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牲畜兇猛
牲畜兇猛 連載中

牲畜兇猛

來源:google 作者:熬夜的樹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二狗 引生 都市小說

親愛的觀眾老爺們,請你們千萬不要相信劉二狗,就是這個筆名叫做「熬夜的樹懶」的騷包!打小不學無術!猥瑣至極!還是讓我老豬,親自來澄清那些年,我錯過的母豬——呸!我睡過的——呸!錯了!再來——那些年,我在畜生道輪迴的那些事!那年,我剛好18歲,她也剛好18歲...展開

《牲畜兇猛》章節試讀:

作為一頭豬王,新居那必須得有牌面。

我被安排到了團山村的養豬場,

這裡是劉二狗他爹,劉德順管轄之地。

我的新居是一排的獨立圈舍中,

最為敞亮的一間。

採光、方位、植被、綠化等

都還算令我滿意。

我們自然不存在首付和房貸壓力,

拎包入住,

屬於豬的新生活即將開啟嘍。

我往外面看去,

對面是兩百間新建的豬舍。

我的房子後面,

有一棵大梧桐樹。

作為一棵梧桐樹,能長到這個塊頭

也是十分罕見了。

半個樹冠輕鬆籠罩着圈舍的上空。

圈舍是敞開式的,

後檐長,前檐短,

陽光可以毫無遮攔地照射進來。

圈舍的地面,全部用方磚鋪就而成,

角落裡有一個排污口,

方便糞便的排出,

以保持豬圈的清潔。

我自然是一隻愛乾淨的豬。

甚至條件允許,

我也有點小潔癖。

我對新家很滿意,

尤其是我的卧榻。

這是在豬圈的東南角,

有一堆金黃色的麥秸,

散發出清新的香氣。

我在新居里轉來轉去,

像是領導視察,

悠閑地踱着步。

我嗅着新磚的氣味,

新土的氣味,

新鮮梧桐木的氣味,

我知道這是豬的春天!

我很滿意,

和那老母豬骯髒矮小的住處相比而言,

我的新居,

才是真正的富人區。

不僅通風透氣、採光通透

甚至所有的建築材料採用的都是原生態

無害的、環保型材料

絕對不含有甲醛這類有害氣體。

就連充當瓦片的高粱秸稈,也是新鮮的產物

枝液未枯,散發著酸甜的氣味,

想必吃起來,味道一定不錯!

但這是我的屋子,我不會為了滿足口腹之慾,

而大快朵頤,自拆房子的,

但咬一截,嘗嘗味道,

嘻嘻——

倒也不是不可以。

我可以輕鬆直立,

各位熟悉我的讀者朋友,

想必你們肯定也清楚我這看家本領。

但這一手絕活,

我可得保密。

我預感到自己降生於一個「豬」隆昌盛的時代。

我想,在豬的鼎盛時期,

想必也有很多人想要投身於豬胎

甚至要排隊挂號

將來或許有人要發出——

人不如豬啊!

這類振聾發聵的感嘆!

我要在豬的時代里創造奇蹟!

我暗下決心。

但目前時機還尚未成熟,

我必須要韜光養晦,裝愚守拙

抓緊時機,強健筋骨

鍛煉身體,磨鍊意志!

只為等候我的時代到來!

天將降大任於斯豬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我預感到我能直立行走的絕技,

必有大用!

為了不致於荒疏了,

我要在夜深人靜時候,堅持練習。

我用堅硬的嘴拱了下牆壁,

牆壁上隨即出現一個窟窿。

我用後蹄踐踏了一下地磚,

地磚隨即崩裂成了兩塊。

我直立起來,

前蹄搭在一根三指粗的枝幹上。

我提拉着腦袋,

豬眼骨碌轉動,

迸發出睿智的光。

經過一番測試,

我知曉這一間看似牢固萬分的豬舍,

與我而言,

就像是紙糊的一般。

要是我想,

不出半分鐘,

我就可以將其徹底搗碎。

當然,我沒有這麼愚蠢。

在時機還未成熟的時候,

我自然不會毀壞我的居所。

而且,

我不但不能毀壞它,

還要愛惜它。

我要保持衛生,

定點大小便,

時刻保持豬舍的乾淨、整潔

同時克制鼻子發癢,

想要拱翻一切的**。

沒錯,我就是這麼一隻自律的豬。

我知道很多人都不如我!

但最讓我高興的是,我的新豬舍通了電源。

有一盞一百瓦的燈泡,高高懸掛在梁頭。

電源開關的拉線,順着側壁沿垂下。

我抬起我的手,

或者說是豬蹄。

那線夾在蹄子中間的夾縫裡,

小手輕輕一拽,

啪啦一響,

電燈就亮了,

好玩極了!

現代化的春風,

也吹進了團山村的豬舍里嘍!

我趕緊拉滅,

千萬別讓那些人知道我會開燈。

我知道這些人在豬舍安裝電燈,是為了方便監視我們。

當時,還是二零零七年,所謂閉路監控這類玩意還未興起。

但親愛的讀者,

悄悄和你說,

即便當時他們花大價錢引用監控,

想要在我的豬舍安裝上攝像頭,

我也會用豬屎糊上,

讓他們只能看得滿眼豬屎。

我也是一個需要**權的豬!

等我搬進新舍,已經是深秋了。

梧桐樹葉發得愈發飽滿,

長得巴掌大,

呼啦呼啦朝着空氣扇耳光,

黃透了的就從枝端凋落。

我靈巧的很,

用豬嘴從空中接住,

我把這當成遊戲。

干這事,我有經驗,駕輕就熟

畢竟當我還是引生時,

我就經常往半空中拋花生米

然後用嘴巴接住。

我真是個天才!

我將梧桐葉拋在嘴中咀嚼,

像是嚼口香糖的時髦青年。

我從豬舍望出去,

對面一排排豬舍,整整齊齊

宛如新兵營。

幾百顆粗大、碗口粗的梧桐樹,

颯颯地將新建的豬圈圍成一線,

遠遠望去,

像是無數衛士,抖落着金黃的盔甲,

守護着團山村豬圈。

就在梧桐飄黃的一天,大約是農曆九月初九。

沒錯,我應該不會記錯,

就是九月初九。

久未露面的冷峰迴來了。

他僅用五千塊錢,

就從沂蒙山區買回了九百五十頭豬。

每頭豬,平均五塊二毛錢。

實在是便宜的驚人。

當時我正在我的高檔住處進行着晨練,

用兩隻前爪攀住那伸向我豬舍里的梧桐枝杈,

做引體向上的練習。

梧桐枝杈的柔軟結實,

彈性強大,

藉著這股勁,

我的身體不時可以離開地面,

短暫體驗飛行的感覺。

沾着白霜的梧桐樹葉紛紛飄落。

我在體驗身體擺脫地心引力的快樂時,

同時也強勁了我的筋骨。

就在我攀着樹枝,

屁顛兒傻樂的時候,

我聽到一陣馬達的轟鳴聲。

抬眼看到,

豬場外的土路上,

風塵滾滾駛來三輛大卡車。

車頭上落着厚厚的塵土,

以至於難以分辨汽車的本來顏色。

汽車顛顛簸簸地開進養豬場,

新豬舍前面的那片空地上。

空地上散落着磚頭、瓦片,

還有一些沾着泥巴的麥草。

這時,我看到從第一輛車的駕駛室里,

鑽出了蓬頭垢面的冷峰。

後面那輛車裡鑽出了

豬場的劉德順和結巴榮亮。

第三輛車裡,鑽出了

劉二狗和他的小夥伴們們。

這群小鬼頭,臉上的塵土很厚,

活脫脫像是秦始皇的兵馬俑。

這時候,

我聽到車廂內哐當哐當發出聲響,

裏面傳出豬的哼哼聲,

哼哼聲漸漸變大,

最後匯聚成一起,

變成了齊聲尖叫。

我的心中興奮無比,

血壓飆升,

全身震顫,

我知道屬於豬的時代

終於要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