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三個崽替她炸翻首富公司
三個崽替她炸翻首富公司 連載中

三個崽替她炸翻首富公司

來源:google 作者:菱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玖輕 現代言情 輕商御

放開我!我要讓爸爸來救我!嗚嗚嗚爸爸快來救我!懷裡的小人不停地掙扎,胳膊腿一通撲騰溫玖輕看著兒子這麼抗拒跟自己一......展開

《三個崽替她炸翻首富公司》章節試讀: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三個崽替她炸翻首富公司》講述的溫玖輕商御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簡介:...恭喜,你已經懷孕兩個月了。
溫玖輕渾渾噩噩地從醫院出來,攥着化驗單的指尖隱隱泛白。
她才結婚一周,怎麼可能懷孕兩個月?
難道是那天晚上......溫玖輕不敢再往下想,她匆匆攔下一輛車,回到商家。
剛一進門,一隻強勁有力的胳膊就環上了她細軟的腰肢,連帶着將她整個人都圈到了懷裡。
商御......溫玖輕驚呼一聲。
熟悉的寒冽氣息夾雜着酒香,十分霸道地佔據了她全部感官,讓她的心跳亂了節奏。
別動。
商御一把將溫玖輕橫抱在懷,往卧室走去。
溫玖輕的脊背僵硬,下意識護住了自己的肚子,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別這麼看着我。
商御將她扔到床上,三兩下就將自己的上衣脫了,露出精壯的胸膛,履行夫妻義務而已。
男人沉涼的嗓音中透着幾分不耐與諷刺,讓溫玖輕不由得紅了眼。
他們本來就是契約婚姻,若不是為了應付家人,恐怕商御這樣的天之驕子也不會多看她一眼。
想到這,溫玖輕一顆心重重下沉。
她早該知道,自己不該對這個男人有任何奢望。
更不該對他產生那樣隱晦的感情。
還沒等溫玖輕回過神,商御便欺身而下。
酒精令他失了分寸,男人的吻十分霸道粗魯。
似啃似咬,像是要把她拆之入腹一般。
溫玖輕怕極了,她本能地護着自己的肚子,想要拒絕。
可心底翻湧的愧疚硬生生將她拒絕的話給壓了下去。
罷了,終究是她對不起他。
**過後,卧室還充斥着旖旎風光。
溫玖輕從浴室出來,換上了一條月白色的抹胸長裙,恍若墜落人間的仙女。
她對着鏡子笑了笑,淡然的語氣中添了幾分清冷,商御,我們離婚吧。
理由。
半靠在床上的男人緩緩吐出一口薄霧,他大半張臉被煙霧籠罩,襯得眸光越發幽深。
膩了。
反正你要娶的是溫家大小姐,而我只是個冒牌貨,現在真正的溫家大小姐回來了,我們也沒必要貌合神離下去了。
溫玖輕嘴角掛着淡淡的笑容,只是那笑意始終浮於表面,並未到達眼底。
商御默不作聲。
但繚繞的煙霧已經掩蓋不住他眼底的寒意。
溫玖輕走到床邊,居高臨下地看着他,像是看着一個極盡陌生的人,就這樣吧,離婚協議我會讓人擬好了送來,我什麼都不要。
說完,她搖曳着曼妙的身姿離開卧室。
直到房門關上,溫玖輕壓抑的情緒才翻湧上來,她瞬間崩潰,跌坐在地上,靠着冰冷的牆壁,身子止不住地顫抖。
雖說她和商御是商業聯姻,她也知道商御不愛她。
可是她卻愛了這個男人那麼年。
如果可以,她又怎麼會走到這一步?
可是事到如今,她懷了別人的孩子,哪裡還有臉面對商御?
她已經配不上他,更配不上商太太這個身份了。
............五個月後。
簡陋雜亂的小診所里。
一陣陣宮縮幾乎要讓溫玖輕疼得昏死過去,又加上早產和胎位不正,整整一夜孩子都沒有順利出生。
溫小姐,這......這搞不好要一屍兩命,小診所條件有限,我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恍惚中,溫玖輕隱約聽到醫生恭敬惶恐的聲音,心底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自從那個女人回來以後,她就不再是那個眾星捧月的溫家大小姐了,要不然也不至於淪落到這樣的小診所生產。
下一秒,一道清麗的女聲徐徐響起,語氣卻陰毒至極。
她死不死不重要,我只要孩子。
聽到這話,溫玖輕瞳孔猛地放大,她下意識地掙扎,可剛動一下,下身就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她虛弱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昏死了過去。
溫玖輕再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傍晚。
醒了?
低沉涼薄的聲音在寂靜的病房顯得格外突兀。
溫玖輕愣了一下,似乎沒有想到商御會出現在這裡。
她只看到自己原本高高隆起的腹部,此刻變得格外平坦。
孩子......我的孩子......在鬼門關走了一遭,溫玖輕的嗓音喑啞虛弱,一張小臉更是慘白如紙。
商御鳳眸微眯,寒光醞釀其中,所以這才是你離婚的理由是嗎?
溫玖輕腦海中混沌一片,卻還是被這駭人的戾氣嚇到了,不過殘留的理智還是讓她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怎麼知道的?
呵。
商御冷笑一聲,他周身寒意四起,幽深的眼底閃過一抹銳利的殺氣,你瞞我瞞得這麼好,就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嗎?
新婚妻子懷上別人的孽種。
這對於一個男人來說,簡直是莫大的侮辱。
更何況他可是商御。
投資界令人聞風喪膽的商先生。
隨即,商御給身旁的黑衣保鏢遞了個眼神。
保鏢心領神會,走到病床里側,要去將裏面的兩個新生嬰兒抱出來。
溫玖輕這才從混沌之中清醒過來,出於一個母親的本能,她掙扎着起身,搶先一步將兩個孩子抱在懷裡,用幾近哀求的目光看着不遠處那個矜貴清冷的男人。
求你......放過我的孩子......求求你了阿御......商御胸口湧起一陣煩悶,頗有幾分惱羞成怒的意味,別這麼喊我,我嫌噁心。
身上的疼痛不及心底的萬分之一,可為了孩子,溫玖輕強忍着心底的酸澀,在商御面前跪了下來,好,商......商總,求您放過我的孩子。
商御狹長的鳳眸微微眯起,眸光晦暗莫測,他正欲開口,病房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助理匆匆走進來,附在商御面前耳語:商總,一年前和您......那個女人找到了,正是溫家剛找回來的親生女兒,溫詩柔,而且她已經生下了您的孩子,就在中心醫院。
聞言,商御劍眉微蹙,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女人,然後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