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開局呂布手下謀生
三國:開局呂布手下謀生 連載中

三國:開局呂布手下謀生

來源:google 作者:無常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無常 李安

開局呂布手下艱難求生,無力回天,死保舊主家眷輔曹操,治豫洲,戰袁紹,平河北,御異族得貂蟬甄姬之心,結秦王漢武之誓展開

《三國:開局呂布手下謀生》章節試讀:

次日一早李安正在房間靠着短床悠閑的讀着《左傳》,至於自己長史的工作,都交予糜橋去辦,美曰其名鍛煉自我。

可能是上天看不慣他,剛悠閑沒多久,呂布派人過來喚他。

最近也沒聽說發生什麼事,怎麼突然要我過去?

如果說誰在呂布集團最為清閑,那一定是李安了。

自從陳宮來到,和徐州士族的投靠之後,基本上就沒李安什麼事了。

如果不是呂布偶爾傳喚群臣時叫他,還以為呂布已經忘了他這個人。

此時的議事廳已經來了不少人,關係好的都四五成群,交頭接耳的閑聊談話。

和往常一樣,直接站在太守府議事廳最後面當一個吉祥物,閉目養神等待呂布的到來。

「劉備想投靠我,諸位以為如何?」呂布來到之後,坐上高位,直接開門進山。

大家早就也習慣了呂布這種直爽,大大咧咧,也沒什麼在意的,都紛紛進言。

「主公不可,劉備是上一任徐州牧,若有反心,日後必然徐州不穩。」

「主公乃徐州刺史,劉備向來有仁德之名,諾收下他,可以吸引英雄來投。」

「劉備恕有野心,主公不可接納他。」

「…………」

看着群臣一個一個都提出自己的看法,當然有些只是單純的在刷存在。

但是李安發現士族好像更願意收留劉備,而呂布原先的武將,卻極度排斥劉備。

想想也是劉備占徐州時一直對士族都非常好,呂布和劉備幹了那麼多仗,也死了不少手下。也不難想到他們反對。

呂布也有些為難,哪怕現在劉備落魄,但也為一方諸侯,而且還是還是上一任徐州牧?而且自己手下武將明顯很排斥劉備。

他個人是想收下劉備的,一是因為個人的虛榮心。

曾經自己投靠的人來投靠自己。

拋開其他因素,呂布對劉備還是很有好感的。從他攻進下邳城第一件事,就是按士兵護着劉備的家眷,以防遭遇兵亂,這裡就可以看出來。

「公台以為如何?」呂布轉頭問向一直沒有說話的陳宮

「下官認為,可以接受劉備來投,但不得不防,可讓他駐兵小沛。它日攻伐袁術可讓他為先鋒。」

陳宮的建議非常中肯,小沛在袁術勢力和呂布勢力中間。不管是攻伐袁術,還是防守袁術,劉備都可以派上用場。

而劉備和袁術有仇,當初荀彧的驅虎吞狼之計。劉備佔大義奉召討伐袁術,其實就是想攻佔南郡,擴大地盤,結果就被呂布偷了屁股。

現在就算劉備想投靠袁術,袁術也不可能答應,就算袁術答應,劉備也不敢過去。

「子仁 你怎麼看?」呂布沒有回應陳宮的話,把目光看向站在最後面的李安。

怎麼突然問起我?我還能怎麼看?當然是殺了劉備,以絕後患。

但現在看陳宮這個計策很好。日後劉備也的確成了攻伐袁術的先鋒,可袁術死後,搖身一變,成為攻伐呂布的先鋒,而且還是呂布身死的罪魁禍首。

當然這些現在都沒有發生,李安也不可能說對呂布說這個。

「軍師所言甚是,但劉備來之後,可許其高官留在下邳,讓其義弟駐兵小沛」

李安提一個認為呂布他們可以接受的建議。

直接高官俸祿把劉備養起來,沒將沒兵,四五個精兵就可以制服他。至於關羽,張飛,大哥在手,不怕二弟三弟不聽話。

「元龍你怎麼看?」代李安說完,直接又詢問陳登,也沒有說贊同還是反對。

「軍師之策甚好。主公落魄時,劉備收留主公安置於小沛,現在劉備落魄,求於主公,主公若囚於他,世人怎麼看?。」陳登這說法,明顯就是不認同李安的看法。

「元龍,所言甚是,我不可妄做小人。就依軍師之言,把劉備家眷送於小沛,讓他駐兵小沛。」呂布直接拍板的。

李安已經無力吐槽了,明顯呂布是早有決斷,依然挨個問一遍。

而且名聲都爛大街了,現在才在意。

早知道就直接同意陳宮的做法。說不定系統還能給點獎勵,在呂布手下也不知道何時能看到系統獎勵。

看到呂布讓官員安排劉備入小沛,這件事情已經結束,李安直接走出來。

「主公,經常有兵痞置滯留下邳城內,騷擾百姓,百姓多有怨言,請主公下令,讓將士無事不得入城,再派精銳城內協防。」李安進言說到,是該讓有些人認識到自己並不是軟柿子。

呂布沒想這個你不問就不說話的長使居然給自己進言,而且一說就是這麼針對性的問題。

武將還不得鬧翻天。果然還沒來及回答到,魏續就站了出來。

「主公,士兵駐紮城外,日子甚是清苦,若不讓其入城,恐怕會有怨言。」

「是的,主公。若如此,恐怕士兵不服。」

「……」

武將紛紛反對,對李安怒目而視。

本來聽李安說要囚禁劉備,認為他是站在自己武將這邊,不是徐州世家派的。

沒想到直接來了個狠的。東征西戰,好不容易佔領個繁華點的地方。現在不讓他們入城享受,這簡直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而士族的官員也不想武將入城,鬧得城內烏煙瘴氣的,藉此機會也紛紛進言,說的都是,將士在城內犯下的惡行。

陳宮 陳登沒有說話。因為他們知道這個事情很得罪人,而且並不容易辦成。

呂布看到此情景,也很頭痛。其實城裡將士擾民他也知道。但他們一直都是這樣過來的,沒想到李安把這個問題挑了出來。

突然禁止士兵入城,又怕將士離心離德,畢竟自己的根基是什麼,呂布還是清楚的。

「主公,臣也知道士兵清苦,主公愛兵如子,但主公現在徐州之主,百姓意為子民,怎麼能看到兩子相欺而不管呢?」

你現在不只是是一個將軍了,還是徐州的主人,一碗水要端平,李安很明確的告訴呂布

「子仁可有兩全之法。」呂布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既然是你提出來的,總有解決方法吧。

李安也等這句話,直接甩出了,最終答案。

「軍法即可。」接著說到。

「主公可派高順將軍為都尉,士兵只要入城就要遵從軍法,如有違背絕不留情軍法處置。」

「如此一來,士兵也可入城解其清苦。百姓也會讚賞主公治軍有方。」李安把心中早已想好了,說了出來,靜等呂布回應。

漢代的軍法,已經很完整了。但是呂布的手下都是各自為將,軍法什麼的基本上都沒怎麼遵守,也不想遵守。

現在只要一名紀律嚴謹的將軍,做軍法官,不留情面必然可以整頓下邳城的風氣。

而高順可出了名的認死理,如果真的讓當都尉,管理下邳城治安,自己日子一定不好過,武將們只能祈求呂布別同意。

「伯平 以為如何?」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呂布直接問向高順。

畢竟這是一個苦差事,做的好得罪同僚。做不好得罪主公。

高順明顯就不會想那麼多,畢竟有時候呂布做錯事,他也是直接指出,絲毫不顧及呂布的面子,是一個不怕得罪任何人的人。

」願為主公效勞。」

「好 以後你為都尉,帶士兵入城,協助城防管理治安,凡有作姦犯科,按律法辦事。」

「是,主公」高順沒有絲毫遲疑直接領令。

頭上多了一條限制,武將臉色都不好看。

特別是侯成,惡狠狠看向李安。

「早知道當初一刀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