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盛世荊花
盛世荊花 連載中

盛世荊花

來源:google 作者:青桐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郭荊花 青桐木

「娘親,寶兒長大了給你報仇!」「好啊,那你可要快些長大!長大了保護娘親不被壞人欺負」郭荊花揉了揉被打得酸痛的胳膊,拍掉粗麻布衣衫上的塵土,挽起散亂的頭髮,看着跑到自己懷裡軟乎乎的小男孩,他的眼睛裏濕漉漉的,眉清目秀,神情裡帶着悲傷與憤怒展開

《盛世荊花》章節試讀:

自柳大小姐生辰宴已經過去四五天了,郭荊花在小山村過着平靜的生活一日復一日。

直到今天早上。

「我tama流血了!」

怎麼忘了這樣的事呢,作為一個正常的成年女人,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郭荊花欲哭無淚。

她感覺自己的小腹有點脹痛,早上起床渾身也有些乏力,最關鍵的是某處血流不止。

薛寶兒被她趕到門外玩。

郭荊花在屋裡用顫抖的雙手急忙縫製了一條棉布墊,四個角縫上小布帶。

然後燒了一些溫水,臉紅紅的清洗了那兒,再把棉布墊固定在縫隙外。

這個時代沒有七度空間,棉布雖然比麻布柔軟,可那兒的嬌嫩,又怎能經得住這個時代製造的棉布磨蹭呢。

郭荊花起身行走動作都不敢過快,不然不但會疼還會有**的感覺侵襲全身。

此時她軟弱無力,戰鬥力清零。

郭荊花整個早上都躺在被窩,到了中午要給薛寶兒做飯。

她只能忍着不適慢悠悠的隨便煮了一鍋咸米粥。

喝過熱粥後,郭荊花才感覺恢復了一點力氣,但依舊感覺全身不舒坦,下午只能待在院子里曬太陽。

郭荊花正閉着眼睛,享受着陽光的沐浴。

突然聽到院子籬笆門被推開的聲音。

她睜眼一瞥,來人竟是原身的三嬸。

「荊花啊,曬太陽呢。」

郭荊花起身拍掉褲子上的塵土。

「三嬸怎麼來了,走,進屋喝杯水吧。」

三嬸拒絕道:「不麻煩你了,我說完事就走。」

「什麼事啊?」

看着三嬸鬼鬼祟祟四處亂瞟的樣子,郭荊花心中沒來由感覺有些好笑。

「你是不是見過李家小少爺?」

什麼李家少爺?郭荊花心裏有些困惑,不知道三嬸什麼意思。

三嬸似乎是看出了郭荊花的迷惘,急忙提醒道:「就是咱們村的李家李元辰的小幺李司青。」

「李司青?」

郭荊花聽過,好像是薛家村唯一的秀才老爺。

薛家村薛姓家戶佔七成,其他雜姓三成,李家就是雜姓里唯一能與薛氏家族抗衡的人家。

因為他們家是耕讀世家。

雖然李家耕讀的最高成就只是秀才,但在這個時代,讀書人的社會地位非常高。

「三嬸,我從沒見過李司青啊。」

不管原身的記憶還是穿越後郭荊花的印象里,從沒出現過李司青的身影。

所以郭荊花肯定,她與李司青毫無交集。

「那就怪了。」

三嬸嘀咕道。

「荊花啊,今天李家來向你三叔提親了,說是要把你給李司青納成小妾!」

薛三叔是薛氏大族長,郭荊花是薛家媳婦,嚴格來說薛三叔確實能替她做主。

「什麼!」

我tma招誰惹誰了。

郭荊花當下氣滿胸腔。

「我還有男人呢,怎麼能再嫁他人!」

薛三嬸被郭荊花雌豹般的氣勢嚇得後退。

然後接着用唯諾的語氣道:「懷禮早就戰死了,三年前他的撫恤金就已經下發了……」

這。

原來原身苦等的他已經陣亡了嗎。

郭荊花還想着那人回來後,她該如何自處,如今聽到他已經陣亡,雖然感覺解開了枷鎖。

可她的心突然變得空蕩蕩的,眼裡淚水像剛破開的冰面,剎那淚流滿面。

這時薛三嬸也發覺到了她自己說錯了話,急忙匆匆離去,神色有些慌張。

院子邊緣玩耍的薛寶兒看到他娘親哭了,趕緊跑過來拉住郭荊花的手心。

用奶聲奶氣的語氣安慰道:「娘親,不哭不哭,寶兒給你變鬼臉好不好。」

這傻孩子,你老子都犧牲三年多了,你都沒見過自己親爹,他就已經不在了啊。

這種突然好像沒了天的感覺,大概是這身體的本能反應,過了良久,郭荊花才能收住眼淚,心中也平復了不少。

然後她抱起小臉緊巴巴的薛寶兒,捏了捏他的臉蛋。

唉,這麼小就沒了親爹,真是個小可憐,娘親以後一定會加倍疼愛你的,郭荊花心中暗道。

接着又在薛寶兒臉蛋上親了兩口,才把他放下。

申時的陽光變得柔和起來,郭荊花想起李家提親之事,心中沒來由感覺異常煩躁。

這個李司青有毛病啊,見都沒見過,就想納她為妾。還說是讀書人,古代讀書人都這麼強人所難嗎。

郭荊花無力吐槽了都。

轉過細想,這個時代相當於華夏古代,而古代女子的地位卑微低下,她沒有娘家撐腰,丈夫掛了……我靠!大事不妙啊!

想到此,郭荊花急忙思考對策。

為今之計,難道要跑路?跑路也不失為一條良策,但也不能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跑,不然被官府當亂民抓起來,可是要打上賤籍的。

原身長這麼靚秀,大概會被賣青樓接客啊。

……

郭荊花急忙搖頭甩掉當妓子的畫面。

看來只能消耗人情了,郭荊花想到了鎮上的柳家大小姐。

今日天色不早,明日進鎮。

去鎮上也不能叫三叔家的驢車,說不定三年前的撫恤金就是薛三叔給腰斬的,不然原身也不可能一點消息都不知道吧。

郭荊花心中細細猜測道,原身男人陣亡這件事他大哥是不是也知道,如果知道的話,為什麼不告訴原身。

看來還得打探薛懷義的想法。

郭荊花讓薛寶兒在院子里玩耍,自己出門去大哥薛懷義。

薛懷義家。

郭荊花還沒進門,就被眼神刻薄,神色厭惡的女人擋在門外。

「郭荊花,你幹嘛來了!平時勾引我家的我不計較了,你這狐媚子這會都學會上門啦!」

「嫂子,我找大哥有事。」郭荊花忍着怒氣道。

不管他還是現在變成她,郭荊花最討厭的人還是這種無理取鬧的潑婦。跟他們說話不但心累還會像狗屎一樣噁心人。

「喲,還知道我是你嫂子呀,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的丫鬟呢!」

「這裡沒有你要找的大哥!你趕緊去做你的小妾去吧!」

薛家大門被她咣的一聲關住,郭荊花在門外心涼了半截。

她要給人做小妾這件事大概全村人都知道了吧,原身嫂子也沒有提不守婦道之類的話,那就是她也知道原身男人薛懷禮陣亡的事。

說不定此刻,她郭荊花已經被薛家除名了……

此刻,似乎所有人都在鼓外,只有她一個人還被蒙在鼓裡。

郭荊花敢肯定,薛懷義也是知道此事的。

李家究竟給了什麼好處?她就這樣被薛家給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