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盛世醫後,冷帝請接招
盛世醫後,冷帝請接招 連載中

盛世醫後,冷帝請接招

來源:google 作者:岳國戰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俊眉緊蹙七月 岳國戰 武俠修真

她是神秘部隊的情報女王,一朝被捲入時空隧道,成了離冷帝的冷宮棄後種草莓,救美男,閑來再動動金手指,手撕渣爹,腳踩惡姐,智斗妃嬪,平定邊關……某姑娘的人生宛如開掛,混得風生水起,最後還生生把一代冷傲帝王訓成忠犬某忠犬帝王一本正經「那個誰,爪子拿開!」「皇后,朕都是你的」某姑娘:……皇上,臉呢?...展開

《盛世醫後,冷帝請接招》章節試讀:

  「我師父……」向晚微微吐了一口氣,「是個高人。」

  君陌離擰眉,這算是哪門子回答。

  「你的人來了,你是不是該回去了?」向晚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我也該睡了,記得我的信。」

  「嗯。」君陌離轉身出門。

  青衣跟在君陌離身後,二人很快消失在蒙蒙夜色中。

  向晚靠在床頭,她的師父,狼王易風。

  也是她的新婚丈夫……

  自己就這麼丟了,易哥哥一定急壞了,向晚眼眶泛紅。

  她和向北城的女兒向晚都是靈介體質的女子,靈介體質萬年難得一遇,可以通靈御獸,即使是尊貴的獸王在她們面前,也都宛若寵物。

  向晚從來不知道自己的體質是如此的特殊,她只知道小時候,所有的小動物都會對她表現出好感,她也喜歡動物。

  再大一點,她隱約的能聽見它們說話。

  那時候,自己真是又驚又喜……直接跑去告訴媽媽,但她沒想到,等着她的是毀天滅地的災難。

  有一群人,想要抓她回去研究。

  向晚只有四歲,母親拼了命的把自己推下車,「跑!晚晚,跑!」

  向晚現在閉上眼睛還能相親母親幾乎絕望的眼神,很痛。

  森林裏地勢複雜,她又小,一路跌跌撞撞的到了森林深處的未知地界。

  向晚永遠記得她第一次見到易風的情景,他穿着沾了些許泥巴的軍靴,居高臨下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匕首刃上,還滴着血。

  「哥哥。」

  她開口,叫他哥哥。

  向晚唇角勾起一抹苦澀,哥哥……

  後來她就跟着他,從四歲到十歲到十八歲,到二十歲,終於成了他的新娘。

  那是她的夢想!

  卻在觸手可及的時候,被人生猛的拉開。

  向晚單手扣住胸口,眼淚差點蹦出來,不哭,她不哭。

  回憶是最兇猛的野獸,會將人心裏費力守着的平靜打的細碎。

  向晚費了點功夫,把自己的情緒穩住,滑進被子里,沒多久睡着。

  ……

  御書房。

  君陌離下朝之後,打開了向晚的信。

  「離帝,我是岳國向晚。

  你許我榮寵不斷,我幫你平定邊關景國之亂。

  兵一千,為時一月。」

  君陌離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內心的詫異。

  向晚,比他看到的還不簡單。

  「向晚,查的如何。」

  「回皇上,向北城有兩個妻子,上官羽溪和莫婉柔,是平妻,娘娘七歲生母上官羽溪病逝,莫婉柔是岳太子妃向晴生母。

  娘娘七歲起就隨向北城四處征戰,混沌軍營,娘娘在軍營中並沒有將軍府小姐的優待,常年待在伙房馬棚。

  三年前,那場戰役之後,向北城凱旋還朝,娘娘也一同回到將軍府。

  娘娘……」

  青衣頓了一下。

  「青衣!」君陌離眸光冷了下來。

  「請皇上贖罪。」青衣單膝點地。

  「說。」君陌離揮揮手。

  「是,皇上。」青衣起身,「娘娘與岳國太子獨孤楚奕,關係非同尋常,探子回報,當初岳帝給娘娘賜婚的是,太子獨孤楚奕,要來和親的是向北城長女向晴,但出嫁前,不知將軍府發生了什麼,娘娘和向晴換了丈夫……」

  難怪,提起獨孤楚奕和向晴,她的反應那麼奇怪。

  「鎮遠將軍蕭程頤返朝,傳旨下去,今晚夜宴群臣,請,皇后和後宮嬪妃一併參加。」君陌離薄唇輕啟。

  「臣領旨。」青衣領旨出門。

  「影。」君陌離喚道。

  「主子。」影從半空中落下來。

  「回信,送給向晚。」君陌離抬手寫了兩個字,扔給影。

  影伸手接住。

  一眼未看,利落的折好,消失在御書房。

  君陌離眸光淡漠的落在窗欞上,七月的天氣乾燥,昨晚的暴雨也未能減輕一絲空氣中的熱度。

  向晚,朕,很期待你的表現。

  冷宮。

  向晚看着手裡一張信紙上的兩個字,唇角微抿,一個雲朵的雲,一個數字三。

  這算什麼?

  離帝對自己的考驗?

  影直接放下信就走,她完全沒有詢問的機會。

  向晚白晶晶的小手戳了一下信,噗,紙的中間破了一個洞,隨手扔在柴火堆,既然他回了信,就表示,他對自己的提議感興趣。

  漂亮的狐狸眸微轉,落在冷宮的大門上。

  外面是齊刷刷的腳步,接着,大門被推開。

  青衣帶着一眾人走向向晚。

  向晚眸光在青衣臉上滑過,阿離的人,他果然手已經伸到了宮中。

  「臣,羽林衛統領青衣,拜見皇后娘娘,娘娘千歲。」青衣單膝點地,身後的人也跟着他行禮問安。

  向晚抬眸,薄唇輕啟,「免禮平身。」