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盛世穿越:萌妃要破案
盛世穿越:萌妃要破案 連載中

盛世穿越:萌妃要破案

來源:google 作者:若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千漪雪 宮鎩予

身為21世紀牛逼的偵探,她穿越到這受盡欺凌的小姐身上,可當真是一件讓她分外頭疼的事情她這性格豈會任人宰割!心懷不軌之人被她手刃,那三皇子竟是屢次對她出手相救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她似乎感覺到了某種感情在漸漸發酵展開

《盛世穿越:萌妃要破案》章節試讀:

  千漪雪被傳喚到前廳,抬頭便看到宮鎩予身着飛魚服,正面色嚴肅的站在門口。不少的錦衣侍衛圍在門口,這陣仗確實是不小。

  那婆子的屍體被抬到門口,蓋着白布。千漪雪緩緩走過去,卻被一人擋在面前。

  「人是你殺的?」

  宮鎩予鎖着那雙水眸,卻不經意的被其中的笑意撥動。

  千漪雪淺笑的模樣,好像被狀告殺人的不是她,而是一個路人。

  「現在還不知道,殿下願意相信小女么?」

  宮鎩予微微側目,不遠處的大夫人用帕子掩面,千歸夏半個身子都不能動卻依然來這邊看千漪雪的熱鬧,那婆子確確實實是死了,死在千漪雪的房中。頭上的傷口不淺,他的人到的時候房間里的血已經凝固。

  「證人太多,需要到衙門再看。」宮鎩予留下這句話,卻看到千漪雪魂不守舍的眼神。

  「你真不害怕?」一個十幾歲的少女,面不改色的在這談論死人,他宮鎩予還是第一次見到。再看看遠處的千歸夏,宮鎩予再次確認這眼前的女子不是普通人。

  「殿下說,那金劍真的在司馬府上嗎?」千漪雪回過神來,卻問出一句不着頭腦的話來。

  宮鎩予眉頭緊鎖,她竟會關心那金劍的事么?

  「二哥上稟父皇,父皇一向寵愛二哥,得知此事後雷霆震怒。怕是要徹查司馬府了。」

  偷盜金劍聖物,是死罪。宮鎩予莫名有些擔憂眼前的少女,前一腳還沒抬出來,竟然又被人拉入水坑。

  大夫人帶着千歸夏擰步走來,眼中難掩一抹幸災樂禍。「殿下,漪雪她一定不是故意的,您可要從輕處罰啊!」

  宮鎩予微微皺眉,剛要說什麼,卻被千漪雪給擋了回去。

  「殿下身為太尉,自然會明察秋毫,大夫人還是快給妹妹請個郎中,若是落了疤就不好了!」

  千歸夏本來一身疼痛,聽到此事更是火燒心頭,「千漪雪你這個賤人!」

  千歸夏尖叫着撲騰過來,千漪雪眉頭一動,剛要再給她來一巴掌,卻被一堵人牆在擋在了前面。

  「休得無禮!」

  眼看着千歸夏要撞在宮鎩予的身上,遠處趕來的**怒喝一聲,隨後快步將千歸夏的身影擋住,啪的一巴掌將千歸夏的身子打的顫抖幾分。

  「還不快向殿下認錯!」

  千歸夏紅着眼睛,臉蛋腫的高出拳頭那麼大,含着淚珠跪在地上。

  大夫人心疼的直跺腳,「殺人的是千漪雪,你怪的着歸夏么?你看她都什麼樣子了,都是你那個乖女兒打的!」

  大夫人撩開歸夏的衣服,有意將女子的內處給宮鎩予看了。心想今日是個好機會,要是讓三殿下對歸夏起了情誼,歸夏的後半生便不愁了。

  **看到歸夏一身的青紫,非但沒有緩和,反而是一巴掌拍在大夫人的臉上,「你們一個兩個是要翻天不成!在殿下面前成何體統!」

  大夫人被打的蒙了,眼下這母女一人挨了一巴掌,**卻戰戰兢兢的生怕宮鎩予對司馬府起了怒意。

  一旁的千漪雪看着這一幕,好半天忍住沒笑出聲來。忽而身體一涼,便看到大夫人母女一雙荼毒的眼睛落在自己身上。

  宮鎩予臉色陰沉的可怕,若不是**及時喊住,他不敢確定千歸夏現在還活着。

  「爹,殺人的是千漪雪!如今給府上抹黑的也是她,我和母親做錯了什麼,爹你昏了頭了不成?」

  千歸夏哭着喊出這麼一句,忽而場上死一般的寂靜。**渾身顫抖的,撲通一聲跪在宮鎩予的面前,「殿下,小女不知事,口出狂言,殿下息怒!」

  宮鎩予就那麼擋在千漪雪的面前,她甚至可以察覺到這個男人身體輕微的顫抖,「你是在說本官,糊裡糊塗,不能正斷嗎?千漪雪殺人的事本官自會判斷,你若是懷疑大可以上奏皇書,何必在這裡哭鬧。」

  宮鎩予的話讓歸夏連骨頭都涼了,眼淚半乾的樣子叫人心生厭惡。「殿下…小女……」

  「殿下,不管如何說,千漪雪殺人都是板上釘釘的!妾身懇請殿下,為司馬府正名!如此心胸惡毒的女子,不配做我司馬府的子女!」大夫人跪爬到千歸夏身邊,一副死了心要把千漪雪處死的模樣。

  「按照大熙國律令,殺人乃是死罪,千漪雪性格古怪刁鑽,一怒之下殺死奴婢,其罪當誅!」大夫人低着頭,面上卻恨意涌動。

  大大夫人見宮鎩予仍是不為所動,竟然一步上前將那婆子的屍身拖過來,一把掀開那蓋着的白布,婆子面色蒼白,頭上赫然一個大血窟窿出現在眾人眼前。

  宮鎩予眉頭也皺了一下,卻是因為這件事確實對千漪雪很不利。認證物證俱在,她怕是難以脫身了。

  千歸夏此時見到那婆子,竟然掩面痛哭起來,「這媽媽是從小伺候我長大的,今日卻就這麼去了。歸夏心中有愧啊!」

  千漪雪心頭冷笑,你是有愧,若不是你來她也不會死。

  就在眾人以為千漪雪必死無疑的時候,忽然一雙手遮住了那婆子的臉。

  「這位媽媽死的慘,渾身的血液都流乾淨了呢。」千漪雪伸出素手,蹲在那婆子身邊,絲毫沒有因為這慘狀而花容失色。

  眾人皆是瞠目結舌,唯有宮鎩予輕輕蹙眉,「這人可是你殺的?」

  大夫人面上哭悲,暗地裡卻是偷笑不止。「這屍體在這放着,那麼多的人看見了,難不成還是假的不成?」大夫人嘀嘀咕咕的念叨一句,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聽見了。

  宮鎩予還沒放話,千漪雪卻是淡笑起來,「哪個看到我殺人了?」

  那幾個婆子登時全部都站出來,「我看到了!大小姐親手用硯台打在王媽媽的頭上!」「我也看見了!」

  眾說紛紛,竟然皆是指證千漪雪的。

  「千漪雪,你殺了人還有什麼好說的,真是司馬府的禍害!」千歸夏捂着臉,已經將自己今日受的氣全都記在千漪雪的身上了。

  府里的錦衣侍衛都不由一緊,好似宮鎩予一下令便將千漪雪捉拿歸案的樣子。

《盛世穿越:萌妃要破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