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我是漢室宗親
三國,我是漢室宗親 連載中

三國,我是漢室宗親

來源:google 作者:觸電的感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禎 觸電的感覺

【權謀】+【爭霸】+【架空歷史】一個熱愛歷史權謀的少年,因為意外魂穿到東漢末年,成為漢室宗親劉敖的兒子劉禎展開

《三國,我是漢室宗親》章節試讀:

稍微一想,蔡文姬瞬間就明白過來,這老者是想讓他們分散匈奴人的力量,好讓自己逃命,蔡文姬看着被匈奴人已經開始捕捉難民,捉不到的就用弓箭射殺。

形勢迫在眉睫,蔡文姬急忙與旁邊相熟幾個婦人一起趟河,得虧剛剛自己就在河邊,不然也會跟那些人被捉的,雖然自己不會水,不過幸好這河水不深,幾個人相互扶持着倒也能過去。

「咻咻咻……」

就在幾人快到岸上的時候,匈奴人發現有人逃離,直接彎弓搭箭射殺過來,身邊的的人接連倒下,鮮血將河水染成一片血紅色,順着河水逐漸擴散開去。

正在蔡文姬絕望之時,箭矢驟然而止,蔡文姬慌忙朝後一看,就見一隊騎士手握長矛開始追殺逃跑的匈奴人,隱隱約約間還能看到一列列身着鐵甲的甲士在緩緩推進,將匈奴人趕至河中進行誅殺。

見此情景,蔡文姬這才鬆了一口氣,看來是遇到朝廷的軍隊了,雖然他們的鐵甲樣式跟自己以往見到的有些不一樣。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自己得救了,不過官軍的名聲也不怎麼好,蔡文姬急忙跟着倖存的幾個難民往密林奔去。

夜晚,蔡文姬與幾個婦人將撿來的木柴摞在一起,點燃篝火,然後與幾個弱女子坐在邊緣,餘光瞟了一眼正坐在篝火邊正在烤肉的幾個青年男子。

這個人就是之前提醒大家過河的老者,旁邊的幾個人都叫他渠帥,聽着他們討論着什麼「黃天當立,歲在甲子」。

蔡文姬聽不懂,也不想懂,摸了一下用繩子綁緊的肚子,這樣會讓自己比較耐餓一些。看着天上若隱若現的星星,彎彎的月亮,心中一陣迷惘,不知道自己會葬身何處。

「哈哈,雖然年紀大了點,不過這娘們可真帶勁。」

「哈哈,你這小子還真是不挑啊。」

……

旁邊草叢裡突然傳來一陣男子的大笑聲,蔡文姬並沒有在意他們的大聲議論,而是繼續看着男子的身後。

過了一會,就見一個衣衫不整頭髮凌亂的中年女子,一瘸一拐的走了出來,手中拿着一塊烤好的肉,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蔡文姬見此眉頭微微一皺,心中還是有些反感,不過也沒有多想,一開始自己還有些不平,不過這些日子見過不知道多少慘劇,已經見怪不怪了。

他們這些流民的命比草還卑微,特別是女子,更是朝不保夕,有些許姿色的就任人擺布,有把子力氣的就得幹些粗活才能得一口吃的。

不過現在自己自身難保了,想這些幹什麼呢,蔡文姬自嘲一笑,就這樣看着那些男子吃喝,看看有沒有殘餘的食物。

那些男子吃飽喝足後,四五個男子拿着幾塊肉來到女子這邊,挑選了幾個長得不錯的女子去到一旁的草叢。

看着還在挑選的男子,蔡文姬急忙低下頭身子動了動,頓時散發出一陣惡臭,男子急忙罵罵咧咧的走開,隨即挑了旁邊另外一個比較過得去女子。

蔡文姬用餘光看着已經躺下睡覺的男子,蔡文姬這才與剛剛被挑剩下的女子,輕輕爬向剛剛他們吃肉的地方,挑起那些殘羹剩飯吃了起來。

至於剛剛那些被挑選去的女子,是自願的,還是被迫的,都已經不重要了,自己若是願意的話,自然可以得到更多。

不過那就不是自己了,自己可以因為生存而為食物折腰,卻不能為生存而放下自己清白與尊嚴,人可以可憐,卻不能可悲、可恨,若是自己如此這般,吾寧死也。

待肚子勉強舒服一些,蔡文姬這才返身來到邊緣,見他們都已經睡著了,這才將自己一直背着的焦尾琴拿出來解開粗布,就着星光細細打量着焦尾琴。

「嗷嗚……」

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蔡文姬突然聽到此起彼伏的狼嚎聲,瞬間驚醒過來,看着對面一雙雙綠色的眼睛,急忙用破布將焦尾琴包裹起來。

「快,拿火把,狼怕火。」其他人也跟着清醒過來,幾個青年男子直接將燃燒着的木材拿在手中,用於驅趕狼群。

「嗷嗚……」

「不好,狼越來越多了,我們快逃吧!」

那個渠帥見勢不妙,見狼越聚越多,自己出聲,然後帶着幾個就要親信逃命,不成想他們一動,狼群誤以為他們要發動攻擊,直接對着他們發動攻擊。

「啊……渠帥救救我。」

「我們快走,不要管他們,不然我們都得死在這。」渠帥看着手下被狼群圍攻,直接下令逃跑。

「啊……」

看着眾人紛紛逃跑,蔡文姬並沒有跟着他們逃命,而是趕緊上前將火把拿在手中,又用剩餘的火把圍成一圈,這荒郊野嶺的,自己餓得要命,怎麼可能跑得過四條腿的惡狼。

到時候只能給那些男子當擋箭牌,看着那些落後的女子,被狼一個個撲倒在地撕咬起來,頓時鮮血淋漓,殘肢滿地。

蔡文姬不忍的收回目光,用手中的火把嚇唬着圍在火圈外的惡狼,就這樣跟它們對峙着。

不知道過了多久,火勢越來越小,蔡文姬暗暗傷神,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葬身狼腹,不過這都已經無所謂了,蔡文姬一手緩緩將懷裡的木簪子拿出來。

「咻咻咻……」

正準備與惡狼搏命的蔡文姬突然聽到一陣陣箭鳴聲襲來,只見那些正在啃食殘屍的惡狼被一支支箭矢釘在地上,發出一聲聲哀鳴,正在逃跑的惡狼也被一支支箭矢追殺,惡狼無一逃脫,盡皆被射死在地。

「文遠的箭術是越發的高明了。」

「主公過譽了。」

「咦,與狼群對峙的居然是一位女子。」

電光火石之間,蔡文姬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到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藉著火光看去,原來是一名英氣十足的少年上前挑開火把,來到自己面前驚訝地道。

「小女子見過公子,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見是面前的少年救了自己,不過這少年真好看。不行,心跳得快啊!蔡文姬急忙低着頭行了一禮。

「這可真是位奇女子啊!」少年轉頭對着旁邊的男子說道。

「主公所言甚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少年身後一面容嚴肅端正的男子急忙躬身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