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生命大逃亡
生命大逃亡 連載中

生命大逃亡

來源:google 作者:星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星夫 楊凡 都市小說

當金字塔籠罩蒼穹的時候,每個人的生命只剩下24小時從未知中蘇醒,在絕望中掙扎,懷疑里進化,勇敢的人不會放棄自己,就算你真的害怕了,崩潰了,他也會堅定站在你身後告訴你,朋友,我會找到答案因為他心中有光他相信光明展開

《生命大逃亡》章節試讀:

克洛用力推開銀灰小門的時候,熊王還是倒在地上,像失去了靈魂,蜷縮着身體發抖,不論克洛怎麼叫他,熊王都不敢面對,只羞愧的抱着腦袋,傷心抽泣。

「拉他出來!」楊凡大喝。

但克洛沒有暴力的拉動熊王,反是輕聲安慰熊王,再溫柔地抱起他,生怕傷害熊王似的,小心翼翼的擠出銀灰小門,最後站到楊凡面前,還不停地對楊凡擠眼色,想要楊凡原諒熊王。

楊凡對準熊王身體,單刀指地!

克洛只好把熊王放到地上。

「站起來!」

「熊王站起來!」

「面對我!」

三聲厲喝,熊王卻只是顫抖得更厲害,抱着頭,崩潰痛哭。

「你的勇氣呢?你玩命追我時的膽量呢?現在不敢看我了嗎?」楊凡忍無可忍,雙刀入鞘,右手霸道拽住熊王皮卡丘的T恤,便將熊王整個人提了起來。

「看着我!」

「混蛋,放開你的手,看着我眼睛!」

「你現在想死嗎!」

霸道的震懾,終於讓熊王放開抱腦袋的雙手,露出黑框眼鏡中,那淚水迷濛又驚懼顫慄的雙眼,可他根本不敢與楊凡對視,「凡哥,我、我……」

「清醒一點!看我眼睛!」楊凡憤怒搖動熊王身體,當某一剎,熊王真的凝視楊凡血紅的眼眸時,他才一字字道:「記住我的眼神,知道嗎!這才是你該有的眼睛!」

「凡哥!」

淚水止不住流,熊王悔恨之極,「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你還是不懂!」

楊凡震怒道:「聽清我下面的話,你在安全通道沒有錯,這是我的命令,你遵從了我的指示,也實現了你的承諾,因為你根本幫不了我,你現在是個累贅,明白嗎?」

「明白嗎,熊王?!」

「我明白,明白……」

「所以呢?你現在想好怎麼做了嗎?」

「凡哥……」

楊凡一把推倒熊王,盯着他癱軟的身體:「站起來!」

這一次,熊王總算立刻爬了起來。

可也免不了低着頭顱,戰戰兢兢,陷落在自卑羞愧里。

「熊王,我救不了你,這個世界也沒人可以拯救你,如果還想繼續活下去,你只能靠你自己,勇敢面對你的懦弱,想盡辦法戰勝它,變強吧。」楊凡深深看了他一眼,迅疾轉身,往那邊的盡頭跑去,而克洛則伸出巨掌,溫柔撫摸熊王腦袋,感同身受的安慰。

「凡哥說得對,他不會放棄我們,只是以後,我們想要跟上凡哥的腳步,必須變勇敢,變強大,熊王,你一定要相信自己,我們可以活下去!」

「嗯!」

熊王咬着牙點頭,「我、我相信!」

「好了,別哭啦,擦乾眼淚,我們重頭再來,勇敢、奮鬥!」克洛激動着,拉住熊王便往楊凡的方向走,而楊凡已經打開盡頭的銀灰小門,一步閃出。

行動很快。

楊凡繞着廣闊的天台轉了一圈,確定沒有怪物,便急着折返,叫克洛、熊王出來,然後關閉小門,讓兩人坐下休息,自己則抬手,凝住左臂。

23:16:39!

23:16:38!

23:16:37!

紅色的倒計時殘酷延續着。

「還行,耽擱不久。」

看着時間,楊凡心裏鬆口氣,同時,體內憋着的那口勁,也立刻化作恐怖倦意,他不是神,之前一路逃亡,還要分心保護克洛、熊王,又歷經數番拼殺,豈能不累?

「我休息一刻,熊王叫我!」一句命令,楊凡奔向天台一處牆角,飛撲倒地,蒙頭便睡,已經顧不得去管激動起立的熊王,那感激又振奮的回應了,但最後,楊凡還是自己驚醒了來,時間提前了兩分鐘,他瞪眼之後,只覺困意愈濃,伴着渾身莫名怒火。

「混賬!」

楊凡心中怒罵一聲,深知生命威脅勝過一切,必須冷靜與清醒,便急着起身雙掌拍面,足足打夠十下,拍紅了臉頰,整個人的頭腦身體才重新具備活力,然後,抹去臉上殘留的噁心腐臭的汁液,便是抬起頭來,仰望蒼穹。

灰暗晦澀的天空!

沒有雲彩,沒有光明!

不知道多高!

在楊凡的眼眸中,心靈里,只覺蒼穹之驚悚,彷彿釋放着越發沉重神秘的壓力,而天空外是什麼呢?那裡,是否有一個人,或是一個神,注視着眾生?

眾生,卻螻蟻一般掙扎……

「不管你是誰,不管你知不知道我的存在,我都要活下去,離開這裡!」楊凡對着蒼穹起誓,冷笑,再漠然走向天台的圍牆邊緣,俯瞰下方,所見之處,儘是翻滾的血霧,呼嘯的狂風,它們彷彿顯得很遙遠,有一些夢幻,但隱隱傳來的悲歌不會騙人,那些血腥殺戮與絕望叫聲不斷警醒楊凡,人為了活着,應該拚命做些什麼。

當!

噹噹!

楊凡猛地拔刀,一臂斬出。

連斬牆沿十下,牆沿竟絲毫不損,非常牢固。

接着,他又低下身來,仔細的感知撫摸銀灰色的牆面,雖然牆面異常光滑,可幸運的是,牆沿向內多出了一寸,也就是這一寸,讓他有了一個機會,立刻往左方疾跑,去到另一處天台邊緣,定睛一瞧,確信沒有錯了,兩座摩天大樓間的距離最多七丈。

且俯身細看,大樓之間高度一致。

構造一模一樣。

「好!」楊凡神情振奮,繼續往左跑,之前繞天台轉圈便注意到了,此刻再去確認就果然沒錯,這一面的摩天大樓,彼此距離亦是七丈左右,不斷往前延伸着,就像一株株緊靠的參天大樹,而這種建造,無疑讓他多出更多機會,更有把握。

一念至此,楊凡沖向銀灰小門。

「凡哥!」

熊王站起來,一臉急迫,他可沒有克洛的憨勁,不會說休息,就真的傻子一樣閉眼,什麼也不管,從凡哥驚醒那一瞬,到凡哥斬牆奔跑,及一系列的觀察,熊王都深深放在眼裡,已經隱約悟到凡哥想做什麼,便鼓足勇氣道:「我、我想幫你!」

「現在不用。」

楊凡顧不得回頭,推開銀灰小門,盯住一隻死亡的人頭血蜘蛛,也沒那時間去琢磨為何這個世界會出現這種奇異生物,直接拔刀,卸腿。

每條紅光血腿,約莫兩米多長。

上面血淋淋一片,暗生紅毛,楊凡也不管,只集中精力,飛快卸掉十條紅光血腿,然後,選擇一條,握住那拳頭粗的大腿,便是盤坐下來,單刀雕琢。

紅光血腿頗為堅硬,過程艱難,但有志者事竟成,一小時後,看着眼前那頗具模樣的三爪鉤,楊凡幾乎忘記了疲倦,抱着十條紅光血腿便沖了出去。

「凡哥!」

熊王、克洛早等在門外,克洛一臉尷尬憨相,熊王則興奮抱着克洛的獸皮背帶褲,建議道:「要製造一條飛爪百鏈鎖,切割這身獸皮為鏈,或許最為穩妥!」

「你知道我要做什麼?」楊凡笑着問。

「當然!」

熊王自信又激動,「凡哥勇猛無雙,將俯瞰眾生,飛越重樓,尋找到綠光!」

「那這獸皮鎖鏈,你能幫我做嗎?」

「我可以!我們可以!」

熊王擁抱克洛,緊緊地抱着,熱淚盈眶,興奮不已,這一瞬,他彷彿找到了自身存在的價值,是了,他還不夠勇敢,還貪生怕死,可他,仍有力所能及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