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盛世鳳華:境主,您失寵了
盛世鳳華:境主,您失寵了 連載中

盛世鳳華:境主,您失寵了

來源:google 作者:林淺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岫衣 奇幻玄幻 羅煙兒

她,醫毒雙修的絕世天才,卻意外遭人暗殺,穿越成東月帝國雲家的廢材大小姐廢物?逆天神獸威震四方,神品丹藥信手拈來一邊升級修鍊,一邊虐渣男、斗惡女,欺她辱她者必千倍討之看她如何攪動乾坤,艷殺天下某境主大人不知怎麼做才能讓那個不解風情的小女子愛上自己誰知小女子大袖一揮,「來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展開

《盛世鳳華:境主,您失寵了》章節試讀:

如果說雲岫衣作為雲家大小姐天生無命宮是個笑話,那麼雲謹言作為第一家族的門主在修鍊方面毫無天賦也同樣是個天大的笑話。
而雲家這十五年來日漸慘淡也不止是因為朱雀被重創影響了氣運,更是因為雲謹言的實力遠不及其他三大家族的門主。
一掌落下,雲謹言卻沒有聽到意料之中的慘叫。
再看面前,哪裡還有雲岫衣的身影,回頭去尋,見秦雨曼等人東倒西歪的趴在地上,雲岫衣正將青瑤從地上扶起,心裏不覺震驚,她怎麼可能逃得過自己這一掌?
他明明已經使了全力。
雲岫衣還以為第一家族的家主有多厲害呢!
原來只是徒有其表。
就算她現在無法修鍊,以她原先的身手就可以搞定他,可惜這副身體的運動神經有些遲鈍,她還需多鍛煉。
「岫衣,你沒事吧?
有沒有受傷?」
青瑤的繩子剛被解開,雙手就在雲岫衣身上摸索起來,恨自己眼盲手拙,什麼忙都幫不上。
雲岫衣拍了拍她的手背,「我沒事。」
清冷的語調讓青瑤心裏一寒,這不是她的岫衣,隨即雙手顫抖着摸上雲岫衣的臉龐,摸着摸着心也安定下來,這鼻子、這眼睛、這嘴巴,分明就是她的女兒。
「你學武了?
跟誰學的?」
雲謹言還未從方才的震驚中回神,沒有命宮的人不可能修鍊,所以他只能猜測雲岫衣學了武功。
還未得到回復,門外便有慌慌張張的家僕跑來。
「家主,不好啦!
宮裡來人了,說要請您還有大小姐去宮裡赴宴,還要……還要……還要帶上夜時珠。」
聽完這段話雲謹言渾身顫抖,「天要亡我雲家啊!」
「雲家不會亡。」
依舊冰冷的語調鏗鏘有力。
雖然雲岫衣不喜雲家夫婦,雲家全族上下也未善待她們母女,但有雲家在,她至少衣食無憂,有片瓦遮身之地。
況且她現在需要一個穩定的地方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所以雲家必須在。
「去回來的人,我們會準時赴約。」
雲岫衣的話威懾力十足,要換做以前,那家僕早就不以為然,此刻望望雲岫衣又望望雲謹言,竟不知如何是好。
同樣被威懾的還有雲謹言,只是他心裏卻是另外的打算。
丟失夜時珠,雲家橫豎都是一死,他何不講出實情,讓聖上查明此事是雲岫衣一人所為,與他、與雲家無關,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做好打算,雲謹言朝那家僕揮揮手,算是默認了雲岫衣的話。
當晚,雲岫衣穿着青瑤翻箱倒櫃拿出的一件七成新裙裳跟隨雲謹言進了宮,一路上兩人各懷心思,沒有任何交流。
直到馬車在宮門前停下,這份安靜才被突然闖入的聲音打破。
「姐姐,你在裏面嗎?」
隨着一聲嬌滴滴的問候,一隻粉白的手從簾外伸了進來,車簾被撩起露出羅煙兒那張精心裝扮過的臉。
見雲岫衣完好無缺的端坐在那裡,羅煙兒面上巧笑顏開,心裏卻咬牙切齒。
她昨晚居然被這賤人的幾句話唬住,輕易放走了她。
就算這個賤人死在凝雪樓跟她又有什麼關係?
反正沒有人知道人是她騙來的,她也沒有親自動手傷她。
可惜等她想明白已經晚了。
羅煙兒氣了一夜,今天一早就派人進宮將昨晚凝雪樓的事傳到了君少覃耳中,還添油加醋一番,說雲岫衣詆毀君少覃流連煙花之地。
君少覃那種極好面子的人哪裡受得了這種流言蜚語,所以雲岫衣和雲謹言才會被邀來參加今晚這場鴻門宴。
「少覃哥哥跟我說姐姐今晚也會進宮,我還不信,沒想到姐姐真的跟雲二舅舅一起來了,我還怕在這裡白等呢!」
實際上羅煙兒來這裡等雲岫衣,就是不相信已經死掉的人又活了過來,就算她當時還有一口氣在,也應該傷重到快要死了才對。
可昨晚的雲岫衣不但行動自如,還身手敏捷。
她實在想不明白其中出了什麼差錯,這才等在宮門口再三確認。
可是眼前的雲岫衣哪裡是一副傷重的模樣,氣色好得很,就連端坐在那裡的氣質都不一樣了。
「姐姐是第一次進宮吧!」
羅煙兒明知顧問,雖然是第一家族的大小姐,但因為雲岫衣沒有命宮的關係,從來不受人待見,自然也是進不了宮的。
而她不一樣,不止長得花容月貌,天賦還極高。
九歲便聚靈成功,十二歲已是靈者三階,如今十四歲已突破靈者五階,這樣的資質在整個東月都是數一數二的。
跟雲岫衣相比,簡直一個天一個地,再加上有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皇妃姐姐,自然是宮中的常客。
「咦——姐姐平時愛說愛笑,怎麼今日如此冷淡?」
雲岫衣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搭理羅煙兒,她倒也不惱,繼續絮絮叨叨個沒完,「莫非是昨晚在凝雪樓受了驚嚇?
這才變了個人似的?」
而她的話也成功讓朝這邊走來的君少覃腳下一頓。
他今日一早便聽說了昨晚凝雪樓的事,這個傻子自己已經是個不潔之人不說,還把自己牽扯進去。
雲岫衣對他的痴戀他一直都知道,但是以他的身份地位痴戀他的女子多了去了,多一個雲岫衣少一個雲岫衣對他來說影響不大。
更何況雲岫衣除了雲家大小姐的身份,其他的一切都太普通了。
不止普通,甚至是個沒有命宮,無法修鍊的廢物,還整日穿得土裡土氣的,逢人便傻呵呵的痴笑,跟傻子一般,實在讓人喜歡不起來。
再者雲家現在也早就不如從前,所以他才與羅家站在了同一陣線,用不了多久,羅家才是東月的第一家族。
而羅煙兒,無論是長相還是天賦,都比雲岫衣出眾得多,也只有這樣的女子才配得上他四皇子的身份,所以他才和羅煙兒設計騙走夜時珠。
如果不是凝雪樓的事,他說不定還會讓雲家的人多活幾天,可眼下,他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
將眼底的殺氣匿去,君少覃笑盈盈的走到羅煙兒身邊,「煙兒,你怎麼在這裡?
讓我好找。」
柔聲細語里擋不住的濃情蜜意。
羅煙兒也欣喜的望向君少覃,「少覃哥哥,你怎麼來啦?」
「當然是來接你。」
君少覃牽起羅煙兒的手便準備離開,感覺跟雲岫衣待在一處自己也會變髒似的,卻在車簾落下的瞬間呆若木雞,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也覺得意奪神搖。
隨即不敢置信的問羅煙兒,「車裡是誰?」
羅煙兒雖然不滿君少覃意亂神迷的樣子,卻也不敢發怒,只好晃晃他的手臂,「車裡只有岫衣姐姐和雲二舅舅啊!」
雲岫衣?
方才令他驚艷的女子居然是那個廢物雲岫衣!
一瞬間君少覃竟然覺得有些丟臉,他怎麼能覺得一個白痴廢物驚若天人?
簡直是對他審美觀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