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能祖宗颯爆了
全能祖宗颯爆了 連載中

全能祖宗颯爆了

來源:google 作者:陸天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羽韓 現代言情 韓穆凜

濃濃的夜色里,少女抬起纖白如雪的手,朝一處高地彈了彈指風什麼也沒有發生少女蹙了蹙精緻的眉喵黑貓在她的腳邊......展開

《全能祖宗颯爆了》章節試讀:

《全能祖宗颯爆了》的主角是司羽韓穆凜,小說《全能祖宗颯爆了》的作者陸天舒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
精彩章節節選:...濃濃的夜色里,少女抬起纖白如雪的手,朝一處高地彈了彈指風。
什麼也沒有發生。
少女蹙了蹙精緻的眉。
喵。
黑貓在她的腳邊轉了一圈,站到了一邊,仰頭。
沒用,我身上只余這點靈氣。
喵。
走上去。
少女不得不步行繼續走。
越走越遠,四周漆黑一片,夜風吹得樹梢沙沙作響,有黑影飛奔在樹林中。
少女停下了步伐,抬頭就看到斜坡的高雷塔躍下兩三道身影。
上面的人看到下面站着的人,來不及收動作,差點就砸到了司羽的身上。
砰!
三人落下,激起塵沙。
找死呢。
一個臉色臭臭的年輕男子惱怒的吼了聲。
另外一人將他攔住,我們現在沒時間跟不相干的人起衝突,快走。
他們來了,右側的男子三十多歲左右,警惕的往身後看去。
這個小丫頭怎麼辦,這麼晚出現在這種地方,肯定有問題,不會是他們的同夥吧。
第一個罵人的年輕男子冷冷的盯着司羽。
延揚,我們別在這兒耽誤時間。
先前攔着叫延揚的男子扯住了他。
啪。
呂延揚突然從身上拿出火珠朝司羽摔去,火珠落地自動燃起一簇巨火。
喵!
黑貓炸毛,淡紫和漆黑的眼顏色驀地變深。
三人根本就沒看清楚黑貓是怎麼躍起,穿過巨火沖向他們。
死貓,呂延揚氣惱的將撲到腦袋的黑貓抓下來甩出去。
喵~黑貓摔到地上,一點聲音也沒有,四肢飄起黑煙,輕輕托住了它的重量輕鬆落地。
司羽從另一邊走出來,毫髮無損。
清冷如霜的眼盯着三人。
看到這幕,三人下意識的對視了眼,心底浮起一絲不安。
黑貓和少女的組合,又是這荒野之地,怎麼想都覺得詭異。
難道,是鬼魂?
小姑娘,我朋友是無意的,還請無意就可以殺我?
這並非普通的火珠。
幾人是古武者?
男人有些尷尬,正要再解釋,只見上方突然衝下來數道黑影,他們身上都穿着制服。
肩頭的徽銜說明了他們的身份。
最後下來的男人勾着冷笑,跑啊,怎麼不跑了?
又用火,你們幾個真能耐,燒了韓少的衣服。
害他被小姑娘看光光呃?
小姑娘,你怎麼在這?
仇西元在這兒看到司羽有些傻眼。
司羽微微皺眉,怎麼又是他。
抬頭朝他身後看去,果然看到邁着優雅步伐過來的男人,韓穆凜穿着普通的上衣,司羽才注意到他穿的是軍褲,連黑色馬丁靴也是專用的那種。
他是軍人?
捉起來。
韓穆凜淡薄銳利的眸光從司羽的臉上掃過,勾起薄唇,露出邪肆的冷笑。
好嘞,小的們,上。
仇西元咬牙切齒的指着三人。
呂延揚好死不死的飛過來將司羽拖了過去,手中的冷兵器抵住司羽的腦門,冷聲威脅:你們都給我退後一千米,否則我就將她給殺了。
卧槽!
這麼無恥。
仇西元扭頭看韓穆凜。
喵~~低啞的貓叫聲傳來,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黑貓的不同尋常。
只見黑貓全身炸毛,像一道黑芒撲向了呂延揚。
啊!
被咬了一口的呂延揚慘叫了聲,不得不鬆開司羽。
司羽慢條斯理的走到一邊,黑貓一躍,輕盈盈的落到了少女的肩上,警惕的盯着那三個人。
延揚,你的手!
叫呂延揚的年輕人感覺手部發麻,聽到自己人叫出聲,抬手一看,臉色都變了。
他的手竟然讓一隻貓給撕咬出一塊肉!
傷口黑紫,血染紅了半邊手臂。
再去看那隻黑貓,正舔着嘴上的血。
仇西元他們也傻了眼。
好兇殘的貓。
呂延揚怒吼一聲,該死的玩意。
他冷森森的盯着黑貓,手中的火珠再次丟出去。
愣着幹什麼,上。
仇西元帶着所有人衝過去。
一隻手倏地握住了司羽纖細白皙的手腕,往後一扯。
喵!
黑貓炸毛就要撲向突然靠近的男人。
滾下去,韓穆凜的手一撥,將黑貓撥到了地上。
黑貓喵了一聲,有幾分委屈。
司羽被扯進了男人的懷裡,有淡淡煙草味撲鼻而來。
司羽的腦袋碰到他的胸膛一刻,抬起手掌撐住他的胸膛往後一退。
韓穆凜的一隻手也順着後扯的動作貼着她的腰身滑開。
立在夜下的少女,儘管穿着普通不過的衣服,也透着聖潔乾淨,安靜時的模樣有種驚艷絕俗的美感!
這跟初次在醫院裏碰見的印象不同。
韓穆凜微微眯起深潭般的眸子,你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司羽抿着唇,看向打鬥的一群人。
三人正面與一群人幹上,結果可想而知。
砰砰砰!
三人被粗暴的踩在地上,仇西元呸了下,將嘴裏的泥沙吐出來,跑到韓穆凜面前,狗腿的道:韓少,小的將人捉拿歸案,請指示。
韓穆凜大手一擺,退下吧。
好的。
韓穆凜走到三人面前,吩咐自己人,把他們衣服全燒了,拖回去。
是,韓隊!
說著就紛紛上手要將他們衣服扒光。
幹什麼,韓穆凜眉心一跳。
所有人一臉疑惑的看韓穆凜,不是韓隊說要將他們衣服全燒光了?
沒看到有小姑娘在?
耍流氓到別處去耍,別禍害了祖國小紅花。
三人被制住,拖走。
車內。
仇西元一直在瞄着後視鏡。
少女端正的坐在后座上,氣質乾淨出塵,模樣乖巧,要是她懷裡沒有那隻黑貓那應該是一副絕美的畫卷了。
抬着手肘撐放到窗上的男人,目不斜視的看着倒退的外景,偶爾看身邊小姑娘一眼。
靠邊停,謝謝。
司羽看到接近學校的路,示意開車的仇西元停車。
仇西元下意識的剎車。
多謝。
司羽再次道謝,抱着黑貓下車。
徑直的朝一個方向走去,很快就消失在夜燈下。
韓少,這小姑娘有些邪門啊。
韓穆凜盯着少女消失的方向,道:小姑娘長得不錯。
仇西元嘴角一抽,你還真的打算把小姑娘弄到手啊。
開車。
合著他現在成了專職司機。
從後窗回到房間,司羽再次打坐。
黑貓喵了一聲,就盤在她的腳邊。
司羽睜開眼,皺眉:我受了這具身體的限制,得打破這個限制才能拿回我自己的修為。
今天晚上你看到了,那些是古武者,但實力太差。
不知過了這麼多年,所謂的古武世家還有幾家存在世上。
喵。
黑貓抬起一紫一黑的眼,喵了兩聲。
司羽重新閉上眼。
砰砰砰!
匆匆忙忙下樓的聲音傳進來,司羽睜開了眼,外面的天已經亮了。
傅元鈺在外面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