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權路逆途/權路逆途
權路逆途/權路逆途 連載中

權路逆途/權路逆途

來源:google 作者:忠虎添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鋒權 現代言情 遲冬梅

高材生流落最基層,洪水無情人有情,機緣巧合,他搶救了一位老人,至此以後,權路香途,他的人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小人物,大志向,權謀路,花香途,且看林鋒權如何平步青雲?!展開

《權路逆途/權路逆途》章節試讀:

可是……

林鋒權搖了搖頭,這女人再好看,要是把持不住自己,見人就……

那後果將是萬劫不復的。

他去洗手間洗了把臉。

給她床頭柜上放了一杯白開水,他不想趁人之危,給齊麗菲蓋好了被子,離開了這裡。

第二天,鎮**和派子所就有了傳言,林鋒權和齊麗菲有了關係。

當然,林鋒權心知肚明,可是,齊麗菲卻心裏犯嘀咕,林鋒權這個同病相憐的老鄉究竟和自己發生關係沒有,可是,她又不好意思問什麼。

……

原本定下剪綵蘋果飲料加工廠的事情,由於大雪封路,遲了一個禮拜。

天仙美女的蘭靈芝也不得不待在香鎮,當然,李偉業卻安靜了許多,倒是偷偷地和自己的死黨們出去喝酒。

蘭靈芝懶得理會李偉業的事情,畢竟,她不可能長時間待在香鎮的。

下雪不冷,消雪冷,林鋒權已經感受到了,對於來自北塔市的蘭靈芝來說,香鎮是非常寒冷的。

林鋒權端着一保溫壺生薑紅糖水放在了蘭靈芝的辦公桌上,蘭靈芝正在卧室里躺着,她知道是林鋒權進來了,說:「進來。」

林鋒權猶豫了一下,畢竟,這可是頂頭上司的卧室,他是輕易不進去的,卧室裏面的收拾由許亞麗專門負責,此時此刻,蘭靈芝叫自己進來,這是幾個意思?

林鋒權靈機一動,把生薑紅糖水倒出了一碗,端了進去。

「這是什麼?」蘭靈芝看着林鋒權問道。

「蘭書記,這是生薑紅糖水,驅寒預防感冒的,香鎮太冷了。」

「你還是一個細心人,謝謝!」蘭靈芝顯然有些感動地說。

「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蘭靈芝毫無顧忌地端起喝下去了,看來她對林鋒權是信任的,畢竟,她的外爺是林鋒權解救的。

喝完生薑紅糖水的蘭靈芝,第一次近距離看着林鋒權的眼睛,心裏咯噔了一下,趕忙說:「沒事了,你出去。」

「好的。」林鋒權退出了蘭靈芝的卧室,給她的辦公室火爐子上加了無煙煤,而後退出了蘭靈芝的辦公室。

蘭靈芝看了一眼那個碗心裏暖暖的,遠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還有這份溫暖,就算鐵石心腸的人也能感覺得到。

蘭靈芝在林鋒權的心裏那是高不可攀而且極其尊敬的人,雖然蘭靈芝比林鋒權才大三歲,但是無論她的家教和生活環境,要比林鋒權好得多,再者人家原本就是高高在上的鎮委書記,可想而知,對於林鋒權這個從小以來都有着自卑的傢伙,她的美是不可碰觸的。

……

蘋果飲料加工廠剪綵的時候,林鋒權忙裡忙外,他也第一次見到一個縣委書記對蘭靈芝的友好,以及那些市裡來的領導都對蘭靈芝很是獻媚,這倒是使得林鋒權有點不解。

李偉業倒是像個跳樑小丑一樣,一無是處的感覺,林鋒權很是高興。

李偉業邪惡地想到,蘭靈芝是不是和林鋒權有了那樣的關係,畢竟,林鋒權這小子越來越對蘭靈芝好了,而且蘭靈芝也越來越信任林鋒權。

所有鄉鎮的領導幹部誰也沒有見過蘭靈芝的未婚夫來看望蘭靈芝,這就是他們私底下竊竊私語的事情。

本來圓圓滿滿的剪綵儀式後,又來了大宴會,宴會後就可以放年假了,然而,李偉業卻喝的酩酊大醉,和市裡的一個領導起來口角,縣委書記不得不當即讓李偉業寫檢查,而且整個香鎮的領導幹部延遲放假。

當然,這樣的延遲放假對於蘭靈芝不起作用,縣委書記不得不親自邀請蘭靈芝到自己的府上做客,而後她自然是提前離開了雁鳴縣。

李偉業卻把恨意轉嫁在了林鋒權的身上了,埋怨林鋒權當時不勸阻自己,不把自己這個鎮長放在眼裡,滿眼滿心都是蘭靈芝。

林鋒權無論怎麼做都得被李偉業記恨,他也是一個人頭豬腦,不想想小小的林鋒權敢去阻攔市裡領導嗎?

官大一級壓死人,這是鐵律!

香鎮直至除夕前五天才徹底放假,然而,李偉業卻安排林鋒權值班,不讓他回家過年。

原本是定下了除夕前十五天就放假了,這使得香鎮的領導幹部們怨聲載道,原有的**也被縣委書記一聲令下,統統沒有。

其他鄉鎮照常發**,提前放年假。

林鋒權提前回了一趟家,作為主管後期的人,給家裡帶一些肉類和蔬菜水果,米面油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是,林鋒權卻沒有,而是拿着自己的工資給父母買了過年所需的東西,就連瓜子花炮都是一應俱全。

林鋒權站在老家的礆畔上在想,自己的工資和那一百萬混合在一起,誰知道哪一張金錢是骯髒的,似乎世界也臭哄哄的。

回到香鎮的林鋒權試探性地給齊麗菲打了個電話,說:「你在哪裡過年?」

「我,我在單位。」

「啊?你也值班嗎?」

「嗯,不過我不想回家。」

「為什麼?」

「就是不想回家。」

「那過年我們一起過好嗎?」

「可,可以。」

林鋒權納悶不已,齊麗菲竟然答應了,她竟然不避嫌,因為,他是心知肚明香鎮私底下里的人言可畏。

作為派子所所長的齊麗菲雖然高高在上,但是她的心裏的苦楚那是只有自己知道的。

……

除夕夜,齊麗菲穿着警服坐在了林鋒權的對面,他們是在香鎮的大灶包間里吃年夜飯,全都是林鋒權做的。

「你為何穿着警服?」林鋒權舉起了紅酒杯問道。

「辟邪?」齊麗菲莞爾一笑說。

倒是這樣的警服美女,使得林鋒權感到了一種壓力,也有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

「難道鄉鎮里有鬼嗎?」林鋒權看着穿着警服的齊麗菲問道。

齊麗菲一臉詫異,隨後神秘兮兮的掩下聲音緩緩說道。

「難道你不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