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人在棺中:我把隔壁大哥哭活了
人在棺中:我把隔壁大哥哭活了 連載中

人在棺中:我把隔壁大哥哭活了

來源:google 作者:啾啾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夕 現代言情 陸靳言

【空間+年代+女強+團寵+發家致富+大佬寵妻】醒來人在棺材中,隔壁還躺着一位臉色蒼白已經死掉的清冷男神姜夕嚇的撒丫子就是跑,誰知道腿太軟,一屁股把清冷男神給坐活了沒錯!姜夕穿越了,還是八零年代那還等什麼,干就完了!痴傻胖妞逆襲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展開

《人在棺中:我把隔壁大哥哭活了》章節試讀:

「爺爺,不是老劉家的毛驢跑了,是我給你買了豆腐。」

姜依然提高嗓音,以前怎麼沒發現爺爺耳背。

「老劉家的驢子跑了,他也沒去趕緊找還在賣豆腐,老劉是不是糊塗了!賣豆腐重要還是找驢子重要?不行,一會兒吃完飯,我得去跟他說說。」

姜守田只夾了一根咸蘿蔔條,就着玉米糊糊大口喝了起來,根本沒看豆腐一眼。

姜依然臉上的表情有些錯愕,準備好的台詞沒有了發揮的餘地。爺爺居然已經耳背到這種地步,那還怎麼跟他要東西?

「你爺耳背,根本就聽不清說的是什麼,趕緊吃飯吧。」

高秀蘭白了姜守田一眼,示意姜依然趕緊吃飯。

姜夕因為要減肥,只喝了半碗玉米糊糊,姜守田上了歲數年紀大也吃不了多少,兩個人很快就喝完了飯。

「胖丫啊,你跟我一起去老劉家幫他們找驢子去。」

「好。」

姜夕扶着姜守田站起身來,一老一少出了院子大門。

「媽,爺爺耳背又有些糊塗,咱們問他要那個玉墜項鏈他能找得見嗎?」

高秀蘭冷哼一聲,放下手中的碗筷。

「他就是找的到也不見得會給我們,這老傢伙糊塗的胳膊肘子往外拐,你才是他的親孫女,他卻對那個傻子那麼好。」

「他跟傻子住的那兩間破土房就那麼大點地方,一會兒我們兩個進去找不就行了。」

兩個人說干就干,進了破土房子里跟土匪似的,翻箱倒櫃的開始找東西。

「依然,你說那個傻子小時候戴的那個什麼玉墜項鏈真的能那麼值錢,能賣好幾萬?」

高秀蘭有點不太相信,那傻子被撿回來的時候脖子裡帶了一個玉墜項鏈,綠綠的石頭跟扣子似的,手上還帶了一對金手鐲。

她當時覺得金手鐲比較值錢,就給擼了下來,倒是沒在意她戴的那個玉墜項鏈去了哪裡。

「那是當然了,我們班的一個女同學脖子里就戴了一個翡翠吊墜,價值好幾萬呢。我記得那傻子當時被撿回來的時候,帶的那個比我同學帶的那個還要綠還要好看,肯定也能值不少錢。」

一聽到值好幾萬,高秀蘭找得更起勁了。兩個人翻箱倒櫃找了足足一個多小時,連地縫都沒放過,也沒找到。

最後實在是找不到,兩個人只能氣憤的摔門而去。

「早知道那個傻子脖子里的那塊玉墜這麼值錢,我當時就應該給她拿走。」

「媽,你不用着急,肯定是我爺爺收起來了。這次暑假我要在家呆上兩個月呢,肯定能從爺爺那裡要過來。」

姜依然不信她在爺爺那裡不如一個撿來的傻子,就算那東西是傻子的又怎麼樣,爺爺肯定會偏心她的,她才是爺爺的親孫女。

其實兩天前,高秀蘭就曾經找姜守田明目張胆的要過,姜夕小時候戴的那個玉墜,只是被姜守田裝傻充愣的給糊弄過去了。

姜守田帶着姜夕來到了村東頭的河岸邊上。

夏天日頭毒辣,此時的河岸上並沒有什麼人。

「爺爺,咱不是要去老劉叔家嗎?」

「去什麼老劉叔家,他們兩個無事獻殷勤,肯定是肚子里憋着什麼壞水。我是故意打岔的。」

「胖丫啊,你突然腦子開竅不再痴傻,肯定是祖師爺顯靈保佑。以後爺爺也能放心的把這獨門手藝傳授給你。」

姜守田對於姜夕的改變並沒有太多驚訝,反而覺得很正常。

「什麼獨門手藝?」

姜夕在內心想到,不會是賣狗皮膏藥吧?!

「當然是爺爺吃飯的手藝,做狗皮膏藥。」

嘿!還真是。

姜夕沒穿越前,家裡開了一間中醫診所,從小在爺爺奶奶的熏陶下,對中醫略有研究。對於膏藥還算有見解,好的膏藥確實有奇效。

但是從她接收的記憶來看,這個爺爺是那種跑江湖賣膏藥的,賣的葯基本上沒有什麼效果,都是靠坑蒙拐騙弄點小錢維持生活。

她並不是很願意學熬制狗皮膏藥。

「爺爺,我這麼大歲數了,現在學的話有點晚了。」

「不晚不晚,一點也不晚。你從小有個頭疼腦熱,都是貼我的膏藥治好的。這狗皮膏藥博大精深,學會了能治百病,你要是學會了,這可是能吃一輩子的手藝活。」

姜夕忍不住在內心吐槽,她從小頭疼腦熱,那是靠身體好硬扛過來吧,估計跟膏藥沒啥關係。

「你那狗皮膏藥根本就沒啥效果,我不想學。」姜夕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姜守田瞪大了雙眼,駝背都站直了。

「瞎說!怎麼會沒有效果,這狗皮膏藥可是傳承了三千多年,我可是唯一的一個第八十八代傳人,傳到你這裡就是唯一的一個第八十九代傳人。」

「我可告訴你,咱這狗皮膏藥當初最火的時候,那可是一貼難求,全靠一張秘方走天下。」

「什麼尿毒症,白血病,七八天內就搞定。

白癜風,牛皮癬,外帶割痔瘡挖雞眼。青光眼,白內障,小孩尿床,老人健忘,時運太背,見酒就醉,幹活太累,都在治療範圍內。」

「睡覺放屁,打呼嚕,吧唧嘴,流口水兒,治好也就一小會兒。

骨質增生,腦中風,見效也就幾分鐘。高血脂,高血糖一周之內都正常。紅斑狼瘡,艾滋病,外帶精神分裂症。

什麼腹瀉,便秘,胃脹氣,三五分鐘就治癒。」

「口腔潰瘍,低血糖,食欲不振,消化不良,只要用了狗皮膏藥都能恢正常。

中風偏癱,腦血栓,康復也就十來天。

類風濕性關節炎,治不病不要錢。」

「甭管什麼類型的癌症,碰到狗皮膏藥那就都不是什麼大病。

就算icu里上了呼吸機,痊癒最多三個周期。

哪怕是心電圖成了直線,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只要是還沒有土葬,基本都還有希望。」

東到曰本菲律濱,西到啊富汗,不丹和錫金,北到餓國,烏蘭吧托,南到佬撾新加陂,都有狗皮膏藥的神奇傳說。」

…………

姜夕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爺爺,你這耍嘴皮子的功夫可比你賣的狗皮膏藥要厲害的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