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讓你代課,你給教授上課?
讓你代課,你給教授上課? 連載中

讓你代課,你給教授上課?

來源:google 作者:彩虹老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恆 池於夢 都市小說

【都市生活+單女主+學霸】「這就是你說得代課?你確定只要幫點名?」本來只是接單幫同學代點名,周恆一不小心就走入教授聚集地,又一不小心在系統的加持下給教授上課了,一不小心讓所有導師感受震撼,一不小心帶領學院教授走上人生巔峰,成為人類科研界的璀璨之子說實在,周恆真沒想這麼多,就只是簡簡單單接個單掙錢,奈何系統不讓自己低調啊!行吧,事已至此,周恆也不藏着掖着了,什麼可控核聚變、量子計算機、太空往返計劃......一切又一切遠超人類眼界的超級工程和物理髮現就在周恆的指導下建造,而他也逐漸發現了某種難以想像的可怕因果......展開

《讓你代課,你給教授上課?》章節試讀:

還記得初中那時候,池於夢絕對算得上是全校全校中最好看的那幾個女孩。

而且她的位置距離周恆非常近,就是前座。

甚至近乎同桌!

至於為什麼這麼說……

那是因為周恆以前特別調皮,老師直接把他安排到最後一座,自己坐的那種。

而這桌子正好就在池於夢的身後。

每天都看着一位長相清純可愛、身材還不錯的女生,周恆確實有些喜歡上她了。

只不過…

他都還沒行動起來,池於夢忽然轉學了,據說都搬家離開這個寧水市了。

怎麼現在又回來了?

不對!

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而是此刻的狀況啊!

當池於夢愣住身形抬頭看向周恆時,他正和剛剛那個女人拉拉扯扯呢!

「哎呀,害羞什麼呢。」女人拉扯着周恆的衣服,壓根沒注意到有人出現,也可能是看到了但是不在意。

任東這時候簡直難以狡辯,壓根不知道說什麼,一隻手連忙扒拉,卻怎麼也難逃女人的魔爪。

「周恆?你怎麼在這?」池於夢猶豫了一刻,還是開口。

握草!

她居然還認得自己?!

此刻的周恆更是想找個地方把自己埋起來了!

這也太社死了吧?

池於夢的眼神在周恆和那個女人身上搖擺了一下,之後連忙將臉撇到一邊,繼續上樓,當做什麼也沒看到,輕聲說了一句:

「你忙。」

「我不忙!我忙什麼呀,我搞錯了。」

邊上的女人着急道:「不可能錯,這單就是我,哪裡錯了,小妹我這長相還不能讓你滿意啊?」

「啊不是!」

這話一出,池於夢的速度更快了。

此刻的周恆來不及多說,一用力甩開了女人的勾搭,嚴肅道:

「真的搞錯了!我是來這裡相親的,剛剛還以為就是你,所以才弄錯了!真的不是我!」

女人瞪着眼睛,眉頭豎起,氣憤道:

「哼!現在慫了?找這種借口?你以後別下單子了!」

甩手一走,女人氣沖衝下樓。

周恆欲哭無淚啊!

心想你這娘們這麼一說,我不就尷尬了嗎?

老子本來一想到自己都有系統了,還撞見了以前的單相思女生,這回機會不就來了嗎?

結果你可倒好,給我攪黃了!

一臉嘆氣,周恆猶豫了片刻還是扭頭,想要解釋一下。

可下一秒鐘,周恆再度愣住。

因為只見此刻的池於夢也楞在了原地,她的手抬在半空,握着鑰匙即將對準鎖眼。

而她面前的門,赫然就是周恆以前的家。

情況瞬間明了。

原來池於夢就是自己的相親對象!

握草!

沒等周恆說話,池於夢眼皮子眨了好幾下,斷斷續續道:

「這…原來你以前住這?」

一時間,彷彿一切盡在不言中。

……

隨便拉扯幾句,池於夢讓周恆進了家門。

這兩人本來也沒什麼好互相介紹了,雖然初中距離現在很久了,但一回想起來,腦海中還有很多記憶。

「你…」周恆開口想要問她為什麼想要相親,但是轉眼一想自己不也來相親了?這還有啥好問理由的?

何況此刻的他最想了解的可不是這個,而是:

「你是最近回來的?」

池於夢顯然是忙碌了一天,一回家就把外套、皮包都丟在了一旁,一邊燒水一邊回答:

「呦?你還記得,是啊,最近回來,不過就我一個人。」

「你父母不回來?」

「我父母本來也不是寧水市的。」

「哦哦。」

一時間,周恆腦子很猶豫。

因為他忽然想到自己現在是大三,正常情況而言池於夢應該也是大三吧?

可看池於夢這情況,顯然已經上班了。

正在讀書的年紀卻上班了,而且一個人來到城市租房。

這聽起來就彷彿代表生活有些變故啊。

或許是後來沒上學了,提前出來當社畜?

不過沒事,自己可是有系統的人!

幫助一下女同學,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吧?

特別是這個女同學還長得這麼好看!

「你應該還在上學吧?你媽居然給你介紹相親?」池於夢問道。

周恆一愣,沒想到她先問出了。

「咳咳,這個……她莫名着急,我是不着急。」周恆有些窘迫模樣。

喝了口水,池於夢看了一眼周恆。

「沒談過戀愛,你媽媽才着急吧?」

噗!

周恆一口茶水吐出,臉紅道:

「說什麼呢,我…」

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好像沒什麼好狡辯的。

「我這人一心只讀聖賢書,兩耳不聞紅塵事。」

池於夢頓時捧腹大笑:「哈哈哈!」

「切,你別以為我不記得你以前被老師罰到最後一排,成績也差點墊底了。」

「咳咳,不說我了,你呢?你怎麼還相親了。」

「我?好玩啊,我還沒相親過呢,當時你媽一看到我就特別激動,賊想讓我做她兒媳婦,拉着我問,我就答應了,正好看看相親是怎麼樣的,結果遇上你了。」

啊這!

周恆忽然感覺自己進屋是個不明智的舉動。

為啥要進來找尷尬啊?

他現在又想找個地洞鑽進去了!

老媽啊!

你成天在外頭說啥啊?

雖然池於夢長得是好看,那你也不能這樣吧,一看到漂亮姑娘就拉着問?

社會性死亡啊!

「行了別說這個了,你剛剛……」

周恆唰的站起:「我剛剛那可是真意外!」

「哈哈!我知道,就算不是意外,別人好像都不讓你下單了吧?」

「去你的。」

「哈哈!」

「對了,你吃過了嗎?我幫你煮一點?」池於夢忽然問道,順手拎起邊上的速食拉麵走向廚房。

周恆擺手:「飽了,要我幫忙嗎?」

「不用。」

「對了,你平常都是這個點下班?」

「是呀,所以才讓阿姨這個點讓你過來。」

「唉,那確實辛苦。」

「沒辦法,那個研究所比較忙。」

等等!

研究所?!

這麼高大上嗎?

「你在研究所工作?」

池於夢扭頭:「對呀,當時轉校後我就跳級了,接着高一就參加了高考,結果沒想到還真考上京華大學,本碩連讀畢業,現在算是邊讀博邊在實驗室干苦力。」

握草?!

周恆感覺現在自己就是一個小丑,本來還想着幫助一下池於夢的生活,結果才發現合著原來是自己沒見識了!

這人生進程,周恆在網上都少見啊!

依靠系統都得好多貢獻值吧?

太牛了吧!

「來,順帶給你煮了點,一起吃吧。」

「恩…好,謝了。」

不知不覺中,兩人對坐着,邊吃邊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