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商路強豪
商路強豪 連載中

商路強豪

來源:外網 作者:張偉陳瑤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張偉陳瑤 玄幻魔法

張偉辭職後南下打拚,期間於與三位美女董事長相識,並周旋子她們之間,與她們形成了極其協調的默契,通過藉助她們的人脈關係與經濟上的優勢,達到了人生的追求與事業上的成就。以及與她們之間的那種錯綜複雜,極其微妙的情感糾葛……展開

《商路強豪》章節試讀:

良久,二人一動不動.
何英突然哭起來,接着又笑,說這麼多年,才知道什麼叫做女人的滋味,什麼叫男人。
張偉腦子慢慢冷卻下來,你吃飽了吧,我們回去。
何英乖乖答應着,開車往回走。
路上,張偉說以後不能再這樣,這樣做很對不住高總,良心過不去。
何英口氣一硬,說不行,老高那方面已經頹廢了,她不能這麼年輕就守活寡,而且她喜歡張偉,只要張偉和她好,讓她幹嗎都行。
張偉纏不過,後退一步,說你不準在上班時間打擾我,不準在有第三者在的時候這樣。
何英笑了,說一切聽哥哥的。
你怎麼這麼真賤。張偉罵了何英一句。
何英嬌羞地說:「哥哥,我只為你一個人賤。」
張偉想起傘人,突然一種想哭的感覺。
張偉突然感覺非常對不起高總,對不起傘人。
為什麼對不起傘人,張偉說不清原因。
張偉對自己說,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天亮回到單位,張偉又看到了氣質高雅的老闆娘何英,找不到一絲昨晚那放蕩女人的影子。
看到老闆娘高貴冷淡掃視公司員工的眼神,張偉懷疑昨晚是一場夢。
掃視完全體員工,老闆娘最後將目光轉移到張偉身上,眼神變地溫順而熱烈。
張偉明白昨晚不是夢,是過去完成時。
張偉低頭工作,不去理會老闆娘那詭異的眼神。
何英直接進了辦公室,並沒有罷休,QQ里很快出來董事長的話:「你是不是認為我是個壞女人?」
張偉:「你說呢?」
何英:「性,是一種情感的交流和宣洩,即使沒有交流,宣洩還是有的。方式多種多樣,我只是喜歡其中一種而已,而且,也僅僅是限於床上。」
張偉:「我並不反對個人的追求和理解,也不排斥生活方式的多樣化,只是,我感覺對不住高總,良心過不去。我並不是在標榜自己的高尚,我從不認為我是一個高尚的人,但是最起碼的良心的原則不能違背,相信你也是如此。」
何英:「我們對於性的理解可能還有偏差,我的理解是性和愛是分離的,沒有愛一樣有性,有性並不會傷害愛。或者可以這樣說,性和愛無關。我們在一起,並不會傷害老高。相反,我會減少對老高的要求,老高的生活也會安逸多了。」
張偉:「狗屁邏輯,我的思想還沒進化地那麼快。」
何英:「在這個高度開放的環境里,你會很快融入、吸收、消化這些理念。」
張偉:「那你等着吧。」
何英:「只爭朝夕,我會帶你慢慢適應。」
張偉:「我要工作了,到此為止。」
張偉一直挂念着傘人,昨天沒上網,不知道傘人會不會一直在等自己。
今天的工作很順利,一天下來,頗有收穫。
高總不在,何英也很忙碌,接待了好幾個外地旅行社老總的拜訪,張偉都參加座談。
工作的時候,何英看起來是一個執着、敬業、勤奮的美女白領,充滿別樣風情。
下班回到宿舍吃過飯,張偉打開電腦登陸QQ。
「HELLO!兄弟,晚上好。」
張偉剛登陸,傘人的熱情撲面而來。
「傘人姐姐好。」
張偉3天沒和傘人聊天,現在突然感覺心裏很虛,眼神不定,幸虧沒視頻,看不見。
「這兩天我在外地,昨天比較忙,沒上線,真抱歉!」傘人一上來就解釋。
張偉心裏負擔稍微鬆了些,就象有個疙瘩正想怎麼解,可巧被人幫了個忙:「我昨天也有事情,沒上,還怕你等呢!」
「哈哈,看來我們是要麼都上,要麼都不上啊,心有靈……」
張偉感覺傘人現在情緒不錯:「你現在在哪裡呢?姐姐。」
「南京。」
南京?高總不也在南京嗎?怎麼會這麼巧。
「你去南京幹嗎呢?我們公司的高總也在南京的,聽老闆娘說是去參加一個旅遊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培訓班的。」
「我啊,是來這裡辦點事情,比不了你們老闆,參加高級培訓會,我明天就回興州。」
張偉:「高總的培訓明天結束,也是明天回來,你們可是真巧。」
傘人:「是有點巧,路不同殊哦。」
張偉:「自己在外地要多照顧好自己,注意休息。」
傘人:「謝謝老弟,我多年自己一人在外闖蕩,習慣了。以後你做旅遊時間久了,也會習慣的。做旅遊的,天南海北到處遊盪,四海之內皆兄弟,很辛苦,但也很快樂。」
張偉:「你說的對,我喜歡在外面闖蕩的感覺,趁年輕,抓緊做點事情,先立業,再成家。」
傘人發過了一個大拇指:「行,小夥子有志氣,有一個遠大的志向是很重要的,但理想不能太虛無縹緲,不能超越現實,主觀努力是要建立在客觀實際的基礎上的,相信你一定能做出一番成就。」
張偉:「謝謝姐姐鼓勵,我一定會努力的。以前經常遊盪在半夢半醒之間,日子也過得渾渾噩噩,這段時間接觸了一些客戶和同事,我發現有很多人都很優秀,對旅遊很了解,很專業。」
傘人:「是的,做好一個工作,態度很重要。一定要有一個學習的態度,其實,不懂不要緊,不會也不要緊,只要愛學,肯學,會學,沒有人一生下來什麼都會的。」
張偉:「姐姐言之有理,確實是這樣。今天公司來了幾個老客戶,老闆娘接待的,我也參加了。我看老闆娘這人對業務還是很熟悉的,和他們談起來頭頭是道,以前我倒沒看出來。」
傘人:「呵呵,天天在這行里摸爬滾打,再局外的人時間長了也會上路的。對了,你們老闆娘對你不錯吧?還溝引你不?」
「還可以。沒有再溝引我。」一聽傘人問起這個,張偉心裏頓時虛起來,有些緊張,打字的手指都有點忙亂。
傘人彷彿看透了張偉的心理,又好象對何英很了解:「兄弟,送你一句話,凡事自己心裏要有度,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做的,心裏要有把尺子,經常衡量一下,既是對別人負責,也是對自己負責,你還年輕,路還很長。」
傘人的話就象鎚子敲擊着張偉的心,怎麼辦?姐姐還不知道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要不要告訴她。
這個念頭剛冒出來就被立刻否決了,這種事情怎麼能告訴她呢,如果讓她知道了,肯定會鄙視自己,會認為自己在溝引老闆娘,吃軟飯,立馬就不會再理自己了。
就讓這個事情成為永遠的秘密吧,以後堅決不給何英機會了。
張偉:「恩,姐姐的話我記得了,我理解你的意思,那就是先做人,再做事,對不對?」
「知我者,兄弟也。洒家正是這個意思。」傘人繼續放鬆着心情。
張偉開始轉移話題:「姐姐自己在外面的?」
傘人:「什麼意思?我不自己還帶個男蜜?」
張偉:「哈!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你自己一個人在外面多悶哪,也沒人說說話。」
傘人:「那有什麼啊,要是自己不會調劑,在哪裡都悶,調劑好了,在什麼地方都不寂寞。你看我在賓館房間現在自己一個人,可是不悶啊,因為有大兄弟你陪我說話。」
張偉:「真榮幸,能為姐姐發揮點陪聊的作用。」
傘人:「別驕傲,年輕人,繼續發揚,好好陪姐姐聊天,姐姐給你獎勵。」
張偉來了興趣:「什麼獎勵?」
傘人發過了一個QQ表情:一塊西瓜。
「就這獎勵?糊弄我。」張偉不滿意:「我不想吃這個。」
「想吃什麼?」
張偉壯了壯膽,敲出兩個字:「吃你。」
這兩個字在這種情況下出現,半真半假,既認真又調侃,也算是張偉的試探和挑逗。
發過去之後,張偉的心還在跳,緊盯着屏幕,急切等待傘人的答覆。
傘人停了一下,發過來一個敲打頭部的表情:「呵呵,兄弟,搞明白哦,姐姐是空氣,看不見,摸不到,怎麼能吃呢。你還是吃個西瓜講就下吧。」
回答天衣無縫,輕輕鬆鬆一下子把張偉的試探性攻勢化解了。
張偉添了添嘴唇,鬆了口氣,繼續進攻:「即使是空氣,我也希望是我的空氣。」
傘人直截了當:「我是我自己的,不屬於任何一個人,包括你。」
張偉不罷休,繼續說:「即使不屬於我,只要我時刻能呼吸到,能感受到新鮮而活潑的空氣,也就很幸福了。」
傘人發了一個笑臉過來:「恩,我這個空氣有些沉悶,還有些渾濁和迂腐,不錯我會盡量讓它加速流通,盡量多保持一分新鮮和流動。」
張偉:「會的,一定會的,只要有這個心,就一定能做到。」
傘人:「虛擬的網絡,虛幻的空氣,真實的人,現實和虛擬有多遠?」
張偉:「怎麼,姐姐很有感慨?思緒來了?」
傘人:「那裡,無病呻音而已,隨便想隨便說。」
張偉:「你是很有思想的人,和你聊天我很快樂。」
傘人:「你也一樣,上進,自信,善於動腦,你讓我的思想年輕起來,讓我的心也活躍起來,其實應該謝謝你,北方的兄弟。」
夜深了,在城市孤寂的高空,黑暗包圍着18樓的單身公寓,偶爾傳來遠處火車的汽笛聲,張偉在電腦前忙碌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顆年輕的心充滿了陽光和快樂。
第二天剛上班,何英把張偉叫到自己辦公室。高總不在,公司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何英打點,這幾天天天都早到晚歸,也很辛苦。
「董事長早上好,有什麼吩咐?」張偉進來後故意把何英辦公室的門開着,他怕何英一大早就來諢的。
張偉其實多慮了,何英找張偉來是真有工作上的事情。
何英拿起一份文件:「這個是白雲山桐溪漂流公司那邊的合作意向書,昨天發給我的,我又進行了修改,基本變化不大,在我們上次去談的框架裏面,你先看一看。」
張偉接過去,認真看了2遍:「可以啊,現在離他們開業還早,先達成這個合作意向,等於是我們前期先介入,對於以後的合作很有必要。」
何英讚賞地笑了笑:「張經理說的很對,我和老高也是這個意思。」
張偉也笑了:「老闆娘高見,需要我做哪些事情?」
何英:「我在公司脫不出身,想辛苦你去山裡跑一趟,把協議給他們那鄭總看看,如果沒有異議,就讓他們簽字蓋章,然後拿回來我們再簽字蓋章。」
何英邊說邊找了個大信封把文件裝進去:「這是兩份,都在這裏面。」
何英安排完工作,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張偉,張偉一看就知道老闆娘要發情,急忙咳了一聲,提醒何英這是在公司。
何英一下子激靈過來:「你今天能去不?」
張偉:「行,沒問題,我這就出發吧。」
何英:「好,那山裡交通不方便,我已經通知小郭了,你坐小郭的車去,這樣當天就可以來回,提高辦事效率。」
「好,那我這就去。」張偉沖何英笑了笑,禮貌地點頭離去。
小郭一聽要和張偉一起出發,很高興。兩人自從上次和老闆娘一起進山,還一直沒有機會再好好聊天。異地遇到老鄉,那種親熱和貼近很好理解,特別是年輕人。
小郭在外人不在的時候很健談,特別是在老鄉面前。兩人都改用家鄉話,聊起來更有親切感。
張偉來這裡1個多月,對這裡的方言一點也聽不懂,如果遇到客戶用方言說話,他都要急忙先表白,說自己聽不懂方言,用普通話交流。幾次下來,感覺很彆扭,對這裡的方言很是討厭,說起話來象吵架,發音象是日本人說話。
「我來這好幾年了,方言也才能聽懂百分之八十,這裡的方言很討厭的,很多當地人和你交流不用普通話,都用方言。」小郭邊開車邊和張偉聊天。
「是的,我都頭痛死了,按道理說,沿海開放城市,應該大力普及普通話啊。」
小郭接着告訴張偉一個關於這裡方言鬧出的聞名全國的笑話。

《商路強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