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全球失憶
全球失憶 連載中

全球失憶

來源:google 作者:東又大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東又大 都市小說 陳浩

你是否知道,你曾經無數次進入過幻域,但你卻失去了記憶你是否知道,你曾經被人無數次的拯救,但你卻失去了記憶你是否知道,你曾經為保護人類而戰鬥,但你卻失去了記憶你是否知道,你曾經也有過最愛你的人,但你卻失去了記憶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妖獸,誰才是真正的獵人,誰能揭開最終的謎團全球已失憶,我們只能在混亂的記憶中求存展開

《全球失憶》章節試讀:

但陳浩在手機通訊錄找到了鍾陽老婆蘇青的手機號,這是之前一起出來夜宵時存有的,用蘇青的話來說,是為了偶爾用來查崗的。

嘟~嘟~嘟~

「浩?」電話接通了,那邊傳來了蘇青的聲音,似乎有點驚訝,又有點開心。

「是我。」陳浩突然不知如何開口,猶豫了下才繼續說道:「你認識鍾陽嗎?」

蘇青那邊好像愣了愣,疑問的答道:「不認識,他是?」

聽到蘇青的回答,陳浩如晴天霹靂,語氣都變重了,對着手機吼道:「你開什麼玩笑,你老公鍾陽你都不認識嗎!!!」

「陳浩!我看你是有病吧!你太過分了!」蘇青那邊怒氣沖沖的掛了電話。

陳浩還打了電話給其他認識鍾陽的同學或朋友,答案無一例外都是不認識。

突然陳浩好像想起什麼,跑過去紙箱那翻了起來,找出一張照片,那是高中畢業照,照片里原來站在自己旁邊的鐘陽,不在了!

陳浩癱坐在地上,一股無力感油然而生,那不是夢,鍾陽被那不明生物吞噬了,現實世界把他存在的痕迹都抹除了,現在只有自己還記得他。

不,陳浩覺得現在自己一定是還在做夢,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巴掌,臉頰明顯感覺到一股火辣辣的疼,低頭看了看照片,沒有變化,又給自己另一邊臉來了一巴掌,淚不知何時順着臉頰滴了下來。

第二天上午,一個電話打來把陳浩吵醒,是丁總打來的,問他都多少點了怎麼還不回公司上班,他只好說昨天淋雨生病了,然後還請了一天假。

陳浩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着的,感覺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鍾陽叮囑他要幫忙照顧好他的老婆蘇青,還夢到了三顆發著藍光的星辰。

星辰?怪獸?法術?

陳浩想起了怪獸施法的樣子,他集中精神感應着,居然感覺自己進入了浩瀚宇宙中,這是自己的識海?

識海中三顆藍色星辰浮現,他吃力的控制着三顆星辰按記憶中怪獸施展瞬間移動時的那樣子排列着,雖然很吃力,但還是成功控制三顆星辰排列成了。

瞬間第一顆星辰亮起黑光發出光線連到第二顆星辰,第二顆星辰也亮起黑光連接到第三顆星辰,星式完成,陳浩感覺只要自己意念一動,第三顆星辰就會亮起,從而發動瞬移法術。

但陳浩怕不小心瞬移出樓外,那就摔沒命了,這可是住在五樓,還是找個空曠的地方再試試吧。

放鬆了精神,三顆星辰消失,才控制了星辰那麼一會,陳浩就感覺滿頭汗珠,消耗了很大的體力。

肚子傳來咕咕的聲音,陳浩餓了,昨晚可是晚飯都沒吃,雖然不知怎麼才能找回鍾陽,不管再怎麼傷心,生活還是要繼續的,陳浩不是那種想不開的人。

下樓隨便吃了碗湯粉,他便去找了個空曠的廣場,怕被人看到,還故意找的是很隱蔽的地方,陳浩再次施展瞬移法術,第三顆星辰亮起!

然而現實中的陳浩沒有任何移動,失敗!陳浩休息恢復精神,又試了幾次,都是失敗告終。

難道,是需要在那天那樣的空氣牆範圍里才行?

陳浩心中有了主意,必須要為下次萬一再進入那樣的環境而有所準備,也許自己已經無數次進入過這樣的區域里,只是每次出來,一切相關記憶被抹除了,只是恰好這次自己接觸到了血色晶體,所以保留了記憶?

不管如何,先武裝起自己先,可是,什麼武器能帶在身上?

槍?自己可搞不來那東西,非法持槍可是大罪,而且也沒有任何途徑去搞得來,連**都不是隨時能配槍的,放棄現在的生活去入伍參軍也許比較安全,但年齡已經不允許了呀,都二十八歲了。

萬一再遇到上次那樣的怪獸怎麼辦呢?遠程武器,網上搜索了下,有殺傷力的弩是不能持有的,複合弓倒是個選擇,地圖找了找,市區里就有個弓社,距離有兩公里,騎着小電驢10分鐘才去到。

入門正好看到老闆在教一個身材姣好的美女射箭,那身體都快猥瑣的貼在美女的身上去了。

「老闆,學射箭怎麼收費呀?」陳浩不識時務的打斷了老闆的下一步動作。

老闆不耐煩的答道:「那板上不是寫着嗎?沒見我這正在教着這位美女嗎,真是的,着什麼急。」

「我想買把自己的弓。」陳浩笑了笑道。

原來是大生意上門了呀,老闆這才捨得暫停對美女的『悉心教導』,轉過身來對陳浩說道,「跟我來。」

老闆詳細的介紹着各種種類的弓以及價格和威力,陳浩也不太懂,只能挑稍微方便攜帶的,有一定攻擊力的弓,當然,陳浩是不會用去做違法犯罪的事的。

陳浩咬了咬牙,花了五千買了把可摺疊的弓,老闆開心的送了陳浩十節射箭課程,按法規做好相關的持有登記,陳浩馬上就開始用這把弓在弓社的靶場上練習。

因為他不知什麼時候又會面對那樣的怪獸,也許永遠再也不會遇到,也許是明天,也許是下一刻就會遇到。

按老闆的教導,調整持弓姿勢,調整站姿,提箭,搭弦,拉弓,瞄準,發射,然後老闆在後面笑出了聲,因為箭射在了靶外。

看來,這弓箭技術不好掌握呀!

一節課一個鍾,練下來陳浩的手已經沒力氣了,平時缺乏運動,明天手臂鐵定要酸痛了,幸好射箭技術有所提升,十米固定靶偶爾也能射中正中,但大多都是偏離得很,陳浩還嘗試着練習一邊控制識海的星辰,一邊同時去射箭。

按老闆的話說,陳浩並不具備任何使用弓的天賦,甚至還很差勁,強烈推薦再買十節課,現在買七折。

陳浩給了老闆一個鄙視的眼神,表示才不受你的忽悠呢!

不過鍛煉身體是真的需要,不然對上怪獸體力不支就等死了,然後陳浩也是不猶豫,找了家散打培訓班,其實想找家中華武術學學,可惜這小城市居然沒有!

就這樣前前後後的忙了一天,陳浩回到家再處理點公司郵件,這時已經差不多晚上七點了。

這時,響起了敲門聲,陳浩起身去開門。

一位年齡看起來和陳浩差不多的姑娘站在門口,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背着個單肩帆布包,身材勻稱,眼睛很大,眉宇間有一點英氣。

可以肯定的是,在普通人群里她絕對算是相貌出眾了,她臉上沒什麼特別的表情,看不出此時的心情如何,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

站在門口的人,居然是蘇青!

糟糕!鍾陽消失了,那蘇青現在是誰的老婆?陳浩突然又有了一個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