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三個崽崽炸翻首富公司
三個崽崽炸翻首富公司 連載中

三個崽崽炸翻首富公司

來源:google 作者:菱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商御 溫玖輕 現代言情

陪伴在商御身旁多年的溫玖輕,最終卻落了個被掃地出門的狼狽下場,傷心至極,身懷六甲展開

《三個崽崽炸翻首富公司》章節試讀:

「放開我!
我要讓爸爸來救我!」
「嗚嗚嗚爸爸快來救我!」
懷裡的小人不停地掙扎,胳膊腿一通撲騰。
溫玖輕看著兒子這麼抗拒跟自己一起,還不停的叫爸爸心底泛起一股難言的酸澀。
溫玖輕正想着該怎麼委婉的跟兒子解釋,不經意間抬頭,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商御......是他?

一瞬間,溫玖輕的靈魂都彷彿釘在了地上,雙腿如灌了鉛一樣無法移動分毫。
故人重逢,兩人還有過那麼一段糟糕的婚姻。
這讓溫玖輕更加心虛起來,她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不能讓商御發現她的孩子還活着。
商御那樣驕傲的男人,如果知道前妻綠了他而生下的孩子還活着...... 溫玖輕不敢再往下想,那個後果她承受不住。
眼看着商御離自己越來越近,她情急之下,把抱在懷裡的商時欽塞進了兩米外的一個推車裡。
這時,彎腰撿完毛巾的清潔阿姨推着推車離開了。
溫玖輕鬆了一口氣,然而剛一抬頭,卻撞進了一雙毫無溫度的犀利瞳孔。
她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間上涌,一顆心卻重重往下墜。
商御顯然也看到了她。
四目相對間,男人的視線像兩根冰錐,散着恨不得捅進溫玖輕心窩裡的寒氣。
她下意識想逃,然而還不等她有所動作,手腕就被人緊緊攥住。
男人微涼的掌心覆在她手腕上,雪白的肌膚瞬間紅了起來。
溫玖輕強壓下心底洶湧的情緒,故作漠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這位先生,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幹什麼?」
「先生?」
商御語氣幽冷,寒冽的氣息給人強烈的壓迫感,「怎麼?
五年不見就不認識我了?」
他用力一扯,溫玖輕重重地撞進商御懷裡。
商御順手把休息室的門關上,擋住了溫小熙的視線。
兩人挨得極近,溫熱的呼吸交錯在一起,增添了幾分曖昧氣息。
溫玖輕的心跳突然亂了節奏。
回到C市的時候,她就知道很有可能會遇見故人。
卻不想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可溫玖輕只想讓女兒好起來,一點都不想再跟這裡的人有任何瓜葛。
她移開視線,不去看商御的眼睛,冷聲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請你放尊重一點。」
「是嗎?
商太太。」
商御聲音低沉,帶着蠱惑人心的魔力,用另外一隻手牢牢環住了懷裡女人細軟的腰肢,大掌不輕不重地在她腰間摩挲。
商御的行為惹得溫玖輕脊背止不住地顫慄,溫玖輕怕癢,腰更是她的敏感所在。
她雖然跟商御有着一段不長的婚姻,但兩人做過最親密的事,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這點?
可清醒如溫玖輕,卻在商御帶有諷刺意味的「侮辱」下,潰不成軍。
然而商御也沒好到哪去,他們對彼此的身體熟悉到極致,商御更是嘗過這具身體有多麼美妙。
他禁慾了五年,面對任何一個女人都沒有感覺,此刻見到溫玖輕,竟然某些情愫再次暗暗升起。
商御暗罵一聲,他墨色的眸子似乎化作兩團火,企圖把溫玖輕也燒起來。
然而開口,依舊是冷到骨子裡的聲音。
「這樣就不行了?」
溫玖輕瞬間清醒過來,白皙的小臉瞬間漲紅,眸子里滿是怒意:「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什麼商太太,你快放開我!」
「好,很好。」
商御幽深的眸底氳起一片慍色,「溫玖輕,你可真是越來越能耐了。」
男人話音剛落,溫玖輕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再回過神的時候,已經被商御橫抱在懷了。
溫玖輕又羞又氣,情急之下脫口而出:「商御!
你想幹什麼!」
「怎麼?
這會兒記得我是誰了?」
商御冷哼一聲,語氣說不出的嘲諷,「想幹什麼你難道不清楚嗎?」
說完,商御直接抱着溫玖輕往外走。
溫玖輕看着身後的休閑區,想到女兒就在那裡,便什麼也不顧了,急切的問:「你要帶我去哪?
我們已經離婚了,你快放開我!」
「離婚」兩個字彷彿觸動了某些機關,男人的臉色瞬間陰沉下去,商御垂眸,眼底的慍意還未散去,漆黑一片,「溫小姐倒是提醒我了,離婚以後有些賬就能算的更清楚了。」
他的聲音涼薄,不容置喙,帶着濃烈的氣場。
「什麼......什麼賬?」
溫玖輕心裏沒底,掙扎的力度也弱了下去。
商御只能冷冷地收回目光,「你們,把少爺帶回去。」
商御向後面跟着的保鏢吩咐了一聲,便沒再說話,直接抱着溫玖輕上了一輛黑色賓利。
與此同時,管家將溫小熙帶到了休閑區的母嬰室。
母嬰室的門上赫然貼着四個大字。
【男士止步。
】 溫小熙利用年齡優勢,一個人走了進去,帶着妹妹從母嬰室的安全通道溜了出去。
誰知剛跑到外面,就撞上了從清潔阿姨推車裡爬出來的商時欽。
「又是你?

額......啊?
怎麼還有一個?」
商時欽屏住呼吸,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一男一女,和自己長得十分相似的溫小熙和溫小甜。
「咦?
怎麼有兩個哥哥?」
溫小甜的視線在他們兩個之間轉了轉,虛弱的聲音也添了幾分活力。
溫小熙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現在你相信了吧,我們真的很有可能是親兄弟。」
聞言,商時欽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他原本就懷疑自己不是溫詩柔的孩子,這次偷偷跑出來,一是為了和網上的黑客見面,二是為了去做鑒定。
只是乍一看到溫小熙那張臉有些驚詫罷了,只是如今看到還有一個和自己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溫小甜,倒叫他不得不信了...... 「既然你說你是我的親兄弟,那你們現在準備怎麼辦?」
商時欽好奇的問道。
溫小熙神秘一笑,從口袋裡拿出了幾根頭髮:「我拿到了爸爸的頭髮,去做了鑒定就真相大白了。」
一聽到爸爸,溫小甜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商時欽也跟着笑了笑,拿出了兩個透明密封袋,裏面也是幾根頭髮,「我也要去做鑒定,不如一起?」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一個心照不宣的笑容。
就在這時,溫小甜遠遠看見幾個穿着黑色西裝的保鏢追了出來,連忙扯了扯兩個哥哥的袖子,道:「快跑!」
「完了完了。」
商時欽暗叫不妙,轉身欲跑。
然而保鏢已經追了上來,在三個人全部被抓,以及賣隊友之間,溫小熙毫不猶豫地推了商時欽一把,還順手從他手裡拿過那兩個透明密封袋。
「兄弟,對不住了,你的事我幫你一起辦了。」
話落,溫小熙帶着妹妹一溜煙就跑了。
商時欽欲哭無淚,被保鏢團團圍住,喪氣地認命了。
溫小熙和溫小甜甩開了保鏢以後,上了一輛的士。
「師傅,去中心醫院。」
溫小熙把手裡的兩份材料交給妹妹,囑咐道:「小甜,你把這些東西看好,我給安叔叔打電話。」
「嗯!」
溫小甜鄭重地點點頭。
溫小熙撥通了安黎平的電話。
安黎平和溫玖輕是大學同學,兩人同窗了四年,關係很好,當年溫玖輕離婚後,安黎平就去了國外。
誰知道竟然在國外遇到了帶着兩個孩子的溫玖輕,知道溫玖輕的遭遇以後,安黎平就幫着她一起照顧孩子,直到一年前安黎平按照家裡的意思回國了。
幸好,安黎平前不久得知,溫玖輕也帶着兩個孩子回來了。
安黎平從手術室出來以後,旁邊的小護士笑着說道:「安醫生,剛才有人給你打電話。」
「好的謝謝。」
安黎平微微頷首,禮貌又溫柔。
他做手術的時候,手機一般都是放在辦公室的,他一邊想着誰會在這個時候給他打電話,一邊往辦公室走去。
「安叔叔!」
安黎平剛走到辦公室門口,就看到了溫小熙和溫小甜兩個小傢伙,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小熙,小甜。」
「安叔叔,我之前托你辦的事,今天把材料給你送來。」
溫小熙解釋之後,又把手伸到妹妹面前:「小甜,把那兩份材料給我吧。」
溫小甜有些心虛地看着手裡的材料,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剛剛......明明一直盯着兩份材料,清楚地記得哪個是爸爸和哥哥的,哪個是商時欽和他媽媽的。
可是......可路上司機一個急剎車,她就把兩份材料給搞混了。
溫小甜再三猶豫,可看到哥哥嚴肅的眼神,胡亂把兩份材料分開,交到了哥哥手上。
「那就麻煩安叔叔了。」
溫小熙把材料再遞給安黎平,「這個是我的,另外一個是我一個朋友的。」
安黎平接過材料,柔聲說道:「明天結果出來了我通知你。」
翌日清晨。
溫小熙一大早看到安黎平發來的堅定結果,一顆心墜墜下沉。
他和商御的親子關係為:0.01% 商時欽和溫詩柔的親子關係為:99.9%

《三個崽崽炸翻首富公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