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如同戀愛般的友誼
如同戀愛般的友誼 連載中

如同戀愛般的友誼

來源:google 作者:兩杯羽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盛夜羽 陳可欣

「夜羽,你不用回去陪你那兩個女朋友嗎?」「對啊,我都不知道你是怎麼讓兩個女朋友能共存的」盛夜羽也是比較無奈,因為他們口中的兩個女生完完全全不是自己的戀人,就是比較好的朋友,閨蜜「哎嘿,夜羽哥哥,他們都說我們是你的女朋友哎,我們兩個女朋友這麼和睦共處,你開心不?」「哎哎哎,別作妖,我還在玩遊戲呢!」展開

《如同戀愛般的友誼》章節試讀:

「啊!!!小萱萱定的飯店為什麼這麼遠啊!坐完地鐵還要走路!!」陳可欣也是苦幽幽的牽着盛夜羽的手,十分無力的向前走着。

「她說那家店很好吃。」盛夜羽看着無力的陳可欣,也是說:「並且你自己出發之前不是很期待的嗎?怎麼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地鐵就蔫了?」

陳可欣也是無話可說了,從來就沒有見到過這樣的男人,都不懂得安慰一下自己的!

這個時候,也是有一個人攔着他們了,用一個便捷的麥克風對着他們。

「朋友,請問一下你們是情侶嗎?」那個拿着麥克風的人一上來就對着兩人問道。

盛夜羽也是皺着眉頭說:「不好意思,我們還有急事。」

說著,牽着陳可欣的手就繞開這個拿麥克風的人走。

「兩位,就是回答幾個問題而已,不用太長時間的。」拿麥克風的人還是窮追不捨的跟上去了,而在他背後拿着手機的攝影師也是拍着兩人的正臉。

盛夜羽也是伸出自己的左手,食指和中指伸了出來,指着他說:「我再說一遍,我們沒有時間,請你讓開。」

「真的不會耽誤你們太長時間的,就是看到你們的關係這麼好,想要詢問一下是怎麼做到的,告訴我的粉絲而已。」

拿麥克風的人也是跟着兩人的前進在後退,拿手機的也是一樣。

「第三次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並且你作為一個主播,沒有人告訴你播戶外是不能拍攝路人的臉部的嗎?」

盛夜羽說完這句話也是才想起來剛剛自己沒有擋住陳可欣的臉,但是現在也沒有辦法了,只能是浸膏這個主播了。

對方一聽到盛夜羽好像對於直播這件事是比較熟悉的,也是不禁的一縮,然後說:「我們這個跟平台已經是報備過的了,所以也不用擔心的。」

「那你們跟你們平台報備了,你跟我們說了嗎?」盛夜羽直接喊了出來。

「既然沒有跟我們說,那你們憑什麼直接拍攝我們兩個?」

盛夜羽這一聲,直接也是把周圍的人目光注視過來了,同時也有兩個輔警過來了。

「你好,請問是發生了什麼事?」其中一位女輔警也是對着盛夜羽問道。

「他們兩個無緣無故攔着我們兩個往前走的路,同時也是在這裡做直播,並且沒有徵得我們的同意,就直接把攝像頭對着我們了。」

這個時候,那個男輔警也是看向了兩個人,一個拿着麥克風,一個拿着手機橫拍,但是拿着手機的那個助理見到輔警看到他了,也是瞬間的反應過來,把手機收了起來。

「我們可以不追究他的事情,但是的話,我想知道他們在這裡直播,得到社區的允許了沒有。」

盛夜羽說著,也是直接帶着陳可欣離開了。

因為現在周圍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了,難免不了會有人在這裡拍視頻以為是有什麼大的動靜,上傳到短視頻網站的。

這一下輔警面對的人就少了,也是直接對着這個主播問:「你好,請問你們在這裡直播有社區的允許嗎?」

兩人也是有點接不上來了,因為他們也是沒有得到社區允許的,也是第一次做戶外的。

盛夜羽也是不知道剩下的事情是怎麼的了,反正就是帶着陳可欣走就行了。

等到離開一段距離了,陳可欣也是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從來都只是聽說過這樣的事情,本來聽說就已經是覺得很惡劣的了,沒想到今天自己遇到了。」

「他們就是這樣的,專門是針對手牽手的戀人做文章的,其實這個你刷視頻應該也能刷得到。」盛夜羽也是對這樣的事情比較無語了。

陳可欣也是點點頭,因為她確實是有刷到過這樣的視頻,並且也還不少,只不過大多都是能看出來是作秀的,只不過沒有想到,居然是有人真實找路人的。

等到了約定好的餐店之後,也是對着服務員說了一下餐桌號,畢竟裏面這麼多人,很難找到人的。

等到坐下來以後,顧萱見到兩人好像有點惱火的樣子,也是對着他們問:「怎麼了?你們怎麼好像有點生氣的樣子?」

「不是有點,是很生氣!」陳可欣說著,也是直接給顧萱吐槽剛剛遇到的事情了。

顧萱聽到之後,也是停頓了一下,然後說:「知道她們是哪一個平台的嗎?如果是我的平台的,我可以直接的封了他的。」

「不知道,但是在可欣的抖音上刷到過她,賬號名稱好像是依依不捨的戀人!」盛夜羽坐在顧萱的旁邊,也是摸着對方的腰說道。

「哇,你怎麼在外面也這麼流氓的啊!在家裡你就對我們動手動腳的,現在在外面了,收斂是收斂點了,但是不是腰就是頭髮。」

顧萱感覺到了盛夜羽的手的時候,也是直接打掉了他的手。

「這個也是沒有辦法的,誰叫我都習慣了呢,並且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的習慣,沒有辦法。」盛夜羽也是沒有一絲悔改的意思,也是對着顧萱說:「並且你都出差半個月了,半個月之後第一次見,摸一下還不是正常嗎!」

陳可欣坐在兩人的對面,點點頭,說:「我終於是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都會以為我們會是你的對象了,你這樣經常對我們動手動腳的,我們很難找到男朋友的啊!」

盛夜羽的行為也是端正了起來,說:「不弄了不弄了,只不過你的話,基本上是找不到男朋友的了,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待在家裡,就是我們叫出來吃飯才出門,基本上是廢的了。」

「切,我有你們這一些閨蜜就好,我不需要男朋友,至少是現在不需要,反正你也能照顧我!」陳可欣說話說得理直氣壯的,轉頭也是看向顧萱,說:「小萱萱,你說我說得的對不對。」

顧萱十分誠懇的點點頭,說:「確實是這樣,反正有你在這裡,家裡也不擔心我的安危了,也不催促我找男朋友。」

盛夜羽也是無言以對,因為確實是這樣,她們三個都帶過自己回去見家長,並且是三家一起,介紹自己是閨蜜,但是最後也不知道為什麼,等到她們成年之後,也不催促她們找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