教一番錦繡田園展開

《全家穿越:極品反派一家只想種田》章節試讀:

好傢夥!這帕子也是搶的!

唐鯉莫名背了頂大鍋,但帕子她還是拿了,不然怕是一時半會,都找不出塊乾淨帕子做涼粉。

出了房間,唐鯉拿着帕子包了冰粉籽,稍微沖洗了下就放涼白開里可勁磨搓。

唐承德帶着唐松聞着香味進門,看見的就是唐鯉一副容嬤嬤樣,使勁折騰着一塊帕子。

「小妹……受刺激了?」

唐松看了眼帕子,一眼就瞅見了那個蓉字。

唐玉蓉的?

小妹果然也沒什麼問題!

唐松一邊鬆了口氣,覺得自己神經兮兮,一邊衝上前就要幫着一塊揍帕子。

唐承德倒是看明白了:唐鯉這是準備做冰粉。

看了眼咋咋乎乎的臭小子,拎着唐松就進了廚房準備開飯。

張谷玉也隨着唐鯉折騰,做了一盆燉雞,雞油炒了個苜蓿,還用多出來的雞湯打了個蛋花。

馬鈴薯蒸了盆馬鈴薯泥,一人一碗就當主食。

唐松一時間被這菜香的都有些找不着北,這怕是過年都沒吃過頓這麼非盛的,口水都有些止不住的泛濫。

「娘!我們這能開飯了嗎?」

唐松搓着手開口,就差要動手了。

張谷玉倒是先給一人盛了碗湯,又拿了個海碗盛了大半碗雞肉和苜蓿,唐松一時有些不明白。

掃了眼這混小子,張谷玉語氣嚴肅道:

「趕緊給老宅趁熱送過去,可別想着在半路想偷吃,這碗要是少了一塊肉,你今天中午也別吃了。」

對付熊孩子還就得凶,張谷玉已經將這小子的脾性摸了個七七八八。

欠的很!

並且明顯長歪了,四六不分也拎不明白,不凶一點,怕是能拿着碗肉直接就給吃了。

唐松看了眼這海碗,聽說又送去了老宅,心疼的直抽抽,這放家裡不得多吃頓肉?

他還真就有獨吞的想法!

但自家老娘說都說了,是有賊心沒賊膽,捧着個海碗就出門,路上倒是悄咪咪的吃了塊小點的。

光是那肉味都讓唐松回味了許久。

「真香!」唐松嘆了句,還是敲了敲老宅大門。

老宅大堂,顧氏和唐老爺子坐在大堂主位。

正值正午吃飯,顧氏掌糧,每碗黃米粥的份量都得仔細掂量。

「這農忙都過去了,都在家也沒活干,一人一碗可沒多的。」

顧氏罵罵咧咧的盛粥,只要有個敢嫌少的,那唾沫星子就能給他淹死。

才剛過了五月農忙,老宅里還是三頓,只是這種子才剛下去,收穫前的糧食都得仔細算計。

大房和三房媳婦帶着每房的閨女,每天大清早就得去采野菜,只是這山上的野菜都越來越少。

村裡家家戶戶恨不得把山腳給薅禿禿,這桌上的菜自然好不到哪裡去。

雞蛋得攢着換錢,雞又動不得,院子里的菜上桌,分到一大家子碗里也就一筷子的事。

好在唐錦大早上帶了半簍子苜蓿,顧氏做了碗菜湯,不然這菜幾乎沒有。

一人領了碗黃米粥,敲門聲頓起,惹得讓人心煩。

「這大中午的誰家來找啊?」

何氏說著,就趁大傢伙還沒反應過來,夾了大筷子菜葉分着給了大房的男人孩子。

大房共兩個兒子,大娃唐河,二娃唐海。

唐河年有十六,跟着唐老大唐承才種地,已經準備着相看媳婦。

二娃唐海十三歲,在村裡的學堂識字讀書,但沒多大天賦,三字經都背不利索。

現在休沐回家,一雙眼就盯着碗粥和菜湯。

三房就包子些,唐老三唐承勇除非是像上次給唐承德氣狠了,不然一貫是個老實人形象。

在老宅更因為沒有個兒子,三房一家都像是個透明人,只敢喝着自己面前的黃米粥,不生事也不出頭。

「吃吃吃,除了吃你們還會個什麼呀?有人敲門了,你們幾個不會開門?丟不丟人啊!你們幾個!」

顧氏開口就是罵,對於這幾個子孫媳婦恨不得一個個的打上頓。

「奶,中午吃飯可別罵了,我去開門看看。」

最終唐錦放了筷子,起身去開門。

他那碗黃米粥比起其他人的都要稠些,顧氏另給他拿了碗菜湯,不用與人爭。

如此特殊待遇,大房三房倒是沒說什麼,畢竟人是童生,日後改換門庭就盼着個讀書人。

唐錦起身,其他人一個個的都低着頭,莫名就沒那麼好意思了。

「錦哥兒,我跟你一起過去看看。」

唐玉蓉這時開口,跟了過去,動作落落大方,讓顧氏心情好了不少,唐錦也就任其跟着。

開門,遇見的人卻是讓兩人萬萬沒有想到。

唐松捧着個海碗弔兒郎當的靠在大門旁,不知從哪撿了根草叼着。

終於看見有人開門,唐松雙眼微亮,海碗徑直給了唐錦:

「我給你們送個菜,都這麼磨磨唧唧,怕是吃屎都趕不上口熱乎的。」

唐松那狗嘴裏就吐不出個象牙來,說的唐錦眉頭緊皺,對面卻是接着道:

「這菜可是娘讓我送來的!我今天上山打的野雞!」

「哥,咱二房也就你在老宅這邊獃著,可得使勁吃回來,別便宜了那大房三房。」

唐松頗為自得的說著,目光掃了眼唐玉蓉。

對面新扯了幾尺布,衣服款式都是唐玉蓉上輩子在京城見過的,哪怕只是粗布看上去都顯得人嬌俏的很。

唐松卻只覺得這衣服要是在他家小妹身上,可不得比這唐玉蓉漂亮千百倍。

可轉眼就想到自家沒錢,只能裝作不屑的撇了撇嘴。

唐錦看了碗里的肉,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那邊唐松早就一溜煙跑了回去。

等到唐錦回到大堂,聽說這雞肉是二房送過來的,連顧氏臉上都顯得不敢相信,暗自嘀咕:

「老二真打算改好了?」

唐老爺子也是覺得是太陽打西邊出來:「老二真有這份心了?」

身為父母,孩子哪怕再不堪,多多少少的都還相信浪子回頭。

如今唐老爺子和顧氏甚至腦補出,唐承德因為上次欠錢受了大刺激,如今終於決定重新做人這一齣戲碼。

「難得老二有這份心,他先前欠你們的也多了去了,這菜老婆子你就給分了吧。」

唐老爺子揮了揮手道,大房三房也就明白二老這是準備翻篇了。

二房畢竟沒真分出去,先前輸的那些錢,怕是一句算公家的,誰都說不出個理來。

一時間何氏連帶着三房媳婦鄧氏,臉上都沒什麼好臉色可看。

一人一塊雞肉吃着都沒那麼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