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生活,一門荒誕的藝術
生活,一門荒誕的藝術 連載中

生活,一門荒誕的藝術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醬爆羊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翌宸 趙伊然 都市小說

高管?我不幹了,是金子早晚會發光怎麼甘心被埋沒,我有我自己的人生這狗娘養的人生,我偏要和你鬥上一斗,最後我們站在頂端回過頭來看,我們是為了什麼?展開

《生活,一門荒誕的藝術》章節試讀:

魔都,中國經濟最發達,國內最繁華的城市,楊浦區一棟辦公樓頂層。

這是國內最大建築公司國建集團華東區域的辦公樓所在位置,國建華東公司作為國建集團內業績第一的分公司,在華東地區建築行業內一直都是龍頭的存在。

一間面積不大辦公室內,與媒體上經常爆料的一些**國企等單位的奢侈腐敗不同,簡約的裝修處處透漏着主人的清廉。

一位面容剛毅的中年人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四十歲不到的他兩鬢已是斑白,相較於同齡人略微顯老一些。中年人緩慢地吐出了煙霧,在朦朧之間看了對面這位自己最欣賞的年輕人良久,直到一根煙吸完,緩慢說道:

「你想好了?」

對面的年輕人,身體略微單薄,面容清秀,即使皮膚偏黑依舊掩蓋不住他是一個實打實的帥哥,就算是沒有所謂的學校校草之流那麼誇張,但是顏值也是絕對有碾壓大部分人的資本。

年輕人的眼神中有着不符合年齡的滄桑,年輕人今天面對中年人帶着從未有過的端正,認真道:

「我想好了,已經想了兩個月了,師父你了解我的,如果只是發發牢騷我是不會和你講的。」

「你知道的,我其實是不捨得你離職的。」中年人看着對面這個一手帶出來的,自己最滿意的年輕人,語氣中破天荒帶着一絲不捨得情感。

兩人是師徒關係,也是領導與下屬的關係。中年人叫付超,年輕人叫葉翌宸。

付超是國建集團華東公司的副總經理,並且是地位最高的一位副總,四十歲不到的他已是全國最大建築公司華東片區的二把手,在這個國企單位內已是勢頭最強的人之一,不折不扣的建築行業內的一個封疆大吏。

當然付超如今的地位和對面年輕人有着一定的關係,葉翌宸說是國建內的風雲人物也不過分,工作短短四年,已是掌管着整個合約成本招采幾個關鍵部門的大權,在這個論關係論資歷的國企單位內,葉翌宸無關係無背景靠自己打拚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達到這麼高的位置絕對稱得上傳奇。

葉翌宸一個東北黑龍江普通家庭的孩子,雖然出身一般,但從小好強的他凡事都要做到優秀,從國內最頂尖的復旦大學畢業後,就來到了現在的公司,在付超這位師父的提攜下,短短四年無論是專業工作能力還是公關水平都公司內最頂尖的人,也正是如此他如今已是掌管着整個部門的高管。

當然工作上的關係都是相互的,付超在提攜葉翌宸的同時,這位愛徒也是為他創造了眾多破紀錄的業績,使華東公司去年在各個考核指標上都完成了逆襲,坐穩了集團內第一分公司的寶座。也使得他這位領導步步高升,在工程搞這種,成本專業出身的他能夠在工程部門當道的公司內坐穩二把手也是獨一檔的事。

見葉翌宸不說話,付超繼續說道:「你在這個公司幹了四年了吧。」

「嗯,從12年畢業到現在,有四年多了。」葉翌宸此刻的心情也是略微沉重,和平時一貫弔兒郎當的樣子不同,沒辦法,面臨一起四年的老領導,如今提出辭職的他心裏波動不可避免。

「時間過得還真快,一晃就四年多了,記得當年剛開始見到你,就覺得你這小子活潑,聰明,以後干我們這一行搞工作關係是一把好手,後來你開始學習工作技能時,雖然我沒怎麼和你交流,但是我還是挺關注你的,你輕浮的外表下,學起東西來確實那麼認真,那個時候我就覺得你小子不錯,內心沉穩踏實,搞對外對內都有這不錯的條件。」隨着付超的回憶,他的眼神中也露出了些許的光彩,滿意之情溢於言表。

「後來我記得有一次你去搞一個項目的結算,那個項目都已經完工兩年了,一直收不到尾款,也讓我頭疼了好久,那時候我讓你一個工作不到一年的新員工去,你也沒有抱怨,不過事實證明我是對的,那麼多有工作經驗的人兩年都沒搞定的事情你去了兩周就把錢給我們拿回來了,我聽說那兩周你基本沒怎麼睡覺,而且還陪着開發商的老總喝了幾天大酒,把那幾個老傢伙安排的明明白白,喝完酒之後還繼續工作。說來也好笑,你那時候一個小屁孩,怎麼就能約到房地產行業混了幾十年的那幾個老總呢,還能讓他們跟着你放下身段喝酒,泡小姐。哈哈。」隨着付超的描述,葉翌宸也逐漸陷入了回憶,回想起當年艱苦但又值得回味的事情,嘴角微微的翹起,符合道:

「那隻能說你徒弟天賦異稟。」

隨着回憶往事,辦公室內之前的沉重帶着一點傷感的氛圍也輕鬆了許多。

「從那時候你讓我看到了你小子踏實,聰明,還夠狠,工作起來那麼拼,跟不要命一樣,幾次讓我懷疑你小子會猝死。哈哈,後來幾個開發商的老總都給我打電話說我撿到寶了,想要把你挖走,哈哈。」付超提到自己徒弟的光輝事迹也是不禁笑道。

「唉,說說吧,怎麼就突然想走了。」回憶過後,付超把話題拉回了正軌。

「師父不怕你笑話,這個事情的起因是我女朋友和我分手了」。葉翌宸撓了撓頭。

「就是之前從大學一直處的那個?」

「嗯」

「哎呦,確實有點可惜,我們雖然有代溝,但是你知道的,我和你師娘就是從高中開始的談對象,所以我理解你。」付超想起自己認識快三十年的女人,在自己一窮二白的時候毅然決然嫁給自己的老婆,滿眼幸福,不過很快立馬歉意說道:「翌宸,不好意思我提你師娘沒別的意思,只是我知道這麼多年不容易,沒有到最後確實可惜。不過你的生活還要繼續,你條件不差,女人的事情不用愁,後面我給你介紹幾個老總的女兒給你,這點事情也不至於讓你辭職啊,工作還是得繼續啊,男人嘛,事業有了什麼都會有的。」

「老付,你別給我畫餅了,我分手只是一方面,只是個導火索而已。」隨着氣氛的輕鬆,葉翌宸的稱呼也從師父變成了以前一直叫的老付。

「說來聽聽。」

「唉,我回想這四年,我走的路雖然看起來還不錯,但是我和我剛開始的初心已經偏離了。當年我想着我能和她在一起一直結婚到老,結果我工作上用了太多時間,沒什麼時間陪她,現在我們也走散了,就有些迷茫。」

「唉,干我們這一行,一年四季見不到家人愛人是常態,也是沒辦法。」付超不禁感慨。

「最近這一個多月我就在想,我最初的想法都去哪裡了,還要不要堅持,大學時候我還夢想着干一番事業,實現人生的價值,有一個圓滿的家庭,給自己愛的姑娘幸福,現在真的是兩頭都沒抓住。」

「翌宸,你的夢想本來就是矛盾的,要了事業就難免會犧牲家庭,現實哪有那麼多圓滿的事情,現實不是小說,不是電視劇,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剩下的一二也不見得就是如意。按照你說的,接下來怎麼做?去創業,還是回老家平淡一些生活着,或者說你也可以在我們公司繼續呆下去,我可以給你安排一些輕鬆的工作。」付超依舊是試圖挽留葉翌宸,足以見得他對年輕人的器重。

「我也沒想好,我現在很迷茫,從未有過的迷茫,有時候我就想太累了,要不然回家結婚生子,簡單的生活就算了,可是有時候又不甘心,我都26了,馬上也不在年輕了,再不拼一次就沒有機會了,唉,我就很迷茫。」葉翌宸少有的在他滄桑的眼眸中透露出了迷茫,終究還是年輕人,這個階段也許每個人的人生中都會經歷這麼一次。

「要不我給你放一個月假,你靜一靜,再好好想想。」

「不用了,感謝老付你的提攜,接下來無論如何選擇,我想我都要換一種活法。」

「真的考慮好了?」

「嗯,雖然還有些迷茫,但是我辭職這件事是考慮好了的,不會改變了。」

「既然留不住你我就不留你了,如果以後去創業了,我建議你還是來華東這邊,這幾年你的圈子在這邊,以後做事情會方便一些,如果還繼續在我們這一行做的話,這邊資源更是能充分利用一下。」

「嗯,老付,我走了之後幫忙照顧一下我部門的兄弟,我這幾個兄弟還每個人都是挺能打的,他們裏面肯定有比我做的好的。」都是職場老狐狸了,兩個人話也沒說的太直白,付超無非就是告訴葉翌宸以後有需要可以找他幫忙,憑藉二人的關係,葉翌宸相信付超絕對不是假裝客氣的話。葉翌宸更是表態,以後自立門戶也不會把下面的團隊帶走,給老領導吃了一顆定心丸。

在職場上太多人跳槽帶着下屬同事一起跳槽,導致原公司元氣大傷。

「哈哈,就喜歡你小子這樣,做事還是有原則的好,你放心,這些兄弟我會重點照顧的。」付超一邊說著一邊給葉翌宸倒了一杯茶。「來,不說這些了,既然你都決定了,我也不攔你,年輕人有自己的路要走,出去闖闖是好事,不過呀以後出去了,沒了公司這個大平台,凡事都是從零開始,做事可就沒這麼容易嘍,以後做事啊就像這杯茶一樣。」隨着付超的話,他手上倒茶的動作也隨之停止,杯里的茶不多不少正好正好七分滿,留得三分情分。

葉翌宸看着這位亦師亦友的領導,眼神里充滿感激,葉翌宸雖然堅持着自己的態度,平時不屑於一些溜須拍馬,但是這可不能證明他不懂人情世故,要不然又怎麼會把那麼多老總中間遊刃有餘?他哪裡不明白,這三分情分老付是在告訴他以後做事要處處謹慎,也在告訴他,以後有一天想回到這個公司,老付依舊會歡迎他。

在這個浮躁的社會上,還有這麼真摯的師徒情,屬實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