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刃下影
刃下影 連載中

刃下影

來源:google 作者:三峽蓑衣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三峽蓑衣 奇幻玄幻 影五

【慢節奏,偏現實,聖母和爽文讀者勿入】乞丐死後眨眼,殺手登門浴血在這人命如草芥的世道,何為正,何為惡,恐怕沒人能說得清人不應該為了活着而活着,人活着,多少得有些意義,可那意義究竟是什麼?年輕的殺手不知道,但他想去尋找且看那一人,一刀,一顆頭顱,一場風雪……展開

《刃下影》章節試讀:

冷風如刀般刻着人的臉皮,寥天之上又出現了雪的蹤跡。

這一日,雪未停,風未定……

「阿爹……等我!」

名叫影五的乞兒怕極了,他感覺心臟在徘徊着,卻又找不到出口。

站在刑場的人群中,他僅知道自己將面臨一場艱巨的,又不得不為的重擔。

「咳咳…」一中年漢子不停咳嗽着,「孩兒他娘,帶饅頭了嗎?」

此時,旁邊的婦人,正用自己的胸膛溫着饅頭,「放心,等人散了,我就去幫你蘸血。」

婦人同樣堅信的是,她的夫君只要吃了那人血饅頭,哮喘便能得到治癒。

「哼!」影五聞言,嗤之以鼻,只打心底里覺得噁心。

他們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的想法子遮掩着,不敢直接下手。

真是令人想笑死!

不多時,刑場已黑壓壓一片,人們摩肩擦踵,像鍋里的餃子。

有殺頭這種熱鬧,咸林郡不少百姓們,均到此圍觀。

「聽說城西的勾欄,又來了群養眼的江南瘦馬!」

「有這等好事?看完殺頭,你我不若聯袂同去?」

人們你一言我一語,彷彿這裡不是陰森冰涼的刑場,而是有着陶醉氣氛的尋歡巷……

在大胤,一般公開處刑即為斬與剮,故而這咸林郡也分了兩處刑場。

被斬的在南城的牌樓下,被剮的則在北城的牌樓下。

斬、剮二者皆在行刑之後,會由不同部門的官差來領走屍身和首級,讓邢犯死後也不得全屍。

在大胤,這是有規矩的。

終於,影五看到了台上的阿爹。

那位老乞丐正獃獃望着地面,雙目毫無神采,彷彿被掏空了靈魂。

老乞丐嘴唇下意識的蠕動了兩下,卻又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影五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皇帝下了詔令,讓地方上清理未結案子,他的阿爹被拉去充人頭了。

不多時,老乞丐好似察覺到了人群中的注視,他瞧了過來,許是想安撫下影五,竟是笑了一笑。

影五卻無法平息自己,心如火灼。

他低聲罵道:「平時連殺雞都不敢,只能要飯的人,怎會是要犯?」

影五開始滿臉通紅,一直紅到耳根,鼻翼由於內心激動而不停張翕。

旋即,他的眼神逐漸變得堅定,心中開始暗忖,大不了一起死罷。

估計是明白影五想做什麼,老乞丐微微搖了搖頭,用嘴型對着他說了三個字。

繼而又咧開嘴角,掛上了微笑,就靜靜的看着這孩子,面容顯得那麼自然,那麼舒坦。

影五將拳頭握得緊緊的,他知道,阿爹說的那三個字是…活下去!

半柱香的功夫過去,有幾個人犯開始在台上大呼冤枉。

立馬有官差來拔掉了他們的舌頭。

他們不顧嗓子里噴涌的鮮血,瞪着雙眼,大張着嘴,還想發出屬於自己的聲音。

「嘶!」影五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他看見了血淋淋的豁口,觸目驚心!

監斬官興許不想在刑場呆太久,急不可待的將簽令牌一扔,喝道:

「時辰已到!行刑!」

這一聲中氣十足,縈盪四方!

監斬官手握硃筆,嘴邊噙着冷笑,在冊子上一一勾畫。

劊子手舉起了鬼頭刀,九個鐵環在風中叮噹作響,八人,從東到西,便要依次斬下。

第一個被砍頭的人犯,只覺得脖子一涼。

接着視野騰空,天地旋轉起來,那冷漠的人群和蒼穹交替出現,落地之時,他看到有血柱從自己的無頭身上,衝天而起!

沒有一個百姓撇過了頭,皆是伸長了脖子,待人頭落地後,人群中更是爆發了一陣歡呼。

這歡呼聲尤為刺耳,影五不得不用力捂住了耳朵。

「活下去」三個字,也在他的腦海中不停迴響。

「好活兒!」

「當真是漂亮!」

而每有一個刑犯倒下,人群依舊會發出一陣喝彩。

就像是在觀看剖解牲口一般。

人群彷彿只會感覺到好奇,卻絲毫都沒有意識到,一個接一個倒在台上的,是實實在在且活生生的人。

是八個…枉死的人!

影五身側的婦人,已經迫不及待的將手伸進胸膛里,掏出了與她溫存着的饅頭。

夫妻二人的眼裡,充滿了渴望,亦有對未來無限的希望……

一直砍到第五個,劊子手的刀應該是鈍了,這次,刀只砍進去了一半。

「啊——!」

凄厲的慘叫在刑場回蕩,猩紅順着刑犯的後頸汩汩流出。

這第五人是真不明白,自己枉死就罷了,為何老天連死個痛快的機會,都不願給他?

按照刑場里的規矩,第一刀沒把腦袋砍掉,就要換刀,且改為腰斬。

劊子手很快拿來了第二把刀,若這次還是沒能一刀兩斷,那他定會感到極其的恥辱!

做這一行的,可不想在背後被人說道些什麼…大胤刑部的劊子手,都是下九流的屠夫。

所以劊子手這一刀,砍的很用心。

影五僅是覺得,那第五位人犯大抵是一隻蜻蜓轉世,去掉了後半截居然還能翩舞!

那人硬是想把半截身子立起來,在台上亂蹦噠着,他的臉,就像金箔一樣,黃的耀眼!

最神奇的就是他這上半身,宛若離了水的魚,片刻就翹了起來,直挺挺了一會後,才疲疲塌塌地聳拉了下來。

很快,那些血,那些腸子,把劊子手的腳浸**,纏住了……

影五暗忖,藕斷絲連,想必說的便是此景吧。

「到阿爹的時候,刀一定要快些。」

他不停祈禱着,自是不想阿爹也遭第五人那種罪。

由東到西,很快就到了第八個,也是最後一個。

影五的⼼,跳得就像⼤桿⼦使勁撞城門,不但不勻,且⼀次緊似⼀次!

直到劊子手舉起了刀。

影五隻能⽤⼀雙恐懼的⽬光,望向他的阿爹,等待響在其頭上的霹靂。

老乞丐又笑了,好像有些欣慰,這孩子最後一次聽了他的話,沒做傻事。

兩人,總得有一個活下去吧……

似很局促了,老乞丐立刻斂了笑容,旋轉目光,自去看雪花。

影五終究沒能撇過頭去,應是想最後再看一眼那個模樣,並把那模樣刻在心裏。

原來,人在被砍掉腦袋後的那點時間裏,也是有意識的。

因為影五看到阿爹眨眼睛了,他數了數,眨了三下。

「還好,刀很快……」他喃喃自語。

這一日,雪未停,風未定。

漫天的風雪,卻吹散了許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