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閃婚後,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閃婚後,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連載中

閃婚後,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來源:google 作者:槿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漾 陶桉雯

蘇家大小姐出嫁了,極盡奢華的婚禮上卻沒有新郎的身影*傳聞容家太子爺,性格冷戾,手段狠毒,脾氣暴躁,薄情高傲,又因身患隱疾,會三不五時昏迷,很可能活不過三十歲重生後的蘇漾卻頭也不回的嫁進了容家新婚當夜,昏迷半月有餘的容家太子爺竟真的醒了過來看着男人周身稀薄到幾乎看不見的紫色氣運,蘇漾不禁感嘆:自己真是任重而道遠啊......婚後,有記者問:「請問容總在未來公司或者生活上有什麼大致規劃嗎?」男人眉頭輕挑,若有所思:「先定個小目標,生個孩子吧」粉絲A:「又是吃狗糧吃到撐的一天」粉絲B:「舉報,這裡有人屠狗,屠...展開

《閃婚後,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章節試讀:

    蘇漾眸光瞬沉,回頭看去神態淡漠,語氣帶有幾分輕佻:「哦,原來是小妹,是挺巧,在這都能遇到你,還真是陰魂不散。」

    蘇沫臉上的笑一僵,眼底萌生怒意,挑釁道:「託大姐的福,我們蘇家現在可成眾矢之的了,連我都被牽連了,你倒好,還有心情在這喝酒買醉,怎麼?姐夫對你不好嗎?哦,我忘了,姐夫還昏迷着呢,昨天婚禮都沒參加。」

    「那小妹可要把握好機會,趁着這個熱度好好蹭一蹭,增加曝光度,說不定還能漲漲粉,接上一部好戲,躋身於三四線,總比你現在這十八線女藝人的身份要強。」

    蘇漾的唇角微勾,撩人的弧度在清冷的俏容上綻放,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溢着譏諷。

    「誰稀罕你這點破熱度。」蘇沫氣急敗壞的上前,冷笑了聲:「我真同情你,嫁給一個隨時會暈倒,還不知道能不能活過三十歲的男人,你還不知道吧,承年哥已經和我求婚了。」

    陶桉雯皺了皺眉,重重放下酒杯起身,沒好氣脫口而出:「蘇沫,你有病吧?」

    蘇漾伸手拉住她,淡笑:「哦,這樣的垃圾,你喜歡便留着,不用這麼大肆來宣揚,畢竟垃圾和垃圾最合適不過了,我祝二位百年好合。」

    「你說誰垃圾……」

    蘇沫被她的話氣得臉都綠了,作勢要動手,陶桉雯順勢擋在了中間,無情將她推開:「還能說誰?當然是你和厲承年這對狗男女了,蘇沫,你哪來的臉在這吆五喝六的?搶了自己姐姐男朋友的事,讓你臉上很有光彩是不是?需要我幫你拿個喇叭喊一喊嗎?」

    蘇沫身子往後踉蹌了下,若不是助理扶着,她肯定要被推到在地的。

    「你敢推我?」

    「呵,好笑,別說推你了,我現在打你一頓,你看誰敢攔着。」

    陶桉雯冷笑了聲,抬手作勢就要打人,蘇沫被嚇得連連倒退。

    她認識陶桉雯也挺長時間的了,知道她是那種說得出做得到的人,卻也放不下自尊,趾高氣昂的哼了聲:「遇見你們兩個,真是晦氣,本小姐不和你們一般見識。」

    看着蘇沫拉着助理落荒而逃的背影,陶桉雯不屑的翻了個白眼,看向蘇漾:「漾漾,你這繼妹,簡直就是一慫包,又菜又愛玩,還踏馬玩不起,明天開始,姑奶奶這酒吧凡是叫蘇沫的人都不準進,晦氣。」

    蘇漾懶散一笑:「她狐假虎威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又不是第一次挨你的打,人嘛,即便再蠢,也沒有站着挨打不跑的道理。」

    臨近十一點,蘇漾起身離開,陶桉雯送她到停車場,正準備給她叫代駕時,餘光赫然發現車子的右前輪凹陷扁塌下去了,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就見一旁的蘇漾走了過去。

    車胎上扎着的水果刀,讓她的酒陡然清醒,深呼吸一口氣,怒火在胸腔內蔓延開。

    腦海里浮現出唯一能想到的始作俑者。

    蘇沫。

    她同父異母的好妹妹!

    「卧槽,這踏馬哪個缺德玩意乾的。」陶桉雯憤然的爆了聲粗口,回頭看向滿臉沉靜的蘇漾:「漾漾,這不會是……」

    「除了她還會有誰。」蘇漾將秀髮捋到後腦勺,左右環顧了圈,落在左前方那個正對着車輛的攝像頭上,用眼神示意了下:「要辛苦你了。」

    「我剛剛就應該把她摁在地上捶一頓。」陶桉雯氣得咬牙切齒。

    蘇漾望着那把水果刀,眯了眯眸,她這個繼妹,向來如此,心胸狹窄,睚眥必報。

    好似從她九歲被接回蘇家開始,蘇沫對她就沒過好臉色,不論什麼東西,她都會想方設法去搶,即便搶不到,也會想辦法毀掉。

    包括她的前男友厲承年,亦是如此,不擇手段搶走,再以勝利者的姿態向她炫耀。

    這些都是蘇沫再平常不過的手段了。

    兩人走出停車場,淅淅瀝瀝的雨浸在繁華的帝都夜晚里,略帶微涼。

    夜風伴隨着雨水吹過時,她沒忍住打了個冷顫。

    正欲拿手機叫車時,一輛煙灰色的賓利駛來,在她們身邊停下,車窗緩緩降下,是一張陌生男面孔,朝蘇漾微微頷首:「夫人。」

    蘇漾蹙眉,並未認出他來,紅唇囁喏,正想開口,后座的車窗也降了下來。

    隔着雨絲,一張俊朗深邃的輪廓映入她泛着微醺迷離的眸底,男人身着藏藍色的高定西裝,褪去了昨夜的憔悴,盡顯他清雋矜貴風姿。

    那雙藏匿着繾綣散漫眸底溢着冷暗和淡漠,悄無聲息的落在她那張泛着淡淡紅暈的俏臉上。

    清爽的夜風拂過,將她的髮絲出吹亂,瀲灧的眸在昏黃的路燈下,更添一分獨有的風韻和嬌媚。

    「喝酒了?」

    男人擰着眉,聲線寒涼低沉。

    「嗯,不多。」蘇漾輕蠕紅唇,疑惑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應酬飯局在附近,沒開車?」

    蘇漾抿唇,車是她開了,就是現在有點慘不忍睹。

    雖然是第一次見,但陶桉雯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在外貌上無可挑剔的男人,笑着道:「這不就巧了嗎?我正準備幫漾漾叫車,容總你就來了。」

    容湛的目光掃向她,蘇漾淡聲介紹:「我朋友,陶桉雯。」

    陶桉雯笑着對他揮了揮手:「漾漾的車子被人扎了胎,上不了路,就麻煩容總帶她回去了。」

    「上車。」

    「桃子,我先走了。」

    蘇漾將髮絲勾到耳後,對陶桉雯揮手示意,冒雨走過去,拉開車門,男人往裏面挪了挪,她才彎身坐進去。

    駛入車流中,蘇漾隨意撥弄着滴在髮絲上的雨珠,一件附有淡淡沉木香的外套扔了過來,蓋在了她的頭上。

    「車胎,是怎麼回事?」

    安靜的車內,同時響起低沉性感的好聽嗓音。

    蘇漾將衣服扯下來,看着藏藍色的西裝外套,側眸,見他穿了件白色襯衫,領口微微敞開,加上稜角分明的輪廓以及完美的下顎線條,倒蠻有幾分禁慾感。

    「好看嗎?」

    許是她的目光太過難以忽視,男人轉頭,眼底的幽暗被戲謔暈開,淌過絲笑意。

    蘇漾被他的忽如其來的笑晃得有些眼暈,酒精後勁的緣故,令她腦袋脹痛不已,收回視線:「車胎被扎了把水果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